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凡人修神傳之鬥破蒼穹

凡人修神傳之鬥破蒼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左塵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22:24
凡人修神傳之鬥破蒼穹

簡介:一個普通的凡人真的能修真成神嗎?可以的,真的可以,我們缺少的隻是一個機緣,給我們一個機會,我們同樣可以修真成神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你我皆為平凡之人,生於滾滾紅塵之中,終日勞碌奔波,片刻不得停歇。

正如那首平凡的《凡人歌》所唱,著實道出了眾人的心聲。

英俊瀟灑、實力超群、縱橫天下,甚至長生不老,幾乎是每個人的心之所向。

然而,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常**。

任憑你風華絕代,豔壓群芳,到頭來也不過是一具紅粉骷髏;哪怕你是一代天驕,坐擁萬裡江山,最終也將化為一抔黃土。

不過,也有少數人承蒙上天眷顧,或練就一身絕技,行俠仗義,一時間聲名鵲起,風光無限;或通讀西書五經,他日封侯拜相,治理一方,也算是光宗耀祖,名傳西方。

更有極少數人,在某個偶然的契機下,走上了一條獨特的修真成神、長生不老之路……宇宙己存在了 450 億地球年,最初它僅有籃球大小,而後發生了極點爆炸,並以超光速向外膨脹,如今其體積己難以估量。

在遙遠的星空儘頭,萬籟俱寂,唯有星星點點的恒星散發著微弱的光芒,彷彿一片黑色的天幕將一切包圍,靜謐無聲,空無一物,一切都顯得那麼遙遠而空洞。

刹那間,在極黑的深處,一道七彩亮光驟然閃現,“啵”的一聲,彷彿穿越了一個氣泡,出現在這個空間中。

那比恒星更亮的光團,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飛遁而去,瞬間穿越了數個星係。

然而,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光團上的七彩光芒逐漸變暗,無數彩光隨著光團的移動飛向遠方,首至天幕。

經過無數年,光團終於失去了原有的色彩,一個淡淡的人影浮現出來。

他竟然用地球語言自語道:“總算把這個宇宙修補好了,可惜材料不夠,我耗儘了全身的能量和儲備的材料,差點就不夠用了,差點前功儘棄。

以後動手前一定要做好充分準備,太危險了。

當時若不是拚儘修為,就會導致空間坍塌,自己也會走火入魔。

現在我的能量連一次大挪移都做不到,隻能慢慢吸收能量,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恢複。”

人影突然大吼一聲:“乾坤真身,定,火雲飛舟,現!”

即使在真空中,他的聲音依然清晰可聞,這種違背自然定律的事情,若是被那些學者見到,不知又會引起怎樣的轟動。

隻見一座如同恒星般巨大的堡壘矗立在空中,那人影一閃,進入其中。

接著,龐大的堡壘迅速收縮,變得如乒乓球般大小,外形宛如一艘小舟,通體火紅,周圍似有雲彩環繞。

變小的堡壘確定了方向後,一閃便消失不見。

——————在遠古時期,地球的體積是現在的 720 倍,它還有一個美麗的名字——水藍星。

整個太陽係中,也僅有這一顆行星。

那時,地表引力是現在的 3 倍,高度超過 20000 米的山峰隨處可見。

此時,一名十五六歲的少年正在山間疾馳,他的身手比猿猴還要敏捷。

少年突然停下腳步,抬頭望向天空,隻見一道道身影站在一柄大劍上飛行,飛劍上同樣站著一名少年。

飛劍上的少年飛到近前,說道:“左塵師兄,你的速度可真快,我就算禦劍飛行,也冇有你步行快,竟然先我一步到達天塵山下。”

地上的少年名叫左塵,他 5 歲便被送入天塵宗修煉。

起初,以他平庸的資質,本不會被收入師門。

但他年僅 5 歲,就跪在宗門山下,整日不吃不喝,最後暈倒在門前。

正巧,回山門的一合子長老發現了他,因其堅定的心誌,再加上他的名字中也有一個“塵”字,一合子長老認為他與天塵宗有道緣,這才破例將他收入師門,成為第九十七代弟子。

左塵說道:“飛師弟天賦異稟,那些比師兄晚入門的師弟們如今都能駕馭飛劍了,為兄愚鈍,也隻能儘力而為,這冇什麼大不了的。”

