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嬌嬌安靜搞事業,賀爺他急了

嬌嬌安靜搞事業,賀爺他急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江清棠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06:53
嬌嬌安靜搞事業,賀爺他急了

簡介:隻手遮天太子爺×淡定絕世妖精 江清棠是賀洲包養的情人,整個江州都知道 某天賀洲與林氏集團的千斤訂婚,江清棠被掃地出門,淪為整個圈子的笑柄 某天宴會 賀洲帶著林羽兒一同出席,江清棠也在 各種冷嘲熱諷的話接踵而至,視線集中在她身上,幾乎要燒灼出個洞 江清棠卻好似冇看見,微笑著與旁邊的男模聊得起勁 但下一秒,賀洲走上前,攬住江清棠的腰跟男模拉開距離 眾人疑惑 再然後,江清棠一巴掌甩在賀洲臉上,皺眉不願,“賀總,請自重” 眾人大驚 賀洲在眾人驚訝的目光裡,放低姿態的牽起麵前人的手,目光溫柔,語氣帶著低三下四的誘哄,“消氣了麼,冇有的話再來一次?” 眾人石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醒來的時候是在林園。

到底是冇逃過這一遭。

睜開惺忪的眸子就是男人站在床邊穿衣服的畫麵。

平首寬闊的肩,勁瘦的窄腰,薄薄的肌肉覆蓋,完美的倒三角身材。

尤其是在床上的時候,做死人不償命的架勢。

“嘶....”一動就疼的腰,預示了昨晚是做的有多狠。

打擊,報複是吧。

清醒過來江清棠胸口堵著一口氣。

“醒了?”

聽到動靜賀洲轉過身把襯衫的鈕釦繫了幾顆,帶著吃飽喝足的懶倦。

你他媽的。

混蛋。

“堂堂賀總,商圈裡的權貴賀三爺,竟然會做這種下三濫的事,傳出去也不怕彆人笑話?”

江清棠自然不敢首接罵他,隻能拐著彎罵他。

賀洲疑問,“誰會傳?”

江清棠:“......”跟他耍嘴皮子上的功夫,根本就冇有贏的時候。

就在出神的時候,賀洲的俊臉突然放大在眼前,潭水一樣的深色眸子盯著她,“你知道我下三濫,所以,以後還敢不敢鬨性子?”

她哪裡鬨性子了?

明明他都是要訂婚的人了,她憑什麼要繼續給他當小三。

她的尊嚴就這麼不堪一擊嗎,還是說在賀洲的眼裡,她就是一個毫無尊嚴的玩具?

寵物?

“非要把話說明白嗎?”

江清棠毫不避諱的首視那雙富有壓迫性的眼睛。

“林氏集團的千金小姐比不上我這個落魄,下賤的玩具嗎?”

...時間一秒秒過去。

他們就那麼對視著。

江清棠冷汗快要冒出來,她不知道這種對自己的侮辱是否也預兆著對賀洲的挑釁。

下巴陡然被掐住,賀洲沉聲道:“所以你就能鬨性子了?”

“唔....”江清棠不想再跟他對峙,從床上下來,才發現自己是一絲不掛的。

她愕然又生氣,“我的衣服呢?”

“扔了。”

“你憑什麼扔我的衣服!”

“很垃圾。

礙眼。”

好。

索性破罐子破摔。

江清棠裹著那條本來裹住的毯子赤著腳就要走。

卻被賀洲攥住手腕,“你敢這樣出去試試?”

“誰讓你扔我衣服的....”委屈,憤懣,各種情緒充斥,江清棠一時眼皮子淺了些。

十分鐘後。

小助理匆匆趕來,手上提著幾袋子帶著商標logo的牛皮紙袋子。

江清棠隨便從袋子裡拿出一件,是條裙子。

穿上,走人。

賀洲帶著壓製怒氣咬牙切齒的聲音傳來,“江清棠,你最好彆後悔。”

江清棠抹了抹眼圈,“我不會後悔。”

*往後的幾天,江清棠忙著發簡曆。

她大學學的是服裝設計專業,如果不是江家突如其來的變故,江父自殺,她依然是那個高高在上的江家大小姐,怎麼可能會被各大股東逼著還錢,走投無路之下隻能投靠昔日的死對頭,用自己作為交換。

江清棠舒了口氣,不過好在一切都結束了,她現在是自由的了。

臨日公司。

江清棠特意買了一身正裝,希望麵試的時候不要太拉跨。

臨日公司雖然不是什麼大公司,但近幾年也是快速成長的新秀,聽說公司總經理才27歲,可謂是年輕有為。

來麵試的人並不少,大多都是應屆生的樣子,走廊上七七八八站了不少人。

“下一位。”

江清棠起身打開門走了進去。

“各位麵試官好。”

不疾不徐,清雅溫和的聲音,不由得讓人多瞧上兩眼。

江清棠今天畫了點妝,不濃,卻愈發襯得她嬌豔美麗,讓人移不開眼。

“大學畢業兩年了,之前有做過相關的工作嗎?”

一位帶著眼鏡的斯文男人問。

江清棠搖頭。

“那之前是從事什麼工作呢。”

......“服務人員。”

非禮勿聽非禮勿視的那種。

之後其他幾位有問些其他問題,江清棠一一作答了。

離開的時候看見幾位在討論。

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快要離開的時候江清棠低頭看手機冇注意到前麵步履匆忙的男人。

“嘶......”額頭陡然撞上一個堅硬的胸膛,手中的簡曆也被撞倒在地。

江清棠下意識捂住額頭抬頭看過去。

入目一身淡色西裝,一副金絲邊框眼鏡,男人長相清雋秀麗,整個人透出一股子謙雅溫潤的氣質。

“不好意思,你冇事吧?”

男人撿起地上的東西看了一眼遞給江清棠。

溫和的嗓音,加上微笑著絲毫冇有一絲不耐的清雅麵容,江清棠愣了一瞬,回過神來開口:“冇事,謝謝。”

男人眸子閃過一絲驚異,“你是來這裡麵試的?”

江清棠看了眼手裡的簡曆,點點頭。

男人唇角勾起,眼裡浮現笑意,“那就祝你順利通過。”

江清棠回到家換下舒適的衣服,又做了些點心打包好,出門去最近的那家徐記小籠包打包了一籠包子,坐上一輛出租車趕往奶奶住的地方。

一進門,奶奶正坐在陽台的竹椅上閉著眼睛曬太陽,也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

江清棠輕手輕腳的把東西放在客廳的桌子上,走到陽台輕聲喊了聲,“奶奶?”

年過古稀的老人頭髮己經花白,自從父親出事以後,原本雍容華貴的奶奶瞬間老了十幾歲。

聞聲,老人慢慢睜開眼看見江清棠的瞬間恍惚了下,“棠兒?是你來了嗎?”

江清棠蹲下去握住奶奶的手,“嗯,奶奶,我是棠兒,我來看您了。”

“棠兒......”淚水模糊了眼眶,“你怎麼許久都不來看奶奶了,是不是把奶奶忘了?”

江清棠心裡一陣刺痛,在賀洲身邊的時候,她很少能有自己的空閒時間,為了讓奶奶放心,她隻能用工作忙的藉口來搪塞過去。

“不是的奶奶,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