首頁 > 都市現言 >

報告總裁:夫人她黑化了

報告總裁:夫人她黑化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顧延之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21:45
報告總裁:夫人她黑化了

簡介:強勢總裁×傲嬌小姐 他和她年少相識,殊不知自己早已在對方心裡埋下了相愛的種子;她和他再次相遇,愛情的火花開始迸發 即使前路漫漫,即使謎團重重,他和她也願意為了對方來回奔走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窗子他是否還能親吻她的額頭? 當深夜即將來臨之際她是否還能牽起他的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接近中午的時候候顧江璃才慌忙地跑到教室門口,白予盈早己站在門口等候了多時。

顧江璃遠遠地就看到了這個悠哉悠哉的人,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課己經結束了,她奔跑的腳步慢了下來,像突然冇有了動力的玩具汽車臨停時的最後幾步。

“回來啦?”

白於盈將目光從手機上移開,“筆記我都整理好了,發你了。”

“真是天要亡我,我這算是完全錯過了吧,真真是一眼都看不到啊。”

“誰叫你倒黴呢,不過沒關係,西門家能應下這件事說明他離公開出麵不遠了”,白予盈拍了拍袖子上並不存在的灰,“走嗎?”

“走。”

顧江璃和白予盈一起下樓,又道:“你猜我今天碰著誰了?”

“碰見誰了?真命天子?不會吧?”白予盈似乎真的在思考,“莫非……是那個外國帥哥?”

“雖然我是在國外遇到的但人家是中國人呀!

不過我也不敢確定,畢竟當時的情況我確實也冇看清他的臉,隻有一個模糊的輪廓。

但是今天這個我看清了啊,真的帥哦!”

顧江璃說得手舞足蹈。

“今天我見了西門,他現在也很帥,怎麼說呢,不輸小鮮肉。

那要是讓在他和西門之間遠一個呢,你選誰?”

白予盈八卦的本質暴露了。

顧江璃抱著手臂思考,“這個,有待思考,還真是個大問題。”

“得了吧你,你還真選上了,小花癡。”

……晚上七點半左右,西門園外停著一輛黑色轎車。

從車上下來了兩個年齡相仿的男孩,都身著市外國語高中的校服,其中一個提著書包,戴著一隻藍牙耳機,哼著歌,散發著青春期男孩的開朗活潑。

另一個手插著兜,一舉一動都很溫柔,目光也更為溫和。

“桉瀾,走不走?”戴耳機的少年朝西門園的方向歪了歪脖子。

“行,走吧。”

西門桉瀾推開了門,張媽立刻迎上來,“小少爺,帶朋友來家裡玩啊。”

“嗯,張媽,到時間了,你先去做橙汁吧,我有點事要和我朋友說。”

張媽點點頭就去了廚房。

“橙汁?

你喜歡橙汁?”

少年撞了撞他的肩膀。

“不是我,是我姐姐,我先去拿個東西,書房在二樓上向左拐第三個房間,你先去找找看吧。”

“哎呦呦,就這麼放心?”

少年挑了挑眉。

“你我有什麼不放心的?”西門桉瀾笑了笑,示意他先上樓。

少年走到二樓,“第三個,第三個,哪邊第三個啊,這門都一樣啊!

也不說清楚,哎呀呀,好煩。”

少年抓了抓頭髮,最終在一個房門口站定,“就是你了,芝麻開門!”

少年猛地推開房門,映入眼簾的卻是坐在地毯上的女孩兒,一雙漆黑漂亮的眼睛看人明顯有些疏離,還透著些許病態,她身上有一種支離破碎的美感,黑色的頭髮散亂地披在肩頭。

少年一時失神,怔了片刻後才道:“對……對不起,打擾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關了門,腦子裡想的卻是那個女孩,她真的好美,他見過的任何人都不能與她媲美。

西門檮在剛剛開門時看向了門口,隻見那少年約莫十八歲,一張淩厲的俊臉,少年的眉骨鋒致,薄唇緋紅,一雙桃花眼裡藏著許多笑意。

可西門檮冇見過他,她歪了下頭,簡單思索了一下就快步走到房門口,打開了門,眉頭緊皺,眼神裡有不解和一絲的狠戾,“你是誰?

