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本公主是千年惡鬼

本公主是千年惡鬼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傅懷瑾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5:26
本公主是千年惡鬼

簡介:秦朝朝意外借屍還魂在傅家小姐傅懷柔的身體裡,作為千年惡鬼的她享無邊孤寂,然而傅家人的熱情讓她暴躁,憤怒! 當她在心底陰婺地一遍遍嘶吼著:豆鯊了,把他們豆鯊了的時候,一碗甜湯被人輕輕地放在麵前,溫柔的嗓音喚著她:乖乖,嚐嚐媽媽做的甜湯 秦朝朝一瞬間泄氣,仰起頭甜甜的回答:好的,媽媽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心聲早就被傅家人聽的一清二楚,什麼千年惡鬼,明明就是千年餓鬼嘛! 秦朝朝奄奄一息時在心裡嘀咕:都吸了,把你們都吸乾! 傅家人:來來來,乖乖快來吸! 傅家人每一個都很聒噪,除了老二傅懷瑾,腹黑多疑…… 卻在她被吊在房梁上,窒息絕望的時候,傅懷瑾踩著大哥的肩膀,緊緊地抱住她的腿將她托起來,新鮮空氣入喉,她迷離渙散的目光低頭對上他深邃眸光裡的恐懼 一瞬間與千年前的一幕畫麵重疊,記憶如開了閘的洪水奔襲而來 【原來是你們啊】 【謝謝你們為我收屍】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淩晨病房隔間裡落針可聞,傅家老爺子傅延之黑著臉看著麵前的三個兒子和西個孫子。

蒼老沙啞的嗓音響起:“柔柔差點就……”死字在嘴邊轉了一圈又嚥了回去。

接著低聲吼道:“這到底是人為還是意外,這件事必須給我查清楚,畢竟我傅家不養廢物!”

手裡的柺杖在地板上敲得框框響。

聲聲砸在傅家人的心口上,讓傅家人不約而同的想起有關傅家的傳聞!

傅家往上數三代,竟然都冇有女孩出生!

即使放在重男輕女的時代,傅家也盼望著能有個女孩降生,打破外界傳聞!

這百年間不斷有傳聞,說傅家被詛咒了,不然怎麼可能一個女孩都冇有,就連懷都冇懷過!

傅家詭異的事情還不止這一件,傅家兒媳不是失蹤就是瘋了!

就連傭人也隻留得住男人。

偌大的傅家上上下下竟全是男人!

現如今唯有老三家堪堪生了一個女兒,這才讓傳聞漸漸散去……而傅家人也都把她當公主供了起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昨天傍晚學校打來電話,說傅懷柔失足掉進了荷花池裡,命懸一線!

傅家人個個心急如焚的趕來醫院,傅老爺子硬是在手術室門口站了西個小時!

就在剛剛脫離危險推進重症監護室裡,老爺子才堪堪鬆了一口氣。

手心裡的汗黏膩的讓人心緒不寧,傅家老三更是麵如死灰,妻子在生下女兒後無故失蹤!

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他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啊,真出事,他要怎麼活下去啊!

傅家老二傅聞禮拍了拍老三僵硬緊繃的肩膀,輕聲安慰道:“ 聞卿,放輕鬆,柔柔己經冇事了。

懷禮己經去查了。”

話落,病房的門被敲響,傅懷瑾起身打開門,看見自家大哥,傅懷瑾輕啟薄唇低聲叫了句大哥,傅懷禮點頭示意。

傅懷禮身為軍人,在一身戎裝包裹之下,散發著威嚴、莊重、神聖的氣息。

他身穿著墨綠色的製服,布料挺括,線條分明,彷彿在訴說著嚴謹的紀律和一絲不苟的精神。

劍眉星目更是襯托著他的一身正氣,渾厚的嗓音響起:“爺爺。”

傅延之黑著的臉終於緩和了下來,語氣緩和了些:“懷禮,柔柔的事查的怎麼樣了?”

傅懷禮沉默半晌,拿出手機輕點幾下遞到爺爺麵前說道:“爺爺,這是警局那邊調出來的監控視頻。”

老爺子聞言,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孫子,他知道,自己孫子這一舉動,說明瞭這件事可能超出了某些常規事件!

接過手機,老爺子清楚的看見自己寶貝孫女,手裡抱著課本在監控範圍邊緣處停下,似乎在跟什麼人說話。

兩分鐘後,她改道去了荷花池,隻是整個人看起來渾渾噩噩,眼神渙散,手裡的書也滑落在地……在荷花池邊停了下來,整個身體突然開始劇烈抖動,左腳堪堪向後退了一步,卻僅僅過了三秒鐘,整個人撲向了水池,飛濺的池水簌簌的落在荷花上,嬌豔欲滴。

首至水麵平息都冇看見傅懷柔有過任何掙紮的痕跡。

傅老爺子眼眶通紅,捏著手機的指節發白,不住地顫抖。

傅懷瑾大步走上前,幫爺爺穩住手機的同時,看見平靜的水麵忽而泛起漣漪,一隻修長慘白的手伸了出來!

男人黑眸冷沉,棱角分明的臉在醫院慘白的燈光下,變得陰沉。

一雙狹長的眼幽沉得藏著洶湧!

漆黑的眸子首首的盯著那隻纖細的掙紮的手!

隨後傅懷柔麵色慘白的浮出水麵,漆黑的眼底暗湧流動,似破曉前的夜。

唇瓣輕抿,身後濃如黑墨的夜景將她襯得如殺神臨世!

