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被讀心後,我成了夫家的團寵

被讀心後,我成了夫家的團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諸尋桃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16:39
被讀心後,我成了夫家的團寵

簡介:【讀心穿書團寵宅鬥】諸尋桃胎穿覺醒之後,發現自己竟然穿書了 長姐是手握團寵劇本的女主,自己則是炮灰背景板 行叭,她坐等男主退婚,嫁給死王爺,男女主都要喊她一聲皇嬸嬸! 鹹魚躺的諸尋桃冇想到她被讀心後,劇情歪了: 女主的腦殘粉小姑子:除了尋桃姐姐,誰都冇資格當我的嫂嫂 偏心眼的婆婆:尋桃是個好孩子,我兒媳婦該是尋桃這樣的 隻認可女主的小叔子:誰敢搶諸尋桃的位置,打斷腿 …… 亂了全亂了,諸尋桃決定撥亂反正,找男主商量: 諸尋桃:什麼時候退婚? 男主:什麼時候成親? 諸尋桃惶恐:男主腦子也壞掉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順著大師所指,太子果然看到一顆微弱的星子在眼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亮,其勢頭隱隱要超過它旁邊的妖星。

太子大喜:“這顆是吉星?!”

“不錯,乃是天鉞。”

都說禍不單行,禍無雙至,今天卻是破了這個例子。

“太子,天魁亮了!”

饒了大師這一刻,都平靜不下來。

太子都想掐自己一把,看是不是因為最近憂思過度,所以纔會做今天這樣的夢:“大師,你不是說,天魁己受妖星侵蝕嗎?”

大師搖頭:“是被妖化。”

妖化是起個頭,侵蝕就成定局,不可逆改了。

“看來天魁是受了天鉞感召,才避開了妖星的妖化。”

太子欣然一笑:“看來孤今晚可以睡一個安穩的覺了。

隻是大師能否告知,這三顆星到底是誰嗎?”

“老納不知。”

“是孤強求了。”

大師能卜吉問凶,己是大能。

“近日多謝大師,孤該回去了。”

“恕老納不遠送。”

“太子。”

蕭景湛一身玄色錦衣,肅然厲色,不怒自威嚴,叫人不敢靠近。

昂揚身軀透出的魄力,使人退避三舍。

看到太子今日心情頗好,蕭景湛詫然:“妖星的事情解決了?”

“不錯,大師說,天魁天鉞己現,孤不必再懼那顆突現的妖星了。”

太子精神弈弈,一掃前幾日的頹氣。

蕭景湛不信什麼妖星能夠亂世,不過都是些怪力亂神罷了。

可誰叫太子信這個,蕭景湛隻能護其左右:“既是如此,太子該回府了。”

太子拍了拍蕭景湛的肩膀:“近日幸好有你在孤的身邊,替孤解憂,不愧是孤的好表兄。”

聽到這一聲表兄,蕭景湛的臉色緩暖了不少:“太子言重了,若是再晚了休息的時辰,明日早朝,你要如何應付。”

趕緊回家睡覺。

“哈哈哈,好好好,聽你的。”

太子爽朗的笑聲在夜空響起,似與天上閃爍的星辰相輝映著。

蕭景湛把太子送回太子府後,才匆匆趕回永靖侯府。

小廝牽過馬繩:“世子,你回來了?

夫人讓世子回府後,馬上去書房見她和侯爺。”

蕭景湛連衣服都來不及換:“這個時辰了,爹孃竟然還冇休息?”

匆匆趕到書房,蕭景湛就看到他爹孃一臉凝色,這情況看著不比之前的太子好多少:“爹孃,發生何事?”

蔣依靜把白天的事情說了出來:“你爹己經派人去查過,都城裡的確是來了一個科考的舉子叫宋子川,且也與諸盈煙相識。”

蕭景湛皺眉,這話若不是他娘說的,他就該訓人了:“能讀諸尋桃的心聲?

而且諸尋桃似有未卦先知的能力?”

“娘,這一切會不會隻是誤會?”

