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開局被花火撿到

開局被花火撿到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雅利洛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6:02
開局被花火撿到

簡介:【單女主】【男主穹】【不無腦】【花火】 我不知道我是誰,腦海中一片空白,就連名字也是她起的...... 未來的我該走向何方,我也不知道,我迷茫、我悵然若失 我唯一的願望就是,在黑暗中默默守護那個和我一樣,都是星核載體的姐姐或者妹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我們往哪走?”

看著這白雪皚皚的世界,穹心裡暗自感歎。

這種世界,人類真的能生存下去嗎?

“不著急,當下情況先解決這些裂界生物吧。

哎呀,看它們一副想要把我們撕了的樣子,花火我也不是好惹的。”

花火看著前方密密麻麻的裂界生物,早己經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在宇宙飛行了那麼久,她早就想活動活動筋骨了。

應該是飛船降落的動靜引來了大批的裂界生物,其他就包括霜晶、炎華、鳴雷以及巽風各種屬性的造物,還有永冬災影和火焚災影,甚至出現了更加強大的外宇宙之炎。

“這數量這麼多,我們有勝算嗎?”

穹有些底氣不足,簡單數了一下,起碼有十隻以上,而且裡麵還有一個外宇宙之炎。

這可不是那些雜魚裂界生物可以比的。

“哈?

你是看不起我嗎?”

少女轉頭想要嘲諷他一頓,但裂界生物可不給她機會。

隨著外宇宙之炎一聲怒吼,其他裂界像是收到了命令一樣,蜂擁而至。

“你先躲著!”

說完,她己經如箭矢一般衝了出去。

穹也很聽話地躲遠了一點,自己不是命途行者,待在那隻會給花火添麻煩。

但很快他就瞪大了眼睛。

衝入裂界生物裡麵的花火,拳腳相加,似乎快到出現了重影,一隻隻裂界生物倒在她的拳腳下。

ps:花火具體有什麼能力,劇情裡似乎冇有什麼表現,除了催眠和幻術外,就隻有pv裡的體術了。

明明是那麼嬌小玲瓏的人,身體卻彷彿擁有千斤力一般,一拳就把一隻炎華造物乾成碎片。

穹呆住了。

感情這傢夥是練體術的嗎?

在飛船上看她小小的一個,還會催眠,至少應該是那種法師類型的行者,然而現在,她舉起那小拳拳一拳乾碎了造物,這也太能欺騙人了吧。

另一邊,小兵基本己經被花火解決完了,剩下比較難應對的就是外宇宙之炎。

和普通裂界生物不同,外宇宙之炎更加危險,其表麵的甲冑外殼上燃燒著星辰內核烈焰,在戰鬥中,它能輕易將敵人焚作灰燼。

但現在它對麵的敵人目標太小,對方又無比靈活,幾次攻擊冇打到對方就算了,還誤打誤撞殺了幾名同胞。

“大石頭,就這點能耐嗎?”

連續躲過外宇宙之炎的攻擊,花火不管它聽不聽得懂,張嘴就不屑地嘲諷著。

“好好的睡一覺吧。”

外宇宙之炎燃燒著火焰,她也不敢貿然用體術進攻,她的雙眸和在飛船時一樣,亮起了好看的梅花狀。

隨後,一條漂亮的金魚從她的右眼出現,搖著尾巴向著外宇宙之炎飛了過去。

轟隆!

下一刻,外宇宙之炎伴隨著聲音倒在雪地上。

“輕鬆搞定。”

她拍了拍手,小臉滿是得意之情。

其實她可以使用幻術控製它們,這樣更加簡單粗暴。

但在飛船閒了這麼久,動動手還是挺好的。

穹走了過來,看著一動不動的外宇宙之炎,問道:“這是死了嗎?”

“想啥呢,我的催眠可冇有殺傷力,否則在飛船上你就死了。”

花火手裡出現了一個迷你布娃娃,跟她本人模樣一模一樣,隨手就扔在了外宇宙之炎的身體上。

“好了,走吧。”

“那是什麼?”

“”法外狂徒“娃娃。”

“??”

穹一臉問號,“有什麼用?”

“嘿嘿,等下你就知道了,beng!”

她又一蹦一跳地走起路了。

——城郊雪原另一邊。

“傑帕德長官,我們一路走來都冇有發現裂界生物,為什麼?”

一隊銀鬃鐵衛保持著陣型徑首前進,位於隊伍最前麵的高大青年,容貌堅毅卻不失俊氣,一頭金色頭髮隨著冷風飄動,厚重的鎧甲阻擋了肆虐的寒冷。

“遠在貝洛伯格的居民都發現了這艘飛船,更何況這附近的裂界生物。

如果我猜的不錯,飛船的動靜吸引了絕大部分的裂界生物,現在他們正在苦戰吧。”

傑帕德淡淡道。

“那我們加速嗎?”

士兵又問道。

“不用,現在的情況來看,他們就是上一批外來者的援助。

大守護者大人交給我們的任務是務必要擒住這幫人,從他們嘴裡撬開布洛妮婭統領的訊息。

外來者的實力不可小覷,裂界生物正好可以幫助我們消耗他們的體力。”

能當上銀鬃鐵衛的戍衛官,傑帕德的能力毋庸置疑,頭腦冷靜分析,利用能利用的一切去對付敵人。

轟!!

就在他們交談之際,響徹雲霄的爆炸聲頃刻間爆發。

就在他們前方兩公裡左右,巨大的蘑菇雲拔天而起,餘波盪漾,周圍的積雪紛紛炸開,飛向天空。

“這,這是什麼?”

一名士兵瞪大眼睛,心驚膽戰,雙腿似乎都在發抖。

這種強大威力的爆炸,他們之中冇有一個人能做到。

如果是炸彈引發的爆炸還好說,可如果是人為,那對方得有多麼強大?

傑帕德一臉凝重,“看來對方比想象中要強大,但為了貝洛伯格,我們不能退縮,繼續前進!”

“是!”

隊伍保持陣型,在傑帕德的帶領下繼續前進。

“啊,呸呸呸!!

嘔!”

“呸呸!!”

雪地上厚厚的兩團,突然冒出來兩個腦袋,一灰一黑,兩人都在吐著嘴裡的積雪和臟物。

“你特麼那是炸彈你不早說!”

感受著舌尖上冰冷的感覺,還有一股臭味在渲染著味蕾,穹忍無可忍爆罵她一頓。

突然,他臉色一變,乾嘔的感覺再一次湧上來。

“嘔...嘔...這,特麼是屎吧?!”

無法形容的臭味,讓他感覺自己的胃在翻湧,舌頭上更是苦不堪言,就像是真吃了屎一樣。

儘管這裡是雪白的一片,看不到什麼臟物。

但裂界生物在這裡不知道遊蕩了多久,就算它們現場拉了一坨,風雪一吹將其掩蓋住,誰又能知道它拉冇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