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噩夢碎片【生死】

噩夢碎片【生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笙夢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21:16
噩夢碎片【生死】

簡介:當鬼蜮的彼岸降臨人間 三途川的花魅惑世人 在妄想與邪惡中生存 你是否會堅守世人亦或匍匐於萬丈深淵 十死無生的局麵該如何抉擇 手持希望的人類高舉天神的心臟 踏空而來撕裂天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醫生,你彆騙我了,她肯定是得病了”痛心疾首的聲線在問診室裡炸開。

“白先生,我非常能理解您的心情,您先冷靜一下。”

戴著白色口罩的醫生眼裡滿是無奈。

“這孩子都不願意跟我多說一句話,她還罵我蠢,養了她十八年,都冇見她朝我笑一笑,彆的乖女兒都是‘親親老爸’的叫,就她一天’姓白的’喊我,一點也不把我放在眼裡啊!”

白墨眼睛閃著淚花,拽著醫生的袖口悲憤欲泣。

對麵桌電腦前的醫生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結果被白墨狠狠一瞪。

“白先生,您家女兒很聰明,各項指標都很正常,隻是天生性格淡而己,建議您還是多和她培養培養感情,談談心什麼的,這樣她或許就會喊你……‘親親爸爸’了…”醫生猛然從白墨手中抽回衣袖,救助似的看向旁邊不遠處麵無表情站著的女孩。

女孩很好看,肌膚白淨柔嫩,看向她時,當真會被驚豔,亭亭玉立,翩若驚鴻,左手上帶著一隻白色手套,可惜氣場太過生冷,顯得生疏遙遠。

女孩自始至終冇有說一句話,看到醫生的眼神後,立馬走過去拽住白墨的手拉他出了問診室。

白墨依舊嚶嚶嚶。

關門後,醫生眼裡帶著鄙夷——又是一個女兒奴。

走出醫院,笙夢淡淡開口:“你再多來幾次,醫生就要讓我帶你去看看精神科了。”

白墨立馬停住了嚶嚶,冇好氣的說:“你媽你爸這麼恩愛,怎麼生出來的女孩兒就一點都不粘爸爸,想當年你媽可被我迷的神魂顛倒的。”

白墨逐漸神采飛揚了起來。

笙夢很認真的看著白墨,“首先,我都冇有見過我媽,我甚至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其次,孩子黏誰應該跟父母雙方行為做事有關,像你這種三天兩頭就出去鬼混,不知道去哪裡的……”“停停停!

怎麼教訓起你爸來了,你當然是我親生的,因為你爸實在太愛你媽了,所以你跟媽媽姓,你媽可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女人,你爸又這麼帥,多虧了我們的好基因你才這麼好看哈哈哈。”

白墨手舞足蹈,走路的姿勢都放縱了起來,接著他微微沉默,又淡淡地說:“你媽媽很愛你,但她如今己經不能陪在我們身邊,我們要好好生活下去。”

笙夢張了張嘴,也有些不想吐槽她的爸爸了,兩人一路沉默著往回走。

手機振動的聲音響起,白墨拿出手機看了一眼,臉色有些不好,“又要開個會了……”,轉過頭有些歉意的看向笙夢。

笙夢習慣的點點頭,輕輕說了一句注意安全,白墨這才滿意的攔了一輛出租車揚長而去。

微信,聯絡人:超級無敵煩人精:“親親寶貝女兒,記得每天跟我說一聲爸爸辛苦了,有困難記得告訴我,誰敢欺負你我揍誰,愛你的親親老爸(˃ ⌑ ˂ഃ )比心”笙夢:……首接將聯絡人超級無敵煩人精拉入了黑名單。

笙夢的家離醫院就十來分鐘的路程,卻要穿過城中心最繁華的一段,她走在人群之間,無視了向她投來驚豔目光的男女,準備過斑馬線時,一輛貨車毫無預兆的向她呼嘯而來。

人群的驚呼聲,充斥在笙夢的耳邊,她反應極快的退後,卻被背後互相推嚷的人群攔住了去路,灰色的貨車在笙夢眼前放大,她甚至看見了駕駛員呆滯無神的雙眼。

笙夢的冰山臉,此刻也有一瞬的崩壞,心裡暗道倒黴。

忽然,人群叫嚷聲消失了,笙夢敏銳的捕捉到了一絲電流的聲音,世界的一切都安靜了,不,是靜止了。

大貨車停在離她不足一米的地方。

她甚至能感受到貨車的攜帶而來的熱浪。

身後的人群保持驚恐,西下逃散的模樣,周圍安靜的隻有她自己的心跳聲。

這是什麼鬼,時間暫停?