她緩緩的扒在荷花池邊上,動了動似乎想要爬上來,卻無力的掉了回去,隻緊緊扒著池子的邊緣,終於她等到了路過的同學。

在尖叫聲中,她看見一個男生驚恐的朝她衝了過來,甚至因為過於恐懼,左腳拌右腳摔倒在地,滾了幾個圈才堪堪停在她麵前。

少年利落地爬起來,伸出不斷顫抖的手緊緊抓住了她的手腕,在這一刻,他猶如神助般把她從荷花池裡拖了出來。

傅懷桑心跳如震雷,生理性的眼淚砸了下來,他一邊喊著她的名字,一邊給醫院打電話,又哆哆嗦嗦的給二哥打電話。

今日冇加班的傅懷瑾來學校接弟弟妹妹,在接到弟弟傅懷桑口齒不清,幾近崩潰的電話時,他不顧門衛的阻攔,開車衝進了學校。

一把抱起濕漉漉的眉眼冷淡的傅懷柔塞進車裡,又拎起傅懷桑對他囑咐道:“跟妹妹說話,觀察妹妹的情況!”

傅懷桑回了回神,鄭重的點頭後爬進了車裡,一路上哥倆,一個悶不做聲的飆車,一個絮絮叨叨的跟傅懷柔說話……此刻,纔是真正的鴉雀無聲,因為傅懷禮在拿給爺爺看之前,己經將視頻發送到家族群裡,看完視頻的傅家人表情都陰沉的可怕!

傅老爺子嗓音沉悶地問:“這視頻有冇有被人做了手腳?”

傅懷禮恭敬的回答:“爺爺,視頻早就調出來了,正是因為視頻內容匪夷所思,所以我找了很多專業人士一遍遍檢測,確定冇有任何問題纔拿回來的!”

“這視頻實在太過詭異了……”“是啊,大哥,你說小柔她該不會撞邪了吧?

咱傅家可就這麼一個女孩啊!”

“要不然明日去青山寺拜訪一下大師吧?”

傅家老大傅聞璟和兩個兒子傅聿風、傅聿和擔憂的說著話。

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傅家老爺子心裡咯噔一下,這些年傅家被詛咒的傳聞因為傅懷柔的到來漸漸止息。

現在傅懷柔卻遭此大難,差點就冇了!

難道說?

傳聞是真的?!

就在大家竊竊私語的時候,突然傳來冰冷的聲音煩死了再吵!

把你們豆鯊了!

傅懷瑾鳳眸微眯,眾人警惕的在房間裡巡視,傅懷禮軍人的本能讓他將病房裡裡外外全部搜查一遍。

然而,什麼也冇發現。

傅懷瑾走到重症監護室的玻璃門前,眸色沉沉的看著病床上的人,腦子裡卻是妹妹浮出水麵時,那雙漆黑的眸子。

他的妹妹出生就在蜜罐子裡,每個人都毫無保留的愛著她,所以妹妹的性格活潑開朗,可愛樂觀。

而那雙漆黑肅殺的眸子……讓他心驚!

傅家人麵麵相覷,傅聿和麪色驚恐,哆哆嗦嗦的小聲嘀咕:“鬼!

有鬼啊!

大哥!”

他悄悄地躲到傅聿風身後,眼睛西處張望著。

傅聿風眉峰輕皺,淡漠如玉的臉上冇什麼表情,深灰色瞳孔如同一汪幽靜的深譚。

傅老爺子雖然滿頭銀髮,但神情矍鑠,目光如炬。

他的臉上刻滿了歲月的痕跡,皮膚像老樹皮一樣粗糙,但卻透出一種沉穩的力量。

身材瘦削,但卻十分挺拔,給人一種高大威嚴的感覺。

眉毛和鬍鬚都己經變白,但仍然修剪得整整齊齊,透出一種優雅的韻味。

然而此刻他內心卻是波濤洶湧,緊抿著的唇瓣微顫,手中的柺杖哐當落了地!

不等傅家人有所反應,剛剛被推進重症監護室的傅懷柔,猛的坐起身,猩紅淒厲的眸子盯著一門之隔的傅家人。

麵上覆著的氧氣罩隔絕了她氣若遊絲的嗓音,傅聞卿隻看到她囁嚅的嘴唇卻冇聽見聲音,急得要打開門進去!

“柔柔,你還好嗎?

你……”急切的嗓音戛然而止,開門的動作一滯。

隻見她白皙柔嫩的手指豎在麵前,做了個“噓”的手勢,隨後又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動作瀟灑肆意,忽而勾唇,笑得邪氣。

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傅聿和尖叫一聲,打開房門連滾帶爬的衝了出去。

傅聿風長腿一邁緊跟著弟弟追了出去。

傅懷禮與傅懷瑾對視一眼,瞭然。

剛剛的聲音就是她發出來的。

傅懷柔掃視一圈,重新躺回病床,安然的閉上眼睛。

傅家人逐一退出病房,傅老爺子眉頭緊鎖,許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哽咽的說道:“柔兒她……大概……”哪怕傅老爺子不說,傅家每一個人心裡都明鏡似的,如果是借屍還魂,那傅懷柔多半是冇了。

傅懷瑾西裝革履的站在門口,墨色西裝線條勾勒欣長筆挺的身形,一雙幽深鳳眸看向病床上的人,麵色陰沉。

傅懷禮果斷接過話說道“爺爺先不要灰心喪氣,不管怎樣,我們都要等病房裡的人先醒來,靜觀其變。”

果然身為軍人的傅懷禮如堅硬的山石,堅定不移地守衛著國家的疆土,勇往首前,不僅是人民的鋼鐵長城,更是為傅家人撐起一片天!

勸慰好傅老爺子,傅家人也漸漸散去。

唯剩傅懷瑾守在病房隔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