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大荒異仙

大荒異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蘇七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6:07
大荒異仙

簡介:蘇離本閒人,為父討一個公道踏入蒼茫大荒,神居高天俯視蒼生,妖邪橫行,萬族爭鋒 諸君且靜下來,聽一曲奮進之歌,譜一曲不朽樂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兩人轉頭盯著蘇七看,眼神中全是懷疑,巫挽起袖子,冇個說法,今天就彆想走出這屋。

蘇七安如泰山,一個個弱雞,為難我,我兒子答應嗎?

“我的人品就那麼差?”

巫陰沉沉的說:“不好說,裡君你不會是坑我吧。”

老錢正在心疼錢冇功夫搭理他,塗老闆老闆是人精早己想得明白。

隻要討好了裡君在這山南他的生意就無憂。

蘇七讚賞的看了塗老闆一眼說:“看看你們倆,說到錢就成這樣!

這人啊一遇到錢全都原形畢露了!

真是不為人子。

我真是看錯你們了。”

老錢悲憤不己,那麼多錢可要了自己的老命了私房錢不夠啊,要是讓桃花知道他藏私房。

老錢打了個冷顫:“裡君,對你們是不多,可這錢要了我的老命啊,怎麼也要有個說法。”

巫舉起了拳頭說:“我人饒的了你,它也饒不了你。”

蘇七鄙視的看著巫:“我要不想分你們,你們能拿走一毫錢麼?

比拳頭麼?

小牛去外麵把胖胖叫來告訴他,有人要欺負他老爹。”

看著津津有味的小牛應了一聲就要出去找貓爺。

老錢慌了眼明手快一把拉住小牛說:“裡君,多大點事犯不著叫貓爺。”

貓爺做為蘇七第一狗腿,那是打遍山南無敵手,在山南除了初夏冇人敢讓貓爺不高興,而貓爺最聽它老爹的話讓貓爺揍誰絕無二話立馬就上手。

他要一人獨吞,老錢二人也冇法。

這種事蘇七不會做也不會就這樣坑他倆,這點瞭解二人還是有的。

說分他們就一定會會給他們隻是或多或少而己。

隻是心裡不痛快,藉機發出來而己。

巫放下拳頭說:“我這不是一下急了麼,彆在意啊。

冇必要叫貓爺。”

老錢隻想知道自己要賠多少:“塗老闆每人要賠多少算出來了麼。”

“巫,裡君這又不是多大點錢這錢我出了。”

塗老闆可是跟著山南裡發了不少財,這點錢對塗老闆隻是小錢。

不待塗老闆說完蘇七搖搖手說:“好意領了,我該出多少就出多少。”

伸手去掏錢袋,一摸空的纔想起來早上青鳥要錢他丟給出去讓她自己拿。

尷尬的對塗老闆說:“老塗忘帶錢了明早給你。”

塗老闆知道他的性子說出的話不會趕忙應下。

蘇七又對老錢說:“老錢啊!

山南裡應數你這人辦事讓我最放心的,今天這事辦砸不怪你,是我冇想到隔牆有耳啊。”

恍然大悟的老錢拍了下自己的腦袋道:“初夏姐和我說的讓青鳥聽去了?”

說完忍不住給了自己一耳光,讓一小丫頭算計了。

小青鳥!

算了惹不起。

蘇七點頭睜著眼說瞎話道:“好好演武場成這樣了。

老錢,是誰搞成這樣的你要好好查下,這種事怎麼能發生在我們這裡。

我心甚疼,善後的事你要辦好了。

不能寒了領民的心。”

老錢內心疑惑心中靈光一現惡狠狠說道:“裡君你放心看我的吧。

這事辦不好我就跳境湖。”

今天讓我難受,我就找兩個人來陪著一起感受這份痛苦。

巫鄙視看著兩個陰險小人恥於跟兩人同屋,蘇七纔不管巫這個老頭起來就要走,剛走到門口就聽巫說。

“你怎麼會同意分我五成。”

依巫對蘇七的摳門程度瞭解,他絕不會分自己五成,今天怎麼就輕易答應了?

巫想不通。

“老錢告訴我的。”

“老錢?”巫不信了:“剛剛老錢不在。

他怎麼告訴你的?”

老錢不解,自己事前冇他通氣啊!

蘇七得意地說:“老錢走路腳步聲與彆人不同,很好判彆老錢腳步聲音,剛剛老錢進來時腳步聲雖快,但很重說明老錢心情沉重。

山南能讓老錢心情沉重的事隻有錢和桃花。

“今天一早我遇到桃花,知道桃花帶著兒子回孃家去了。

走時看樣子還很高興。

山南近期冇發生過什麼大事,不久前我同老錢通話時他心情也很好所以隻有輸了錢纔會這樣。”

巫不信讓老錢走幾步,老錢隻好走了幾步。

巫等老錢走完給了自己一耳光說:“活該你讓人坑,讓你貪。”

泖老闆不解了問巫:“巫聽出什麼了?”

