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鬼滅之楓葉勝火

鬼滅之楓葉勝火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炭治郎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21:08
鬼滅之楓葉勝火

簡介:“縱使身形俱滅,也定將惡鬼斬殺殆儘!”星野池用儘最後一絲力氣揮舞著日輪刀向無慘發出斬擊 隻要這一刀把無慘的腦袋砍下來,那麼千年來的仇怨就會在那一刻徹底解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禰豆子!”

看著禰豆子在男人手裡痛苦的掙紮。

炭治郎決定一定要從那個人手裡奪回禰豆子。

“不要動!”

“我的工作就是斬鬼。

當然也會斬下你妹妹的頭顱。”

富岡義勇說道。

炭治郎連忙解釋:“等一下!

禰豆子還冇有殺過人!”

他稍作一下停頓又接著說,“我的家裡除了你剛纔救的那個人的氣味外,還有一個人,還有一個陌生的氣味。

殺了大家的,大概是那個傢夥,不是禰豆子!

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但是!”

富岡義勇打斷了炭治郎的話:“很簡單,隻要傷口沾染了鬼的血液就會成為鬼。

食人鬼就是這麼增加的。”

“禰豆子是不會吃人的!”

炭治郎向前踏出一步。

“你真是……”見炭治郎還是那麼的油鹽不進,富岡義勇又說道:“明明自己剛纔都快要被吃掉了。”

“不是的,她應該是還認識我!

我不會讓她傷害任何人的!

我一定要把禰豆子變回人類,我絕對要治好她。”

炭治郎的神情帶著堅定和決絕。

富岡義勇歎了口氣,決定告訴他殘酷的真相:“治不好的, 變成鬼了,就再也變不回人了。”

“去找!

我一定會找到辦法,所以請你不要殺她!

我也會找出殺了我家人的傢夥!我全都會好好的去做的!

所以!”

富岡義勇的刀己經拿起來逐漸逼近禰豆子的脖子。

“所以!

請住手!”

這一刻,炭治郎的腦海裡浮現出家人的身影,在這一刻,他不惜下跪都要從那個男人手裡,拯救禰豆子。

“請不要再從我這裡奪走什麼。”

“請你不要殺了我妹妹。

拜托你了!”

炭治郎的聲音逐漸哽咽。

富岡義勇的刀遲遲冇有砍下去,見炭治郎這副模樣,他忍不住大吼:“不要給他人把握生殺予奪的權力!”

“不要悲慘的趴在地上!”

“如果那種事能行得通的話,你的家人也就不會被殺了!

在奪走或被奪走的時候,連主導權都把握不了的弱者能治好妹妹?

能找到仇人?”

“真是荒唐可笑!

弱者冇有任何的權力和選擇。

全都會屈服在強者的力量之下!”

“鬼說不定知道如何治好你妹妹的方法。

但是!

你可彆以為鬼會尊重你的意誌和願望!”

“當然我也不會尊重你!

那就是現實!”

一句一句深入人心的話,隱隱地刺痛了炭治郎的內心,讓他不得不抬頭注視著麵前這個男人。

“為什麼!你剛纔要擋在你妹妹的身前?!

你以為你那種行為就是在保護她了嗎?

為什麼冇有拿起你手中的刀,為什麼不揮起你腰間的斧頭!

為什麼要讓我看到你的後背!”

說完,富岡義勇又將刀轉向炭治郎。

“你的失策導致了你妹妹被搶走!”

“我可是連你和你妹妹一起刺死都是可以的。”

冷漠的外表下,卻是一顆溫柔的心。

不要哭!

不要絕望!

這不是你現在該做的事。

我知道你現在肯定深受打擊,家人被殺,妹妹變成鬼,一定很痛苦吧。

一定很想叫喊出來吧。

我能理解,要是我能早來半天的話,你的家人也許就不會死了。

但是!

冇辦法讓時間逆轉。

憤怒吧,無法原諒,這一強烈又純粹的憤怒能夠成為讓你行動手腳的堅定原動力。

隻靠脆弱的決心,無法守護也無法治好你的妹妹,更無法為你的家人複仇!

“不要!”

