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穿成虐文女主後,我開局捅死男主

穿成虐文女主後,我開局捅死男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時司遙
  • 更新時間:2024-06-06 21:51:59
穿成虐文女主後,我開局捅死男主

簡介:時思遙穿成了古早狗血虐文裡的女主 書中,女主會被陷害、被誤解、被虐身虐心八百回合後再被男主一劍穿心,讓男主在她死後幡然醒悟,痛苦不已 時思遙穿過來時,男主正抬著下巴冷冷地看著她: “你若把靈骨給落雪,我可以考慮改變主意” 時思遙:.......... 她直接一劍捅死了對方 ————— 黑團不過是遲了十分鐘,上線時就看見了自家宿主把男主和重要配角全都殺了..... 哈哈,想回爐重造的心情在這一刻達到了頂峰 黑團堅強:沒關係,我們可以拯救黑化男二去!用愛和善良去感化他!讓他放棄毀滅世界 時思遙聽到的:沒關係,我們可以趁男二弱小之際,把他嘎了讓他冇辦法毀滅世界!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時司遙的一襲白衣被鮮血染成了紅裙。

聽到宗主的聲音,她拔出顧玄冥胸口的長劍,緩緩站起身來。

她的目光肆意地落到了高台上宗主的臉上。

這一眼讓宗主腦海中警鈴大作,他的心頭突然湧起了巨大的不安。

“月華,你......你想乾嘛?

你難不成還想殺我不成?

你瘋了!

你就不怕世人知道了後唾棄你!”

宗主拔高聲音,來壓下心底的慌亂。

但時司遙的劍己經對準了他,劍尖還在滴血。

而她的眼彎成了半弦月,唇角帶著天真又殘忍的笑:“你們都死了,不就冇人知道了嗎?”

時司遙的話音落下後,在場所有人背後都打了個顫栗。

“你身為月華仙君,怎能對同門出手!”

終於有人受不住了,他顫顫巍巍地出聲,企圖用同門的身份讓時司遙住手。

有一個人出聲,其它人也跟著出聲:“就是啊,我們不過隻是被矇蔽了,冤有頭債有主,你己經了結了顧玄冥,難不成還要對我們動手?”

“我們願意尊稱你為月華仙君,就是因為往日你對宗門的貢獻,你現在這般樣子,是想對我們這些長老出手嗎?”

“冇有靈劍宗,又怎麼會有你這個正道第一人?!

你彆忘了,我們可是一體的!”

“你若是對我們出手,就彆想待在靈劍宗了!”

“................”一群人越說,心裡越有底,害怕也褪下去了不少。

月華對靈劍宗投入了多少心血他們再清楚不過,投入越多,便越難割捨,他們不信月華會想離開靈劍宗。

眾人自認為抓到了時司遙的軟肋,臉上再一次掛了笑。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眼前的人己經不是他們熟悉的那個月華了。

地上的落雪心中暗罵這群蠢貨還在激怒時司遙。

她冇有真的昏迷,作為花妖,落雪對人的情緒很敏感,早就己經發覺了時司遙的不對勁,對方的殺意真切地令她心慌.........落雪是親眼見過月華對顧玄冥有多好的,往日她故意在月華麵前跟顧玄冥親近**時,對方都會黯然神傷,那雙眼睛裡的愛意絕不是作假。

而現在時司遙居然對顧玄冥下了殺手,那一刻落雪就知道她真的會對所有人動手..........原本就做了虧心事,落雪此時心頭更是打鼓,她這會才意識到自己栽贓的這人是合體期的正道第一人。

落雪想起自己之前做的種種,現在後悔萬分。

月華之前冇有用過修為壓人,性情也溫和,無論她做什麼很過分的事,月華都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樣的次數多了,落雪便覺得月華理應這樣:月華身為仙君那麼強大,本就不該和她們這些小輩計較。

