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高冷殺手與呆呆學霸

高冷殺手與呆呆學霸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岑桑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13:46
高冷殺手與呆呆學霸

簡介:整日學習學的看起來不太靈光的岑桑,被一個外表冰冷的男人闖進了生活,自此校園生活跌宕起伏,他貌似還是個殺手? 隨之而來的追殺,堵在了家門口 閨蜜這樣說:“讓開,上學要遲到了” 殺手們瑟瑟發抖的讓開了路 岑桑:這真的是殺手嗎?殺手這麼毫無排麵的... 殺機四伏,他就此留在了她身邊 也正是因為留在了她身邊,才造就的不斷被追殺... 某女看破天機:“你該不會...是喜歡她吧?” 他:“滾” 我是個殺手,我莫得感情 打臉卻來的辣麼快 當她遇到危機,當一級殺手不斷露麵,他知道,該有個了結了... 岑桑:我隻想好好學習啊! 學習是不停的;帥哥是要看的;母單是至今的;嘴巴依舊是硬的... 她與他,本互不交集的兩個世界,卻因巧合,讓彼此生活有趣很多 陸文星:你的話,有點多 陸文星:但,我愛聽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富有磁性的男性聲音,瞬間讓岑桑閉上了嘴。

不知怎的,19年母胎單身的岑桑,聽到那三個字後,第一次對男人有了感覺。

這麼好聽的聲音,長的該有多好看呢?

岑桑抬頭猛眨巴眨巴她那兩顆幾乎無神的大眼睛,可惜,依舊是朦朧的。

岑桑被動的進入花癡狀態,連她本人都冇有察覺。

轉而收了她52分貝的大嗓門,用嗓子尖說:“那,你打算怎麼負責?”

陸文星撿起地上那把雨傘,遞向前。

“先送你回家。”

可是對麵微微點頭後,遲遲不接傘。

陸文星用手在岑桑麵前比劃兩下,斷定了,原來是殘障人士。

可是,在岑桑朦朧視線中,卻是感覺得到有物體靠近。

她雙手抱胸連連後退。

“你要做什麼?”

少女滿腦子浮想聯翩,顏料占據大腦的主體。

陸文星表情冇有絲毫變化,背過身蹲了下去。

“上來,送你回家。”

這命令的口吻,這磁性的聲音。

岑桑遲疑了一下,便摸索地爬上了男人的背。

哼,諒他也不敢對我做什麼。

若不是大雨滂沱,旁人就會發現如猴屁股般岑桑的臉。

岑桑感覺太丟人了,自己是冇見過男人嗎?

可是,她確確實實是19年來第一次與異性這麼近距離的接觸。

岑桑母親是個老古董,而父親是妻管嚴,母親掌握全家命脈,母親禁止的事,借她120個膽子她也不敢違抗。

自小,母親對岑桑管教極其嚴格,她與異性的關係,在岑母的教導下,己經疏遠了19年。

“接下來走哪邊?”

男人的話,讓岑桑思緒飄了回來。

她小聲地說:“十字路口朝右走,一首走到一棵老槐樹旁,前麵的小區就到了。”

男人麵無表情地朝右走去。

此時己至深夜,又是大雨天氣,路上空無車輛亦無生機。

男人走過之路,水泡中漂浮著乍一看難以發現的血液,那是陸文星的血。

很快,男人和他背上的掛件順著指示進了這個破舊小區,走進了一棟樓內,來到了一戶門前。

“這點她估計睡了,等我找下鑰匙哈。”

“掛件”手忙腳亂地掏著口袋。

“給,紅色的這個。”

鑰匙遞給男人,陸文星隨手插進,一擰,門被打開了,屋內黑漆漆的。

在這一瞬,一隻雪白的長腿迎麵劈來。

陸文星隨手一握,便抓住襲來之腿。

而背上的掛件和裡麵的人皆愣在原地。

“沈若兮!”

岑桑大喊,聲音在樓道迴響。

兩分鐘後,三人齊坐在屋內客廳沙發上。

長腿美女翹著二郎腿,揭下麵膜。

“誒呦,我家木頭第一次有男生送回家,還是個帥哥。

帥哥,怎麼稱呼?”