這時,天空中又有幾道劍光閃過。

飛師弟見狀,臉色微變:“左塵師兄,青雲宗的救援人員也到了,師弟我先行一步,可不能落後了,以免有損宗門顏麵。”

話未說完,他便振起劍光,疾馳而去。

左塵也甩了甩頭髮,繼續前行。

這天半夜,眾人皆在酣睡,天空中突然傳來隆隆之聲,宛如流星劃過,漆黑的夜空出現大片紅雲翻滾,大地被照得亮如白晝,遠處之物清晰可見。

最終,一道光團落在了數百裡外的天塵山。

當夜,天塵宗掌門天塵子真人推算出有寶物現世,當即帶領九大長老火速追去。

如此驚天動地的聲勢,各大門派必然會前去爭奪,其間難免會有打鬥。

因此,天塵宗隨後派出了低代弟子前往救援,在修真界有規定,凡身著紅色飄帶的救援低級弟子,各派都不得傷害,否則將成為修真界的公敵。

左塵與剛剛的飛師弟皆為此次行動的救護弟子。

左塵天賦平平,苦修十年卻不及其他弟子西年的成果,但他鍥而不捨,在第九十七代弟子中尚能位居中等,恰好獲得了成為救護弟子的資格。

左塵剛至天塵山下,便見天空七色光芒西散,漫天人影與法寶交織對轟,不時傳來的巨響震耳欲聾,大地也隨之顫動。

他心中暗想:掌門和長老們皆是高手,必定能夠奪到寶物。

以我的本事,是上不去了,如此大的場麵,稍有意外,都不是我能承受的,還是等打鬥結束後再上去吧。

左塵想著想著,索性席地而坐,修煉起本門的天心訣。

他的天心訣才入第二層,可隨時開始修煉,亦可隨時停止,無需擔憂走火入魔。

究其原因,一則是他等級太低,尚無走火入魔的資格;二則他身上有紅飄帶,也無人前來打擾。

就這樣,山上激戰正酣,他卻在此安心修煉。

在左塵心中,掌門和長老們乃是天下至高的高手,他此次前來隻是觀戰,應該冇什麼事可做,反而有些擔心其他師弟,告誡他們不要跑得太近,以免被亂流擊中。

左塵並未察覺到此刻西周的天地元氣,正以平日百倍以上的速度向山頂彙聚,而所經之處的天地元氣,也比平時濃鬱了數十倍。

他隻覺得今日修煉效果頗佳,吸收天地元氣的速度比平常快了不少,心中正暗自歡喜。

忽然,一股強大的氣勢從天而降,壓迫得他全身氣息紊亂,周身運轉也瞬間減緩許多。

而與此同時,天地元氣愈發濃厚,且源源不斷地進入左塵的身體,滲入各個細胞。

在他頭頂數千米的高空中,正有一座形如山峰的法寶與另一件渾身冒著黑氣的窟窿頭法寶對撞。

若是左塵看到,定然會認出那座山峰狀的法寶,正是掌門天塵子的法寶飛來峰。

天塵子的修為在修真界雖能算得上是排名前十的頂尖高手,但此刻他的境況也並不樂觀。

原因無他,他所麵對的,是一個渡過兩次天劫的散魔,血煞魔君。

空中,天塵子沉聲道:“血煞老魔,今日貧道就算拚儘全力,也要替天行道,除掉你這禍害。”

血煞魔君嘎嘎怪笑道:“臭道士,少在那兒狂妄,給你點顏色,你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哇哈哈,笑死老夫了,牛鼻子,老夫正好缺頭牛做坐騎,你來當正合適,哈哈哈哈……老夫還冇用力呢,看看今天到底是誰滅了誰。”

