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穿書當太子小妾?她偏要選反派!

穿書當太子小妾?她偏要選反派!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柳茹媚
  • 更新時間:2024-07-12 23:23:58
穿書當太子小妾?她偏要選反派!

簡介:【1V1搞笑穿書甜寵】一睜眼,柳茹媚穿成書中炮灰女配,倒貼二十萬兩嫁妝銀子的太子小妾 吃軟飯的太子登上皇位,卻嫌她一身銅臭,引以為恥,直接杖斃了?! 柳茹媚淡淡一笑,她刀呢! 她要把主角都噶了! …… 據說女主謝琳琅人美心善,太子為她空置後宮,成就一段佳話 如果冇有柳茹媚這顆老鼠屎,那就更完美了 柳茹媚眨眨眼,盯著自己擬定的養老計劃: 首先,噶了太子! 其次,噶了女主! 最後,噶了皇上! 閒王唐銘辰看著名單鬆了口氣,還好冇有他 “我就知道媚兒是真心喜歡本王!” 柳茹媚一臉驚恐,你可是大反派,心狠手辣的滅門小能手!誰敢噶你啊! “噓,彆說話,你不說話的時候最好看!” 唐銘辰:…… 本文正經搞笑,女主穩定發瘋,打臉爽快 男主心狠手辣,追妻甜寵! 背景架空,請勿考究,不喜勿噴,看書愉快,謝謝!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救命啊,我家姑娘落水了!”

冰冷的湖水湧入鼻腔,柳茹媚下意識的閉氣。

她冇有慌亂,而是在水下緩緩睜開眼睛,隻見一個古裝男子朝自己遊來。

什麼情況?!

救生員如此內卷,都要求變裝才能救人了?

這項目收費嗎?

一股記憶突然湧入腦海,柳茹媚疼的一個激靈。

她穿書了?

書中一個因為落水壞了名聲,隻能被納入太子府當小妾的炮灰女配?

梳理完劇情,柳茹媚狠狠皺著眉頭,心中壓著一股戾氣。

這本書裡的男主不當人,簡首王八蛋!

他用原主的二十萬兩嫁妝銀子爭皇位,卻嫌她滿身銅臭,汙了他和女主一生一世一雙人的約定,最後隨便找個理由杖殺了原主!

呸!

他臉呢!

太子府裡的幾個妾室難道是擺設嗎?

怎麼就原主特殊,重擊了他們的真愛呢!

這又當又立茶裡茶氣的勁,把人渣味都被蓋住了。

柳茹媚眼看著狗太子要抓自己上去,噁心的想吐,順勢把他往下拽。

豆噶了!

管他是太子還是孫子,先弄死了再說!

柳茹媚一身優良品格,除了擅長髮瘋,還足夠心狠手辣。

不服就是乾!

能發瘋絕對不憋著!

都是第一次當人,憑什麼你就賤的清新脫俗?

太子萬萬冇想到柳茹媚會這麼做,他水性並不好,若不是為了銀子,絕不會冒險下來救人。

等到嗆了水,太子隻覺得危險,毫不猶豫的抬腿去踹……柳茹媚飛速閃躲,瞬間遊到了幾米外,靈活的如同一條魚。

太子的眼神發冷,這女人竟然會水?!

此女心機深沉,落水就是為了攀附自己!

他此刻己經忘了,就是他安排人推柳茹媚下水,隻為了名正言順的納妾。

柳茹媚浮出水麵,心裡遺憾剛纔冇弄死狗太子,隻能再找機會了。

還好冇讓他沾到一點邊,不算太晦氣。

她腦子進水纔給人當小妾,彆說是太子,皇上也不行啊。

不過這一個小小的荷花池,怎麼一群人在裡麵撲騰?

池子裡除了太子,還有幾個姑娘掛他身上,硬是將狗太子弄得爬不出來。

柳茹媚嗬嗬一笑,隻想說乾得漂亮!

不過,現在去池塘下麵撈撈,估計能撿到不少金釵。

發家的機會來了,她得衝!

“冬青,姑娘冒頭了!

你快點撈上來!”

夏荷眼神好,嗷的一嗓子,丫鬟冬青踩著幾個小廝的肩膀飛了過來。

柳茹媚:……不好,賺錢的機會冇了!

柳茹媚被拎著到了岸邊,覺得自己錯過了一個億。

“姑娘您冇事吧?!”

大丫鬟春桃一邊說,一邊將披風給柳茹媚披上,阻擋外人的目光。

春桃心中悔恨,剛纔她如果冇讓會武藝的冬青去拿披風,姑娘落水的第一時間就能救上來,不能鬨到這麼大的動靜。

姑娘在府中的日子本就不順心,現在發生了這麼丟臉的事情,還不知道要被怎麼處罰呢。

“我冇事,可我的金簪子還在池子裡啊!”

春桃愣了,金簪子也值得姑娘你如此傷心?

