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穿書惡毒女配,她不乾了

穿書惡毒女配,她不乾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葉惜時
  • 更新時間:2024-07-16 03:00:51
穿書惡毒女配,她不乾了

簡介:(無CP劍修天才流微群像) 996打工人葉惜時好不容易找到個朝九晚六的工作,卻一睜眼穿成了男頻文裡的惡毒女配 還是那種最惡毒的,從開局蹦到結尾的 “係統已綁定,當前怨氣值為100,降到10以下便可回家,請宿主好好努力哦” “納尼!怨氣消除係統?” “震驚!隻有輔助功能” 葉惜時:我這一生積德行善,終是落了個倒黴下場,既來之則安之,惡毒女配她不乾了! 且看少女惜時橫跨異世,鑄成修仙大道 “天命所歸!” 一劍斬蒼穹,問心無愧,無情大道,亦為有情,浩瀚滄海,任我徜徉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葉惜時緩緩睜開雙眸,扭頭望向身後。

隻見一白衣女子容貌傾城,約莫十六七歲。

身後還站著兩個十二三歲的孩童,正笑眯眯地看著她。

她趕忙起身,抱拳相迎,笑道:“陸師姐好,久聞師姐大名,今日一見,果真是傾國傾城,道骨仙風。”

陸清靈爽朗一笑,用骨節分明的手指勾了勾葉惜時的鼻尖,回道:“你這丫頭舌燦金蓮,真是調皮得很,我正打算去竹影穀找你呢。”

“找我?

是有什麼事嗎?”

葉惜時登時瞳孔微縮,作出震驚的樣子。

陸清靈莞爾一笑,拉住葉惜時的手講解了一番。

原來是青竹門三位長老忙於練器、打怪、佈置陣法賺錢養宗門,時間萬分緊張。

所以平時親傳弟子的教習任務也就落到了幾位師兄師姐身上。

他們每月更換一次,這個月正好輪到陸清靈,陸清靈本人也十分樂於教習弟子,有時候幾個月都被她全包了。

甚至不限內外門之分,每天早上都會在中央廣場上傳授獨門心法,供弟子們學習悟道。

其他親傳感恩她的付出,紛紛要將得來的靈石、法器等物件贈送給她,陸清靈通通拒絕,在她看來,青竹門的複興大業比什麼都重要。

陸清靈鬆開葉惜時的手,轉身將身旁的一男一女拉到葉惜時麵前,說道:“這是景知雨,火靈根,我們玉衡峰新收的小師妹。”

景知雨對著葉惜時眨眨眼,旋即拉住葉惜時的小手,道:“以後我們就是同伴啦,惜時。

你可以叫我小雨。”

“小雨你好,以後你叫我小時就好。”

“好的,小時。”

兩個女孩一對視便樂咯咯的笑起來,尷尬的氣氛瞬間變得輕快萬分。

陸清靈見二人很快熟絡,懸著的心也放下了,她又指了指身旁的黑衣男童。

“這是墨玉生,水靈根,天樞峰三長老新收的二弟子。”

墨玉生注視著葉惜時,微微一笑。

葉惜時也禮貌迴應,點了點頭。

正午時分,三人跟著陸清靈用完餐後,便去靈泉崖上拜見掌門。

靈泉崖位於青竹門西北側。

此時,崖頂的一縷泉水正從高空首首淌下,落到泉底的鵝卵石上,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陸清靈掏出法器飛舟,馱著眾人飛向崖頂。

一到崖頂,古風古色的建築便映入眼簾,白霧環繞西周,看著是仙氣飄飄,福至心靈。

門口一隻黑白相間的仙鶴輕輕抬眸,扇起仙羽長翅,捲起一陣冷風,鄙夷地看向眾人。

陸清靈見狀,連忙開口道:“驚擾仙鶴大人實屬無奈之舉,今日掌門傳話於我,要見這三位新收的親傳弟子。”

仙鶴聞言垂眸,起身飛到最高的樓頂,鶴鳴一聲,靜心舒骨。

葉惜時平靜地注視著翱翔於空的仙鶴,想要快點學會禦劍飛行。

到時候定要比這仙鶴飛的更高更快。

“仙鶴大人怎麼這樣啊?”

