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穿越成我爹,看到三歲的自己

穿越成我爹,看到三歲的自己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葉凡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20:00
穿越成我爹,看到三歲的自己

簡介:當我穿越成我爹,回到2002年,瞧見三歲的自己時 看著小傢夥哭了,我邦邦就是兩拳 我一時陷入沉思 這世上出現兩個我真的可以嗎? 但轉念一想,穿越這種離奇之事都發生了, 還糾結其他乾嘛呢 於是我輕聲說道:“彆哭了,小傢夥” 然後摸摸他的頭,“大哥帶你飛,等你長大,給你找好看的妹子,讓你當富二代”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葉辰緩緩走向那個鞦韆,這可是承載著他童年快樂時光的源泉所在。

他靜靜地坐在上麵,開始仔細回想著自己究竟是如何穿越過來的,連拍了兩下腦門之後,漸漸地,一些往事終於在腦海中浮現。

那是……自己老婆歐陽夢剛回到家,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瞧著她那帶著醉意的模樣,葉凡心中滿是心疼,同時又對自己深感痛恨,隻因自己失業在家,冇辦法給予她更優質的生活。

就在這時候,歐陽夢的手機傳來叮的資訊提示聲。

葉凡琢磨著,這麼晚了還能有誰有事呢,估計也就是同事問問她是否平安到家了吧。

接著,他便用歐陽夢的指紋解鎖了手機,可當看到手機上顯示的資訊內容時,葉凡彷彿遭受了五雷轟頂,整個人頓時癱軟在地。

原來發資訊的竟是夢兒單位的領導,資訊上寫著:“夢兒,到家了冇,今天你的內衣可真好看呀,下次還穿這個哦,怎麼樣,哈哈哈。”

再往上翻看,那一條條極其露骨的資訊,令葉凡的手指情不自禁地抖動起來。

他萬萬冇想到,平日裡一向溫柔賢惠的妻子,竟然還有這樣不為他所知的一麵。

歐陽夢生得美麗動人,身材也極佳,他們才新婚不久啊,葉凡隻感覺自己的世界天翻地覆。

葉凡頓時怒不可遏,一把將歐陽夢從床上拽起,連聲質問:“為什麼?

為什麼啊?”

歐陽夢麵帶驚恐地看著葉凡,她心裡清楚可能是自己的手機被葉凡看了。

她急切地說道:“葉凡,你聽我說,你聽我說呀!”

“我聽你說什麼?

還有什麼好說的?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這時,歐陽夢卻彷彿換了一副模樣,冷冷地道:“好了,既然你都己經知道了,那你問問你自己,結婚這一年你都給我什麼,你看看彆人,再看看你,要什麼冇什麼,就這麼窮酸樣,跟著你我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

就在這時,外麵忽然傳來一道敲門聲,緊接著傳來話語:“小凡啊,彆和自己媳婦吵架呀,大男人嘛,該讓就得讓,知道不?”

葉凡迴應道:“爹,不用你管這些事,你快去睡覺吧,冇你的事。”

就在這當口,隻聽得此時天空中猛然一道驚雷炸響,瞬間閃現,竟首首地劈到了房子裡,由於住的是頂樓,葉凡隻覺眼前一黑,瞬間便失去了知覺。

當他再次悠悠醒來的時候……葉辰猛地大喝一聲,藉此宣泄出內心的不甘。

緊接著,他轉念一想,罷了,既然都過去了,那就讓它過去吧。

如今的歐陽夢不過才 6 歲罷了。

曾幾何時,人們常說女大三抱金磚,而當他遇到比自己大 3 歲的歐陽夢時,瞬間就沉淪其中,墜入了愛河,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多少讓人覺得有些好笑呢。

葉凡靜靜地坐在那裡,開始全力以赴地思考 2002 年存在的那些能夠發財的契機。

然而,當他費儘心思後,卻驚愕地察覺,自己的腦海中竟然空空如也,一片茫然。

不知不覺間,冷汗汩汩地流淌下來。

不會吧,都穿越了,難不成我還要像上一次那樣選擇躺平嗎?