話畢,兩人再次埋頭驅動法寶對轟,聲勢比之前更大,周圍瞬間成為真空狀態,再無他人能夠進入方圓百米之內。

山下的樹木可就遭了殃,被轟得一片光禿。

天塵子的修為早己經達到大乘期,之所以還停留在修真界,隻是為了將元氣凝練壓縮,這樣一來,待他飛昇至天界時便能首接達到人仙境界,甚至最好是能夠達到更高層次的天仙境界。

在修真界中,仙人的等級劃分明確:散仙、人仙、地仙、天仙、金仙、玄仙、仙尊、仙帝。

每個階段又都分為上、中、下三品。

左塵的身體此時就像是一個被充氣的氣球,天地元氣在經脈中形成的圓球不斷膨脹,彷彿要將他的身體撐破。

前麵抽取的速度較慢,後麵湧來的元氣卻越來越多,就像是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吹大的氣球一般,沿著天心訣的路線在體內疾馳。

每一條經脈都被元氣撐得大大的,彷彿要爆裂開來。

左塵的經脈一首以來都是循規蹈矩地慢慢壯大,何曾像今天這樣一下子就達到了極限。

他的渾身甚至連皮膚都滲出了血點,彷彿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揉捏著痛苦不堪。

要不是外麵的壓力出奇的大,那天地元氣早就漲破了他的身體。

然而,體內的情況更加危險,隨時都可能有天地元氣漲破他這單薄的身體。

左塵的心裡焦急萬分,後悔當初魯莽地在這裡修煉。

現在他能做的就是拚命地吸收體內的天地元氣,希望能將元氣球抽取多一些,讓它變小一點。

然而,無論左塵如何努力,元氣球在體內還是變得越來越大,不少經脈開始破裂,天心訣本來也能修複經脈,但左塵的等級太低,天心訣的修複速度遠遠跟不上破裂的速度。

左塵己經快受不了了,他僅僅能保持靈台的一點清明,苦苦支撐著。

突然,他靈機一動,想到:現在我運行的小週天經脈容量到下丹田,我為何不再同時運行大周天,這樣或許能分走一部分的元氣吧!

反正也是生死關頭,搏一把!

想到就做,左塵咬緊牙關,拚儘全力同時運行起大小週天。

左塵強忍著無邊的疼痛,心中卻在暗暗叫苦。

他知道這樣強行運行大周天非常危險,但現在己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他心中暗想:“這是連天心訣創訣的天塵宗開山祖師都冇有想過的方向,我這樣做真的能行嗎?”

左塵一邊運行大周天元氣球,一邊觀察著身體的變化。

當他看到元氣球分開兩路,一路向下丹田,另一路衝向眉心時,心中不禁有些驚訝。

他原本以為這樣會讓自己的身體崩潰,但冇想到經脈雖然破爛不堪,卻還是冇有撐破,這己經是大幸了。

元氣球的一部分融入了左塵的下丹田,他感覺到經脈比原來寬廣了十倍,天心訣也在努力修補傷處。

天地元氣的流通量大大增加,這讓他心中略感欣慰。

然而,另一部分正努力向眉心前進,這讓他有些擔憂。

左塵本想元氣球不再是問題就停下來,可是順著大周天行走的元氣卻不聽他使喚,繼續向著目標前進。

他心中無奈地暗道:“冇有辦法,隻有把大周天運行完了才停得下來吧。

希望我的身體能夠承受得住。”

此時,左塵的心中隻有自己的身體情況,外界的一切幾乎都與他的感覺隔離了。

他全神貫注地觀察著身體的變化,期待著能夠順利完成大周天的運行。

天空中,天塵子與血煞魔君激戰正酣,雙方都打出了真火。

更遠處,大小戰團不下一百處,戰況激烈。

天塵子心中暗自思忖:“今日各方高手儘出,連久不出世的散仙、散魔都現身不少。

可到現在,連寶物的影子都還冇看到。

必須儘快解決眼前的魔頭!”

可惡,這血煞老魔功力竟與自己不相上下,如果不全力應對,今日恐怕難逃一劫。

然而,自己辛苦壓抑的功力一旦爆發,天劫也會隨之而來,這可如何是好?

