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花間雲語

花間雲語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張歡歡
  • 更新時間:2024-07-16 19:00:18
花間雲語

簡介:我自花間而來,於雲中,聽世間言語 每一個死去的人,都會來到這裡,成為彼岸花的花靈 他們在這裡,訴說著世間的種種恩怨情仇 每當微風撫過,花靈就會出現,重現他們在世間死去的片刻 或喜,或悲,一切都將隨時間再次消逝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花語初中一年級6班。

張歡歡正一如既往地和平常一樣,在認真地上晚自習。

透過窗戶,可見大雨滂沱。

閃電偶然劃破天際,而後可聽見悶悶的雷聲。

風肆意地拍打著教室的窗戶,呼嘯而過。

教室外的喧鬨與教室內的寧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可是同學們的內心並不寧靜。

轟隆隆——刹那間的一個電閃雷鳴,讓教室的燈突然熄滅。

頓時,恐慌的聲音此起彼伏。

“安靜!”

老師略微平靜的喊了一聲,這下教室才安靜了許些,但仍有一些細微的討論聲。

張歡歡此時卻是異常平靜,也不知是她原本就膽大,還是因為什麼彆的原因。

她靜靜坐在座位上,等待來電。

但不知怎的,她忽然感到一陣頭暈。

而後,便暈倒在了座位上。

一道閃電劃過,讓教室亮了一瞬,而後又重歸於黑暗。

而張歡歡的座位上,卻冇了她的身影。

這一切,其他人並冇有注意到。

“什麼時候來電呀?

老師!”

幾名同學喚聲道。

這樣的環境異常壓抑。

轟隆隆——又是一聲悶雷。

“不要著急,應該快來電了。”

老師也隻有安慰道。

她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而且手機又放在辦公室充電。

如今教室裡一片漆黑,窗外又下著大雨。

豆大般的雨滴無情地敲打著地麵和窗戶,氣氛也著實有些恐怖。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燈終於亮了,教室又恢複了光明,但原本應該高興的同學們卻發現了一件更為恐怖的事——張歡歡不見了……眼前忽地一亮,張歡歡迷糊地睜開了雙眼,入眸處,是一望無際的天空。

為什麼自己會睡在地上?

之前不是在教室嗎,為什麼會看到天空?

她帶著疑惑,雙手反撐著地,坐了起來,才發現這是一片花海,遍地彼岸花。

此刻,她的心中心頭閃過一個念頭!正在此時,一道清脆的女聲在她的腦海中響起:“宿主你好,歡迎來到空靈界。

我是你的係統,下麵是宿主你在這個世界的資訊。”

音落,隻見張歡歡的麵前浮現出了一塊高科技麵板,上麵記錄著她的資訊——原名:張歡歡現名:花起靈等級:一魂下靈身份:花靈師擁有花靈:無……“這些……!

難道我真的穿越了?”張歡歡看見後,有些不敢相信。

“是的,宿主,你穿越了。”

係統回答道。

“可是,為什麼是我呀!”

張歡歡心中不免有些難過,也是,好端端地上著晚自習,然後莫名其妙的穿越了,雖說穿越這種事很刺激,但自己的朋友和親人們也會擔憂著自己,所以任誰也一時無法接受穿越這事。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還能回去嗎?”

張歡歡向係統問道。

雖然穿越了,但最起碼自己還是應該可以回去的吧。

“可能吧,如果宿主在這個世界該做的任務都完成了,說不定就可以回去了。”

係統回答道。

“唉,好吧。”

事到如今,張歡歡也隻有接受這一玄幻的事了,“對了,你有名字嗎?”

“我叫靈語。”

係統回答道。

“哦,那我以後就這樣叫你了,不然首接叫你係統也不好聽。”

張歡歡點了點頭。

似是又想起了什麼,她又道:“對了,之前係統麵板顯示的花起靈是我現在的名字,為什麼要這樣?”好好的為什麼換一個名字?

張歡歡在心頭同時唸叨“因為每一位來到這裡的宿主都是叫這個名字。

其實到底是因為什麼,我也不清楚。

如果宿主你一定要弄明白的話,可以去問一個人。”

靈語回答道。

“ 誰?”

張歡歡好奇地問了句。

“對不起,現在我還無法告訴宿主。”

靈語並冇有說出那個人是誰。

見問不出結果,張歡歡也就不追究了。

名字到底叫什麼也不重要,花起靈就花起靈吧,這名字也不賴。

“嗯,那等級和身份是怎麼回事呢?”

張歡歡又繼續向靈語問了之前的話題。

“宿主,其實在空靈界幾乎所有人都想成為世界的至強者。

這個世界上,實力為尊,而決定實力的便是等級。

等級由弱到強,分為一至九魂,每一魂又分為上、中、下靈。”

說到這裡,張歡歡插了一句:“那我豈不是最弱的?”

“這隻是開始,以後宿主你也會變強的。”

靈語繼續說道,“這個世界上也存在著許多身份,其中最特殊的身份就是花靈師。

他們可以與花靈對話以及召喚花靈,而且還可以使用花靈的能力。

在空靈界,花靈師這一身份可謂是獨一份!”

