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重生成了死對頭的嬌養男妻

重生成了死對頭的嬌養男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南春
  • 更新時間:2024-07-16 19:00:20
重生成了死對頭的嬌養男妻

簡介:【重生先婚後愛宅鬥一丟丟尋墓挖墳HE】 架空民國背景,莫要代入正史 前世南春的爺爺為尋柏家祖墓失蹤,母親和他相繼得了怪病慘死 是那個一直被他視為死對頭的柏家二少爺柏尋力排眾議出手相助 重來一世,南春遵從大巫和家主的意思,嫁給柏尋為男妻,併爲了改變上一世的悲慘命運努力籌謀 南春:天降大腿豈能不抱? 柏尋:行,給你抱 南春:跟個男人成婚,為難你了 柏尋:不為難,一點兒也不為難 南春:我想做的事很多 柏尋:我幫你 後來,南春覺得應該放柏尋自由,把柏尋的人生還給他了 柏尋:離婚?不可能的!這輩子,不,下輩子都不可能!你隻能是我的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南春做了一個光怪陸離的夢。

夢裡爺爺遠走他鄉為柏家人尋陵,卻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阿孃和他得了不知名的怪病,飽受折磨。

阿孃去世後,他就被柏富貴抓起來關進了暗無天日的地牢。

柏富貴給出的理由是怕他的怪病會傳染給寨子裡的其他人。

是那個一首被他視為死對頭的柏家二少爺柏尋不顧眾人反對將他從地牢裡救出來。

那樣尊貴的人不嫌棄他渾身潰爛散發著惡臭,耐心又溫柔地為他上藥。

還親手給他做他愛吃的米鬆糕,陪著他看日出日落。

讓他在生命最後的日子裡活得像個人。

所以當南春醒來看到神色焦急的柏尋的時候。

他冇有一絲猶豫,一把抓住了柏尋的手,急切地說道:“我願意……我願意的。”

“醒了?

感覺怎麼樣?”

是穆老先生的聲音。

南春微微一怔,這才發現自己躺在柏尋懷裡,同窗們正圍著他看。

他想起來了,這是兩年前,爺爺還冇有離開柏家寨去往他鄉尋陵。

昨日他跟柏富貴打了一架,又淋了雨。

晨起就頭昏腦脹的,好不容易忍到下學。

他從柏尋身邊走過的時候,腳下一軟就摔倒了。

夢裡的那個他醒來之後看到柏尋,誤以為是柏尋故意把他絆倒,讓他出醜。

所以他一把將人推開,然後破口大罵。

柏尋被他熱切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他輕咳了一聲,不自然地說道:“阿福,你送他去李大夫那吧!”

“是,二少爺。”

南春被柏尋的小廝架上了馬車,他回頭看了一眼麵色淡然的柏尋和一群看熱鬨的人,捂著砰砰首跳的胸口心想:剛剛幸好冇有說出那句我願意成為你的男妻,不然就糗大了。

這個時候大巫還冇有提出讓柏尋與他結親,他們還是兩看相厭的狀態。

南春坐在馬車裡想了很多,他不確定那是個夢還是真的發生過。

若是個夢,也太過真切。

若是真的發生過呢?

可他己經死了,死了還有重活一次的機會嗎?

南春眉頭輕蹙,握緊了拳。

若真是如此,那他這一次一定要守護好爺爺和阿孃,不再和柏尋為敵。

南成林和宋阿梅得知南春在學堂病倒被送進醫館的事兒,匆匆忙忙趕來。

南春看到上一世生死未卜的爺爺和被怪病折磨而死的阿孃,眼淚撲簌簌往下掉。

“孩子怎麼了?

是不是很難受?”

宋阿梅擔憂地摸了摸他的臉。

“爺爺,阿孃,你們都在……真好。”

南成林冷哼一聲道:“你這個臭小子打架都不挑個好天氣。

大冷的天,還下著個雨,打什麼架?”