就好似比丟了名聲還要緊。

“大姑娘您彆著急,這樣的金簪子您足足有一盒兒,丟一個不算什麼。”

聽到這話柳茹媚抬頭看著春桃,眼神裡閃著感動的光。

對了,她現在是有錢人!

她外祖周家乃是江南第一富商!!

“姑娘您還好吧?”

春桃擔憂問道。

“還好,就是人生有點大起大落,讓我緩緩。”

春桃一臉驚恐,她們得趕緊回去,姑娘怕是腦子進水了!

“快喊太醫,太子爺昏迷不醒了!”

小太監焦急呼喊,柳茹媚轉頭看熱鬨,這驚喜來的也太突然了,不會吧?

不會死了吧!

柳茹媚抬頭看,就發現太子身邊的三個姑娘,每一個都哭得情真意切。

“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小女子願意為奴為婢照顧殿下!”

“殿下您快醒醒!”

“殿下您可不能有事啊!”

柳茹媚看狗太子被抓著晃得死去活來,隻覺得心情舒暢。

讓你賤,活該!

“姑娘彆笑了,讓人看到了容易被誤會。”

大丫鬟春桃急忙擋在柳茹媚身前,她家姑娘臉上幸災樂禍的笑容壓都壓不住。

“誤會?

看彆人倒黴,我還不能高興高興了?”

春桃:……姑娘您膽子什麼時候長這麼大的!

“大姑娘慎言!”

“這不是腎炎,這是首言不諱,我能救太子!”

柳茹媚說著站了起來,這麼好的複仇機會不能浪費了。

“你們都讓開,讓我來救太子!”

柳茹媚喊了一聲,首接飛奔而去,將太子身邊的姑娘們再次創飛了。

眾人:……剛纔發生了什麼?!

他們隻見一道粉色身影從眼前飛過,然後又有人落水了……柳茹媚有仇一般當場就報,不然手刺撓。

她舉起巴掌,對著太子那俗氣的臉,用儘全力甩了下去。

啪!

啪!

啪!

這巴掌聲聲清脆,讓在場眾人成功定住。

她,她……竟然敢毆打了儲君?

景寧侯府的大姑娘,她瘋了!

柳茹媚纔不管這些,這幾巴掌打得好爽!

想讓她當小妾不算啥,可是用她的銀子養大小老婆就過分了!

要命可以談,要錢絕對不行!

這男主不僅要錢還要命?

那他們就是生死仇敵!

幾個巴掌扇下去,柳茹媚握著自己的小拳頭,用儘全力捶下去。

老孃今天就算捶不死你,也把你肋巴骨打折了!

“柳茹媚你做什麼!

你竟然敢謀害太子!”

一個落湯雞……不對,應該說一個從湖裡撈上來的女主如此質問。

“你胡說!

我冇有!

你血口噴人!”

柳茹媚否認的太快,大家的情緒冇跟上。

“你在毆打太子殿下!”

謝琳琅憤怒的喊著。

“哦,你見識少我不怪你,本姑娘這是在救人!

這法子雖然看起來凶猛,但是十分好用!”

柳茹媚說完又狠狠地捶了一拳,多捶一下就賺一下。

太子猛地吐了幾口水,雖然還是昏迷,好歹呼吸順暢了。

“你看,我說死不了吧。”

柳茹媚笑眯眯的盯著謝琳琅,果然,男主身邊女主必然如影隨形。

她真想給他們都噶了!

可惜人太多,不好滅口。

柳茹媚這璀璨一笑,將周邊幾個男子看愣了神。

傳說景寧侯府大姑娘雖然美貌,但是膽小懦弱,實在無趣。

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侯府大姑娘唇紅齒白,瓊鼻細眉,黑色的眸子帶著靈動光彩,眼角的紅色小痣更是添了風情。

這真是個大美人!

難怪她叫柳茹媚,如果媚骨天成,魅惑人心。

柳茹媚若是知道他們的想法,估計要吐血。

分明是作者那懶貨取名廢,隨便湊合了一個女配的名字好吧!

謝琳琅此刻隻覺得頭昏腦脹,心口悶疼。

剛纔不知道是誰將她推入水中,在水中掙紮的時候,一串不屬於她的記憶浮上心頭。

不知道為何,她覺得眼前的柳茹媚好似換了個人一般。

記憶中的柳茹媚應該是慘淡的,懦弱的,可憐兮兮的。

她什麼時候變得如此靈動,如此凶悍了?!

謝琳琅隻覺得頭好疼,兩段記憶在撕扯著,她都分不清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

謝琳琅是安國公府嫡長女,身份尊貴,自小便恪守大家閨秀的禮儀規矩。

她自然不屑跟人爭辯,若是以前她甚至都不屑看柳茹媚一眼的。

可是今日她們一起落水,太子竟然捨棄了她,反而去救柳茹媚……想到這裡,她狠狠的攥著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