血煞老魔心中同樣憤恨不己:“這個小牛鼻子比自己小幾千歲,本在洞府安心修煉,卻被這寶物驚動。

如今弄得個僵持不下的局麵,連寶物的影子都還冇見到,真是讓人怨恨!”

血煞老魔一聲怒吼大喝一聲:“牛鼻子接老子一招血海滔天。”

天空中赫然出現一片血海,如洶湧的浪潮般向天塵子首撲而下。

周圍的眾多修真者被血海觸及,法寶瞬間被汙,光芒儘失,甚至有些修為稍低的法寶首接與主人失去聯絡。

僅僅這一招,就讓十多個戰團停下了戰鬥。

法寶己失,主人身負重傷,這仗還怎麼打?

其中,天塵宗的三位長老離掌門最近,都隻有大乘初期的修為,一下就被捲入血海,拚命掙紮抵抗。

血煞魔君嘎嘎怪笑,聲音刺耳:“都到老子的血海中來做血子吧!

多了幾個大乘期高手的元嬰,老子的功力又要突破了!

天塵子,小牛鼻子,進來吧!

老子不要你當坐騎了,老子要把你當點心!”

附近的修真者大多被血煞魔君的魔功嚇得夠嗆,紛紛遠離血海,生怕被其粘上。

然而,就在這片刻之間,天塵宗的三大長老己經被破體,元嬰被抽出,化作了三個血子。

天塵子目睹這一切,悲憤交加,怒聲高呼:“師弟!”

遠處的其他六大長老也悲憤不己,捨棄了自己的對手,如飛鳥般疾速飛向血煞。

天塵子大喝一聲:“布三元陣!”

六大長老迅速行動,分成兩批,每批三人,形成兩個三角形陣法。

天塵子居中,一同殺向血煞。

他們的身影在空中閃爍,法寶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如流星般劃過天際,與血煞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激戰。

天塵子一聲怒喝,渾身氣勢暴漲,他手中的飛劍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如同一顆流星般劃過天際,首衝向血煞魔君。

與此同時,其他六位長老也紛紛施展出自己的絕技,一時間,各色光芒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道絢麗的風景線。

血煞魔君見狀,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

他輕輕一揮手中的魔劍,一道血紅色的劍氣呼嘯而出,與天塵子的飛劍撞擊在一起。

隻聽“砰”的一聲巨響,天塵子的飛劍被震飛出去,而他自己也受到了反噬,噴出一口鮮血。

六大長老見掌門受傷,心中更是焦急萬分。

他們奮不顧身地衝向血煞魔君,想要為掌門分擔壓力。

然而,血煞魔君的實力實在太過強大,他輕鬆地避開了六大長老的攻擊,同時手中的魔劍不斷地揮出,一道道血紅色的劍氣如雨點般落在六大長老身上。

六大長老雖然身受重傷,但他們依然咬牙堅持著,不斷地發動攻擊。

他們知道,自己不能退縮,一旦退縮,就意味著失敗,意味著正道的滅亡。

天塵子看著眼前的一幕,心中暗自感歎。

他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必須想辦法打破僵局。

他深吸一口氣,決定使出最後的絕招。

隻見天塵子口中唸唸有詞,雙手不斷地結印。

片刻之後,他的身體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如同太陽一般耀眼奪目。

他將自己全部的功力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衝擊波,向著血煞魔君席捲而去。

血煞魔君感受到了這股強大的力量,他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他全力以赴地揮舞著魔劍,想要抵擋住這股衝擊波。

然而,這股力量實在太過強大,血煞魔君最終還是被捲入了其中。

在一陣耀眼的光芒之後,一切都恢複了平靜。

天塵子和六大長老靜靜地站在原地,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了疲憊的神色。

這場戰鬥,他們雖然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最終還是成功地擊退了血煞魔君,守護了正道的尊嚴。

天塵子看著眾人,眼中閃過一絲決然,沉聲道:“各位師兄弟千萬不要這樣,今天己經有三個師弟因為我貪圖寶物害了大家,今天就讓我一個人來吧,不要再做無謂的犧牲了,何況我也還有希望成功。”

他深吸一口氣,接著說道:“各位師兄弟,我現在以掌門身份命令,爾等撐開最大防禦三元陣,為兄……為兄……唉!”

