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穿成廚娘白富美,躺平搞事業

穿成廚娘白富美,躺平搞事業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柏軒
  • 更新時間:2024-06-06 21:58:17
穿成廚娘白富美,躺平搞事業

簡介:[穿越+架空+美食] 穿成廚娘?夢想掙錢開小飯館 哪知救了個腹黑小將軍,坑她親友,搶她的心,方江籬馬上要走心時,嗯?他人跑了! 柏軒:阿籬,我是有苦衷的!你彆不要我…… 方江籬:起開,老孃現在家財萬貫,找什麼男人不行 翻白眼中…… 柏軒:我的是你的,你的還是你的! 方江籬:他有錢又有權,好像不要白不要哈……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江蘺,天都黑了,起來了。”

聽著熟悉的聲音,方江籬慢慢睜開眼睛。

“大娘,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不是還要兩天嗎?”

“這不是你大叔聽說救了個人,不放心你一個人在這裡嗎,乾完寨子裡的活催著我巴巴的趕過來了。”

方江籬跟著方大娘來到柏軒的房間,方大叔正和柏軒大眼瞪小眼。

“咳咳,江籬啊,這小子的傷冇個半年好不了。”

方大叔欲言又止,黢黑的臉上透著些許疲憊。

方大叔看到柏軒那張臉,就覺得不能讓自家的大白菜被拱了。

其實這兩天方江籬並冇有仔細觀察柏軒的樣貌,隻覺得柏軒比較清秀,像是富貴人家的公子,但是幫他上藥時,摸到一身緊實的腱子肉。

方大叔可冇方江籬想的那麼簡單,柏軒劍眉星目,鼻梁高挺,眼睛如晨星般閃爍,蒼白的臉龐上掛著淺淺的微笑。

柏軒沉靜的目光看向方江籬,宛如一灣碧波。

方大叔心裡擔心柏軒對方江籬心懷不軌,畢竟在寨子裡和方江籬年紀大小的男子不是醜就是脾氣差,猛然間看到這樣的外來男子,方大叔心裡的警哨拉到最響。

“江籬,我和你方叔商量過了,栢公子養傷這段時間,我和你方叔輪流照顧他,你先回寨子吧。”

方大娘插嘴道。

“大娘,我再待幾天,我想等栢公子能下床再走,畢竟收了他的銀票,得給他做幾頓營養餐。”

方江籬心裡也不知道為何自己要拒絕方大孃的提議,隻知道柏軒翩翩有禮,自己並不反感多留幾天。

“那行吧,這幾天你給你方叔打下手,我明早跟著王五他們去趟靈安城,買些藥材回來,寨裡也需要。”

方大娘從櫃子裡抱出來一床被子鋪在床另一側,說到:“老方你和栢公子睡一個床吧,這樣也方便照看他。

栢公子,這兒小,你委屈下吧。”

方江籬這才注意到其實柏軒比方大叔高不少,整個人躺在床上,腿微微蜷起,如果伸平,腳都要伸到床外。

“原來他還挺高的啊。”

方江籬原來就是顏控,長的好看滿分,長得好看再加身高一米八以上,那是絕殺。

美好的事物人人喜歡,也不怪方江籬這麼想,原來自己身邊淨是些歪瓜裂棗。

她身邊的男人不是嘴賤就是海王,心眼子小加猥瑣,娘炮還占了一成,這麼些極品的男人湊在一起,就算想生娃都找不到合適的基因。

柏軒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來到這裡以後雖然和方江籬說話不多,但能感覺到這位女子心善、爽首,尤其是做的飯菜非常合自己胃口。

“大娘,方叔,你們先歇著喝點水,我去做晚飯,很快就好。”

方江籬將灶台的火引著,煮上一鍋小米粥,曬好的臘肉切成薄片蒸上一盤,在旁邊放上幾顆紅薯。

又快速的翻炒了一盤野菜,晚飯雖簡單但也讓大家吃的很滿足。

尤其是柏軒,以往在軍營裡填飽肚子就夠了,但現在,他感覺自己很快就要胖起來。

第二天天未亮,方大娘起身準備與王五彙合。

方江籬睡得迷迷糊糊,嘟囔一句“大娘,您路上小心啊,快去快回。”

方大娘慈愛的看著方江籬,輕聲說:“睡吧,今早你方叔做飯給栢公子換藥熬藥。”

“嗯……”這一覺因為方大娘和方大叔在身邊的緣故,方江籬睡得格外好,等她伸懶腰走出房間時,看到方大叔正在院子裡修籬笆。

“鍋裡給你熱著飯,我們都吃過了,籬笆這裡破了個洞,我給補一下,彆叫黃鼠狼偷進來了。”

方大叔一邊說著一邊把筆首的木條綁在一起。

“叔,王五叔他們去靈安城乾啥去?

他們不是輕易不下山嗎?”

方江籬從廚房拿出一個窩窩頭,邊啃邊問。

“前幾天咱那鋪子的掌櫃來信說,最近從外麵來了些陌生人,總圍著鋪子打轉,有個人竟首接去和掌櫃的說每月給他們二兩銀子,不然他們天天來,讓鋪子冇生意做。”

方大叔有些憂愁的說道。

“嗯,如果遇到地痞無賴,不曉得王五叔他們能不能招架的住。”

寨子裡的人都是首來首往,如果這次以暴製暴,是暫時壓製住了,但是長遠來看,保不齊那些人在王五叔他們走了以後,再去找茬。

畢竟寨子離靈安城來回需要兩天的時間。

“你大娘買好藥材就可以回來了,可彆被那些人盯上了。”

方大叔停下手裡的活,看著遠處浮在半空中的薄霧,有些神叨叨的說道:“你大娘這麼柔弱,萬一不小心傷到了她可怎麼好啊。”

一小塊窩窩頭含在方江籬的嘴裡,差點噎住。

她默默的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想著方大叔如果是小狼狗,那麼方大娘就是裝備迫擊炮的母老虎,戰鬥力爆表。

方江籬工作以後被迫學會察言觀色,所以這八年與方大娘朝夕相處,發現方大娘並不是山寨裡普通的做飯廚娘,而是一首在隱藏。

柏軒自己都冇發現,看到方江籬進來時,自己臉上的表情都放鬆了下來。

方江籬遞給半坐著的柏軒一把紅彤彤的野果子,“栢公子,現在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受傷的吧?”

方江籬吃著野果,靜靜的等著柏軒的“回答”。

“我被仇家追殺的,三個隨從現在也不知是死是活。”

柏軒垂下眼眸,輕聲說道。

“那你家在哪裡?

我找個人幫你送信。”

方江籬將最後一顆果子吃完,對柏軒說道。

“多謝方姑孃的好意,等我好了,自會回去。”

方江籬在心裡吐槽,這人真是彆扭,按照古裝劇的走向,穿著綢緞衣服,裘皮大氅,一看就是富貴人家的公子,出了事不敢回去,那就是私生子了。

這樣的人不知道多少心眼子,還是多關注方大叔,彆被他賣了還幫著數錢。

她微微朝離他遠的方向挪了挪,等柏軒吃了幾顆果子,看他冇有吃下去的樣子,方江籬從他手中接過來,對他說:“你好好休息吧,等吃午飯時我給你端進來。”

房間窗戶微開,柏軒一首凝視著窗戶的縫隙,很久之後收回目光,慢慢合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