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紀元天妖,我以人身走妖道

紀元天妖,我以人身走妖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陳默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7:34
紀元天妖,我以人身走妖道

簡介:【殺伐果斷非後宮癲狂苟道腹黑每日四更】 舊道紀元輪迴,新道紀元初生,追隨永恒的生靈,在時光長河的沖刷下逐漸腐朽...... 意外穿越到大荒修真世界,陳默靠‘女神’補貼的靈石,竊取上古大妖天賦神通,以人身走上妖道修煉 修煉天賦差?他直接按照屬性來計算實力! 缺少修煉資源?他不慌不忙戴上頭套......然後開始‘舔包’! 人族修士:彆說小小煉氣修士,這一拳下去,就算妖獸都得炸裂......哥,我錯了!我錯了!我真的不是在摸你! 妖族妖修:不是,大哥......人族得天道獨寵,我們妖獸一族都逼不得已化作人身修煉,你卻反而要修妖道?! 正當陳默走在無敵道上時,抱著對一切‘不必理會’的態度,忽然發現... 他的道,似乎在與整個天地對抗,為紀元所不容,而幕後隱隱藏著一雙雙恐怖的推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呼!!!

踏入劍塚入口後,陳默宛如穿過了任意門一般,來到了一處陌生的空間。

相比外圍觀察的樣子,內裡更像新開辟的乾坤。

遠眺的視野中,便是一把把靈劍淩亂地插在地上,從中心為圈層向西周擴散,一眼望去難以看到儘頭。

“不愧是青雲宗劍塚...”低聲喃喃一句,陳默快速往前方走去。

腳下並冇有固定的道路,如同開放的空間,隻要找到合適的位置,就可以隨意盤膝打坐。

劍塚之內有陣法限製,空間儲物類靈器根本無法使用,不怕有人偷偷竊取靈劍,所以青雲宗也懶得派人手看管。

“陳默?”

看著緩緩走來的人影,盤坐的弟子有些意外,如此‘風流’人物會花費靈石進入劍塚?!

按道理來說,缺少道基,陳默進入劍塚的作用不大,畢竟煉氣九層的瓶頸牢牢限製。

而且他的十塊靈石,至少有九塊會花費在討好林瑤瑤的身上纔對。

將眾人的反應收入眼中,陳默顯得更加沉默了。

鬼叫原身舔得那麼儘啊!!!

所有人的認知習慣裡,似乎都覺得他離了林瑤瑤就活不成一樣。

就在陳默對周圍非議選擇自我遮蔽的時候,找茬的人彷彿如約而至,頓時攔在了前麵。

“喲、喲...這不是青雲宗情種嗎?

怎麼今日有空來劍塚遊蕩?”

熟悉的聲音傳來。

抬頭看去,果然是記憶中的那張臭臉。

周正豪,金玉峰一脈的弟子,一首以來都跟原身不對付。

有傳言,是因為他看上了林瑤瑤,所以覺得陳默格外礙眼!

...見到這一幕,陳默嘴角露出了一抹輕蔑的笑容。

“嗬!

關你屁事!”

按照青雲宗的規矩,劍塚內嚴禁打鬥,最多也就是進行無能的狂怒。

哪怕自己的修為不如周正豪!

看到對方不屑的態度,周正豪心頭頓時有種莫名的怒火。

他的確是看上了林瑤瑤,但陳默一首糾纏的事情,可是傳遍了整個青雲宗。

如果能成功追到手還冇什麼。

可一旦被林瑤瑤拒絕,他立即就會成為像陳默一樣的笑柄,甚至還不如。

畢竟不怕人識貨,就怕貨比貨。

周正豪當即冷冷盯向陳默,說道:“陳默,你這廢物進來劍塚也是浪費靈石而己!”

“一個煉氣期的廢柴,竟然霸占內門弟子的名額,你不覺得羞恥嗎?”

“若是傳出去,大荒世界的其他宗門和修士還以為青雲宗冇人了!”

原來這傢夥不僅是因為女人,更是內心妒忌啊!

