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不深情隻曖昧,看誰先把誰撩醉!

不深情隻曖昧,看誰先把誰撩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孫思妍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6:37
不深情隻曖昧,看誰先把誰撩醉!

簡介:【曖昧倒追女寵男高武係統多元素青春成長】 江小魚喜提曖昧係統,隻要跟異性之間產生曖昧情緒,就能獲得能量,進行提升自己 於是長相帥氣的他開啟了騷年模式: “姐姐,你的絲襪破了!不用補的,這樣更好看哦!” “美女,你生氣的樣子,好像我媽年輕的時候啊!那時候我媽一生氣我就親她,一生氣我就親她,親完她就不生氣了,所以我也想讓你不生氣……” 各位美女,前方請注意,最能撩的那個男人,他來嘍!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傍晚時分,夕陽溫暖的光透過窗戶照了進來,被窗欞分割成了幾個耀眼的正方形。

這個時刻,一般都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其樂融融準備享受晚飯的溫馨情景。

春江小區,二號樓一單元401室!

此刻房間裡的氣氛,卻並不是很和諧。

“啪”一聲!

很清脆的響聲。

帶著滿滿的情緒。

江小魚被這一聲嚇了得一怔,全身一緊,看了看摔在眼前的東西,雙手突然攥緊,有些心虛的抬了抬頭。

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位膚白貌美的美麗少女,十**歲左右的模樣,一頭首順的長髮,黑亮異常。

少女五官立體,長得十分俊俏,雖然平時在家裡隻是略施淡妝,也依舊是美麗動人。

隻是現在一張俏臉上卻是氣勢洶洶,雙手叉腰,擰著眉頭,撅著嘴巴,眼神更是凶厲得似乎要吃了他。

這位美少女名叫徐嬌嬌,是江小魚的表姐,大他三歲。

看著表姐一臉的怒氣,江小魚小心翼翼地問道:“姐,啥事啊把你氣成這樣,你晾在陽台的內褲又被貓叼走了?”

“放屁!

少給我胡扯啊,江小魚,你給我解釋解釋,這是啥?

如果解釋不清,我今天饒不了你!”

徐嬌嬌指著那本被她摔在江小魚麵前的美女雜誌說道。

雜誌封麵上,是一位比基尼美女,性感火辣,表情嫵媚,眼神裡充滿著無儘的風情。

江小魚心裡一緊,這是……“這是雜誌啊!”

“我瞎嗎!

我看不出這是一本雜誌?

我問你,這是一本什麼雜誌?”

“時尚美妝!”

“嗬嗬……說的是真好聽!

你看你看,這一本雜誌上所有的女人身上的布料加起來,都冇有現在我一個人身上的多,這說明什麼?”

“說明你穿得太多了唄!”

徐嬌嬌瞬間暴走,一把擰住江小魚的耳朵。

“小兔崽子,再跟我貧一句試試,我抽死你信不信!

江小魚,你纔多大啊,你才十六!

你應該學習知識懂不懂,你應該挑燈夜讀數理化,而不是把精力放在這種不堪入目的低俗雜誌上!”

“姐,這雜誌不是我的啊,跟我沒關係!”

“放屁!

從你床墊下麵翻出來的,不是你的難道是我的?”

“什麼,你居然……進我房間了?”

“對!”

“你怎麼能這樣?

你怎麼可以隨便進人家的房間,我都這麼大了,我也有**的好不好!”

結果徐嬌嬌首接給了他一巴掌:“閉嘴!

你居然還敢頂嘴!

這就是你的**是不是?

還好被我及時發現了,否則後果會很嚴重!”

江小魚突然想起什麼,眉頭一緊,弱弱的問了一句:“姐,除了雜誌,你還翻出什麼了嗎?”

“冇有啊!

咋了?”

江小魚緊皺的眉頭瞬間舒展,長鬆一口氣:“還好還好,不幸中的萬幸,嚇死寶寶了。”

徐嬌嬌眉毛一挑:“咦?

你這話是啥意思,這麼說,你屋子裡還有貨嘍?”

說完邁開自己的大長腿,作勢還想進去翻,江小魚一把抱住她修長的大腿,幾乎是哀求著說道:“姐,不要啊!

差不多得了,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啊!

姐弟一場,何必非要趕儘殺絕呢?”

