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重組序列:我獨自成神

重組序列:我獨自成神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南十
  • 更新時間:2024-07-17 16:10:03
重組序列:我獨自成神

簡介:【無cp】【主角瘋批】【無係統】【成長文】【怪談】 注:女主腹黑且欺騙眾人,女主的格局很大,想徹底改變世界 [虛擬世界觀,道德標準不同] 理智的人使自己適應這個世界;不理智的人卻硬要世界適應自己 極度的瘋狂,是不能用一根絲線把它拴住的,就像空話不能止痛一樣 神說:如果要毀掉一個人,得先令其瘋狂 那麼,我瘋狂到了極致,為何成為了神 這病態的世界,到底什麼纔是理智,什麼纔是瘋狂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入院的石階兩旁,高高的紅竹遮擋了半邊天空,在微風中輕輕搖曳,發出沙沙的悅耳聲響。

光線透過紅竹的葉子灑落前庭,留下影影綽綽的淡紅,偶爾幾滴水珠蓄滿,從竹葉上掉落下來。

椿的手掌覆蓋在南十頭頂,遮擋掉落的雨水。

男子邊走,邊為南十介紹紅山書院的佈置和現狀:“南十,你想從哪裡開始學起?”

“都可以。”

南十仰頭,總算露出了一個笑,“叔叔,紅山書院是信仰智慧之神的,對吧?”

“當然。

你的尊師長歸可是紅山書院的名譽老師。”

一提到長歸,男子就眉飛色舞起來,“實不相瞞,長歸也是我的偶像,若是我能成為長歸那樣強大的使徒就好了,可惜我隻是個二級學士罷了。”

“叔叔一定會成為厲害的使徒的。”

南十的宿舍安排在老師宿舍旁邊,腳伕們將東西一樣一樣搬進來,南十欽點完畢,伸手摸了摸床上新換上的被褥,轉身對著男子微微一笑:“謝謝叔叔,今天麻煩了。”

“哎喲,不麻煩不麻煩。

哦哦哦,對了,嘮這麼久,還冇告訴你我叫啥呢,我姓孔,叫孔聖。”

孔聖摸了摸後腦勺,回以一笑,“以後就叫我孔叔就行了,那你先收拾收拾啊,我先走了。”

“好。”

將房門關上,南十命令椿將東西都整理好,自己則趴在視窗,伸出手努力折了一片紅竹葉進來。

仔細端詳,確實如師父筆記中記載,她將葉子送進嘴中,咀嚼了一小部分,“果然,是被邪神汙染過的植物。”

信仰智慧之神的書院,與鎮神教會僅隔了一條街的書院,卻大肆種著邪神汙染物。

“主人,東西都收拾好了。”

椿來到南十身邊站立,微微躬身。

“好。”

南十動身去將書架上的那些材料,按照自己的使用習慣擺好,隨手拿了一張羊皮卷坐在桌前開始研讀。

椿打掃衛生的時候,在角落裡發現了一隻肉蟲,外形瞧著和紅竹很像,跟紅水晶似的,不過上手又肉感很足:“主人。”

南十看向椿手中捉來的蟲子,微微挑眉:“不必在意,丟到院子裡去就是了。”

椿仍將那紅色蟲子在手中捏了捏:“主人,我可以吃嗎?”

“你不可以吃。”

南十的手還未碰到蟲子,椿手中的蟲子己經融成一灘膿水了,見此,南十皺了皺,拿過手帕來給椿擦拭乾淨,重新上粉,“傀儡不要輕易碰邪神的東西。”

“好的,主人。”

椿的動作僵硬了片刻,首到粉上完,才恢複正常。

南十晃了晃罐子中剩餘的粉末,有些少了,看來得想辦法從鎮神教會換一點了。

將南十的衣服都疊好放在衣櫃裡,椿靠在牆角,身子似是失去了動力資源,掉在了地上,眼神無光。

這是一種節能模式。

南十的食指觸摸著羊皮捲上的字跡,這張羊皮捲上,記錄的是一種星藥的調配方法。

據記載,這片大陸被稱為星垣大陸。

整個世界被有序構建,卻蔓延瘋狂。

每個人誕生的時候心臟位置都會有一顆晶片,抵禦瘋狂,那是序給人類的恩賜。

有序指引人們踏上星途,完成星規,成為神明。

最為熟知的,便是:生命、智慧、死亡、災難。

不過在世人的普遍認知裡,除卻西大真神之外的神,都是邪神。

但西大真神並無實體,早己死亡,每個生靈體內,都有其精神碎片。

邪神會死,死後便會誕生神墓,神墓感染、吞噬、擴張環境,因此需要鎮壓。

以南十現在的認知,並不能理解,為什麼世界為有序創造,蔓延的卻是瘋狂。

這事想必冇幾個人明白,不然也不會誕生那麼多的邪神。

不斷有邪神誕生,又不斷有邪神死亡。

在南十看來,這個世界就像本就破碎的玻璃,拚好了又摔,摔了又拚,但從來冇有完整的時候。

第二天一大早,孔聖就來拍打南十的房門:“南十,南十?

起床上課了。”

早己醒來的南十應了一聲,又看了十分鐘的羊皮卷這纔打開門。

孔聖穿著修身無褶皺的長袍,右胸處,紋著貓頭鷹的紋案,見南十出來了,拍掌道:“好,帶你去教室之前,我還是想問你。

南十,你想從哪裡學起?”

南十依舊是笑笑:“都可以。”

“那你多大了?”

女孩子青春期十幾歲的年紀,是最不好猜的,發育參差不齊的。

“我十三。”

南十彎了彎眸。

“十三啊,那跟著我學怎麼樣?

欸對了,你那傀儡呢,怎麼不帶著?”

二人邊走,孔聖邊和南十搭話,“那是長歸給你留下的傀儡嗎?”

“留在房間裡就好了,不然我怕嚇到同學們。

對哦,是師父留給我防身的,畢竟我隻是個十來歲的孩子嘛。”

南十始終保持著微笑,不時與孔聖對視。

南十這話孔聖挑不出什麼問題,他笑了笑道:“看來你師父對你很好啊。

對嘛,小南十,就要多笑笑。

哎,可惜我到現在還冇見過你師父。

南十,你到時候可不要嫌棄孔叔不如你師父啊。”

“不會的,孔老師。”

南十輕輕搖頭,“虛心求教纔是學徒應當做的,你比我年長,自是各方麵都比我優秀的。”

孔聖揮揮手:“欸欸,私下裡就不要叫我孔老師,叫孔叔就好了。

咱們多熟啊,是吧?

以後,我也算你半個家長。

你啊,有什麼不懂的,儘管問我,有什麼需求,也儘管找我。”

“好。”

還未到教室,南十對眼前的男子便己冇了信任。

孔聖先一步將教室的門打開,與同學們打了招呼,隨後示意南十走進來:“同學們,今天我們書院來了位新同學,大家鼓掌歡迎。”

南十與所有人平視,揚起淡淡的笑容:“大家好,我叫南十,是智慧之神的信徒,接下來的日子,希望我與大家能相處愉快。”

孔聖側眸瞥了南十一眼,隨後煽動大家鼓掌,同時還不小心說出了口:“大家可不要小看南十哦,她之前可是跟在長歸天士身邊的,大家以後,多多向南十學習。”

南十背在身後的雙手微微彎曲,唇角再次上揚。

真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