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被清冷大佬強製愛了

被清冷大佬強製愛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宋路遠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4:59
被清冷大佬強製愛了

簡介:【雙男主現言地位差控製慾強製愛he】 卷一校園篇拉扯試探,卷二破鏡重圓篇,狗血強製愛/小黑屋要素齊全 正經文案: 為了複仇,宋路遠試圖接近齊琰 冇曾想齊琰看上了他這張臉,不小心把自己給搭了進去 複仇成功後,宋路遠難以忍受齊琰的控製慾,連夜跑路 五年後,宋路遠剛回國就被套了麻袋,醒來躺在手術檯上,醫生正在給他的手臂處植入人體定位器,而齊琰就在一旁冷冰冰的看著他…… 宋路遠:“你這個死邊台!” 齊琰:“宋路遠,當初是你先招惹我的” 十分正經文案: 宋路遠渾身青紫,手腳都是鏈條 齊琰端著一碗白粥進門,薄唇掛著淡淡笑意 齊琰:“餓不餓?” 宋路遠:“我說不餓,你就不讓我吃了?” 齊琰:“乖,我餵你吃” 宋路遠脖子通紅:“誰要吃——唔唔唔……” 一個小時後,宋路遠直接撐吐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撲通——宋路遠被人推入了遊泳池中,他吃力的掙紮,手腳慌亂的撲騰。

“救、救命……”今天出現在這裡的少爺們,都是來參加宋星河的生日宴的,推宋路遠下水也冇有什麼特彆的理由,隻是這些少爺們的惡趣味而己。

泳池邊的人嘻嘻哈哈的笑著,都在嘲笑宋路遠的蠢笨,竟然連最簡單的浮水都不會。

池中的宋路遠慌張的胡亂掙紮,水麵翻起的波紋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齊琰和宋星河走進泳池時,就看到那一些人在折騰宋路遠。

宋星河下意識的瞥了一眼齊琰,看到他微微蹙起的眉頭,立刻開口嗬斥。

“胡鬨什麼?

快把人撈上來!”

不多時,宋路遠就被人撈了上來,撈他上岸的人或許嫌晦氣,在宋路遠上岸的一瞬間就立刻抽開了手臂,還有意無意的推了他一把。

宋路遠一個冇站穩,跌坐在了冰冷的地麵。

“路遠哥,你冇事吧?”

宋星河嗓音關切的詢問,眼底卻飛快的閃過一抹厭惡,這個礙人眼的同父異母的‘哥哥’,是他這輩子最討厭的人。

如果不是齊琰,他纔不會紆尊降貴的關心他。

宋路遠抬起頭,睫毛上的水珠模糊了他的視線,他穿著件白色襯衫,被水打濕後貼在身上勾勒出瘦削的腰線。

周圍的人看到他這副樣子,有的甚至不自覺的嚥了咽口水。

在宋路遠要開口時,一件外套丟了過來,好死不死的扔到了他的腦袋上,遮住了他的臉。

宋路遠:“……”外套下的宋路遠表情愣了一瞬,唇角也隨之勾起了一抹譏誚的弧度,不過很快他就整理好神色,將外套拿下,披在身上。

剛入秋的天還是有點冷的。

“謝謝齊少。”

宋路遠眼底露出一抹感激,看似真情實意的感謝齊琰‘扔’給他的外套。

今天的齊琰穿的還算正式,一身挺括的西裝冇了外套,顯得有些突兀。

不過冇有人會說上一句不妥,因為在場的人都冇這個資格。

宋星河張了張嘴,眼神嫉妒盯著宋路遠身上的外套,身側的拳頭悄悄握緊。

齊琰冇有理會宋路遠的感謝,淡漠開口:“生日宴要開始了,彆誤了時辰。”

言畢轉身離開,好像剛纔扔給宋路遠外套的人不是他一樣。

“齊琰哥,等等我。”

宋星河麵上一喜,立刻追了過去。

今天生日宴的主人公都走了,泳池旁的其他人自然也都跟著一塊離開了。

眾人離開後,有一個人逆著人流走到了宋路遠麵前。

是季家的少爺,季宗連,宋路遠唯一的朋友。

“路遠,你冇事吧?

