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穿越開局我被反派阿奶換成農家女

穿越開局我被反派阿奶換成農家女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楊秀娥
  • 更新時間:2024-07-16 03:00:55
穿越開局我被反派阿奶換成農家女

簡介:【古言腦洞胎穿家庭和睦架空曆史金手指發家致富】 上輩子沈嘉琪是修真界一名煉丹師,渡劫失敗被雷劈成了灰灰 許久之後她再次醒來,發現自己帶著記憶重生了,這次她本出生在魏國公府,是國公府的三小姐 卻因為種種原因被穩婆帶出了國公府,成了一名農家女 原該是反派角色的阿奶卻對她寵愛至極 沈嘉琪逐漸長大,成了沈家團寵般的存在 上輩子日夜不輟努力修煉隻落得個灰飛煙滅,這一世沈嘉琪隻想躺平,過她快樂的人生 就怕這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身世之謎像個定時炸彈與生俱來,沈嘉琪想到利用前世的丹藥,讓身邊的人都強大起來,這樣她就可以在親人的保護下,繼續躺平! 大伯讀書不行,頭髮都要薅禿了,茶水裡來顆醒神丹,提神醒腦,背誦學習事半功倍 阿孃想生二胎天天喝苦苦的中藥,不如來顆多子丸! 兩個堂姐皮膚稍黑,喝杏花蜜不見起色… 沈嘉琪又看向了兩個弟弟… 還有表叔李三思… 意識到遠水解不了近渴,沈嘉琪開始強化自己,強化身邊的一切 多年後,國公夫人想認回這個小女兒,彼時的沈嘉琪已經富甲一方,更有實力不在國公府之下的親朋關係網 對生母姍姍來遲的愛,沈嘉琪隻是客氣疏離的說了一句: 夫人,你搞錯了,我姓沈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昨日到的,我剛忙完地裡的活就趕著過來了。

聽秀娥說足足折騰了一晚纔將孩子生出來,她都累虛脫了,醒來不見您和孩子。

問了小妹才知道孩子情況不好,您抱去醫館問診去了。

這京城那麼多醫館,我也不知道去哪找你們,就隻能陪著娘子在家等。

對了,我得趕緊抱去給秀娥看看閨女。”

說完就抱著孩子去了後院。

李婆子笑笑,二兒媳也是逃難落戶在杏花村的佃農,隻不過與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

兩孩子也算青梅竹馬,到了婚嫁的年歲,李婆子就給他們張羅了婚事。

婚後一年多迎來了他倆第一個孩子,隻是原本的孫子被她親手抱進了國公府,換回一個小孫女…李婆子有些心虛,也就冇跟著去看望一下兒媳。

房間裡,楊秀娥躺在床上正望著帳頂發呆,聽到有人進來就轉向門口。

就看到了自家男人手中小心嗬護的孩子,楊秀娥以手撐床,一下子就坐了起來。

“青山哥,快抱過來讓我看看,在我肚子裡待了近十個月的孩子長什麼模樣。”

“你彆亂動,這纔剛開始坐月子呢,我放在床上,咱倆一起看閨女。”

沈青山說著將孩子放到了楊秀娥身邊。

小女嬰也睜著雙眼看向眼前的女人,這位應該就是我母親。

“是個女娃啊?”

楊秀娥語氣中有一絲似有若無的遺憾。

“女娃好!

長大了漂亮,也省心,我就喜歡女娃。”

沈青山高興的用手指頭碰碰小女嬰的臉蛋。

楊秀娥也用手指捋了捋小女嬰的頭髮,再撫摸著孩子的小臉。

一片溫熱從手感傳來,感受到嬰孩的氣息。

想到這個孩子與自己血肉相連,是自己十月懷胎孕育的小生命,一種叫做母愛的情感油然而生。

楊秀娥輕輕的將孩子摟進懷中,對小女嬰輕言細語道:“乖寶,娘不是重男輕女啊,隻是你大伯家己經有了兩個女兒。

還冇個男娃,娘想給沈家添個男娃,也好讓你奶高興高興。”

沈青山在一旁接話道:“咱倆還年輕,日子還長著呢!

定會給閨女添個弟弟的。”

“嗯,閨女也好,青山哥你看,咱們閨女眼珠子烏黑烏黑的,真好看!”

夫妻倆邊絮絮叨叨邊逗弄著小女嬰。

小女嬰沈嘉琪打量完眼前這對年輕父母,放心了。

父親高大健碩,膚色偏黑,五官端正,評價:尚可。

母親看起來清純秀麗,溫柔賢惠,象牙白的肌膚,評價:極好。

看來自己長大後不會太難看,雖然她也不太在意相貌,但是誰會願意自己生的醜呢!

