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反正我長生了,開啟鹹魚修仙

反正我長生了,開啟鹹魚修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林白
  • 更新時間:2024-07-17 16:08:43
反正我長生了,開啟鹹魚修仙

簡介:【種田文長生文無女主無係統時苟時不苟搞笑】 有靈根者入仙路,可惜林白偏偏冇有 隻能另辟蹊徑用假靈根進入仙門了 作為一個長生鹹魚,他表示種田纔是最大的快樂 長生守則: 1.今天你惹我,無數歲月後小心你的墳頭不保! 2.苟纔是王道 3.種田纔是成仙路 4.歲月無限,持續更新中…… ↑以前版本,除了標簽不值得信任,會更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林白伸伸懶腰,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睛,嘖了聲,不太行還是有些困。

於是又躺回去睡了。

三個月後。

這三個月來,那位出去找修煉資源的範建青年來回了許多趟了,王老八帶林白去打好鄰裡關係。

三個月間呢,林白的任務為做飯、澆水閒餘時間王老八聽吹吹修仙界的故事。

“看那蛟龍一擺便可尾興風作浪,那翻滾起的海浪如通天巨人的腳掌,海浪拍下,生靈塗炭,經過巴拉巴拉(此處省略一本書的字數)。

他最終成功證道仙人,一劍將那惡蛟斬首,天地間下起一場血雨以此告知世人惡蛟己除。

完。”

天上在下雨,淋濕了三人。

林白撓了下濕潤的頭髮,抬頭望著天上下著雨的雲朵,咬牙指去,罵道:“彆耍帥了先,把你喚雨聚靈術收了!

不用如此身臨其境!”

王老八乾咳一聲,瞥了一眼林白,鄙夷道:“不懂得意境,嘖嘖。”

一串講下來,範建聽得激動萬分,林白聽得心驚萬分。

於是兩人陷入沉思。

範建在自己的幻想裡揮動寶劍,腳踏惡龍,馳騁天下,被世人尊為建天尊。

林白在自己的幻想裡瘋狂邁動雙腿,抬頭仰望巨浪,瘋狂思考著怎麼逃生……嘶~冇活路呀!

林白為之震動,這可不行,如果……呸呸呸,亂講,這種蛟龍如果有那麼多的話現在修仙界早完了,這老頭子使壞,竟然敢反向勸我努力,太可恨了。

“我明白了!”

“哎呀媽呀!”

範建猛地一拍桌子,響動嚇了兩人一跳。

隻聽他道:“感謝老八長輩的提點,我知道我得做出選擇了!”

他拿出一張紙,看著它,範建表情堅毅:“我不該退卻,不該軟弱的,不該遲疑。

麻煩老八前輩再幫我看幾天田,我要去了。”

兩人望著範建離去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林白恍然:“聽懂了,他又要你打白工。”

王老八:“……”王老八瘋狂扇著扇子,喝茶降降火。

林白帶著憐憫的目光注視著他。

“你什麼眼神呢?!”

林白不承認:“你想太多了而己。”

王老八也是犟,竟然能夠慷慨一笑:“嗬,我這叫做欣賞、支援。

想當年……”王老八一甩扇子,‘啪嗒’一聲又打開了剛合上的扇子,道:“我在家中排第八,老爸學識不高,便將我取名老八。

我是家中第二小,因為孩子眾多,少有人照料。

後來聽山中有道士,好奇之下便跑去那山。

尋道過程一路風風雨雨,風餐露宿,可謂披荊斬棘,過關斬將。

最終得到道士認可。”

林白躲遠了聽,以免誤傷,數了一下,這次他講個人記用了三種法術:行風術,榮植術、喚雨聚靈術。

林白提出疑問:“那……這是你其一熱血履曆?

還是唯一?”

“你扯那些冇用的乾嘛!”

這小崽子真會抓重點。

王老八皺著眉頭瞬間就轉移話題,他真情實感,道:“我這是要告訴你,我懂範建的心。

雖然我會苦一點,但沒關係。”

林白表示不同意:“我覺得你這就是犯賤。”

王老八:“……”林白靈光一現:“你完全可以去當說書的啊,你這實力神了啊。

講得驚天地泣鬼神的,怎麼冇考慮過?”

王老八撇撇嘴:“你去坊市的時候冇發現一個說書人都冇有嗎!

包括茶館裡的。”

“我害羞。”

王老八:“……”忘了,這廝還冇去出去過。

王老八歎聲氣:“哎,在坊市說書壓根不會有人扔靈晶,大家都過得緊巴巴的,怎麼會隨意讚賞呢?

而那些有錢大人物,如果講到他們不開心處,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就莫名得罪了他們,怎麼敢去說書呢。”

“明白了,我先回去了。”

林白搬走椅子,走人。

今天準備回去久違地修煉幾分鐘。

勤快的習慣應該磨冇了。

林白坐回自己的床上,感應天地靈氣,吸納入體。

絲絲縷縷靈氣由假靈根牽引,在丹田處循環。

“等等!

怎麼感覺不太對。”

林白靈力在手中使用,淡紅色的靈力在手中滾動。

“紅色的?

為什麼?

假靈根麼?”

這紅色的靈力竟有幾分擾亂心智的能力,要不是林白是二百六十七歲的老鹹魚,換做尋常擁有執唸的人,說不定就因此被蠱惑了。

林白想起假靈根是魔道物品,本以為隻有吸食血氣這一副作用,冇想到……林白表情凝重,是因為修煉靈氣入體與假靈根進行了接觸嗎?

之前都冇太在意……如果是外來增強靈力的會不會就冇事?

“有點麻煩。”

林白跑出去,找王老八詢問。

王老八眯著眼扇著扇子,正躺在搖椅上舒服。

“老頭子,你知不知道有什麼靈物可以增強靈力的?”

“嗯?”

王老八睜開眼,嫌棄地看了眼林白:“有啊,咱們現在種的臻萃靈米就是呀,還有一些靈丹妙藥,買本《妙靈典》,裡麵都有。

你這小崽子是不是不想努力了,想走捷徑了?

這人啊,不能這樣,需要不斷的……”林白瞭解到後,立刻封閉耳朵,不聽這囉嗦的老頭子說教。

望自己三畝綠油油的臻萃靈米。

修仙界的東西不一定都需要凡界植物需要那麼久的時間,西個月就行,但修仙界有些靈物卻特彆需要時間。

來修仙界三個月了,坊市確實該去一趟了。

老頭子突然拍了下他,嚇了林白一跳,林白疑惑:“你乾什麼!

你這什麼表情?”

王老八道:“突然想起來告訴你了,過幾天之後我的臻萃靈米要熟了,可能會有劫修來,我練氣境七層倒不用太擔心,隻是你要守好你的田。”

林白驚了,這些日子聽老頭子的牛逼聽多了,知道劫修他們是專門乾些偷竊的修士,一聽到劫修剛剛他腦子裡第一個想到的是跑。

怎麼最低損失地跑……林白陷入沉思。

王老八說道:“不過這點你也不用擔心,劫修太不會去糟蹋一個還未成熟的寶庫,隻是一個月後你的臻萃靈米好像也要熟了,你這練氣境一層要的資訊要是被人知道了,你可倒大黴了。”

真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林白轉念思考自己是不是該拿起以前的拿手手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