不可以啊。

買彩票,那肯定是不行的。

誰會閒著冇事去專門記那些彩票號碼呀?

這根本不可能做到,所以肯定不能依靠買彩票,買彩票這條路肯定是走不通的。

雖說可以購置一些房子,然而房子的漲價週期著實太長了,這樣根本無法做到快速積累原始資金啊。

手裡僅有 18 萬,買房顯然是行不通的。

股票呢,股票或許可行,許多網絡股票目前的價格也並不是太高,隻是具體該在什麼時間點拋出,他記得並不是太確切。

雖說長線持有或許能夠獲得钜額財富,也不能先窮10多年吧,但他冇有那麼長的時間呀,短期內他也冇辦法賺到那麼多錢。

位元幣現在也就 100 來塊錢,可這需要的時間也太長了呀。

得找那種短期內就能掙錢的辦法呀。

做生意是一個方麵,實在不行的話,就把未來的一些美食之類的帶到現代來。

葉凡塵就這麼思索著,一時間竟然反而冇有特彆好的規劃思路,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仔細琢磨著,買房資金不夠且週期長,股票雖然有機會但具體操作細節模糊,位元幣時間跨度大,這些都不太能滿足他短期獲利的需求。

做生意的話,具體做什麼項目還得好好斟酌,而把未來的東西帶到現在來,又麵臨著諸多不確定因素和實施困難。

葉凡塵越想越覺得規劃起來頗為棘手,目前確實還難以形成一個特彆完美且切實可行的計劃。

他知道自己必須得更加深入地思考和分析各種可能性,綜合考量各種因素,才能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能夠快速積累財富和實現人生價值的道路。

罷了,暫且先不去想了,哎呀,也感覺餓了。

隨後,他隨意地找到一包花龍麵,徑首打開,將滾燙的熱水倒入其中。

真香啊,好多年都冇有吃過這個了,小時候那耳熟能詳的花龍麵天天見,如今嘗上一口竟然還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呢。

當一包華隆麵吃完的時候,他感覺還冇吃夠,瞬間又拿出一包,拿出材料包後,雙手用力一捏,將其全部捏碎,接著拿出調料包,倒了一小半進去,拎著方便袋口,使勁地搖晃起來,發出嘎嘣嘎嘣的聲響,然後首接用手抓著吃,哇,真香啊。

這時,葉塵來到了葉凡麵前,笑著說道:“走,我帶你出去逛逛。”

於是,兩人一同走到了大街上。

剛到大街上,就看到一群叔叔阿姨正坐在那裡悠閒地聊天。

正好到了飯點,每個人都捧著一個大碗在外麵邊吃邊聊。

看到這種情形,葉凡心中反而湧起一種莫名的感覺。

葉塵隨即熱情地打招呼道:“哎,張叔。

哎,李嬸。

哎,王嬸。

哎,李大爺。

哎,王大爺。”

眾人紛紛迴應著。

葉塵接著說道:“我帶葉凡出去玩一玩。”

等葉凡他們走遠後,後麵一群大爺便議論起來。

張大爺歎息道:“哎,葉塵這孩子也是命不好啊,娶了個媳婦,結果還出了車禍。”

李嬸介麵道:“是啊,真是個苦命的孩子,他15歲就冇了爹孃,怪可憐的。”

王嬸提議道:“要不咱再給他介紹一個?”

李嬸搖搖頭說:“這年頭,上哪去找合適的呀,不好找呀,現在人家都挑呢,他還帶著個孩子,哎,不好找呀。”

張大爺也附和道:“也是啊,這孩子向來踏實肯乾,帶著孩子確實是挺辛苦的。”

王大爺接著說:“是啊,確實不容易。”

大家紛紛點頭,一陣唏噓。

這時,李大爺突然說道:“我倒是想起一個人來,不知道合不合適。”

眾人一聽,連忙追問:“誰呀?

快說說。”

李大爺想了想說道:“就是老劉家的那個閨女,年齡也相當。”

王嬸有些擔憂地說:“那人家能願意嗎?

葉塵這情況……”大家又陷入了沉思之中,繼續討論著如何能幫葉塵解決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