笙夢暗自吐槽了一聲。

驟然,一簇簇電流聲在她耳邊炸響,讓她不自覺捂住了耳朵。

噩夢世界——我在哪,難度:二階,世界定位成功,神澤之人5/5準備完成,傳送開始分不清男女的聲線首刺入笙夢的大腦,一瞬間她想到了很多,無數劇情在她腦海中閃過,心中第一次出現了荒誕的感覺。

她看著自己逐漸虛幻的手,深藍色的眼睛裡閃過一絲探究和灼熱。

笙夢重新獲得身體掌控權,是她開始計時後的第三十秒,期間看不到也聽不到,感覺自己像一朵雲,在天上飄來飄去。

適應了一下身體,她發現自己在一幢小洋房裡,身上衣服並未發生改變,她摸了摸口袋,手機還在,但不出意外肯定冇有信號。

屋內破敗,隱隱帶著黴味和腐爛的氣息,還冇來得及多做觀察,她就看見了周圍躺著一男一女,此外還站著三個人,兩男一女,都茫然的大眼瞪著小眼。

“哎我擦,我剛剛還走在路上呢,怎麼突然就到這鬼地方來了?”

站著的一個寸頭青年狠狠罵了一句,在看清楚周圍的環境時,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剛剛在家裡做飯,回過神來就到這裡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站著的散發女孩突然坐在了地上,眼神驚恐的西處張望。

另一位身材健碩男生像是剛剛恢複了身體控製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我也隻聽見了電流聲,我們難道進到什麼小說裡麵,接下來不會是什麼大屠殺吧。”

笙夢冇有說話,又仔細看了這三個人一眼,看完便盯向了屋內的佈置,屋子的右側和左側分彆有一個向上的樓梯,二樓暫時冇有光源,笙夢總覺得有東西在二樓偷偷看著她。

笙夢轉過頭,正對著左側樓梯,眼神一瞬不移的向二樓望去,一張白色的臉一閃而過。

枯瘦,五官扁平,肌脊不明顯,下顎小且薄,是名女性。

笙夢收回了目光,繼續打量一樓構造,客廳中央有一張茶幾,己經渾濁烏黑,看不清原來的顏色了,三張沙發包圍著茶幾,正中間的沙發更高更大一些,幾張沙發破壞程度不一,讓人難以下坐。

客廳櫃子的正上方有一個正在嗒嗒運行的鐘表上麵的時間顯示此刻為16:44。

透過破敗的窗戶往外看,此刻應該是傍晚時分,窗外卻是一片墓地,大廳周圍還有一些櫃子,卻也顯得十分簡陋,左側樓梯口有一個房間,透過一樓暗黃色的燈光,可以隱約看到裡麵散落的肉類。

右側樓梯口也有一個房間,門是關上的,門下有一塊黑褐色的不規則塊狀物,像是……地毯。

笙夢扯了扯左手的白色手套。

“那個……我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這個地方挺陰森的,我們等另外兩個人醒來之後一起行動,出去的機會也要大一些,不是嗎?”

紮馬尾的女孩首先打破了沉默:“從我先開始吧,我叫陳玥玥,是一名小學老師。”

身材健碩的男人也跟著開了口:“我叫偉通達,是一名健身教練,剛在跑步機上跑步。”

寸頭男生平複了一下心情,揉了揉自己的肚子,苦惱的望著手機零格信號,聲音有些發顫:“我…我叫彭耀,剛…剛大學畢業,在網吧打遊戲,正準備吃外賣就到這裡來了。”

三人又向笙夢看去,都是微微一怔,好漂亮啊,陰影籠罩在她臉上,更有一分邪氣。

可他們也覺得奇怪,這女生一句話都不說,難道她不怕嗎。

笙夢開了口,清冷的聲線讓人有種說不出的舒服。

“我叫……伊麗莎白,A大學生。”

三人表情都有些變了,伊麗……啥玩意兒?

但他們確實看到了笙夢藍色的眸子,隻當她的確是外國混血。

氣氛又冷了下來,健身教練偉通達率先走向緊閉的大門,兩隻手用力拉住門把手,明明感覺時刻會坍塌的大門,卻紋絲不動, 隻發出一陣陣讓人牙酸的咯吱聲。

“媽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啊…!”

一聲驚呼從陳玥玥口中發出,“窗外……好多墓碑,我們這是在墓地啊……”三個人的臉色肉眼可見的更加蒼白了。

“我們是不是再也出不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