景知雨一臉不解,朝著陸清靈問道。

陸清靈莞爾一笑,目光掃過眾人,回道:“你們不要害怕,仙鶴大人嗜睡,今日來得唐突,故有些起床氣,平時都是很友善的。”

“哦,原來是這樣啊。”

景知雨停止發問,朝著墨玉生笑了笑。

墨玉生無奈地搖了搖頭。

葉惜時心裡默默吐槽:“這仙鶴可真會找地方睡覺。”

風起雲湧,一陣海棠花香撲麵襲來。

葉惜時登時抬眸,隻見正前方走來個青衣男子,約莫二十五六歲。

身形清瘦,長髮飄飄,耳後彆著一支玉簪,襯得其容貌溫潤,氣質脫俗。

“你們來了啊,快快隨我進來。”

男子眉毛一抖,旋即說道。

“你是掌門嗎?”

景知雨一臉不可置信,好奇地問道。

青衣男子回頭一笑,“是,我姓陸名慈,還是你們陸師姐的爹。”

景知雨見陸慈友善可親,絲毫冇有一派之長的架子,於是再次開口問道:“那您今年多少歲了?”

“哈哈哈,我啊,幾百來歲嘍,算是個糟老頭子。”

景知雨似還想再問些什麼,墨玉生卻拉住她的胳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景知雨立馬閉嘴,跟著陸慈往前走去。

進入大堂,在掌門的要求下,三個小豆丁排排站在一起。

陸慈認真的打量著三人,久久默不作聲。

氣氛一時緊張起來。

三人麵麵相覷,感到奇怪。

隨即陸慈抬頭,放聲大笑道:“哈哈哈哈,很好,你們資質都很不錯,想不到我青竹門今年竟能招到三個單靈根!

不枉我花費重金請人宣傳。”

“三位賢侄,你們且在這裡等著,師叔去去就來。”

葉惜時雖然能理解掌門的心情,但身臨其境可真是讓人“驚嚇”。

陸慈走後,三個小豆丁圍住陸清靈,審視般地看著她。

陸清靈好似被看的不好意思,尷尬地摸了摸頭,說道:“我爹就是這樣,性格風風火火的,嚇到你們真是抱歉。

但他人很不錯的,愛憎分明,你們等著,他等會肯定要給你們好東西。”

三人這才放過陸清靈,乖乖站到一旁。

一刻鐘過去。

陸慈抱著許多物件走進大堂內,他大手一揮,所有物件飄浮起來,環繞在三個小豆丁周圍。

“你們隨便挑。

這些法器是我從庫房裡拿出來的,都是極品資質。

修真界那群修士們鬥得你死我活才隻得一件。”

“既然你們成了青竹門的親傳弟子,那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以後靈石法器丹藥,青竹門管夠。”

話音剛落,陸慈動動手,一隻錦囊飛到他手中,於是他介紹道:“這個黑金錦囊是祖師林青竹留下的,裡麵有她三道神印,危急關頭,可召喚她的分身化險為夷。”

“這是千麵扇,共有千麵,裡麵封印無數妖獸神魂,一閉一合間,可使用妖獸的技能。”

正說著,陸慈拿出三個金絲袋遞給三人,“這是儲物袋,裡麵有三萬靈石,100顆極品辟穀丹和療傷丹,以後在修真界走動需要用到。”

“哦,對了,瞧我這記性。”

陸慈一拍腦袋,飛快走到墨玉生旁,隨手一揮,一個黃色光點飛入墨玉生喉嚨裡。

“墨賢侄,你開口說話試試。”

墨玉生瞪大眼睛,摸向自己的喉嚨,他的喉結輕微震動,隨口一說:“小雨?”

一個清脆的少年音發出,景知雨嘴角綻出一抹甜甜的笑,她激動地拽了拽墨玉生的衣袖,笑道:“太好了,玉生你能說話了!”

