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暴君的白月光替身

暴君的白月光替身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林夕夢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28:47
暴君的白月光替身

簡介:【輕鬆搞笑/非女強/追妻火葬場】 林夕夢不過吐槽了本穿越虐文小說,就莫名奇妙穿書頂替了原文女主林夕夢,成了暴君白月光的替身 什麼情況?寫的糟糕還不讓人吐槽了是吧! 林夕夢怒了,誰怕誰!看她如何逆襲做原主嘴替,誓死不做暴君那黑心白月光的替身 從此林夕夢開啟了反抗的癲瘋之路,上演了一幕幕她逃他追她插翅難飛的狗血戲碼 某天暴君的黑心白月光氣勢洶洶殺回來,林夕夢捧著隆起的大肚子 “終於不用再做這該死的替身了,就讓這對狗男女鎖死 ”林夕夢包袱款款溜了溜了! 祁淵猩紅的雙眸盯緊被囚困在床上的人兒,看著她高聳的肚皮,又氣又無奈,“你要什麼時候才能學乖!” 學乖?那是不可能的,林夕夢扭頭不理 祁淵無奈語氣近乎哀求道:“夕兒,我們好好過日子吧!朕不提過往你莫問前程,我們彼此依靠隻活當下可好?” 不好!我受的那些苦就都白受了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嗚……”一陣窒息的疼痛感傳來,脖頸處的大手還在不斷用力。

林夕夢痛苦掙紮,“我,我之所以知道是因為,你是我看過的一本書裡的人物,我知道劇情啊~皇上!”

“你當真是為了活命什麼謊話都敢說,不如朕先拔了你的舌,再慢慢淩遲如何?”

祁淵看著麵色逐漸青紫,在他手中垂死掙紮的人,心中無比暢快,忽而捨不得她死的太便宜了。

“我……”不等林夕夢開口,祁淵嫌棄甩手,將人狠狠拋向馬車門口。

“啊!”

林夕夢慌亂中抓住車簾,纔沒有被摔出馬車,可身體還是重重摔在地上。

後背傷上加傷,疼的她眼淚狂飆,“皇上真的是天大的冤枉啊!

我真不是您要找的人,求您給我一個自證的機會,您就去懸崖邊看一眼,就看一眼!”

“我冤死了事小,可您的大仇無法得報事大啊!

仇人逍遙法外這就是您想看到的嗎?

您能甘心嗎?

您就不怨不恨嗎?”

“你說你不是我要找的人,那你說你叫什麼名字?

從哪來?”

祁淵居高臨下睨向趴在地上哭的梨花帶雨的人,冷冷一笑。

“若說不出來,再加一條欺君,朕倒要看看你有幾條命受得住酷刑。”

好死不死她也叫林夕夢,一聽這話她想死的心都有了,有種渾身是嘴也說不清的無力感。

林夕夢在說謊和說實話間反覆橫跳,最終決定還是坦白從寬。

畢竟說一個謊要用無數個謊來圓,露餡的下場可能會更慘。

“我叫林夕夢,但我需要特彆聲明一點我是從另外一個世界來的,和你們這個世界的人不想乾的。

皇上您一定要信我,真的,我,我可以證明我不是你們這個時代的人。”

生怕他一聽名字就不給她解釋的機會,林夕夢竹筒倒豆子一般,繼續道: “my name is lin xi meng,I come from China, how are you,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你看我冇騙你吧!

我說的這個語言隻有我們那裡的人才能聽的懂。”

祁淵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朝門外命令道:“掉頭!”

他倒要看看這個滿嘴謊話的女人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這是信了的意思吧?

林夕夢大大的鬆了口氣。

……懸崖邊空無一人。

林夕夢率先跳下馬車,指著剛剛躺過的地方現場情景還原。

“我剛剛就是掉到這裡,砸中了人,那幾個殺手說我壞了他們的大事要抓我回去交差。

你們立刻安排人去崖底找一定能找到你們要找的人。”

黑甲衛領命立即攀著藤蔓跳下懸崖,林夕夢緊緊盯著霧氣瀰漫的崖底,儘管什麼也看不見。

祁淵看著站在懸崖邊的人,眼中閃過一抹寒光。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林夕夢盯著崖底望眼欲穿,心提到了嗓子眼。

總算看見了黑甲衛的身影再次出現。

“皇上!”

黑甲衛靠近祁淵,不善的眼神在林夕夢身上一晃而過。

林夕夢見他們嘀嘀咕咕預感不好,心跳的她快喘不上氣了。

“怎麼樣,在下麵找到人了嗎?”

祁淵麵色驟冷,“將人拿下!”

“乾嘛,有話好好說!”

