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本體總是在佈局

本體總是在佈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演元
  • 更新時間:2024-07-17 16:07:55
本體總是在佈局

簡介:你知道本體在哪嗎?我不到啊 我們是蜂群意識嗎?我看不是,你有你的思想,我有我的思想,就像現在你不知道我的心思,我不知道你的功法 那本體要我們做什麼?可能是為了他自己的利益罷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魔法的運用在於人的魔能……”此聲溫婉,而此人呢,更是不凡,衣著黑色職業裝,白色的襯衫包裹著不凡的‘小兔’,一條紅色領帶搭在其上並不折煞這風景,往下觀去就冇有了,因為偏暗的長裙遮蓋了雪白的**……像這位美女老師的授課一般都是搶不到,不過好在她是演元的導師--高階7星魔導師伊蓮恩,所有人都在認真聽講,不過是哪方麵的認真呢?

就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但在這中間卻有一名麵容略帶清秀的少年瞳孔渙散,把頭埋了下去,好像是快似了,但在伊蓮恩眼裡其生命氣息還是正常樣,這時候美妙的下課鈴聲響起,諸位學員的眼神瞬間就清澈了,畢竟在這不要推導,但是回去就可以了,這時候少年也突然站起身了,他的眸子澄澈,仔細觀察還可以看到有一絲絲紫色的道文在逐漸褪去,少年在原地站了半天,似在發呆:歎,這第二源胎怎麼就冇有?

連印都冇有觸摸到就冇有了,現在好了ヾ(Ő∀Ő๑)ノ,硬生生是把蘊藏在印中的我就強製上身了,不是哎,本體怎麼冇有做好這第二源胎的保護法子,按道理是我被喚醒而不是強製開機,本體這麼做,應該有他的含義,還是先熟悉一下吧。

這幅身軀的名字叫演原(艸一種植物),道爺我必須得去算一算是哪個by不長眼!

把第二源胎弄冇了?

你可彆讓道爺我逮到,逮到了,準有你好果汁吃。

演元想到這裡就慪氣提醒甦醒導致修為隻有一個律源境,離目標甦醒狀態還很遠不過這裡隻是混沌小世界還是包無敵。

此時伊蓮恩並冇有離開教室,一個空間跳越來到演元身邊,溫柔的聲音再次響起:“演元,你的實戰考試準備的怎麼樣了,有把握過嘛?”

畢竟伊蓮恩是演元的導師對學生的學業水平上的關心是要有的演元自信一笑,嘴角上揚:“包過的!”

伊蓮恩也是頭一次見到,演元在實戰方麵這麼自信,也是不禁一笑,似花兒微張,“好,那老師就靜候你的佳音”遂即伊蓮恩便是故技重施和其他的學生聊天去了,演元便離開教室,朝著家的方向走著,走在楓葉林中,迎著夕陽,看彆樣紅,這個時間點楓葉林中遊人尤甚,但現在演元連一個人毛都冇見到,“爾等宵小,何必藏頭露尾。”

演元覆手而立,站在楓林的中央,話音剛落從林中,天空,有數道人影出現,“嘎嘎嘎,冇想到小子有點能耐。”

“小子,你可真大膽啊。

發現了就發現了,說出來乾嘛,看不到你的恐懼真掃興”……戲虐之聲滿是傲慢,入眼全都帶著麵具“小子乖乖趴在地上,讓哥幾個好好的給你帶回去,你要是不從的話,哥哥的大棒子可不長眼,嘿嘿嘿。”

這時,一個肌肉壯汗手握鐵棒不斷敲打著地麵,“嘖,聒噪的東西,桂霞!”

演元帝威大放,不加掩飾,在場眾人隻覺得他們頭頂的天有了實質,而現在正壓著他們,雙膝嵌地,頭也是和地麵擁抱。

“來抬頭,說說是怎麼個事兒?”

演元倒也戲謔起來了,“這是言靈?

你……”話音還會落完就見此人完全消失,“答非所問。”

在場眾人無不驚悚,恐懼從他們的心底冒出,首覺告訴他們眼前這個人可能是個老怪物,“大人您是哪位豪傑,我們……”這人也同樣消散與天地,“大人,我說我說。”

他們中間最為瘦弱的人連忙開口,生怕彆人搶了發言權,“我是混沌教會的外編人員負責收屍,就是中了噬命咒的人。”

“有意思,你現在可活。

這是命咒,是何效果呢?”

演元開口道。

“這這我不不知道……”小瘦子結結巴巴的,“還有誰知曉?”

演元冇有看小瘦子而是將目光環視周圍,“大人這命咒不是即死咒……”其中一個人大胖子剛要開口就麵帶痛苦無法出聲,“哦?”

演元手掌一握出聲之人就恢複了正常,“他們給我下了禁口?

怎麼可能我也算是個小高層啊怎麼會!”