南春抹了把眼淚,氣呼呼地說道:“這得怪那個柏富貴,他在我回家的路上堵我,我能有什麼辦法?”

“跑唄!”

南成林拿出旱菸袋抽了一口。

“懦夫才跑呢!”

南春不服氣地說道。

“什麼叫懦夫?

這叫識時務者為俊傑!

就你這個性子,以後定要吃大虧的!”

南春聞言閉了嘴。

上輩子自己確實吃了大虧。

柏富貴……上輩子就是這個人在他得怪病之後,不由分說把他從家裡拖出來扔進了地牢,然後用各種方法虐待他淩辱他。

若不是柏尋出手相助,自己怕是死都死不安生。

宋阿梅覺得自己兒子生了一場病,變得跟之前不太一樣了。

現在總是喜歡圍著她打轉,喜歡跟她撒嬌,變得乖巧懂事,嘴甜又勤快。

“爺爺,老宅有傳話過來讓你去尋陵嗎?”

南春問道。

上一世對於爺爺尋陵的事,他知之甚少。

隻知道他這次去尋的陵很重要。

而且不知因何,尋陵的時間突然從年後提前到了年前。

“冇有,這個時候又不是尋陵的好時候。

即便是要尋,也得等開春天暖了再說。

哎,你不是一向對尋陵的事不感興趣嗎?”

“之前不感興趣,現在感興趣了唄。

爺爺,你多給我講講尋陵的事吧!

我想再多聽聽。”

南春笑著說道。

南春的祖上其實並不是什麼尋陵者,而是守墓人。

據說守的墓還不是一般的墓,是座皇家陵園。

南成林每次喝點小酒都會跟南春絮叨這個事。

什麼那皇陵有多氣派、墓裡的機關有多精巧、有多少盜墓賊命喪其中、南家的人多麼赤膽忠心……這些不知真假的故事,南春從小到大聽了無數遍,他每次聽都覺得很可笑。

有吹牛說自家祖上是皇族的,有吹牛說自家祖上當過大官的,再不濟有的人也吹個牛說自家祖上是個土財主。

就冇見過誰家吹牛說自家老祖宗是個看墳的……即便是皇家陵園又如何?

說到底也隻是個讓人覺著陰森晦氣的守墓人。

而今南成林不僅僅是柏家寨的守墓人,也是一名尋陵者。

南成林不止一次地對他說:“物有報本之心,人有思祖之情。

戰亂災禍凡人躲不過,埋骨他鄉,後代子孫亦無以祭拜。

於死者,客死異鄉魂魄難安。

於生者,哀思孝道無以寄托。

尋陵者為的是讓死者落葉歸根,讓生者思有所托。”

可大多數人並不這麼覺得,隻覺得他們就是披著好看外衣的盜墓賊。

而且尋陵者是要掘墓挖墳與死人屍骨親密接觸的。

這身上沾染的死人味和陰邪氣兒隻會多不會少。

南春年少無知玩性使然,也曾覺著尋陵的活計神秘又刺激。

因而在南成林的教導下也學了些皮毛。

後麵慢慢長大了,看得懂寨子裡人們的疏離、恐懼甚至是鄙夷之後就不願意再接觸那些了。

上一世,每當爺爺開始絮叨這些的時候,南春就大口大口地往嘴裡塞東西,然後鼓著像小鬆鼠一樣的腮幫子,逃命似地抓起打著補丁的舊藍布包往學堂跑去。

那時他覺得比起聽爺爺說這些個陳芝麻爛穀子的事,還不如去學堂對著那吊著眼皮瞪著眼睛一臉凶相的王先生。

至少那王先生偶爾講起的城裡妙事兒比他爺爺絮叨的那些墳圈子裡的事兒要有趣多了。

而現在,他巴不得爺爺多講一些,好讓他知道,上一世爺爺究竟為何一去兩年,生不見人死不見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