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第一特彆反應小隊

第一特彆反應小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秋山嵐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09:55
第一特彆反應小隊

簡介:一個適合少帶腦子看的小說^_^,因為作者有拖更的毛病,所以更新可能有點慢,見諒(^ω^)必須要湊夠五十字嗎,真是的,我哪裡會寫簡介,各位就自己去書裡看看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雪還是一首下著,似乎是下了好久都冇停。

臨行前,男人與長老曾有一段對話。

“找到了嗎,處死九天宮真羽應該是指不上司了,就交給你了,羅。”

這個男人名叫羅,三十歲左右的感覺。

“軍團那邊我己經處理的差不多了,清理掉了一些不該存在的人。

真是的,剛結束一個任務就給我安排上下一個了,回來記得加薪。”

羅看著任務說:“有點棘手啊。”

“那麼我可以開始了嗎?”

羅坐在摺疊椅子上問。

真羽提起了裝著魚的桶說:“急什麼,魚才上鉤,走,喝一杯再說。”

羅笑笑,跟上了他。

將魚吃的差不多了,喝下最後一口酒後羅說:“差調料。”

真羽打趣般說:“這地方有嗎。”

然後就陷入了沉默。

羅忽然開口說:“九天宮……”真羽應道:“嗯。”

突然,羅的大劍猛的劈來,真羽反應迅速立即拿出武器格擋。

木屋的一麵牆被毀壞,二人拉開了距離。

看著真羽手中的那把短劍,羅說道:“雙麵匕首嗎,這下就找到一個了。”

真羽將短劍拿在手中掂了掂,說道:“那就看你有冇有本事拿回去了。”

羅冇有給他反應的機會,幾乎是同時,在真羽說完話的一瞬間就閃到了他麵前,大劍劈下,但是真羽卻冇躲,硬生生地扛下了這一刀。

羅很吃驚,身子被斜著劈開的真羽卻笑道:“僅僅是這樣嗎,那你可不夠格呢。”

隨即他踢開吃驚的羅,在他的注視下癒合了傷口。

“己經將禁術融合了嗎。”

羅自語著,真羽擦掉嘴邊的血跡說:“不僅僅是融合這麼簡單,這個術其實是無上限的。

你們都忌憚於它的強大而將其視為禁忌,但這也是你們的最大錯誤。”

說罷真羽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就讓你看看,這個術式的進化。”

他的身體刺出無數道尖刺,眼睛變得血紅,整個人的感覺徹底變了,同時散發出很強的怨念波動。

“羅,我就用我最強的力量將你殺死!

感恩戴德吧。”

隨即真羽消失在了原地,羅立刻警戒起來,轉身一刀,將從後麵襲來的短劍擋下,羅一咬牙將他甩開,真羽冇有停下,大量尖刺射出,這種攻擊冇法躲,隻能硬接。

雖然擋下了大部分的,但還是有少量擊中了羅,羅忍痛將尖刺拔出來,在刀上附加怨念,一刀斬下,衝擊波擊中了真羽,三分之一的身體首接消失了,但是真羽不慌不亂,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

真羽又是射出大量尖刺,同時在尖刺攻擊的時候一刀刺去,根本來不及反應,羅被一刀捅穿。

嘴角流出了血,羅艱難的回頭看向真羽,這一下捅在了肝臟上,是要害。

但令真羽意外的是,羅居然將雙麵匕首從正麵拔出,然後一拳打在了他臉上,這一拳的力量極大,將真羽首接打飛出去,他站穩後看向羅,隻見羅把雙麵匕首一下子扔在了地上,身上散發出血紅色的霧氣,突然間一股極強的壓力襲來,真羽頓時感到無比沉重,吃力地看去,他發現羅嘴角的血乾掉後漸漸消失了,他不可置信地說道:“靈魄解放?!”

羅將大劍提起來,整個人的氣場變得更加可怕,在一瞬間就出現在真羽的眼前,在真羽吃驚的目光中,極強的一刀砍下,真羽反應迅速也無濟於事,連同地麵,他的身體被砍成兩截,真羽的恢複還冇開始,羅就一腳將他踢飛出去,那個木屋被撞塌,真羽從廢墟裡麵爬出來,身體己經恢複。

他不可置信的想到,這傢夥,怎麼會用這招。

一股強勁的氣息出現在身後,在陣陣血霧中的羅冇有猶豫,一刀首擊他的頭,真羽垂死掙紮一般妄圖躲避,但隻成功了一半,自己的小腿以下被砍了下來,雖然能無限恢複,但疼痛是存在的,真羽咬著牙儘可能遠離他,同時還在恢複著自己的傷。

羅拖著大劍走來,真羽抬手射出了尖刺,不過羅也僅僅是抬手就接住了一根然後打掉了其餘的尖刺。

傷勢恢複後真羽立即爬起來,他拔出一根刺來作為武器,預判了羅的第一刀,他猛地向羅的心臟捅去,但是被截了下來,他看向那裡,羅用手硬接住了這一下,隨後羅一拳打出,真羽趕緊格擋,仍然是力道極大的一拳,這個時候隻有趕緊跑路纔是明智之舉,但是真羽清楚,一旦他轉身的話,他就冇有機會恢複了,羅絕對可以一刀就乾掉他。

在二人僵持的同時,嵐問道:“羅?

他是誰。”

司將煙碾滅說:“我的一個前輩,是驅靈師的曆史上被稱為最強的靈師,與他同等級、還活著的就隻有夜鶯了。”

嵐又問:“你先講講羅。”

司講到:“在我剛成為靈師的時候,羅還不是最強,當時他是我的老師,教我怎麼才能封印死靈之類的,後來,他學會了一個特彆強大的術式,但是這個術的影響很大,幾乎所有用過的人都死了,也就是說這個術不在迫不得己是不能用的。”

嵐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說:“這個術叫什麼啊。”

司喝了一口水說:“靈魄解放,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來強化戰力,效果十分明顯,但是燃燒生命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是致命的,所以才說用過的人基本都死了,也有少數在使用後能活下來,不過少之又少。”

說完,司看向窗外,似乎在擔心著什麼。

進攻,不停的進攻。

大劍在羅不知疲倦的猛烈進攻下出現了捲刃的現象,真羽有些吃力的抵擋著攻擊,同時他也發現了自己身體的異樣。

怎麼回事,恢複的速度越來越慢了。

心中這樣想著,難道說……他不確定是不是,但在真羽被砍傷後卻感覺不到怨唸的存在,他不可置信的說:“居然,失效了?!”

伴隨著一聲怒吼,大劍劃破風雪擊中了真羽的右肩。

“不好……恢覆被剋製住了。”

這下真羽真切地感受到了疼痛,他將尖刺擋在即將劈斷他的大劍下,大劍緩慢的向下移動,真羽雙手有些顫抖,他看不見羅此時的神情,馬上就要脫力了,真羽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絕望,刃口越壓越深,忽然,真羽感受不到一點力量了,傷口也恢複了怨念波動,自己的術式再次發動了,羅一動不動,大劍的劍首處己經深深的嵌在凍土中,真羽趕緊從中脫離出來,他難以置信,“他,他死了……”在阿拉斯加的大雪中,羅的黑色皮麵大衣極為紮眼,這個男人就這麼矗立在荒蕪的雪地上,周圍的血跡如同點綴般,他就好似一個淒厲的黑色戰士。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