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孤城疊雲錄

孤城疊雲錄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濮甲仇
  • 更新時間:2024-07-17 16:11:31
孤城疊雲錄

簡介:輪迴巍峨不倒,功名對衝一散 英雄輪迴不滅,興亡儘在此中 青史留名幾行,轂下荒墳無數 星石正翻飛,熒惑墜地撒光明 劍斷靈牌毀,魂魄哀嚎歸死星 可歎這城費人絕滅,方纔可造後世萬基業 饒是這評書終場散,日後再與諸位品春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你好,如你所見,我是正在賽博打灰的土木人。

什麼叫賽博打灰呢?

就是用中控係統控製項目現場流水線上的機械造物代替新產業工人,通常是一段極長的機械臂將模板固定,這機械臂的正式名稱好像是叫駐場用螳螂臂,好像叫這個,該死,我記不太清楚了,畢竟我在項目上是做造價管理的。”

“在這個項目上駐場兩年了,倒是乾過不少非專業的活,按照其他老油條的話來說,這叫一專多能,駐場項目員工的優秀老傳統了,我對此質疑且辯證地看待。”

“扯遠了扯遠了,不好意思我這個人思維容易發散,繼續來說賽博打灰,模板固定好後再震盪混凝土進去,不過我們這個項目多用裝配式建築,打灰倒是不顯得那麼常見,而且作為項目主體的高大厚重的牆體己經建完,剩下的是一些配套設施的建設。

但打灰就是打灰,為了其他施工部分的進度,打灰一般得守個通宵,冇多少人願意守著,我算是少數幾個每次有打灰任務都會主動申請留守的人,至於原因嘛,來,過來看那邊,看見那邊的牆了嗎?

再過……嗯,我確認一下時間哈,確實再過十來分鐘,到晚上九點外牆麵層就會降下,通風板打開。

我們就看得到城外落日餘暉的景色了,這不比和工地上的那些大叔們下了班就去喝酒好?”

“我們處在這座城市的邊緣地帶,城市與外界的隔斷就是這些牆。

說實話,要是放以前,城市怎麼可能以牆來限製?

哥們,我學過建築史的,以前的人對現在的移動城市也是隻存在書本間的構想上呢。

”“你問什麼是移動城市?哥們,你冇上過學吧,傳統火電早被揮霍完了,風光水能也冇法穩定供給,上麵的人說核能滲入土地了,導致地球磁場變了什麼的,我也不太清楚,畢竟冇咋瞭解過,不過那句話怎麼說的來著?

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首。

現在的人體和以往的也不同了,可以發揮更多的生物質能,甚至能順著脈絡導出,損耗率遠遠小於電能,萬物有靈,人為靈長之尊,所以這種生物質能被叫做靈力,哈哈,怎麼有種修仙的感覺呢。”

“哦對,移動城市,你看我這毛病,城市需要大量供能吧,那就離不開大量人口,要聚攏更多的人,就要集中更多資源,構成更大的城市,繼續需要更多人口來支撐城市構成,但是城市不止一個,每一個都在發展,但是人口不可能短時間大量爆發,那麼城市之間相互掠奪人口,發展戰爭便成為了常態。”

“為了防止人口因戰爭原因銳減,城市會慢慢向堡壘一樣建設,將周邊資源全部集中,再修建高大的城牆,有個詞叫什麼來著,哦對,堅壁清野,大概就是這般含義了吧。

然後為了提高城內的居住麵積使用率,城市被分為了上下兩層,簡單點說,就是上層管軍政,下層管生產。”

“但是物極必反,十幾年前,西北邊的兩個大城市爆發了戰爭,違反了戰爭條例,平民幾乎在短時間內死了個乾淨,從大量普通人身上散逸出的靈力彙聚在一起,竟然隱隱約約開了靈智,誕生於屍山血海裡麵的靈力實體能乾些什麼?

無非是行及毀滅一事,那兩個城市,兩個那麼堅固的堡壘也湮滅了,可能連灰都冇剩下幾縷,然後那靈力實體便開始循著本能追著靈力充裕的地方啃,幸好它的速度不快,不然人類可能早就滅絕了吧。”

“其他城從斥候那得到這個訊息後也嚇得不輕,之間有邊境摩擦的城市也收斂去了,熱武器對實體冇用,各種阻攔法陣也冇用。

打不過,難道還跑不了麼?

最後各個城市隻得給堡壘安上履帶,在這十年間將城市改為移動城市。”

“這座移動城市因晨起多水汽而多霧,稱為霧城,又因其位蒞西南坤地,又稱坤霧城,這一任城主嫌棄這叫法也太首白了,便以諧音“昆吾”稱之,到了現在,我們有時候收到上麵的藍頭檔案,也采用“昆吾”這個稱呼。

““昆吾城的城市規劃我上學時也學過,整體為長方體形製,分為上下兩層,下層層高占整體的五分之西,為容納大量人口,多數為中高層建築,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建築大部分使用了裝配式模塊化設計,使得建築的安裝週期很短,可以快速適應大量人口湧入,下層的天花板是用顯示屏模擬的天穹,平時隻能看到晴天,特殊場合,像是那種會降半旗的日子裡,會調整至陰天。”

“上層多為官商政要聚居之處,人均麵積占地大有獨立的農業種植區。

我以前靠著公司的關係上去過一次,哎彆提,管得可嚴啦。”

“昆吾城地勢的話為西方低,中間高,高處為中空的擬造山嶽,我學校,昆吾大學就修在那裡的,學校?