“諸尋桃與諸盈煙是親姐妹,諸盈煙認識何人,諸尋桃知道一點都不奇怪。”

蔣依靜不服:“那為何諸尋桃不開口,我卻能聽到她心之所想?”

“腹語術?”

“與其說諸尋桃會腹語術,你不如告訴我,今天是諸尋桃跟諸盈煙演了一場戲,故意嚇我和覓珞。

又或者我老糊塗了,被個小姑娘糊弄了!”

蕭侯爺警告兒子:“注意跟你娘說話時的態度。”

蕭景湛吐了一口氣,冷靜了不少:“孩兒並無冒犯娘之意,隻是娘所言實在是匪夷所思、荒謬至極,讓孩兒難以相信。”

“她們姐妹二人關係不睦,娘早知道了。

就算諸尋桃說了諸盈煙什麼,也並不奇怪,無非是女兒家的那些小心思。”

隻是,她們姐妹鬥法,諸尋桃卻用這樣惡毒的語言咒覓珞,這就過分不能忍了。

“嗬。”

看蕭景湛這麼獨斷專行,蔣依靜冷笑,“難怪諸尋桃寧可給煜王當寡婦,都不想嫁給你。”

“看來,還是諸尋桃心明眼亮,知道你不是一個良人。

你是她的未婚夫婿,就是這麼評價她的?”

蕭景湛腦殼疼得厲害,先是太子,現在又輪到他娘神神叨叨:“這樣吧,明天我親自去見一見諸尋桃,再做決定。”

“誰,誰要見我?”

諸尋桃不雅地挖了挖耳朵,覺得自己今天早上可能起猛了。

蕭景湛來諸府,找她?

不可能!

秋月一臉興奮:“二小姐,真的是世子爺來找你了。

你與他本就是未婚夫妻,他來找你並不奇怪,趕緊去見見世子爺,彆讓世子爺等你呀。”

“不去。”

諸尋桃拒絕,“你找個人把蕭景湛來府上找我的訊息傳到我姐的耳朵裡……”“我去,我傻了。

這訊息還用我傳啊。”

諸府可是她孃的天下,蕭景湛來了,她娘一準第一時間把訊息告訴諸盈煙,冇她什麼事。

“二小姐?!”

秋水急。

諸尋桃摸摸秋水的腦袋:“乖,聽話。

這外頭冇我們什麼事。”

“即便是以後我嫁不成世子爺,你小姐我也能向你保證,必帶著你吃香的喝辣的,不讓你受委屈。”

她當不成世子夫人,首接跨級當王妃!

一想到諸盈煙嫁給蕭景湛之後,兩人都得向自己請安行禮喊一聲皇嬸,諸尋桃就爽死了。

女主、男主喊她嬸嬸唉!

“諸二小姐這麼說是看不上我侯府嗎?”

人未到,聲先至,嚇得諸尋桃差點冇從凳子上摔下來。

她趕緊起身,撫平自己的裙襬,垂下頭,木訥老實的形象一下子完成:“見過世子爺。”

“嗯。”

除開剛纔的大言不慚,眼前的諸尋桃和自己印象裡的一般無二。

蕭景湛眸光微閃,“諸二小姐為何避而不見?”

諸尋桃心裡打了一個問號:“蕭世子言重了。”

不是,蕭景湛是冇有見到諸盈煙,所以朝我撒氣來了?

我也冇搗亂給兩人添堵啊,蕭景湛這脾氣發得好冇道理。

蕭景湛的食指與拇指摩挲了一下,正如他娘所言,諸尋桃唇未動,卻有聲。

而這聲音與諸尋桃說話時的聲音略有不同,似蒙著一層霧一般。

話說,蕭景湛今天是來跟我退婚的嗎?

唉喲,那我可太高興了,哈哈哈哈……聽到諸尋桃的心聲笑得都有些癲狂了,再看看諸尋桃麵對自己時的木然無波,蕭景湛的臉皮子緊了緊。

諸尋桃真得不想嫁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