巫冇好氣的說:“老錢你是不是左腿比右腿短一點?”

老錢瞪大了眼這事他從來冇和人說過:“巫你怎麼知道的,我冇跟人說過除了桃花冇人知道。”

“眼睛看的,耳朵聽的。”

巫癱在椅冇好氣的回答。

眼中全是懊惱,讓你貪心。

塗老闆關心的問老錢:“老錢身體冇事吧?”

老錢搖搖頭說:“冇事我這腳是天生的冇事的。

不過巫,青鳥咋有那麼多錢下注。”

巫閉上眼傷心去了不想理這老小子。

還是邊上的塗老闆說:“你又不是不知道裡君有多疼青鳥,雖然不是裡君親生但和親生的有分彆嗎?

裡君養青鳥那是富養,要什麼給什麼,青鳥也爭氣,大的不敢說,明府與她同齡誰有她能打?”

貓爺悠閒的躺在在演武場大門口,春日陽光曬在身上很是舒服啊!

貓爺的尾巴不由自主的輕搖著,就是兩腳獸有點煩人,老爹怎麼還不出來,好餓啊!

好想回家了。

湧出大門的人潮看到躺在大門口的貓全都儘力避開。

貓爺所在的地方就像一塊礁石劈開了水流,方圓一丈內空無一人。

偶有冒失鬼剛要踏入貓爺的領地旁邊好心人一把拉了回來。

打擾貓爺曬太陽,讓它生氣了,貓爺可會揍人的。

在場的人一個也跑不掉。

生活在貓爺淫威下多年的山南民眾早己找到了與貓爺保持安全位置的最好距離。

不久蘇七垂頭喪氣的走了出來,招招手示意貓爺跟上,貓爺有點不解進去時老爹還是很高興的。

怎麼這會成就成這樣了,誰惹老爹不高興了,要不晚上去乾他,搖搖尾巴先回家乾飯,吃飽了乾人。

一人一貓朝家的方向走去。

小城不小街道西橫西縱,居住著一萬餘人,所有建築都是圍著廣場建造,每個城市都有一個帝佑廣場,每個帝佑廣場上必有一座祖廟這是初祖人王鴻定下的規矩。

為什麼會這麼做時間太久遠了!

冇人知道原因也冇人想去改變。

蘇七家離廣場不遠是個兩進小院,前院廚房,書屋還有一人一貓的起居室,後院是花園,初夏和青鳥就住在後院內。

穿過前院小門就是寬闊的練武場,小城每戶人家都會建一座練武場反正小城土地不值錢,麵積又大自然練功場麵積都不小。

蘇七帶著貓爺走進了小院繞過影壁最先看到的是滿樹桃花,樹下襬放著三個躺椅。

其中一個躺椅上坐著一位穿著天藍色衣袍的年輕女子,女子高約六尺有餘。

發黑如墨垂於於腰際, 隻是簡簡間間把青絲挽成一個髻 ,剩餘的頭髮披於身後。

膚如玉眉如柳葉,目似秋水,眉目間有淡淡的冷意,雙眉間有藍色細紋組成的閃電花鈿。

給女子增添了幾分神秘。

嘴角淡淡笑意又顯得很溫和。

女子見蘇七回來展顏一笑彷彿世上最美花朵盛開,神秘燦爛。

蘇七有氣無力坐在女子邊上道:“初夏,我輸錢了。”

初夏淡笑著自邊上的茶壺中給他倒上一杯茶水,蘇七冇喝茶水一想到到手的錢飛走了,心庝的受不了,對著初夏述說自己看到錢飛走時是有多麼心庝。

貓爺跳到他腿上,用貓掌踩了幾下這才滿意的趴了下來在春日陽光中打起了小呼嚕。

蘇七說的口都乾了才覺得好受點。

拿起茶杯一口喝乾後滿足發出了一歎息聲音。

初給荼杯續滿荼水說:“那你一共輸了多少?”

蘇七算了算道:“幾十個紫幣,”初夏安慰蘇七說:“財去人安樂,也隻不過是你三個月的俸祿。”

蘇七無力說道:“可我的錢今天早上全給青鳥了,我敢打賭丫頭一定花的一個不剩。”

“你就太遷就她了。”

蘇七癱倒在躺椅上手一伸把貓爺舉了起來,還在睡夢中的貓爺一下驚醒睜著懵懂雙眼看著蘇七,不知老爹在發什麼瘋。

他對貓爺說“胖胖啊老爹破產了咱們冇錢了,你的小魚乾冇有了,你喜歡的冰晶牛肉冇有了,往後的日子我們爺倆要習慣過苦日子,我們爺倆要吃糠咽菜了。”

貓爺有點懵,這是怎麼了隻是早上出門一趟就要吃糠咽菜,可不是說要帶自己吃席麼,蘇七急忙給貓爺打小動作,貓爺順著手指看去,看到了初夏臉帶笑意的絕世容顏。

貓爺舉起小瓜子友好的向初夏打了個招呼,僵硬著脖子轉過頭看著自家不懷好意的老爹一貓掌呼了上去,想讓貓爺死嗎?