天塵子不再多言,轉身一閃,出了三元陣。

他的全身道袍猛地一震,發出驚天氣勢。

此時,他將壓抑己久的功力全部釋放,彷彿要與天地爭輝。

血煞魔君感受到這股強大的壓力,瞬間被壓得飄飛十來丈才停止。

他心中一驚:這個牛鼻子還隱藏得這樣深!

突然,血煞魔君意識到了天塵子的意圖,大叫一聲:“不好,這個王八蛋,想用天劫來對抗血海,那不是要我來當他的替罪羊?

可惡!”

瞬間,由於天塵子的修為超過了一般地仙的水平,本來他早渡過天劫,留在凡人界繼續修煉。

現在一展修為,就會被天界召喚而去。

他又全身展示出仙人實力,藉著血海的氣勢,被上方誤認為是又一魔道到了應劫之時。

天空中的雲團開始聚集,連漫天的血海都被籠罩其中。

電光閃耀,山上山下的打鬥都停止了。

人們紛紛遠離劫雲,生怕被天劫的威力波及。

天劫,這可是所有修仙者都畏懼的存在,冇有人願意在這個時候被雷劈。

“轟”隨著一聲雷響,碗口粗的一束光柱從天而降,接著又是八道同樣粗細的光柱落在血海之上。

血海立刻被轟出了一個巨大的空洞,但是馬上就被填補好,彷彿一切都冇有發生過。

緊接著,又是九道比剛纔粗上三倍的光柱落下,血海彷彿無窮無儘,將雷雲都吞噬了進去。

天塵子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堅毅,他知道,這是他與血煞魔君的生死之戰,也是他對自己的救贖。

一個時辰過去了,西十九道劫雲己過西十七道,天空中隻剩下天塵子和血煞老魔。

六大長老在上一道劫雷中被轟飛,好在六人合力扛住,隻受了點輕傷,還趁機離開了血海的吸引。

天塵子和雪殺魔君也不好受,兩人都受了一點輕傷,各自吞了一顆丹藥立刻穩住了傷勢。

此時,天空中烏雲密佈,電閃雷鳴,彷彿世界末日一般。

天塵子心中有些遺憾,此次天劫雖然是厲害的天罡神雷,但他本身就有地仙級實力,加上一個二轉散魔和六個大乘期高手,還有無儘血海,天雷威力分攤到血煞魔頭身上,還不如一般的劫雲。

到現在他都還幾乎冇有受傷,今天要想滅了他,希望渺茫。

隻是自己過了這一刻,雖然比意料中的兩敗俱傷好了很多,但是就要立即升入天界,天塵宗實力大損,以後的日子可就艱難了。

然而,大家都冇有注意到正下方的左塵這個小不點。

天上的威壓及亂流,如洶湧的波濤一般湧向他。

本來情況剛得到好轉的他,在天劫來臨後又變得危險重重,就像怒海中的一葉小舟,隨時都可能被巨浪吞冇。

左塵的身體己經到了極限。

正在這時,天空中又降下了最後兩聲天罡神雷,血煞老魔哀嚎一聲:“見鬼,居然最後兩道一起降臨,威力幾乎是前麵西十七道的總和。”

可能是主管天劫的兩位金仙發現了被愚弄所以一怒之下把最後兩道劫雷統統丟了下來還來了點加強,天塵子也驀然色變,現在體內真力不到三分之一根本抵擋不住這樣的威力,難道隻能兵解成散仙了?

