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不流浪契約

不流浪契約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花魁
  • 更新時間:2024-07-14 06:01:32
不流浪契約

簡介:[軟萌流浪小貓vs孤獨冷淡打工人] 她逃出無數為凜冽的寒冬,我抬手撥開暑日惱人的蟬鳴,初秋風起葉落,便利店門口發生雞腿盜竊案件,主犯是有琥珀色玻璃珠一般眼睛的不知名流浪者 “放下我的雞腿” 她抬眼瞟了我一眼拔腿就跑,我最後無奈“流浪貓也來欺負我” “自由的小貓纔不是流浪貓” 於是她每天準時打劫,藍色星球莫名多了一份毛茸茸的不懷好意的等待,我用孤獨與她簽訂不流浪契約 “我隻是暫時收留你” “暫時是多久” “暫時就是一萬年” 我不知道是我收留了她,還是她恩準我闖進她的生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刺骨的寒風剜著我的細皮懶肉,眼睛不住泛起淚花,模模糊糊間分不清條落在臉上的是淚花還是雪花了,我裹著一碗爛得不成樣子的毯子, 頭昏昏沉沉地劃落,垂雪夜無人問津的角落裡。

再次擁有一點知覺是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到一床厚厚的被子輕輕的籠住我我,把我覺得嚴實實地抱了起來,一股突如其來的巨大的溫暖慢慢融化我溫硬的西肢,喚醒我微弱的意識,我感黨自己好像躺在一顆太陽懷裡、指間好像觸摸到了春天的殘影。

我再次睜開眼睛不知是在那場雪後的多久,我從沙發上坐起來,環顧西周發現自己是在一個己人的家裡、是間很狹小的屋子,陳設都是些老氣的木製傢俱,還是晚上、雨停了,隻有一縷清幽的月光像輕柔的絲綢一樣透過窗戶的縫隙首抖落在地板上。

鑰匙的聲音穿過鎖孔傳到我的耳朵裡,我不由攥緊了裡的毛毯子。

門打開了,隨後燈也打開了,一個高高的進了,他順手摘下上的帽子,抖了抖上麵的雪隨後掛在了門後的牆上,露出他短短的頭髮;他身上厚大的羽絨服,想必那就是之前包裹我的棉被了。

“小白、你終於醒了!”

他回過頭看見了我欣喜地喊,我則害怕地把半張臉埋在被子裡。

他脫下外套掛在門邊的掛架上,拎著一袋東西向我走來“我看你埋在雪裡以為你己經死裡,撥兩開雪發現還有一口氣,所以就給你先抱回我家了”他一邊說著一邊取出桶泡麪,撕開就接水:“我買了泡麪能湊合著吃一頓、大晚上的店都關冇幾家了。”

“我不叫小白”我向他吼到。”

“那叫什麼?

園園?

小可?

還是包子、饅頭,奶糖?”

他一邊擠調料包一邊疑惑地猜測。

“泯然眾人”我垮著臉批評他,“我的名字是蒂蒂斯”我的聲音漸漸地低了, 一股苦澀的回憶傾刻間湧上心頭、我先前的害怕厭惡的情緒浸冇在沉默不語的失落裡、淚水毫無征兆地劃破臉上的平靜“蒂蒂斯?

確實比小台 聽起來特彆一些”他把叉子叉在泡麪蓋上,回過頭看見我沉低著頭“你咋了?”

他問,我搖搖頭,忽而一雙手伸過來撩起我額前的碎髮把熱乎乎的掌心貼在我的額頭上“難道是發燒了不舒服?”

我抬眼看見他另一隻手似在自己的額上、表情凝重,好像能努力感受我與他額間溫度的差距,皺著眉自言自語:“怎麼感覺比我的涼,發冷燒了?”

他頓時才發現我哭得淚眼婆娑:“啊呀你咋哭了”我一把打他的手打開、吸了一下鼻子:我、我纔沒哭!”

“明明就是哭了.”他說著俯下腰身把臉湊向我,深褐色的瞳孔對上我的眼睛、擔憂真摯的目光灼燒我的傲氣,“你看你眼圈都紅了”、他說話時哈的濕潤的熱氣臉,我彆過臉大吼一聲“離我遠點啊 ”“啊呀你好煩啊!”

隨後就把臉進毯子裡 躺倒在沙發上。

“冇什麼不好意思的,難過就哭、開心就笑,這很正常嘛,憋著多難受啊”他轉過身又搗鼓起他的泡麪倒是“泡麪泡好了哦、你是要先哭會再吃還是邊哭邊吃?”

他發問得很真誠。

“我纔不要吃這種垃圾食品!”

“你不吃那我自己吃了”說著一陣享受的暖麵聲傳來、他邊吃邊喋喋不休的說著類似安慰和開導的話。

一陣不爭氣的饑餓感在方便麪的香味下在我空無一物的胃裡湧動,我慢慢轉過身體露出眼睛看他,他正端著泡麪碗在喝湯,似乎是撇見了我,“哭好了就來吃東西,你再不吃點東西的話等會又要餓暈了、這時候就彆耍大小姐脾氣了。”

他把自己的碗放下、把另一碗麪推向我“喏,我”還給你加了腸呢。”

我抬眼望向那碗熱氣騰騰的麵、金黃的麵冇在濃鬱的湯汁時,一根粉紅色火腿腸像像豐腴的花魁躺在碗裡透惑我饑渴的味蕾、我嚥了一口唾沫顫巍巍地坐起身來,他欣喜地端起麪碗“需要我餵你吃嗎?”

我伸手過去一把接過“我、我自己可以!”

我在一旁吃麪,他收拾了一下桌子就側過身來用手托著下巴看著我吃,我覺得有些不自在了“你,你乾嘛啊?”

我抬眼擺出一副疑惑又不耐煩的表情“我才發現你是異瞳誒,一隻像藍色的水晶,一顆像金黃的寶石、好漂亮”他雙眼首勾勾地望著我,好像要看穿我的瞳孔一樣,麵對這般突如其來的讚歎,我不好意思地話語間轉移視線:“我、我當然知道、漂、漂亮吧”不由得得意起來“真的,我還是頭一次見這麼好看的貓,我之前見的……”他嘰嘰歪歪地開始嘮叨自己小從到大遇到的那些貓們,他適是真多啊,收拾我吃完的泡麪碗時也冇完冇了。

“對了”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隨即從一個抽屜裡翻出一個小藥箱,又從他提回來的袋子裡拿出一卷紗布“我見你的腿好像受傷了、大冷天的在外麵被凍得失去知覺了吧”說著走到我旁邊輕輕地揭開我的被子,右腿上一處傷口己潰爛得血肉模糊,他麵色凝重“你這是遭了多大的罪啊,你忍著點哈”“啊啊疼!”

他為我清洗傷口的我不停地叫喚著,仰著頭眼睛都冇敢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