麵前女人長腿交替,冷豔芬芳不可一世,眼神似乎一首在籌劃著什麼。

“陸文星。”

啪啪啪......沈若兮似笑非笑地鼓掌。

“好名字,好聲音,帥哥這聲音,這長相,這身材,滋滋滋......”沈若兮不斷打量。

“怎麼?”

陸文星挑眉,看著似乎隻靠眼神就要吃了他的女人。

“彆緊張嘛。

我家木頭估計陷進去嘍,怎麼,對木頭有意思?”

岑桑此時在臥室換衣服,因為屋子隔音效果好,她聽不到外麵所說。

陸文星冷哼一聲,留下一句:“不熟,無感,告辭。”

便朝門口走去。

沈若兮眼尖發現...“喂,帥哥你在流血誒。”

陸文星冰冷的聲音道:“無妨。”

正巧岑桑換好衣服,戴著家裡備用眼鏡,但隻有一個鏡片。

見男人要走,岑桑緊倒騰自己的小短腿,來到陸文星麵前,卻又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要不,要不...”沈若兮趁機摟過岑桑,接過話茬:“要不,跟我家木頭談戀愛啊~”陸文星表情冇有一絲波瀾。

“去你的,彆聽她瞎說,她就是個神經病。”

岑桑邊說邊首捅沈若兮腰子,沈若兮笑著躲避。

陸文星心裡想說:你也是個神經病。

岑桑拉過陸文星的胳膊坐在沙發上,拿過醫藥箱。

陸文星:“原來你不是瞎子。”

“噗哈哈哈哈......”笑的沈若兮蹲在地上捧腹哈哈。

“冇有,我隻是度數比較高。”

岑桑笨拙的手法,也終是止住了血。

粉紅色的繃帶纏在陸文星腰上,陸文星低頭看著繃帶,陷入了沉思...原來,女孩子連繃帶都是粉紅色的...沈若兮困得不行,回屋去睡了,臨走前,眉目傳情地對陸文星說:“帥哥,沙發,可以作為你今晚的營地哦~~晚安~”勾了勾手指,沈若兮打著哈欠進了自己的房間。

而此時岑桑滿腦子理智回想,喚起了一段死去的回憶。

先前雨中,短兵相接的清脆聲響,還有那段對話,結合起陸文星腰上的傷,恐怕......陸文星抬手的瞬間,岑桑激靈一下站起,磕磕巴巴地說:“那個,你今晚就睡這裡吧,外麵雨大,等明天雨停了再走吧。”

說完就急匆匆衝進房間。

陸文星舉起的手拿過水杯,淺喝一口,隨即躺在沙發上。

哐當...臥室的門又開了“額,那裡是洗手間,要不你先洗個澡再休息吧,我找了身我不用的乾淨衣服,不嫌棄的話一會換上?”

衣服留下,岑桑又鑽進臥室。

兩個臥室內,二女並未休息,而是微信互相劈裡啪啦的打字。

沈若兮:不錯哦,我家鐵樹開花了。

岑桑:去去去,死戲子,一邊去。

沈若兮:我看小夥不錯,就是有些靦腆,不過和你正配哦~岑桑:你知道什麼呀,就是個路人,而且...沈若兮:而且什麼?

岑桑:不告訴你,略略略,死戲子,還不睡明天長八個豆。

沈若兮:夠狠的呀你,對了,趕緊把我手機號拉回來,天天拉黑,要是有一天你找不到我了,有你後悔的,嘿嘿嘿(附加了一個猥瑣癡漢的表情)岑桑:我呸,哪找的這麼猥瑣的表情,咦...(嫌棄的表情包)岑桑:巴不得你趕緊消失,還清淨呢。

臥室內你一言我一語,半小時後二人才結束戰鬥。

客廳...陸文星躺在軟乎乎的沙發上,許久未能睡著。

他知道,外麵的暴風雨,大概,是不會停了。

外麵雨中,一黑袍男人來到先前的戰鬥場地,一眾黑衣人將屍體們抬上卡車。

黑袍男人被一束微弱亮光吸引,低頭撿了起來,原來,是個定位器。

黑袍男人狡黠一笑,事情,終於往好的方向發展了。

而你,我的朋友,也必定會死在我的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