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重返八零極品鄉村生活

重返八零極品鄉村生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何子安
  • 更新時間:2024-06-06 21:53:28
重返八零極品鄉村生活

簡介:前世何子安母親被堂哥陷害慘死,家破人亡 膽小、懦弱的他無力反抗,孤苦一生 重生回到1980年,何子安奮起反抗,鬥惡人、護家人,帶領村民養豬、建廠、蓋蔬菜大棚…… 帶領大家吃香的喝辣的,奔小康生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你個蠢貨,看俺今天不打死你。”

“打死她,快點打死她。”

“這麼大的兩頭豬被毒死了,就該打死她。”

“娘,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何子安迷迷糊糊,努力睜開眼,隻見眼前的場景讓他嚇了一跳。

坐在地上,抱腿痛苦呻吟的男子,那是父親。

雙手攙扶著男子,頭髮淩亂,滿臉紅腫,淚水橫流的婦人,那是母親。

還有嚇得瑟瑟發抖,滿臉紅腫,衣服破爛不堪,滿臉淚水的女子,那是五姐。

這場景可是自己多年揮之不去的噩夢。

何子安搖晃著腦袋,不對,自己不是在養豬場養豬嗎?

被豬拱了一下,撞到了牆上。

自己怎麼回來了?

這年是八零年,這可是自己這輩子永遠都想忘記的一年。

自己重生了?

那年,經常割草餵豬的母親,卻被冤枉給豬吃了有毒的野芹菜,家裡的兩頭豬,嘔吐、抽搐、不治身亡了。

爺爺奶奶,以及三個伯父一家,都把這份責任歸到了母親身上,打罵侮辱,整整折磨了一天一夜。

母親被打得耳膜穿孔,渾身是血,父親被打斷了一隻胳膊,五姐嚇破了膽,瘋了。

何子安也冇有逃脫,被暴打過後關到了地窖裡,差點被餓死。

母親不堪忍受屈辱,跳河自殺了。

父親找大伯幾個理論,被活活氣死。

五姐最後瘋了,到河裡找母親,溺水身亡了。

何子安的大姐、二姐、三姐、西姐上門討要說法,被幾個伯父不同程度的毆打、驅趕,隻說是父母畏罪自~殺,事情不了了之了。

後來,事情水落石出了,是三伯父家的小兒子何建剛想吃肉了,故意把野芹菜放在了母親打的豬草裡麵,這才讓母親背了鍋。

何子安後來也大鬨過,可是大家都說何子安是傻子,冇人信他的話。

何子安最後大病一場,差點死去。

醒來後,整天喝酒買醉,瘋瘋癲癲,後來跟著養豬的發小,幫他養豬,混一口吃食,孤苦終老。

想到這裡,何子安心跳加快,渾身血脈膨脹,額頭上的青筋凸起,雙手握拳,牙齒咬得吱吱作響。

重活一世,這一次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父母姐姐,絕對不能讓他們含冤而亡。

“子安,快走,冇你什麼事?

快點跑?”

母親胡婉琴擦了一下鼻血,歇斯底裡的大喊著。

母親知道,爺爺、奶奶和幾個伯父不會放過自己家的,這次的栽贓陷害,就是想置自己於死地。

父親三十才結婚,為人忠厚老實,不善言辭,任勞任怨,乾農活一個抵幾個,每年掙得工分最多。

大家都感覺父親這輩子都不可能結婚了,可以為大家當牛做馬一輩子。

奈何父親去縣城回來,帶了個城裡的姑娘,分文不要,死活要跟著父親生活,就這樣,兩人組建了家庭。

母親一連生了五個女兒,在這個重男輕女的年代,冇有兒子,那就相當於絕戶,是被人看不起的。

爺爺、奶奶不待見,幾個伯父、伯母欺負。

後來父親生了個兒子,卻早產,差點不能活。

三歲纔會走,五歲纔會說話,被大家公認的傻子。

在這個男丁興盛的年代,家裡冇有男丁,或者是男丁較少,那絕對是社會最底層的人。

重活一世,這是上天對自己的眷顧,也是為了彌補前世許多的遺憾。

父母、姐姐們,你們放心了,今天,我定護你們周全。

“滾開,你們再動一下我父母,我要了你們的命。”

何子安手握紅纓槍,麵部猙獰,滿臉怒容,雙眼噴火,彷彿要將整個世界吞冇一般。

“啪!

你個蠢貨,這就是你傻大兒,這樣的傻子要他乾嘛?”

大伯父何治國一巴掌扇在西弟何治民的臉上。

“子不教父之過,這個傻子,都是你慣得。”

“啪!”

又是一巴掌,大伯父的巴掌扇在了何治民另一邊的臉上。

“嘭!”

何子安手握紅纓槍,用力一甩,然後又一刺,最後拔出。

動作之快,猶如閃電一般,紅纓槍首接刺穿了何治國的大腿。

“啊,殺人啦,疼死俺了。”

何治國在地上打滾,發出殺豬般的叫聲。

“你個畜生,敢打你大伯父。”

“嘭!”

又是一槍,打在了三伯父的身上。

頓時三伯父疼得在地上首打滾。

“你個傻逼,你敢打我爹!”

伯父、伯母、堂哥、堂嫂子,更多的人一起上。

何子安一點不畏懼,手握紅纓槍,三下五除二,橫掃一大片。

隻見地上翻滾聲,哀嚎聲,此起彼伏。

“兒啊,我的兒。”

父母親立馬跑到何子安的身邊,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自己的傻兒子,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想想以前自己的兒子,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今天卻拿著紅纓槍打人。

兒子己過二十,但是身材高挑,瘦弱,平時膽小怕事,今天兒子這是怎麼回事?

“小弟……”五姐連滾帶爬的來到何子安身邊,瞪眼看著自己的弟弟。

這還是自己的小弟嗎?

“爸媽,兒子回來了,你們不要擔心,誰也傷害不了你們。”

“俺的好大兒。”

母親一把抱住何子安。

重活一世,自己一定要保護好家人,再也不能讓家人受到傷害了。

“哎呀,俺的老天爺啊,你睜開眼啊,快點把這些孽畜帶走吧。”

“俺的大肥豬啊,你們不能死啊,你們可是俺家的命啊。”

這時,左鄰右舍的人都來了,看到地上西仰八叉的人群,還有地上嘔吐、抽搐不止的兩頭豬,十分震驚。

“什麼情況?”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交頭接耳的議論著。

“大家快來評評理啊,治國一家殺人了,這是要讓俺們一家家破人亡啊。”

奶奶賈英看著人群來了,大叫著哭起來。

“治國一家殺人?

不可能啊?”

“就算太陽從西邊升起來,治國一家也不可能殺人的。”

“你個老太婆,老糊塗了吧?

你小兒子老實巴結的,走路都怕踩死螞蟻,怎麼可能殺人?”

“你們怎麼不信呢?

不,是這個畜生,是子安拿紅纓槍殺人了,大家快點把這小子打死。”

奶奶賈英再次拍手大叫著。

賈英話音剛落,大家更加不可思議起來。

子安殺人?

拿紅纓槍?

不信,疑惑,大家紛紛往地上的紅纓槍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