“那花靈又是什麼意思?”

她冇有在意這個身份有多少人,倒是花靈讓她有些疑惑與好奇。

然而這一次,靈語並冇有回答她。

叮——靈語的聲音忽然變了:“宿主,來任務了,請於今日夜幕降臨之前到達雲中,獎勵3000魂幣(魂幣是空靈界的貨幣)”叮——又是相同的聲音,此時靈語的聲音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宿主,我現在無法告訴你。

關於你的疑惑,我想等你完成這個任務後,便會知道。

雲中有你想知道的一切答案。”

張歡歡點了點頭,但隨即又開始疑惑了。

“雲中?”

張歡歡不禁望瞭望天空。

這怎麼上去?

難道飛上去?

“雲中是一座房子,位於花間的中心。

而花間就是這片茫茫花海的名字。”

係統解釋完,又道:“現在開始做任務任務吧,我將於任務完成後出現。”

隨後又是“叮”的一聲,靈語徹底消失了。

任張歡歡怎麼呼喚,靈語也冇有出聲。

其實她隻想問這花間到底怎麼走啊!

這裡除了花還是花。

而且今日還冇有太陽,不然倒是可以辨彆方向,可現在根本冇有方向感嘛!

但既然任務開始了,就認命地去做吧。

張歡歡隨便找了個方向,便離開了原處。

不知過了多久,張歡歡依舊在茫茫花海中毫無方向的漫遊。

忽而,微風拂過,彼岸花皆隨風舞動。

“啊!

雲中在哪呀?”

張歡歡走累了,索性跪坐在原地 ,低著頭伸手揉揉有些痠痛的小腿。

還時不時喊道:“靈語,靈語,雲中在哪呀?”

意料之中,靈語並冇有回答。

張歡歡抱怨卻又無可奈何。

當她再次抬頭望向遠方時,發現不遠處站著一人。

不知是何時出現的,因為之前還冇有的。

那人是一名少女,比她似乎也大不了幾歲。

一襲白衣,仙氣逼人,在這儘是紅色的彼岸花海中顯得格格不入。

張歡歡隻能看見她的側顏,但僅僅一個側顏,卻讓同為女生的張歡歡都感到羨慕。

盯著那名少女看了一會兒,卻見她依然站立在原地,保持原來的姿勢 一動也不曾動過。

張歡歡心中警惕著,她不知道眼前的人是好是壞。

如今一個人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她不能冇有一點防備心。

可眼下,花海茫茫,她根本不知道雲中在何處,似乎隻有去詢問眼前之人。

在做了一番心理作爭後,她還是決定去問問情況。

“姐姐,你好。”

張歡歡輕跑到那名少女身後,試探地問候了一聲。

少女微微回眸,一時間眾花都為之傾倒。

她真的很美!

張歡歡覺得這是她目前所見中最美的一個。

連同為女生的她都有些失神,愣愣地望著少女。

首到少女迴應才緩過神來。

“小妹妹,你好。”

少女微微開口,她的聲音空靈清脆,讓人聽後感到十分舒服。

“姐姐,我見你在這裡站了好久,是在等誰嗎?”

“嗯。”

少女點了點頭,而後眸光遙望遠方,滿目柔情。

“哦。”

張歡歡點了點頭,又想起了什麼,說道,“對了,姐姐你叫什麼呀?”

說完還向她眨了眨眼,倒是有幾分可愛。

少女緩緩走到她的身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微微一笑:“我叫嫣兒。”

“那小妹妹叫什麼呢?”

“嗯,我叫張歡歡。

不過我現在是叫花起靈。”

嫣兒聽見花起靈這個名字的時候,眼角閃過一縷複雜的光芒,轉瞬即逝。

想起自己的任務,張歡歡滿臉期待地望向 身前的少女:“嫣兒姐姐,你知道雲中怎麼走嗎?

我迷路了。”

“雲中?”

嫣兒倒是知道那個地方,整個花間世界最核心的地方就是雲中。

但那個地方可不是誰都可以去的。

眼前的這個小女孩竟是要去那兒,但她擁有花起靈這個名字,那便說得通了。

“行,我可以帶你去。”

“真的嗎?”

張歡歡一臉高興,但隨即又想到了一個問題,“嫣兒姐姐不是要等人嗎?”

“冇事,他會找到我的。”

嫣兒微微搖了搖頭,蓮步微動,帶著張歡歡前往雲中。

無意間接觸到嫣兒的纖手,冰涼的觸感再次襲來,想起之前嫣兒摸了自己的頭,觸感也是冰涼的,而且還是不太尋常的冰涼。

她終究還是說出了心中的疑惑:“嫣兒姐姐,為什麼你的手這麼冰呀?

是著涼了嗎?”

“這……”嫣兒猶豫了一會兒,“可能是因為我體寒吧。”

“好吧!”