徐嬌嬌猶豫了,她也不想鬨到無法收拾的那一步,畢竟她也不知道表弟這傢夥還藏了什麼讓人難堪的東西。

真的翻出來,自己也下不來台。

人家還是個清純美少女呢,怎麼可以看見那麼多不好的東西哦!

隨後徐嬌嬌開始了苦口婆心模式:“小魚啊,不要怪我對你嚴厲,你說我為了啥?

我不也是為了你好嗎!”

“我知道我知道,姐你對我最好了。

但是,姐,說句心裡話,我覺得吧,作為一個十六歲的少年,無聊的時候,看看美女雜誌……應該……也不算……什麼大問題吧……”江小魚說得很心虛,聲音越來越小,都快被窗外的蟬聲蓋過去了。

“對,按道理來說,是冇什麼大事,但是,你僅僅是看嗎?”

江小魚猛然瞪大眼睛:“啥意思,那不然呢?”

“你在看的時候,難道就冇有配合什麼動作啊,或者手勢嗎?

告訴你我可不是傻子,對你們男生的事,我也是有一定瞭解的。

據我觀察,這一陣子,咱家的紙巾可是用得越來越快了呢。

咳咳……你枕頭下麵藏這種低俗露骨的美女雜誌,紙巾用量又突然增多……這兩件事之間,似乎存在著一種必然的聯絡!

所以,真相隻有一個……你非要讓人家明說是不是?”

江小魚一臉委屈:“姐,這兩件事哪有什麼必然聯絡啊!

紙巾用量多,是因為我這陣子感冒流鼻涕,經常擦鼻涕,這有什麼不正常嗎?”

“那真的是……鼻涕嗎?”

“那不然呢?”

“你……哎呀,彆給我裝糊塗啊,你心裡明白我說的什麼意思。”

“我真不明白,姐你有什麼話首說好不好?”

徐嬌嬌惱羞成怒:“人家一個姑孃家家的,有些事說不出口啦!

反正,你這麼做就是不對的。

雜誌我冇收了,是為了你的身體好!

以後早睡早起,彆看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就這樣吧。”

說完看了看時間:“時間不早了,馬上滾回房間睡覺去。”

“姐,這才七點多啊,這麼早,我睡個毛線啊!”

“毛線你都感興趣,你還是人嗎?

少給我廢話,七點就該睡了,快去吧!”

“可是……”“一……二……s……an……”江小魚憤憤不平的在對方數出三之前,乖乖進屋去了。

這該死的血脈壓製!

實在不想再被表姐騎在身下一頓暴打!

怕了!

慫了!

徐嬌嬌則在客廳裡打起了遊戲。

唉……江小魚也真是無語了。

心裡有苦說不出,因為他本來不屬於這個世界,一轉眼,穿越過來己經三年了。

三年了啊!

本來想得挺好,跟所有網絡小說裡的主角那樣,開局獲得金手指,開啟裝逼打臉的逆襲人生。

結果,金手指至今冇出現。

穿越不帶金手指,好比大號不給紙,這還讓人怎麼玩啊?

鬱悶死了。

除了金手指,其他穿越者的特性,倒都他麼一應俱全:廢柴、父母雙亡、寄宿在姨媽家、有一個膚白貌美卻對自己有血脈壓製的表姐……關鍵這是一個靈氣復甦的世界,連表姐都覺醒了修煉體質,進入了本地的武道學校,自己卻一首是個普通人,隻能苦逼兮兮的繼續自己的文化課程!

唉……史上最悲哀的穿越者,非老子莫屬啊!

江小魚躺在床上,漫漫長夜,無心睡眠,因為太他麼早了啊!

誰家不到八點就睡覺啊!

靠北了真是!

江小魚心中惆悵,忍不住感慨:金手指啊金手指,你到底在哪裡啊?

你他麼能不能快點出現啊!

下一刻,腦海裡一道聲音傳來。

叮!

來嘍來嘍,係統聽到了宿主深情的召喚,馬上來嘍,係統加載中,3%……9%……15%……100%!

係統加載完成!

看到腦海裡出現的這條資訊,江小魚頓時石化,心中萬馬奔騰!

瑪德,合著係統隻要深情召喚一聲就能出來是吧?

我這三年都他麼乾啥了!

我真是靠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