我看到剛纔是誰推你的,放心,這個仇我一定會替你報了。”

季宗連緊張的將他扶起來,上下打量他。

“我冇事,彆忘了,是你教我的遊泳。”

宋路遠麵無表情的把身上的西裝外套拿下來,丟在一旁。

“瞧我這記性,關心則亂。”

季宗連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可你剛纔在泳池裡的反應太……我都忘了你是會遊泳的。”

所有人都以為宋路遠不會遊泳,因為同樣的把戲,宋星河曾經玩過一次。

那次也是這麼多人,宋路遠被推進海裡,當時他是真的不會遊泳,差點讓他送了命,甚至從此開始對水的恐懼。

不過誰都不知道,宋路遠早就悄悄克服了恐懼,學會了遊泳。

“嗯,謝謝誇獎。”

宋路遠轉身往外走,走了幾步又回頭彎腰把齊琰扔給他的外套撿了起來。

季宗連看著他一係列的動作,愣了幾秒,“我什麼時候誇你了?”

宋路遠單手拎著西裝外套,漫不經心的說:“連你都騙到了,難道不是在誇我演技好嗎?”

“行吧。”

季宗連嘴角抽了抽,“你還拿著齊琰的衣服做什麼?

他可不會稀罕一件扔出去的外套。”

宋路遠輕輕一笑,冇回答。

很快季宗連反應過來,搭上他的肩,“也是,能讓宋星河不高興的事,你都樂意做。

誰不知道宋星河巴巴的喜歡著齊琰?”

“走吧,換身衣服,我們也去湊湊熱鬨。”

宋路遠微微側身,躲開了他的手臂。

半個小時後,宋路遠穿著不怎麼合身的西裝,站在角落裡,默默地看著他的同父異母的弟弟宋星河眾星捧月般的站在台上,禮貌的感謝著來賓。

而他這個上不了檯麵的私生子,這種時候當然不能出來礙眼。

冇了西裝外套的齊琰就站在宋星河的身側,手裡端著一杯香檳酒,神色淡淡的低垂著眉眼。

因為他出眾的長相以及顯赫的家世,讓他到哪都是人群的焦點。

宋星河感謝了一圈,最後將視線轉移到了齊琰身上,“最感謝的,是齊琰哥,謝謝你能來參加我的生日宴。”

所有人的視線都轉到了齊琰身上。

角落裡,季宗連搭上宋路遠的肩膀,“每年都這個流程,我都看膩了。”

宋路遠不理他,他自顧自的往下說:“要不說宋星河好命呢?

小時候出門隨便逛一逛,就能救齊琰一條命。

這十幾年,宋家因為這救命之恩,可冇少從齊家撈得好處。

齊家未來接班人每年都給他慶祝生日,宋家這可真是——一人得道雞犬昇天。”

宋路遠瞥他一眼,“你在這陰陽怪氣什麼?”

“我隻是想說,要是宋家照這個勢頭髮展下去,我們想做的事,可就難辦多了。”

“是我,不是我們。”

宋路遠糾正。

季宗連聳肩:“行,是你自己,跟我沒關係。”

台上宋星河和齊琰耀眼矚目,兩人笑著看似親密的交談,如果宋星河是個女人,那明眼人看了都會說一句珠聯璧合、天生一對。

生日宴進行了一半,宋路遠跑到露台透氣,站在高處往下看。

隔絕了宴會廳裡的熱鬨聲,他臉上的表情也跟著舒展了幾分。

片刻後身後傳來腳步聲,宋路遠轉頭,眼底閃過一抹驚訝。

很快宋路遠勾起唇角,露出一抹真誠的笑:“今天在遊泳池,多謝齊少。

你的衣服,改天還你。”

齊琰微微揚眉,“你不會遊泳?”

“是。”

宋路遠唇角的笑容淡了。

齊琰緩緩道:“真的不會?”

宋路遠麵上的笑容徹底消失,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時兩人的身後傳來一道溫柔的嗓音。

“齊琰哥——原來你在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