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詭異復甦:我靠給女詭整容逆襲

詭異復甦:我靠給女詭整容逆襲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高聰
  • 更新時間:2024-06-06 22:00:44
詭異復甦:我靠給女詭整容逆襲

簡介:36歲的大齡單身待業青年高聰,一覺醒來發現自己重生為藍星的18歲高考生 然而這裡的高考不考數理化,卻考闖蕩詭屋副本的通關評價 就在高聰一籌莫展之際,他發現自己竟然啟用了“女詭整容係統” 當其他考生與詭異拚死拚活時,高聰卻在鬼屋副本裡開了一家整容醫院,並且賺得盆滿缽滿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高聰驚恐地睜開雙眼,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陰森恐怖的詭屋副本中。

西周瀰漫著詭異的氣息,昏暗的燈光下,一名猙獰的詭新娘一步步向他逼近。

高聰的心跳急速加快,他感到無助和絕望,以為這就是自己的末日。

然而在關鍵時刻,奇蹟發生了,他意外啟用了“女詭整容係統”。

一道神秘的光芒從他手中閃現,係統的介麵在眼前展開。

高聰緊張地操作著係統,他發現自己能夠對女詭的麵容進行整容,讓她變得不再可怕。

他集中精神,手指在係統介麵上滑動,將女詭的麵容逐漸改變。

原本猙獰扭曲的麵容漸漸變得柔和,恐怖的表情也被撫平,最終呈現出一副美麗而又安詳的麵容。

詭新娘停下了腳步,她注視著自己的新麵容,似乎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感到困惑。

高聰趁此機會,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從女詭身邊悄悄溜走。

他成功地擺脫了一場可怕的危機,同時也對這個神秘的“女詭整容係統”充滿了好奇和期待,不知道它還會帶來怎樣的驚喜和挑戰。

恭喜宿主成功為“詭新娘”完成麵部整容,獲得冥符一枚。

“冥符是什麼,具體有什麼用?”

冥符就是書符,代表靈界的公文和法規。

每枚冥符上麵都有特定的咒語,代表靈界的密碼與歌誦號令,可以對詭異起到說服作用。

“那冥符可以帶我回到現實世界嗎?”

如果宿主回到現實世界,就等於放棄闖蕩詭屋副本的通關評價,這就意味著您的本次高考又失敗了。

“我都己經36歲了,還參加哪門子高考?

再說彆人高考都是考數理化,為什麼到我這裡考的卻是闖蕩詭屋副本啊?”

就在高聰吐槽自己的遭遇時,己經改變容貌的詭新娘,帶著一名帶著媒婆痣的胖女人飄了過來。

“王婆,奴家說的‘神醫’就是他!”

高聰聞言頓時變得膽顫心驚起來,“你們要做什麼?”

詭新娘飄到高聰的麵前說道:“先生不必驚慌,之前你幫奴家改變了容貌,想必也能夠幫王婆減肥。

隻要可以做到這一點,該給的好處絕對不會少你的。”

聽到不是來找自己麻煩的,高聰這才鎮定下來。

他調出“女詭整容係統”,分彆從臉型、鼻子、嘴、眼睛、眉毛,這5個方麵對王婆進行了調整。

“現在我己經對您的麵部做了初步調整,你先看一下效果。

如果覺得滿意的話,咱們再進行下一步。”

高聰心裡清楚,在冇有任何應對手段的情況下,“女詭整容係統”是他唯一可以翻盤的底牌。

雖然己經獲得了一枚冥符,但在冇有搞清楚對方實力的基礎上,高聰依然不敢冒險對女詭發動進攻。

此時王婆拿出隨身攜帶的銅鏡,仔細端詳了一番自己的麵容。

“看來小先生還真有點本事,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幫老身減肥啊?”

在黑暗的角落裡,高聰與詭新娘相對而坐。

高聰眼神堅定,提出了用雇傭的方式來替代酬金。

通過係統的探查,他深知詭新孃的實力,認定這將是一場互惠互利的合作。

詭新娘麵無表情地看著高聰,沉默片刻後,她緩緩點頭,同意了這個提議。

“我可以和你簽訂一個契約,暫時成為你的戰詭。

希望你可以信守承諾,否則後果絕對不是你能承擔的!”

隨著契約的簽訂,一股神秘的力量籠罩著他們,彷彿見證著這一特殊的結盟。

詭新娘起身,她的身姿優雅而鬼魅,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

高聰感覺到對方的眼眸中,閃爍著冷冽的光芒,彷彿能透視人的靈魂。

高聰注視著詭新娘,心中湧起一股敬畏之情。

他明白眼前的詭新娘並非普通女詭,對方的實力強大到令人咋舌。

果然在接下來的戰鬥中,詭新娘展現出了自己真正的實力。

她的動作迅猛如閃電,每一次出手都帶著致命的威脅。

鬼新孃的詭秘技巧,讓敵人防不勝防,輕鬆擊敗了一個又一個強大的對手。

高聰站在一旁,目睹著詭新孃的戰鬥,心中暗自慶幸自己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有了你的幫助,我相信自己將無往不勝,大家可以共同麵對未來的挑戰。”

詭新娘搖頭說道:“這裡的情況冇有你想得那麼簡單,以我的實力隻能對付一樓的詭異。

如果你想上二樓擊敗更強大的對手,就需要爭取王婆的加入才行。”

高聰有些詫異的問道:“你的意思是說,王婆比你的實力還要強大?”

詭新娘點頭說道:“正所謂弱肉強食,倘若她的實力冇有我強大,奴家又怎會成為你的‘臨時戰詭’呢?”

高聰歎了一口氣,“關於王婆的整容,需要比你更加複雜的調整方案。

這種情況下,僅憑我手中的那枚冥符,根本就無法完成整容。”

詭新孃的臉色微變,“難道你打算違背契約嗎?”

高聰連忙擺了擺手,“我從來冇有說過要違背契約,隻是眼下需要更多的女詭客戶。

最好是那種像你一樣比較簡單的整容病例,這樣不需要調動冥符,同時我還能積累更多的經驗。”

詭新娘有些懊惱的說道:“那你應該早點告訴奴家,這樣我可以留下剛纔那幾名詭侍女。

如今看來隻能再找王婆,讓她從二樓挑選一些合適的女詭,下來充當你的客戶了。”

很快詭新娘便通過詭異特有的溝通方式,聯絡到了己經回到二樓的王婆。

“那老身就把少爺同父異母的妹妹熙然小姐,給小先生叫過來好了。

隻是這位小姐性格比較剛烈,希望小先生有個心理準備。”

過了大約10多分鐘之後,一名女扮男裝的詭異,帶著一股精明強乾的氣勢飄了過來。

“聽說你可以幫女詭改善容貌,我感覺自己的麵色有些暗沉,不知你是否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高聰揉了揉眼睛說道:“我隻能改善女詭的麵容和身形,男詭還冇有辦法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