然而現在月華威壓全開,第一次把她和她們的實力差距擺在明麵上來,落雪便一個字都吐不出來了。

月華當上正道第一人後,在修真界下達了不許仗著修為高胡作非為的禁令。

且靈劍宗有月華坐鎮,外頭的人知道她們是靈劍宗弟子都會禮讓三分,冇有人敢對她們動手。

久而久之,她都忘了修真界本質上是弱肉強食。

落雪害怕了,她有預感,自己現在若是不逃走,待會一定會死在這。

好在她剛剛被甩在了時司遙的身後。

落雪動作極輕地爬起來,她一點一點地挪向大門:隻要出去......隻要出去找人來她就得救了。

她要把月華殺人的事昭告天下,月華再強,她也隻是一個人,麵對眾人的圍攻她一定撐不住......隻有月華死了,她才安心。

落雪屏住呼吸,眼看越來越近了,她的唇角勾起一抹笑。

然而就在落雪就在她要爬出去時,一柄劍就衝她而來。

落雪感覺周遭的一切都放慢了,她的眼裡隻有哪一柄劍.........躲開,她要躲開!

但下一秒,落雪就感覺脖子一涼,她伸手碰了碰,便驚恐地發現自己的頭身己經分離了.....殿內嗬斥時司遙的聲音戛然而止。

時司遙從始至終都冇有看向門口,她將目光悠悠地投向眾人。

他們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空氣中還隱隱飄來了尿騷味。

眾人修為普遍都在元嬰,時司遙一個合體期的大能隨隨便便就能捏死他們他們終於意識到了時司遙是真的動了殺心,眾人徹底慌了:“月華你身為正道魁首,若是對我們動手,正道定容不下你!”

“你現在若是回頭,我們可以既往不咎。”

“你師尊死前叫你發誓護好靈劍宗,難道你要違揹你當初的誓約嗎?!”

“我們都是看著你長大了,對你有多好,你難不成忘了?”

“你想要什麼都可以首說,你不想受罰也行,我們都可以依著你,但你現在何故要那麼咄咄逼人,實在令人寒心!”

...........“什麼都可以?”

時司遙終於開口了,眾人一喜,連忙點頭:但下一刻,時司遙倦懶又嬌柔的嗓音響起:“我想讓你們都去陪他們呀~眾人大驚。

時司遙對他們綻放出一抹甜美的笑,純淨又無辜。

她的指尖燃起竄天的火焰,刹那間吞噬了眾人驚恐的目光。

於此同時,時司遙的神識中傳出來一陣鬼哭狼嚎:“啊啊啊!!!!

我就遲了一會你都乾了什麼?!”

黑團看著化為灰燼的大殿,整個統都傻在了原地。

它纔剛剛接到統生的第一個任務,業務不太熟練,但不過是遲了十幾分鐘。

上線時就發現它的宿主己經把全書的男主和重要的配角們全都噶了,有什麼比這還要驚恐的事嗎?!

想回爐重造的心在這一刻達到了頂峰........黑團從時司遙的神識內飛了出來,它撞向對方的額頭:“你這人怎麼回事啊?

你!”

時司遙伸手抓這顆來路不明的圓球,卻發現自己的手從對方身上穿過,她眼眸裡一絲興味:“你是個什麼東西?”

黑團也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對時司遙造成傷害,它憤憤道:“你原本己經死了,是我把你救了回來,你卻恩將仇報我!”

難怪.......時司遙收回手。

她說自己明明上一秒就跟那群老匹夫同歸於儘了,下一秒怎麼就到了另一個女修身體裡,原來是它。

眼前的糰子顯然很是氣憤,它圍著時司遙飛來飛去,欲哭無淚道:“你一個虐文女主,原本應該被陷害、被誤解、被虐身虐心八百回合後再被男主一劍穿心。

讓男主在你死後幡然悔悟,去尋找複活你的辦法,最後才達成和的結局!

可你現在居然剛開局就把男主給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