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和親前懷了瘋批太子的崽

和親前懷了瘋批太子的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溫詩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18:17
和親前懷了瘋批太子的崽

簡介:【偽兄妹雙潔強取豪奪男女主扮豬吃虎】 盛顏仙姿的天子幺女南嘉公主陷囫圇失貞遭欺淩,恰於青山寺禪修的太子溫璟請願回朝 豐神雋秀的他扶起柳泣花啼的皇妹 “皇妹因何垂憐涕泣?” 女子嬌若芙蕖,聲聲哀泣,卻未曾注意清冷矜貴的皇兄眼中的隱忍剋製 — 東窗事發、身世敗露,溫詩並非天子親生 撥開重重迷霧 她身懷六甲,再度踏上和親之路,黃沙蔽天、風雲變幻,身披黃金冑甲繡著雲彩龍紋的男子長劍沾血,挑起車帷 “皇妹,做朕的皇後吧” “哥哥不是說了,會護你一輩子,何必捨近求遠?” * “在皇妹眼中,孤清冷自持、玉潔鬆鶴、不染風雪 但是皇妹——” 溫璟解開革帶,將人步步逼退至帷幔之中 溫柔的眼眸欣賞著眼前美人被紅紗纏繞的模樣,發間的紅帶垂落在她脖頸,感受酥手搭在身前 眼中滿是晦澀,附在她耳邊低語 “皇妹,我們再要一個孩子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看著溫詩走遠的背影。

林皇後耷拉著眼皮,不痛不癢地吩咐女使。

“想來南嘉近些日子便要動身前往燕國,太子如今還在青山寺待著,派人告知他一聲。”

林皇後柔指伸展,片刻失神。

到底是從小長大的兄妹,她不信溫璟狠的下心不見溫詩最後一麵,她不信這孩子如此狠心。

—溫詩快步離開坤寧宮。

春華正在亭中焦急地站著等待。

看到春華後,溫詩的步伐放緩,膝蓋的疼痛隱隱傳來,不必看便知紅腫。

春華眼瞧見不對,立馬上前攙扶。

“皇後孃娘她……”溫詩知道她下一句要抱怨林皇後做事不講禮法,及時製止。

“我們稍作休息便去父皇的昭和殿。”

二人緩步行至禦花園,尋了處幽靜地便歇息。

園中花香西溢,鳥雀喳喳。

池塘中魚兒隨風躍起,一派美好。

溫詩看在眼中,心中不免徒增傷感。

可惜了,這樣好的景色,今後怕是無法再見了。

燕國使團浩浩蕩蕩前來,鑼旗喧天,便是來求娶她。

南嘉公主自幼與燕國太子訂下婚約,結秦晉之好,雖淩晟殘暴成性,但她代表南國,二人相敬如賓不是問題。

如今,她彆無他法。

“誰都不許攔我,我偏要在禦花園玩!”

熟悉的聲音傳來,溫詩的眉輕輕蹙起。

不多時,盛氣淩人的女子便來到眼前。

明蕭公主,溫初棠。

當今貴妃所出,嬌生慣養、驕縱跋扈。

溫初棠居高臨下地看著坐在石凳上疲憊的溫詩,不由得譏笑。

春華自覺不妥,微微拉扯溫詩的衣袖。

溫詩仰頭抬眸看向溫初棠。

溫初棠滿不在意,上下打量一番,眼中的不滿快要溢位。

“怎麼你還有臉出來呢?

我還以為你己經被淩辱死了。”

溫初棠看不起這個姐姐。

她不明白,為什麼父皇和皇兄都更加偏愛溫詩,從小到大從來如此。

首至今日,皇兄前往青山寺前還囑咐她與溫詩和睦相處,父皇也因溫詩被綁而盛怒波及她。

溫初棠母妃雖是貴妃,但貴妃家世雄厚,她也有狂妄的資本。

她佯裝懊惱道。

“壞了,纔想起。

今天燕國的使團到來,你是要去嫁人的。”

溫詩不欲與其爭辯。

她歇息的差不多,便要帶著春華離開。

明蕭向來如此,言語毫無遮掩。

看著溫詩離開的身影,溫初棠急得跺腳。

她低聲咒罵。

“這種給皇室蒙羞的人,父皇怎麼還不賜死!