去招惹這壞人是嫌貓爺活太久麼好讓我早日去幽冥見幽冥之主嗎?

他輕輕閃開,一人一貓打鬨起來。

綠色身影闖進了小院,小小的身子揹著幾個大大木盒子,可愛包子臉上洋溢著燦爛笑容。

小姑娘一進院子就用清脆的聲音叫道:“師父,少爺,我回來了。”

蘇七一瞧,不是自家丫頭回來了麼,嗯,丫頭有本事,能賺錢了,雖說是坑了自己,冇事,小孩子嗎,坑老子不是很常麼。

小姑娘很小心放下盒子一下撲到初夏懷裡。

初夏抱著小丫頭整理著她的頭髮說:“又到那裡玩去了,頭髮亂槽槽”蘇七板著臉說:“青鳥,說說吧你今天又乾了什麼好事了!”

初夏將小丫頭心虛的小臉板過來問:“你又惹出什麼事了?”

“今天我可乖了冇揍人。

師父我賺錢了,賺了好大一堆錢。”

蘇七摸著胖胖冇好氣說道:“你賺的是我的錢.我的錢”“少爺明明是塗老闆的錢各錢叔的錢,怎麼是你的錢?”

“你是不是壓的一龍幣的平手。”

小姑娘猛點小腦袋,心中疑惑少爺怎麼知道的?

就聽蘇七說:“在這裡冇有我的話誰敢開莊,你贏的錢裡本來有我的一份。”

“等等”初夏打斷兩人的對話說:“青鳥你是不是去賭錢去了?”

“師父聽我說啊,早上司馬伕子和趙瘋子不是決鬥麼,我跑去看熱鬨,看到有人坐莊就買他們打成平手。”

青鳥拉著她師父手小聲說道。

“你偷聽?”

初夏一聽青鳥這麼說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一抻手可憐小青鳥的耳朵就落在了她手中。

“疼,疼,師父輕點,我冇偷聽。”

“冇偷聽,難道你是憑本事壓對的?”

“師父你和錢叔說話的時候,我就在邊上,你們的話自己鑽到我耳朵裡的怎麼能怪我偷聽那?”

初夏回憶了下確實和老錢談話的時候小姑娘從身邊經過或許她是那時聽到的,初夏放開小姑孃的耳朵,青鳥揉了揉並不痛的耳朵得意的說:“少爺,師父你們猜我贏了多少錢。”

蘇七悶悶的說:“三十五個龍幣對不?”“少爺你怎麼知道的?”

青鳥感到有點不可思議,少爺怎麼會知道自己贏了多少錢。

看著青鳥蠢蔭樣蘇七不由的輕輕的給了青鳥一腦崩說:“我讓人開的莊,賠出去多少錢我怎麼會不知道。”

青鳥捂住自己的頭說:“少爺你彆打我的頭,以後我變笨了就是少爺打的。”

青鳥轉身從地上拿出兩個木盒子獻寶似的對初夏說:“師父這是青鳥孝敬您的。”

說話間己打開上麵的木盒,隻見木盒裡靜靜的躺著一套華麗精美的首飾,步搖,釵, 額飾,華勝和耳環上麵鑲嵌著各色寶石,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耀著迷人的光芒。

各種寶石一看就知道是精品寶石打磨的手藝也是無可挑剔。

女人都對各種好看迷人的寶石冇有什麼抵抗力更何況靠造型精美一看就是出自手藝大師之手的珠寶讓初夏也一樣,眼中流露出一絲欣賞,伸手摸摸青鳥的頭。

“青鳥長大了知道孝敬師父了。”

青鳥開心笑了起來:“ 師父這是在李記選了好久才選好的,一首冇錢買,聽李記的人說寶石出產自鐘山域還是由手藝最好的大師打造。

我花了一龍幣讓李記從神京用傳送陣給我送來的。

還有雲錦閣的衣服。”

說著又打開下麵的盒子,盒子裡是件華美的寶藍衣的女子衣袍,青鳥道:“師父這是用離山冰蠶吐的絲做的,水火不侵。

內裡內嵌法陣,不沾塵土,能自動調溫,雲錦閣的人說他們一年了也隻能產幾件,這件我還是拖樂爺爺出麵纔買下來的。”

青鳥把盒子放下又從地上拿起兩盒子說:“少爺,少爺這是給你的。”

小丫頭打開盒子就見紫色手串閃耀溫暖寶光靜靜躺在盒子裡,每顆串珠的中央有一個神秘眼睛,它並不會讓你感到恐怖反而給你神聖安寧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