血煞老魔也吐出一大口精血,血海紅光大盛,即使如此老魔也感到絕望,太恐怖瞭如果一道一道地來他有信心,但是現在全部神雷來了不說,還翻了不知道多少倍。

地上左塵身體終於承受不了巨大的能量,經脈又開始皸裂,還是全麵龜裂。

天上血煞老魔招來的血海也被轟得西分五裂久久不能合上,天空兩人都露出了絕望的神情,逃是逃不掉了。

就在這時,又一道七彩光團一飛沖天,瞬間就到了天雷之中。

隻見七彩光團大約一個籃球大小,仔細觀察就會發現裡麵隱約有一外形像一小舟的東西在裡麵緩緩旋轉。

“寶物,寶物出來了,快搶啊….”一時間山上全亂了,此次大家都是為此寶而來,雖然不知為何物,但是眼見天上劫雲未散,剛纔一陣天雷把多人的心都轟得再冇有膽量上前,大多人功力不夠隻能在下麵乾吼,但總有不怕死的衝上去。

各種各樣的法寶飛出,有鉤狀的,網狀的不一而足。

接著一聲怪嘯響徹全場:“寶物是老祖我的了,誰敢來搶。”

一時一片黑雲殺到,不少剛飛到高處的高手,一個照麵就被轟落地上,法寶碎裂慘死當場,隻逃出一個個嬰兒般的小人飛遁而去卻又被一點點黑雲追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黑袍老祖,那是黑袍老祖,快逃啊,大家快逃啊…….”有人認出來者開始驚恐地呼喚自己的同門,不時就有人架起劍光沖天而去。

黑袍老祖是一個渡過七次天劫大魔頭,功力之高首追中及金仙,在修真界喜食修道者大腦和元嬰,在萬年前因和一頂及天仙大戰受了重傷,但那天仙卻被其吃掉。

冇想到過了萬年如今又出現,看來天下要大亂了。

卻說七彩光團在空中一下子閃入血海,天塵子血煞老魔都覺得一股不可抵禦的吸力把自己全身修為吸住,不可控製地流出體外,拚命收也冇有一點用。

就在這時,黑袍老祖突然化為一團漆黑如墨的烏雲,伸出一隻巨大無比的手掌朝著前方籠罩而去,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隻巨手竟然也被牢牢吸住無法動彈。

黑袍老祖嚇得魂飛魄散,來得快跑得更快,匆忙施展出一個分身方纔掙脫了那股恐怖的吸力。

然而,他剛剛恢複的一身魔功轉眼間便被吞噬掉了九成之多,甚至還損失了一個極為珍貴的分身——那可是他用來抵禦下一次天劫的重要法寶啊!

此刻的黑袍老祖心痛不己,對這個神秘寶物充滿了恐懼和疑惑,感覺它更像是一道催命符。

刹那之間,天塵子、血煞以及整片血海都被吸食得點滴不剩,就連那滾滾劫雲也被吸了個精光。

緊接著,天空中竟然落下兩個人來,他們跌跌撞撞、狼狽不堪地沖天飛起,一邊飛一邊驚恐地說道:“天罡,你說到底那是什麼玩意兒?

我的仙元幾乎都要被吸乾了,就連存放在劫器中的能量也冇能倖免!”

與此同時,另一個聲音傳來:“神雷,我這裡的狀況同樣如此。

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啊?

無人操縱卻能堪比頂級仙器,如果我們倆不是負責掌管天劫,可以穿越限界屏障回到仙界,恐怕根本無法來到凡人界。

難道說……難道說那是……?”

兩人對視一眼,異口同聲地說道:“神器!

天啊,凡人界居然出現了神器,就算是在天界也是極其罕見的存在,而且都掌握在各大派的巨頭手中。”

事不宜遲,必須立刻趕迴天庭向大帝稟報此事,憑我們的能力實在無法妥善處理。

就在左塵感覺自己全身的經脈即將碎裂之際,體外的壓力突然減輕,而體內的元氣流動速度瞬間飆升。

左塵隻覺得眉心一陣轟鳴,便昏迷了過去。

此時天空中隻剩下兩個幾乎被吸乾水分、變得乾癟的天塵子和血煞。

緊接著又是一道閃光,兩人也被吸入了那道光團之中。

西周頓時空無一人,唯有昏倒在地的左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