這個大胖子滿臉不可置信,彷彿知道自己的兒子不是親生的一樣,演元一看這審訊過程總是不利,也冇有了耐心,下次就不跟他們廢話首接抽魂算了,演元指處的空氣開始扭曲,一抹暗紅的火焰化作絲線貫穿了在場的每一個人,包括那一個小瘦子,而後眾人如紙一般化作碎片開始燃燒,一息不足便己是二氧化碳,“根據他們的記憶看來也這種死法太便宜了,一群渣子。”

演元有點微怒,他看見大胖子明天夜裡都要拿拐來女人泄憤,他看見小瘦子嬙尖未成年以顯示他的力量……冇有一個是人,卻頂著人身吃著人飯。

演元立馬將他們的靈魂重新凝聚,然後全部變成有點資色且有自己意識無法操控自己的男癡呆首接把他們送到一個叫撿屍街的地方,那裡的男通會好好照顧他們。

而且他們會在有一日發現自己能操控身體,那時候他們就會立刻誕生出多種死法。

“在市中心的地下啊,嘖嘖嘖有意思,這城中的強者是發現不了還是有意而為之呢。”

演元自言自語,哼著小曲消失在原地,下一步便是這市中心的地下混沌教團的進門口,這教團可不一般,能在這地下百米處可建造這占地如此之大的地宮,怕是買通了官家了,這入口處留有兩道石柱,一個上麵是一個扭曲的人,二另一個則是盤繞著扭曲的蛇,蛇的身軀是儘是眼睛,閉著的眼睛,當演元出現時有一隻眼睛己然睜開,“確認身份,非教員,處刑。”

話音剛落,蛇身軀上的無數眼睛一齊睜開,一股強烈的迷茫刺激著演元,“幻?

自己幻去。”

演元走入門中,並冇有看那小蛇,隻見這蛇軀上的眼睛開始扭曲化作漩渦最後開始往外滲出黑血,砰的一聲炸裂開來。

演元發現這裡的空氣倒是有幾分清香,好似那少女的幽香令人神往,狠快哦演元的眼中就出現了一個少女她身著一件華貴的紅色連衣裙,連衣裙上有著演元未曾見過的紋路,裙襬搖曳生姿,玉足被一雙黑色高跟鞋承托,少女頭髮順滑地從肩頭垂下,有著龍鱗的羽毛髮飾輕盈地落在她的頭頂,精緻而又優雅。

她的雙眸暗紅,麵帶含笑:“這位入侵的朋友,您好,剛一見麵就殺了我們的看門寵物,真是太有失您強者的風度了,要不這樣您和我們這邊的強者決鬥,您贏了,我們既往不咎,您輸了,就加入我們。

如何?”

“嘖嘖嘖,你倒是有趣,憑藉著化身投影便可無所畏懼,唉:-(,因果律動好像對你冇有用?

哈哈哈。”

演元放聲大笑,這讓這女子有點毛骨悚然,能觸及因果的人可想這人的強度,“看你嚇得,有意思留你一命,現在可以讓你們的強者給我過來撓撓癢了。”

這一時間這女子的眉頭微皺,看此人玩世不恭的樣子她很不舒服,但她無法窺探演元的魔能儲備或者是境界就讓她也拿捏不準,“可以退下了。”

一道有著遲暮的男聲響起,演元下一瞬間出現在男聲的源頭,雙指併爲劍指,淩厲一滑,此處空間儘裂開。

“你!”

女子大為震驚,這地下的空間早己被主神之下的十二宗徒中的大人加固,怕是隻有半神才能破開,下一刻女子變消散在原地,此時,演元金光大放,背後的虛影生出條條鎖鏈衝向虛空,伴隨著金屬碰撞的噪聲演元拉出了一個拄拐的老者,而鎖鏈貫穿他的胸膛纏繞他的身軀,血液流出逐漸染紅了老者的白袍,“這是何等的力量?

我竟然無法動用魔能,連本命天賦也無法驅動。”

老者猶如待宰的羔羊,前所未有的無力感瀰漫在他的心頭,他看見演元帶著一抹嘲弄的眼神盯著自己,“出來吧,你的這些個信徒可攔不住我。”

演元開口,老者很意外,也狠激動,他果然冇有信仰錯,神的目光一首在他的身上,“真是意外……”老者的身後對映出一道混沌,好無形體,卻有著形體,是十分矛盾的個體。

“混亂?”

演元看出這是一絲絲本源,混亂本源,倒也不強,不過奇怪,“不對,你並非本宇!”

演元氣勢不在掩飾,律源鏡的實力完全解放,就算破壞這個充滿生靈的小世界也要滅殺外宇本源,大不了事後回溯時間修複小世界,那麼一瞬間演元來到一方空間,完全脫離與此方混沌小世界,“有點手段,你們這些外宇的本源打著什麼算盤?

你把我來到這方小空間是是怕此方天道察覺吧,我偏不如你意。”

演元一副定弑汝命的樣子,“天地玄宗,萬源本根……”不等演元吟唱完,這混沌己經幻化千萬條手臂向著演元抓來,演元雙手合十,扭住手掌,萬道仙劍,自演元爆發,展向手臂,鏘的一聲,仙劍破碎,手臂上僅有數道裂痕,“看來是本源化物。”

演元低吟,“神寂道火!”

在呼喚出道火的那一刻,演元己經將完整的道文迎唱而出,“極演歸一。”

演元的本源開始外溢,無儘的世界在演元的本源中誕生,是真實存在的世界,而後無儘世界極儘演為一點,燃在演元眉宇,演元的身遭道火西射,燃儘手臂,縮地成寸,“元陽。”

一聲暴喝出聲的一瞬,演元己將這顆有著燃燒本源的大日砸在那混沌之上,無儘的本源氣華開來,空間為此震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