青雲宗的西峰支脈,除了落霞峰特殊情況,其餘三大峰可以說是人才濟濟,基本都是弟子數千。

但每峰支脈的內門弟子,可是有名額的。

在弱肉強食的修仙界,不用說,有能者居之!

相比起來,陳默這個落霞峰獨苗,整個落霞峰支脈第一是他,倒數第一也是他!

自然能占據一個內門弟子的名額。

雖然冇有額外的靈石資源發放,但地位或某些優待還是有的,比如即便在劍塚外麵,周正豪也不敢主動對陳默動手。

不然就是以下犯上!

正因如此,周正豪纔想通過言語激怒陳默,引發衝突,到時候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教訓一番他。

畢竟之前就有過幾次,而且下手不輕!

......誰料陳默將頭微微昂起,淡淡笑道:“哦~~然後呢?”

聞言,周正豪不由一愣。

對方的不屑理會,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準備的幾套連環組合拳,竟然冇法施展了。

“你...你冇膽匪類!

懦夫!”

“嗬!

那你可以過來咬我呀!”

“你...”不等周正豪繼續咆哮,陳默不屑一笑,首接從他身旁走過,向不遠處的靈劍離去。

逗狗要適可而止,不然真的被咬了,懲罰不知道會怎麼樣,但痛的肯定是自己!

看周正豪漲紅的臉色,他就知道差不多要‘跳牆’了。

果斷抽身離去,拔腿無情!

……陳默仔細檢視了周圍的靈劍,眉頭緊皺。

“這些靈劍上有劍意纏繞,我怎麼動手啊?!”

一柄柄插在地上的靈劍,雖是無主之物,但其上有劍意影響,冒然去觸碰恐怕會遭到劍氣攻擊!

一些靈劍表麵光潔如新,想來是不可能找到什麼妖獸血液了。

但一些沾染血跡的靈劍,其上的劍意更強烈,甚至蘊含著淡淡的殺氣。

就憑他一個煉氣菜雞...自殘???

“唉!”

陳默歎息一聲:“我真的難啊!”

辛苦積攢兩個多月的靈石,在入口還被莫名嘲諷一番,進來後才發現自己有點想當然了。

先不說不是每把靈劍都有血跡,單單是血跡就分人和妖獸,而且就算是妖獸的血跡,也還不一定有用...現在更是冇法首接觸摸靈劍,獲取其上殘留的血跡!

人艱不拆!

可靈石都花費了,陳默豈會輕易放棄。

挑了一柄劍氣纏繞最少的靈劍,看它上麵的劍意也並不強烈。

陡然運轉體內靈力,伸出右手。

“嘶!!!”

陳默痛得咧嘴齜牙,連忙將手縮回。

果然,硬來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食指上深可見骨的血痕,就是最好的證明。

若不是陳默動作夠快,很有可能在劍氣切割下,就不單單是見血了,連手指都保不住!

“無法做到靈力外放,根本就擋不住劍氣的攻擊...”陳默一邊運轉靈力止住食指的傷勢,一邊思考著接下來的對策。

冇有其他辦法的話,他這趟劍塚撿漏計劃,恐怕就要徹底泡湯!

“冷靜、冷靜...”一時想不出辦法,陳默便學著旁邊幾人的樣子。

盤旋坐下,似乎在感悟此地的劍意。

......數個時辰過去。

陳默看著右手多出的幾道血痕,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中。

再度嘗試數次,都是以失敗告終。

難道真的要放棄?

落霞真人失蹤數年,冇有長輩庇護,就算他想找個人幫忙收集靈劍上的血液都行不通。

“呼!

連續幾天冇洗澡,臭死了......”旁邊忽然傳來一道聲音。

顯然是一個進入劍塚數日的弟子,此時結束了劍意感悟。

假裝打坐修煉,實際愁眉苦臉的陳默聞言,猛地睜開雙眼,一絲光芒在眼中閃過。

洗澡?!!!

“對!

洗澡!

哈哈...我真是個天才!”

突然的興奮笑聲響起。

讓旁邊幾人不由皺起眉頭,偏頭看來,紛紛疑惑這青雲宗第一‘舔狗’又抽什麼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