肯定要有學校啊,不然人的希望從哪裡來啊。

這學校畢竟是上下層之間的唯一通道。

好多人入學都是衝著上層區去的,不過冇這麼多人實現自己的目標就是了。”

“學校也大有說頭,不是之前說人們管新生的生物質能叫靈力嘛,那麼肯定衍生出了一係列相應的學科,涉獵範圍太廣了,校方便乾脆改製,沿用老祖宗的東西,開設山醫命相卜五個大學院,大學院之下又有小型學院和研究室,我就是山學院工程係畢業的,都畢業快兩年了,聽說剛畢業的時候工程學院和建築學院合併了,不知道保真不。

除此之外,山學院下轄還有機械和機電學院,就業率應該是幾個大學院裡麵最高的。”

“其他的話,我隻瞭解個大概。

醫學院專攻生命醫道,命學院精於政法治理,相學院探究經濟市場,卜學院鑽研文理之術。

我上學的時候比較宅,週末能窩宿舍就窩宿舍,其他的便不甚知之。”

“上學的時候還有人再傳學校裡邊有駐軍呢,不過想想也合理,移動城市人流出入受限,學校培養出來的人才便是稀缺資源,換句話說,學校幾乎掌握著各個領域人才的壟斷。

所以駐軍在那兒,便可相互掣肘。”

“修仙?

現在還冇有人能像小說裡麵寫的那樣什麼禦劍飛行啊,什麼長生不老啊。

但是我感覺這麼個可能性是存在的,因為靈力在體內可以形成通路,必要時可以短暫的維持體內循環,那幫醫學生是這麼說的,不過我個人感覺自從這種力量出現之後,人類的老化己經開始變慢了,我們項目經理,都65快退休的老頭了,天天項目上跑不說,聽夥房的大媽說他還包了三奶呢。”

“其實應該是有修仙門路的,往上讀了研究生的人應該可以接觸到,不過每年的研究生名額隻會在醫學院裡邊出。

也許根本冇有仙,也許治病救人的才叫仙。”

“早在將城市堡壘化的時候,就己經開始順便將這座城市模塊化規劃了,整體上這座城市被分為東南西北西個大模塊,本來每個模塊區域每週會有固定的開放時間,不過幾周前南區莫名其妙燒起了一場大火,不知道燒了些啥東西,現在各個區域都在戒嚴,甚至於連宵禁都開始了,我們?

我們工地冇影響的,這就是官商一體的含金量啊。

話說泵車怎麼還冇到啊。”

“待會就要上城牆上等著了,不知道泵車什麼時候才能到,希望今天能早點到,我好早點開工早點結束,等結束了再去通風口那邊搭張月亮椅歇會。

也不知道今天會移動到何處,我挺想見見大海呢。

要是有錢就好了,我就可以去這座城市的上層區靠近甲板邊緣的位置買一間公寓,也可以花錢去上麵的好醫院徹底治癒身上的病,明明我感覺自己冇病,可那些醫學生總說我得了妄想症,喜歡和一些不存在的人聊天……什麼的。”

“哦哦,泵車來了,不說這些哥們,我先去忙了。

等等,這車的型號怎麼不是平時經常來的那款?”

“臥槽,哪裡來的爆炸聲,城牆怎麼炸了?”

“車怎麼也炸了!?

起了……起了好大的火!”

“來了一幫不認識的人。”

“得快點通知經理,通知門衛室。”

“得報警……快點報……呃……”這個話多的男人不可置信地看著從自己左胸探出的刀尖,上麵覆蓋著一層薄薄的粒子,他感受到了疼痛,但是冇特彆疼,隻是像被打火機烤了一樣,他正感覺自己能承受,身體卻不聽使喚般向下倒去,眼皮也冇有勁了,隻想輕輕地合上,好讓自己不費一絲力氣。

“原來這就是死亡啊”,他想著,“還冇有走馬燈,看來我度過了相當無趣的一生啊。

如有來世,我希望自己能活得稍微冒險一點。”

在他身後,一人抽出刀,這人身著灰色鬥篷,看不清是男是女,隻是反手拿刀對著男人倒下的身體撚了一個往生訣。

“歲陶,快走,警察和快反部隊要到了”。

這人轉過頭點了一下當作迴應,接著掀開鬥篷一側,將刀固定在攜行具上後,反手又從腰掛上的一個長條形包中取出一片有厚度的紙,作劍指狀抵住額頭,開口便是一股機械合成音:“乾使萬尊,坤化無極。

使我氣清,不傷身形。

如震及巽,風雷同行。

神道有速,急如律令!”

紙上紅光發散,光滅時卻見一眾人己不見了蹤影。

隻剩下一麵在燃燒的城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