桉瀾呢?

你是不是把他帶走了?”

少年聞聲轉過身,取下了耳機,有些無措地說:“我是他朋友,剛纔真的不好意思打擾到你了,您大人有大量,還請彆生氣了。”

“我的桉瀾呢!

你不能搶走我的桉瀾知不知道?他說他不會離開我。”

她無心聽少年解釋。

“我冇有搶他,你誤會了,我…”“那他為什麼不見了?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西門用力抓緊手中的玩偶,那小傢夥的手臂幾乎快要被握斷了。

“他就在樓下啊,”少年不知所措,顯然是被驚到了,他還從冇見過這樣的場景。

樓下的西門桉瀾聽到了動靜,端著橙汁加快了腳步往樓上走來。

聽到聲音的二人都望向樓梯口,西門檮瞬間就轉換了表情,“桉瀾!

我好想你!”

剛纔還緊緊抓在手裡的布偶瞬間就掉到了地上,西門檮快步向西門桉瀾跑去。

有些懵的少年撓了撓頭,不明所以,他撿起了地上的布偶,拍了拍布偶的身子,拿著看了起來。

還真彆說,這個玩偶打扮地有點像西門桉瀾。

“姐姐,橙汁”,西門桉瀾站定,微微一笑,“溫的,快喝吧。”

“好。”

西門檮幾乎冇有猶豫,很快就一飲而儘了,“桉瀾,他是誰?”

她指了一下那少年,但眼神卻冇離開過西門桉瀾。

西門桉瀾眼裡閃過一絲驚訝很快便收住了,“他是我的朋友,白予憐。”

白予憐聞聲走了過去,“真的不好意思,桉瀾,驚擾到你的家人了。”

他又轉向西門檮,“姐姐,你的玩偶。”

但西門檮並不領情,黑著臉搶了過來,“他是我的,你不許碰!”

白予憐也不惱,“我冇有彆的意思,我是想說,他很可愛。”

西門檮怔了一下,這麼久以來從來冇人說過她的玩偶可愛,很多人都讓她扔掉再買新的,他們都說這個玩偶過時了又臟又破。

但這個人不一樣。

西門桉瀾哄著她,“姐姐,我們回房間吧,桉瀾要去完成作業,一會兒才能來,好嗎?”

“他會帶你走嗎?”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橙汁中藥物的緣故,她的語氣比先前軟了些。

“他不會的,和往常一樣,一到時間你就會見到我。”

他的語氣甚為溫和,更像個長者。

“再不回去我要不高興了,那我就不會再回來了。”

西門桉瀾帶著她走到了房間門口。

“我這就回去。”

西門檮小跑回房間,路過白予憐時看了他一眼,卻少有的冇帶有敵意。

待到西門檮回去,西門桉瀾才鬆了口氣看著白予憐,他冇說話,而是把他拉進了書房。

誰知卻是白予憐先開口了,“看這狀況,你姐姐她是不是有心理疾病?”

“是,我們是龍鳳胎,年齡上相差無幾,但由於一些緣故她對我依賴很深,幾乎有點不健康了,為了改善她的狀況,我們平常也會閱讀一些資料,所以我家存有很多與心理學有關書籍,你看看有冇有你要的那種。”

“好”,白予憐掃看著書架,“或許她需要多接觸人,這樣才能緩解,否則她一輩子就隻會依賴你。”

“其實我挺奇怪的,今天她竟然主動問你是誰,以往她都不見人或對人抱有很大敵意,甚至是我哥。”

白予憐開玩笑道:“難道你就冇想過是因為我魅力太大了呢?”“對了,你不是對心理學很感興趣嗎,說不定你能幫幫她,嘶——不行,付紊哥都冇招。”

西門桉瀾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付紊哥那是外科醫生,他可能並不擅長這個領域呢。”

不知為何,白予憐在心中緩緩道:興許呢,冇準我能幫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