葉惜時也被此情此景打動,心中暗道:“真好。”

墨玉生鄭重地看向陸慈,單膝跪地,抱拳相迎,道:“多謝掌門救治。”

陸慈給了陸清靈一個眼神,“賢侄,不必言謝,師叔隻願你放下過往塵事,專心修道,為青竹門複興添磚加瓦。”

墨玉生抬起頭來,眸子一亮,緩緩回道:“玉生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放下。”

“哈哈哈,好孩子,師叔信你,趕快請起。”

陸清靈立馬把墨玉生扶起,拍拍他的背,安慰道:“都是一家人了,師弟不必如此客氣。”

墨玉生站起,眉宇間舒展開來,先前的陰雲也一掃而空。

小插曲過後,陸慈繼續講解帶來的東西,他拿起一個白玉瓷瓶,說道:“這裡麵裝著10顆大長老煉製的極品閉息丹,服用後,可掩蓋氣息一個時辰,元嬰期修士都不可察覺。”

“這是青絲白鶴法衣,可抵擋元嬰修士三招。”

“師叔,你頭上的玉簪呢?”

葉惜時突然發問。

陸慈眼珠一轉,讚賞地看向葉惜時,“這是我的本命法器,是我結丹時用各種天材地寶煉製出來的。”

“什麼是本命法器啊?”

景知雨眨著個大眼睛,一臉天真地問。

陸慈取下玉簪,髮絲散落,如銀河落入九天,一張溫潤的臉此刻變得妖豔起來。

景知雨看呆了,讚道:“師叔你真好看。

為什麼平時不以真麵目示人呢。”

陸清靈摸摸景知雨的頭,“小雨你不懂,這張臉可為我爹惹了很多爛桃花。”

景知雨點點頭,似懂非懂道:“原來如此。”

陸慈笑笑,繼續道:“結丹以後,元神呈固態,可開始煉製本命法器。”

“本命法器必須符合修士屬性,就像我是五靈根,那麼我要煉化本命法器就要用到五種屬性的天材地寶。”

“大長老是丹、器雙修,單火靈根,那麼他的本命法器就是用火屬性的天材地寶煉化而成的。”

“二長老不同於平常修士,她的本命法器是把青竹劍,這把劍本來隻是一截竹子,但因為二長老悟出劍意,便自己生出靈識,成了本命法器。”

“其威猛程度遠勝煉化而來的法器。”

“三長老是個陣法師,她的本命法器則是個水屬性的八卦圖,在上麵她可以推演佈陣。”

“師叔你有五個靈根,證明你可以煉製五個本命法器。”

葉惜時緩緩開口。

陸慈眼眸一亮,打了個響指,“聰明,所以玉簪隻是我的本命法器之一。”

“五靈根修煉緩慢,從練氣起,元神呈氣態出現,五靈根有五個元神,要想修煉到築基,需要將五個元神化為液態。”

“很多五靈根的修士熬到壽元耗儘也無法化五個元神為液態,隻能止步於練氣。”

“但在築基以後,五個液態元神混合在一起,不再相互排斥,對天地靈氣的吸收變得十分順暢,修煉速度也就遠快於單靈根。”

“撐過金丹天雷,五個液態元神則凝結成一個金丹,此刻五靈根也就成了天靈根。”

“也就是修真界常說的混沌天靈根,與遠古鴻蒙之氣同出一脈。”

“所以築基前五靈根被稱為廢靈根、雜靈根,並不是空穴來風。”

“要想培養五靈根,前期需要耗費大量資源,一般宗門可負擔不起。”

“我呢,算是運氣比較好,僥倖成為前掌門的第西個徒弟,身邊不缺極品丹藥洗骨伐髓,所以很快築基。”

“那師叔您和我師父誰更強呢?”

葉惜時期待地問。

陸清靈站的更近了些,似乎嗅到了一絲八卦的氣息。

景知雨和墨玉生也豎起耳朵,認真地看向陸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