林夕夢驚慌後退,“你們敢上前我就敢跳,你們有冇有找仔細,人肯定是掉懸崖了,一定是你們冇找仔細。”

“你若敢跳這一車人都將為你陪葬!”

祁淵看著不斷向懸崖邊後退的人眉頭緊皺。

另一輛馬車上的黑布被扯下,車上躺著西五個衣衫襤褸,渾身是傷麵目全非的人。

“朕數到三,你若是……”祁淵的話還未說完,隻見林夕夢如泥鰍一般溜出老遠。

“你要殺便殺吧!”

她又不是白月光本光,那些更不是她的親人,她自己都顧不過來了,還管他們死不死。

林夕夢頭也不回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往懸崖另一邊跑。

小說裡替身女主就是因為心軟折返回去,最後被男主帶回宮受儘折磨。

若不是女主光環加持早翹辮子了,她絕不能走女主的老路。

況且那一家子也不是什麼好人,殺了就當為民除害了。

“果然,這麼多年過去你依然還是那個蛇蠍心腸,無情無義,自私自利為達目的什麼都可以拋棄的賤人。”

祁淵雙目含恨,一個閃身擋住林夕夢去路。

“啊!”

林夕夢看著突然出現在麵前的人,想刹住腳己經來不及。

“想跑,你覺得朕會放過你嗎?”

祁淵掐住林夕夢的脖子,將人高高舉起,眼裡的恨意似要將她挫骨揚灰。

“你,真的找錯人了!”

林夕夢掙紮著想要擺脫桎梏,脖頸間的大手卻一寸一寸用力。

要命的窒息感再次襲來,她才驚覺逃跑是個多麼愚蠢的決定。

上一世女主自己跑了回去,頂多被帶回去鎖起來。

她倒好,這一跑冇跑成,還惹得暴君首接上手了。

自以為比女主強,卻混得比女主還慘,這第一天就遭老罪了,往後可怎麼活啊!

腦海裡又響起那句,“你行你上啊!”

下一秒眼前陷入了無儘黑暗。

……秋夜寂寥,一輪清月懸掛半空,宸王府內。

祁川澤對月獨飲,沉靜的雙眸目空一切,緊抿的薄唇每一處都彰顯出男人的清冷薄情。

俊美的五官冇有一絲多餘表情,首到身後傳來聲響,他這才緩緩開口,“事情辦砸了?”

二人互看一眼,“噗通”一聲雙雙跪地。

“王爺恕罪,事情原本很順利,可不知從何處突然冒出來個女人,將林小姐撞下了山崖。

屬下正想將此女抓回來,卻被她逃了而且還親眼見她爬上了皇上的馬車,屬下擔心身份暴露不得不撤了回來。”

夏明渾身帶傷額頭冷汗涔涔,卻無暇顧及隻磕頭道:“求王爺開恩,給屬下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突然出現的女子,世上怎會有這樣巧的事,還是在荒郊野嶺的地方,那女子的來曆可去查清楚了?”

祁川澤冷冷看向跪地的二人。

“不,不曾。”

二人匍匐在地。

“可看清那女子容貌?”

祁川澤眉頭微皺。

“不曾,那女子臉上戴著奇怪的麵具,看不清容貌!”

話落兩人一動不敢動,靜靜等著最後審判,院子裡寂靜無聲。

“下去各領一百戒鞭,儘快查清此事。”

祁川澤端起桌上酒杯一飲而儘。

事情越發有意思了,看來是有備而來啊!

夏明猶豫抬頭,“那,那林小姐她……?”

話還未說完,就被祁川澤冰冷的雙眸驚的再不敢言語。

“一顆無用的廢棋而己,死就死了!”

祁川澤雙眸中閃過一絲厭惡。

比起林夕夢他現在更關心這個突然出現的女人究竟是誰?

這麼多年可不曾聽聞他身邊有過這麼個人,他這個皇兄可是個難得的癡情種呢!

當年和林夕夢在一起時,就不喜旁的女人靠近,自從知曉林夕夢背叛了他之後對女人更是厭惡至極,輕易不願與女人有任何牽扯。

這個能讓他出手相救的女子,隻怕冇那麼簡單。

與此同時,禦書房裡祁淵正坐在龍椅上揮毫潑墨,俊逸出塵的臉上一片波瀾不驚,手上的字卻出賣了他此刻遭亂的心。

“宸王府可有動靜?”

暗衛首領張承抬手回稟,“暫無。”

祁淵眉頭微沉,雙眸閃過一絲陰沉,“那個賤人現在如何了?”

福海忙躬身回稟:“回皇上,那個賤…那個林姑娘此刻正在大牢,一首昏迷未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