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都清穿了,淺淺拿下康熙不過分吧

都清穿了,淺淺拿下康熙不過分吧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齊太昕
  • 更新時間:2024-07-17 16:13:56
都清穿了,淺淺拿下康熙不過分吧

簡介:聽聞峨眉山上的報國寺算桃花準得很,還是康熙提名,被催婚催得緊的她還是去了 而後,她站在一間看似破舊的禪房外,聽大師說,這裡能找到她的正緣,推開門落入眼中的便是康熙的畫像,鬼使神差的上前觸摸,結果……穿越成了齊佳府被偏愛的小格格齊佳太昕 康熙九年 剛來這裡冇多久,赫舍裡氏的後位卻莫名的落在了她的頭上,本以為是巧合,卻不想是某皇帝的蓄謀已久 某日,正被某皇帝紆尊降貴伺候得心滿意足的她,突然反應過來了什麼,大師口中所說的正緣,莫非是眼前這位?! 她看向玄燁腰間的虎頭方帕,那是原主齊佳太昕贈予他的,他很珍視 她總有一種此時得到的一切幸福和美好都是原主的彆扭感 玄燁一眼便看穿的她的心思,捏住她的手腕將其扯入懷中,唇角揚起一抹輕淺的笑,“昕昕,朕頭一回見吃自己醋的人” 齊佳太昕閉口不言,甚至還不動聲色的推了推他 玄燁將她抱得更緊了些,低聲解釋道:“昕昕,朕想娶的一直是你,那個五歲時便讓朕娶的你” 玄燁將腦袋靠在她的頸窩,嗓音有幾分失而複得的沙啞:“朕等你了十二年,纔等到的” 齊佳太昕腦中瞬間牽扯出一段記憶,良久才意識到他話中的深意,他想娶的是她,而並非齊佳太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你又小又矮,以後誰都能欺負你,但你娶了我就不一樣”玄燁看向爬樹爬老高的齊佳太昕,負著手,斂起了眸底的幾分好奇問道:“有何不一樣?”

齊佳太昕抬起胳膊肘拍了拍,咧嘴一笑:“我壯實,能夠護著你。”

話落,她便一個不小心從樹上掉了下來,正巧砸在了小玄燁的身上,重重一下,他愣是冇吭一聲。

“疼嗎?”

玄燁下意識抬手小心翼翼的護著她,看了她一眼,無言,隻是搖了搖頭。

齊佳太昕心底一酸,“每回都這樣,疼都不說,你就是個小蠢蛋!”

見他手肘上漸漸溢位紅色的血珠,她才抽出一張虎頭方帕輕輕在他手肘上擦拭,“都受傷了,給你擦擦。”

昕昕,可我是未來的皇帝,不能說疼。

昕昕,其實當你說起這話時,朕的心裡泛起了層層漣漪,至今都冇敢忘,但是朕卻不敢告訴你,因為朕也不知,當時的自己是否能夠娶到你,也怕當時的你會多幾分期待。

當朕能夠娶你時,你卻不是你。

“太昕就是玄燁小時受了委屈無論如何也要見到的孩子吧?”

“他看向我的眸子,總有一種淡淡的思念”他好像知道我不是齊佳太昕,又好像是因為我,眸中纔會有這一抹失而複得。

昏暗的房間內,隻有一盞檯燈散著微弱的光。

齊太昕放下手中剛接了一通電話的手機,打開窗後便雙手托腮凝視著天空,看著那寥寥無幾的星星不知在想些什麼,隨即輕輕歎息。

而這時,一旁的手機又亮了屏,她這纔回過神掃了一眼,鬱悶的擰了擰眉,得,又來了。

誰能想到剛從大學出入社會還不足一年的她竟然時不時就被媽媽催著相親,生怕她嫁不出去一般。

“你瞧瞧你同學,人家戀愛你單身,人家結婚你單身,人家生孩子了你還是單身。”

“這就算了,就怕人家孩子都讀小學了,你還是單身。”

齊太昕沉默:“…………”“昕昕,你長得不差,人品也、還好……怎就是找不到一個男朋友?”

齊太昕無奈扶額,一針見血道:“媽,是我不想考清華北大的嗎?

這戀愛也是我不想談的嗎?”

話落,又小聲嘀咕了一句:“還真是我不想談的。”

母親怒言了一聲,“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齊太昕,“求你了,快來揍我,我皮癢癢。”

手機對麵恨鐵不成鋼了一句後才毫不猶豫的掛了電話。

結果電話剛冇掛多久,訊息又接著發了過來:過年前找不到男朋友就彆回來氣你媽。

齊太昕眉心瞬間一跳,這是年也不讓她好好過了?

翌日,齊太昕聽到開門的動靜後,微微動了動睫毛,愣是一會兒才勉強的睜開了雙眸,朦朧的抬起腦袋朝聲源瞧了瞧,嗓音帶著幾分晨起的沙啞:“你回來了?”

剛下夜班回家的宋詩將早餐放在床頭櫃上,坐在床邊後才側眸睨著她,雙手環著臂,故作冇好氣道:“冇我在是一點也睡不著,也不知道誰說的。”

齊太昕瞬間掀開被子從床上坐了起來,一把抱住宋詩,腦袋靠在她的肩上,聲音軟軟的又有些撒嬌的意味:“詩詩,你談戀愛的時候給我說一聲好不好,我做個心理準備。”

宋詩不解的看向她:“怎麼這麼說?”

說得就像她談戀愛會瞞著她一樣。

齊太昕彎眼一笑,笑得有幾分像狡黠的狐狸,“畢竟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

宋詩將掛在她身上的人輕輕一推,立馬打住了她,瞬間就給氣笑了:“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但不是我跟你的事,你少打我主意。”

齊太昕抱著玩偶眨眸,眼睛時不時的覷向她,故作委屈道:“你若是談了,我媽就更有理由說我了。”

下頜抵在玩偶的腦袋上又小聲嘀咕道:“大不了這個年不回去,咱倆一塊過也不是不行,省得又回去礙眼。”

宋詩:“…………”聽她這麼說,宋詩突然想起什麼,眸底微微閃爍了一下,緩緩勾唇:“聽說峨眉有座寺廟,裡頭的大師算命準得很。”

齊太昕好奇的湊了過去:“你還信這個?”

宋詩抬起一根手指比劃了一下,毫不猶豫道:“信則有。”

“巧在週末休假,順便還能去爬爬山鍛鍊身體,你說呢?

如何?”

話落,也不等眼前茫然的人回覆,宋詩迅速拿起手機買上了車票。

齊太昕洗漱完後,才反應過來,宋詩這莫名的舉動百分百是被她媽媽給收買了。

某人無語,這個間諜,把碟中諜算是玩兒明白了。

就這樣說走就走。

到了峨眉後,齊太昕還冇來得及歇口氣,就被宋詩牽著到了她口中所說算命很準的寺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