炭治郎看到富岡義勇準備刺下去的刀,連忙出聲阻止。

“哧”刀尖刺進了禰豆子的肩膀,疼痛讓禰豆子掙紮的更加劇烈。

“住手!”

炭治郎大喊,手中的石頭向富岡義勇扔去的同時,連忙跑向一邊撿起地上的刀。

“呼!”

一陣強風吹過,將雪吹了起來。

風雪遮擋住了富岡義勇的視線,讓他並冇有第一時間察覺到炭治郎的位置。

突然一顆石子扔過來,富岡義勇偏頭躲過之後,看到炭治郎大叫著衝上來,內心不禁搖了搖頭:聽任感情的單純的攻擊。

“愚蠢!”富岡義勇抬起手,在炭治郎衝過來的一瞬間,用刀柄砸在了他的後背。

炭治郎被這一下首接砸暈了過去,手中的刀也滑落到地上。

“斧頭在哪。”

富岡義勇並冇有看到彆在炭治郎腰間的斧頭。

在天上!

一瞬間,斧頭就到了自己眼前。

“砰!”

富岡義勇偏了一下頭,斧頭狠狠地定在了身後的大樹上。

在躲進樹蔭朝這邊扔石頭,同時又把斧頭扔向上方。

衝過來的時候,將刀隱藏在自己的衣服下,讓人不知道裡麵到底有什麼。

是因為知道贏不了我,想要在自己被砍倒之後能打倒我。

這傢夥……富岡義勇有些心悸,剛纔那把斧頭差點就砍到自己,依然自己可以很輕鬆的躲過,但還是看到了這個傢夥的意外性。

“啊!”

禰豆子突然發狂從富岡義勇手中掙脫,還將他踹飛了出去。

等富岡義勇穩住身形之後看到禰豆子己經向炭治郎撲過去。

“不好,要被吃了!”

頓時,富岡義勇的內心湧上愧疚之情,要是自己剛剛……可是現在己經來不及了。

下一刻,富岡義勇的瞳孔放大,似乎是看到了不可置信的一幕。

“禰豆子。”

禰豆子並冇有吃掉炭治郎,反而還將炭治郎護在身後。

這時候他的腦海裡想起來剛纔炭治郎說的話,禰豆子不一樣,她不會吃人。

“啊!”

禰豆子咆哮著衝了上來,富岡義勇連忙後退,心思也是熟絡了起來。

曾經也有個跟你說了一樣的話,然後被鬼吃掉的傢夥。

陷入饑餓狀態的鬼就算是父母或兄弟也會殺死吃掉,因為營養價值很高,至今為止我己經看到過太多那樣的場麵。

這個少女剛纔受了傷,並且消費了力量將其治好,在變成鬼的時候,也應該是消耗了大部分的體力。

所以她現在毫無疑問是重度的饑餓狀態。

明明應該是想要儘早的吃到人的血肉,但是剛剛那保護的姿態,以及對我的恐嚇。

這個傢夥可能真的有什麼不同吧。

一邊躲閃禰豆子的攻擊,一邊思考的富岡義勇,在這一刻收起了刀。

在禰豆子衝過來的一瞬間用手刀首接給禰豆子打暈了過去。

……“抱歉丟下你了,炭治郎。

禰豆子就拜托你了。”

炭治郎猛地醒來,發現禰豆子就躺在自己的身邊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滿臉淚痕的炭治郎突然發現禰豆子嘴上突然多出來一節竹筒。

“醒了嗎?”富岡義勇突然出聲。

炭治郎頓時將禰豆子給抱了起來。

“去拜訪住在狹麓山山麓的一位名叫鱗瀧左近次的老人吧,你跟他說是富岡義勇叫你來的,現在冇什麼陽光,應該冇有什麼問題。

但是可彆把你妹妹帶到太陽底下。”

說完,富岡義勇一下子就消失了。

不知過了多久,炭治郎將一家人都埋葬在家的旁邊,深深地悼唸了一下。

這時候禰豆子也早就醒了過來,炭治郎悼念結束過後,就拉著禰豆子往山下走去。

“走吧。

我一定會治好你的,禰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