要是是南嘉我早就自儘了,也好過在燕國給南國蒙羞。”

這話冇壓聲。

不高不低傳入即將離開的溫詩耳中。

她不自覺攥緊裙襬。

一首來到昭華殿中,溫詩的頭腦混沌,與守門的公公打過招呼。

昭華殿中不似往日的莊嚴肅穆。

此時,年邁的帝王在龍椅上,階下是燕國來使。

簡略地宴席,燕國使臣並無任何不滿。

“臣等願早日迎南嘉公主,我朝太子殿下翹首以盼,願與公主同心交好、舉案齊眉。”

淩晟本是想親自來以示誠意,無奈燕國事務繁多,隻能派使臣前來。

臨彆之際,特意囑托他們儘快帶南嘉來燕國。

溫皇麵容平靜,他聲音洪亮響徹殿宇。

“南嘉公主,自幼聰慧。

你們太子不親自來迎?”

他疼愛南嘉,為天下人熟知。

若非南嘉生母訂下婚約,無論如何都不會讓溫詩遠嫁。

更何況,淩晟凶名在外,殘暴聲名遠揚,吊死宮女、毆打平民等等。

不可枚舉的惡行。

溫皇很想看看這男子,實在不行他便是不結好,也不能讓女兒入龍潭虎穴。

燕國使臣極力給太子說話。

“殿下實是抽不開身,今日將公主迎回。

改日必將攜公主回南國看望天子,萬望陛下安。”

溫皇正欲再說些什麼。

太監來報,“南嘉公主請覲。”

溫皇正欲和燕國使臣一番推諉,冇想到南嘉主動前來,他眉頭皺起。

明明囑咐過皇後。

不能讓溫詩露麵。

怎麼……他按壓下疑惑,看見底下南國使臣焦灼想要說話,搶先開口。

“宣。”

溫詩提著裙裾,一步一一步行至溫皇麵前。

彎腰行禮,標準到極致,無絲毫差錯。

兩側的燕國使臣看著眼前舉止端莊、麵若桃李的女子,不由得心生歡喜。

原來這就是他們的太子妃。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難怪太子非她不娶,著急把他們攛來帶公主回國。

燕國使臣急不可耐。

率先開口,“如今南嘉公主己經前來,不若便隨我等回去。”

溫皇抬眸打量說話的男子。

眼神不怒自威,上位者多年的氣息,帶著不容抗拒。

“哦?

朕的女兒你們想要便要?”

“婚約如此,陛下也不想為天下人所詬病。

若是因此兩國交戰,不僅陛下要揹負罵名,公主也會成為禍國妖女。”

南國為首的使臣不卑不亢。

南嘉看雙方氣氛劍拔弩張,輕啟紅唇。

“父皇,我願隨使團前往燕國。”

這是她的使命。

南國使臣一臉喜悅,“那我們便……”出發吧,三個字還未脫口而出。

一道淩冽的聲音從殿門傳來。

“孤的妹妹,你們如此荒唐便要帶走嗎?”

“無聘,是為不敬;無人,是為輕蔑。”

男子自殿門處逆著光走來,臉部輪廓柔和,一身黑色蟒織錦袍,長身玉立,站在那便令人膽寒。

溫詩看見太子哥哥的那一刻,心中所有的委屈不滿頃刻爆發。

她提起裙子,奔跑上前。

眼角飆淚。

“皇兄,我……”他們己經數年未見了,自從皇兄前往青山寺隨師修佛後,便失聯了。

她行動不自由,也因身份無法前往青山寺,便一彆數年。

溫璟看著因微跑來到麵前的女子,麵色潮紅,微微喘氣。

眼角還掛著淚珠。

他粗糲的手指覆上少女柔軟的皮膚,拭去眼淚。

溫皇端坐於上,看見溫璟的那一刻霎時緊繃,在看到溫璟幫溫詩擦淚的時候,眼中閃過異樣。

南國使臣倒是冇其他想法。

隻當是兄妹確實多年未見,孺慕之情迸發格外親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