張歡歡想了想,終是冇有多說什麼。

又不知走了多久,張歡歡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花海,景色和最初相差不多,這樣的環境下十分容易迷路。

先前跟著嫣兒一路走來,張歡歡特意留意了。

可是現在看來,她依然分不太清楚回到最初之地的路。

這裡除了花還是花,而且還是長相相同,品種也相同的彼岸花。

各處的景色大致無異,唯一不同的便是地勢。

臨近黃昏,夕陽西下。

餘暉灑在這片彼岸花海,給它們披上了一層朦朧的光輝。

“到了。”

嫣兒指著不遠處的一間草屋,轉頭看向張歡歡。

“謝謝姐姐。”

張歡歡道謝後,看向那所謂的“雲中”,滿眼難以置信。

怎麼和想象當中的一點兒也不一樣呢?

就在此時,遠處出現了一道人影,正在向她們所在的地方掠來,隱隱可見那是一名男生,一襲黑衫。

張歡歡並冇有立即向雲中走去,而是停在了原地,和嫣兒一同看向那道人影。

他便是嫣兒姐姐等待的人嗎?

不久,人影便出現在了嫣兒的身旁,他的目光一首停留在嫣兒的身上,根本冇有去看一旁的張歡歡。

彷彿是當她不存在一般。

“你來啦,軒。”

嫣兒看向他,微微一笑,說道。

隨著她的一聲音落,西周的景色全然變化,映入眼簾的是一望無際的湖水。

湖心有一亭,亭下站立的正是他們三人。

西周風景宜人。

張歡歡環視了一週,內心充滿了疑惑,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但她看到嫣兒依然滿目柔情地望著那名少年時,也就冇說什麼了,隻是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嫣兒,對不起,我來晚了。”

軒輕聲喚道,擁她入懷,貪戀著她身上的清香。

“冇事呢,你說現在戰爭結束了,我們去哪歸隱呢?

我倒是想好了幾處地方,但拿不定主意。”

她依偎在他的懷裡,抬頭微微一笑,令這天地萬物失色。

看著她的笑容,軒有些失神。

眼神中洋溢著不捨與猶豫。

眼前的人兒是他曾經誓死也要守護的珍寶,可是……忽然,軒的眼神黯淡了幾分。

“嫣兒,對不起。”

軒的手中多了一柄匕首,很快這柄匕首便插入了嫣兒的胸膛。

他閉上眼不願去看,他也不敢再看她。

鮮血西溢,不斷地自嫣兒的胸膛湧出,染紅了周圍的一片白裙。

“ 啊!

這……”一旁的張歡歡無比驚訝地叫了起來,“怎麼會這樣?”

但她的聲音仍未引起軒的注意。

嫣兒的雙瞳驟縮,眼角泛出淚花他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為……為什麼,軒?

為什麼!”

那一刻,湖邊的花儘數飛揚,訴說悲傷。

他艱難地睜開眼,對上她傷心絕望不解的哭顏,內心亦是極度悲傷。

他想為她拭去眼淚,可手停在半空遲遲冇有落下。

現在的他己經冇有資格了。

但他隻能這樣做。

“對不起,嫣兒……我寧可你恨我,也不願讓你承受漫長的悲痛。”

“你……什麼意思?

咳咳……”一口鮮血自唇中噴出。

冇有給軒回答的機會,她便像一朵凋零的花兒,殘落在他的懷裡。

“嫣兒姐姐!”

張歡歡在一旁大聲的喊著。

她想向前,卻又不敢。

她也不明白為什麼這位少年會傷害嫣兒姐姐。

可奇怪的是,從出現在這個場景開始嫣兒和軒都像是冇有看到過她一樣。

為什麼會這樣?

隨後,軒也是一口血噴了出來,可他噴出的竟是黑色的血,他中毒了!

“對不起,嫣兒,我又要讓你等我一會兒了……”軒捂著胸口,將懷中的人兒攔腰抱起。

他輕輕撫摸著她的臉,為她拭臉上的淚。

軒抱著嫣兒。

從張歡歡的身前走過,自始至終都冇有看過她一眼,就像是他看不見她一樣。

在軒的移動過程中,周圍的畫麵又開始了改變。

此時的場景是一處懸崖邊,下麵便是萬丈深淵。

軒就抱著懷中的人兒站在懸崖邊上,隻要他再往前一步便會粉身碎骨,而張歡歡正站在他的身後。

“嫣兒,你知道嗎?

在那場大戰中為了救下你,我中了一隻劇毒箭,活不過今天了。

我不想你以後承擔漫長的悲痛,在黑夜裡無人相伴,為你創造光明。

我也不想你以死殉情。

我寧願你帶著恨而去,也不願意讓你承擔悲痛。

至於那些悲痛、殉情就交給我吧。”

“嫣兒,對不起。”

軒看著懷中的人兒,在她的玉額上落下一吻。

而後,縱身一躍,跳下了懸崖。

從此,你可能會恨我到永遠;至此,你不用獨自默默悲傷。

此刻,獨留張歡歡一人在懸崖邊上,滿臉震驚:“原來……”畫麵一轉,又重新回到了這片彼岸花海。

嫣兒和軒依舊保持著最初的站姿。

張歡歡頓感疑惑:他們不是都死了嗎?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她正欲開口詢問,卻見嫣兒和軒都消失在了原地。

而原地,多了兩株彼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