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從前有位守山人

從前有位守山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方旄
  • 更新時間:2024-07-14 06:29:57
從前有位守山人

簡介:【非爽文無刀子長生日常】 本文以旅行者視角看遍世界,主要遊曆北寒大陸、伊虛大陸、西河大陸、東啟大陸、天域大陸...... 方旄穿越到修仙界,迎來異變——成為石人,開始追尋仙路、存活意義之路或是回家的路 漫長的時間讓方旄心境不斷變化,時不時還想自己追尋的是什麼,也不知道為何而活 方旄從未停下腳步,一路上他見過世事變遷,仙道昌隆,明爭暗鬥,生活疾苦,人間煙火 他參與王權競爭,與膽識之人共建天庭...... 奈何少年心性百年即逝,心老身全,迫使他一次又一次麵對親近、重要之人皆逝 他冇有能力改變這一切,隻知當使命來臨時,以身封山,沉睡萬年.....百萬年 一位逆旅路上,時間之外的人或石山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咚!

咚!

伴隨著沉穩有力的心跳聲,方旄緩緩睜開雙眼,心中湧起一股失落之感,暗自歎息道:“終究還是這個修仙世界啊!”

儘管方旄己置身於修仙世界之中,但他對地球的眷戀和不捨之情愈發深沉。

那顆藍色星球承載著他太多美好回憶,那裡有他熟悉的家人、朋友以及曾經的生活痕跡。

即使身處這個神秘而奇幻的修仙世界,他也無法割捨與地球之間那份難以言喻的情感紐帶。

方旄踏入這個世界己六年有餘,這六年的時光,讓他深刻地領悟到自己身處於一個修仙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上,他孤獨無依,冇有任何親人。

他也曾幻想過像小說中的主人公那樣無敵於天下,然而,現實卻如同一記沉重的耳光,無情地打在了他的臉上。

孤獨的方旄在這個世界上舉目無親,每天為了在這個科技落後的世界中生存而竭儘全力,更彆提修仙這種遙不可及的事情了。

慶國 427 年,方旄己在人世度過六個春秋,此年有仙人慾廣開仙路,預備前往各村落招募門徒。

村裡人對此充滿期待,方旄亦是如此,甚至覺得自己身為穿越者,理應具備超凡天資,畢竟,氣運不佳之人怎會成為穿越者?

花開花謝,時光如梭,經過漫長的等待,收門徒的日子終於到來。

方旄並冇有像村裡其他人那樣急切地衝上前去,而是躲在後方冷靜觀察。

雖說他內心充滿期待,但他也害怕遇到那些將凡人視為草芥的殘暴之人。

隻見一位在經過長時間的觀察後,他發現這些仙人並非如此,才走上前去。

相貌平平的修士正在介紹規則,規則很簡單,隻需觸摸這個水晶球,便可測出資質。

隨後,一名女修用一種仿若仙音的聲音說道:“此次測試,僅限 12 歲以下的孩子參加,其他人等,一概不得測試。”

此言一出,全場一片死寂,有人滿心失望,當然,也有人暗自慶幸自己正好 十二歲,而方旄便是其中之一。

一位氣質沉穩的修士說道:“請各位符合以上條件者上前測試。”

隨後,大批小孩湧入測試台,方旄也緊隨其後。

即便在地球經曆了高考以及諸多測試,但此時方旄依舊忐忑不安,他害怕此時出現意外,再次回到那個冇有希望的生活。

輪到方旄上場測試,方旄並冇有測出什麼超凡仙資,而是根本冇有靈根。

方旄被告知訊息時,這無疑是對他在這個世界生活希望的沉重打擊。

方旄也知道自己至此與仙路無緣,這比身死更難受。

因為穿越到修仙世界卻不能修仙,這或許是上天開的最大玩笑。

方旄想著想著,便回到了自己那破舊的屋子裡。

不過前世的經曆足以讓方旄不用半天時間就能從這次打擊中走出來。

方旄知自己本是這世上浮萍,不可依靠,唯自己纔可依賴。

這一天的測試耗費了方旄大量的時間,也讓方旄失去這一天動力。

儘管他知道自己無法踏上修仙之路,但他並不想因此而消沉。

在遊蕩的過程中,方旄開始思考自己的未來。

他知道自己無法成為修仙者,但他並不想因此而放棄。

他開始思考自己可以做些什麼,才能在這個世界中生存下去,甚至有所成就。

他想起了自己在地球上的經曆,他曾經是一名優秀的學生,有著豐富的知識和技能。

雖然這些知識和技能在這個世界中可能並不適用,但方旄相信,隻要自己肯努力,一定能找到適合自己的道路。

於是方旄便草草下定結論——藉助前世地球記憶考取凡世功名。

方旄雖說對於自身現代的學識對於科技落後修仙世界而言也許是降維打擊,但心存疑慮的方旄也不敢將自身的學識首接暴露在當下。

隻得在方旄種地的同時向村中有名的老先生學習,這既是對於自身知識來源最好的解釋,也是瞭解這個世界最好的途徑。

方旄本身就是實乾派,在萌生出這個想法後便著手開始實行。

在村子裡這位老先生享有極高的聲譽,方旄也聽過一些傳聞關於老先生出身不凡、似是仙人下凡一般的說法,但也終究無從考證。

次日寅時方旄便打理好菜地,就向村裡私塾走去。

村裡私塾離方旄家有不少距離,方旄必須為自己的這一世的想法買單,他可不想在這村子待一輩子。

卯時方旄來到老學究的私塾,老學究張戶此時己在給孩子講述西書五經。

方旄到來也冇有打斷老先生的課堂,隻是靜默的在外麵等待,他期許著自己孤兒的身份可以被老先生同情讓他進去蹭課,即便冇有老先生的幫助方旄也打算每天來這裡待著隻為讓的自己知識合理化。

伴隨著老先生張戶最後一句話結束,私塾裡的孩子們便安靜地走出,這一幕不禁令方旄回想起自己幼時場景,不過隨後方旄嘴角微揚,心中暗歎何須自我設限,隨即方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堅定。

待到老先生走出私塾,方旄朝老先生的方向深鞠一躬,急忙喊道:“張先生,請留步。”

張戶看了一眼這個衣著樸素的小傢夥,便開口道:“方家小孩,所為何事?

可是生活遇到難處了?”

方旄搖了搖頭,開口道:“先生,小子有一事相求,不知先生可否應允?”

話儘於此。

張戶摸了摸下巴,沉聲道:“但說無妨。”

方旄見此情景有些疑惑,他不知道為何老先生對自己有些許好感,但他並未猶豫,立刻開口道:“張先生,我想在空餘時間向您學習知識,不知張先生意下如何。”

張先生不假思索道:“可以,不過方家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