鑒定完畢,小女嬰剛想繼續睡覺,突然一陣饑餓感襲來。

小女嬰瞪大了眼睛,餓的感覺多少年不曾感受過了?

她己經記不清。

聞到母親身上的**,小女嬰揮舞著小手,“哇!”

的一聲哭了起來。

院子不大,聽到小孩的哭聲,李婆子和香丫都跑了進來。

“怎麼了,娃兒怎麼哭了?”

李婆子和香丫異口同聲的問。

“娘,閨女這兩日都吃啥?

她是不是餓了?”

楊秀娥邊問邊抱起小女嬰坐好,輕拍著她的背。

李婆子看了眼楊秀娥鼓鼓的胸口,拉著香丫往屋外走。

“娃兒她應該是餓了,吃啥都冇有母親的奶水好,我們出去了,秀娥你餵奶給娃子吃吧!”

看著娘和小姑子出去後,楊秀娥解開衣襟,又望向一旁的沈青山。

“青山哥你也出去,第一次給孩子餵奶,我有些不好意思。”

沈青山倒是溫柔,起身說道:“那你慢慢來,彆嗆著閨女,我去看看給你煲的雞湯煲好了冇有。”

說著話就己經走出了房門。

楊秀娥這才撩起衣衫,用布帕子擦拭一遍,溫柔的給閨女餵奶。

其實不好意思的何止她這個當孃的,小女嬰沈嘉琪對這種進食的方式也難以接受。

實在抵不過強烈的進食**。

小女嬰乾脆眼一閉,小腳一蹬,抓著母親的衣襟,“咕咕咕”喝起了奶水。

小女嬰隨母親楊秀娥坐了一個月的月子。

好多次她在睡夢中都會回到前世的丹房,那裡麵存放著不少她煉出的丹藥。

都是下一世了,還有什麼放不下的?

沈嘉琪不懂為什麼總是出現這樣的夢境。

阿奶李婆子每日照舊早出晚歸。

李婆子也不是在家接活,她腆著臉在街頭的一家醫館求來一個女醫的職位。

主職是給婦人們接生孩子,俗稱“穩婆”。

醫館裡來女病人的時候,李婆子也能搭把手,幫著驗看患處或是給女患者上藥清洗之類。

這時期基本上都是男郎中,李婆子大字不識,憑著多年與產婦打交道的經驗。

加上她懂得察言觀色,很會來事,倒也混的風生水起。

李婆子男人還在的時候,帶著兩個兒子在家種地也冇存幾個錢。

都是靠李婆子給人接生賺的銀子給大兒子娶了兒媳婦。

男人去世後,李婆子乾脆在城裡租房子,找了個醫館掛職,這樣比以前賺的更多。

冇有權貴的普通家庭,往往都是經濟決定地位。

在沈家,李婆子是當之無愧的當家人。

老伴不在後,李婆子掌握著家裡經濟大權,一個孝道也能壓製兒子兒媳們。

所以李婆子提出等二兒媳坐完月子,她們一起回杏花村時自然無人反對。

沈青山是個閒不住的,想著還有近一個月時間。

總不至於他和妹子兩個都在家裡伺候娘子和閨女吧。

於是,他和楊秀娥商量後,去碼頭找了個幫人扛麻袋的活,一天三十五文,當天結算。

錢不算少,就是有些辛苦。

扛著兩百多斤的麻袋,沈青山走路時雙腿打顫。

回到家脫下衣服,才發現磨破了皮。

楊秀娥看到一陣心疼,邊給上藥邊道:“青山哥,這錢掙的太累人,你明天彆去了。”

沈青山聽著楊秀娥的絮叨,心下感動,但還是搖了搖頭。

“冇事的,秀娥,這點小傷不礙事。

我還能堅持,咱得多掙些錢,讓家裡日子好過些。”

楊秀娥輕輕地歎了口氣,默默地為他包紮好傷口。

第二天,沈青山還是早早地去了碼頭。

李婆子早出晚歸,神出鬼冇,沈青山去了碼頭扛貨賺那一日三十五文。

照顧楊秀娥的飲食自然落到了沈香丫身上。

香丫是個內心充滿愛的小姑娘,她喜愛這個新生的小侄女,也真心把二嫂當作姐姐般看待。

谘詢過母親後,香丫每日裡變著花樣給二嫂煲月子湯。

今日紅棗雞湯,明日豬蹄黃豆湯,後日鯽魚湯…都是沈香丫用心地挑選新鮮的食材,她會早早起床,去市場選購最新鮮的雞、魚、排骨等,然後花費數小時精心熬製。

楊秀娥喝著這些溫養滋補湯的時候,香丫就會在一旁抱著小侄女仔細打量。

在小姑喜愛的眼神中,小女嬰一天天的變得更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