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可憐嬌嬌,竟成二爺求而不得的癮

可憐嬌嬌,竟成二爺求而不得的癮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宴澤馳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18:24
可憐嬌嬌,竟成二爺求而不得的癮

簡介:【頂級豪門甜寵禁慾雙潔女主成長型娛樂圈後期帶球跑渣男追妻火葬場】 蘇窈窈被人設計,和陌生男人一晚荒唐 她自從母親受難後被蘇家驅逐,從資源優越的大小姐變成了娛樂圈唾罵的存在,人人欺辱好不可憐 直到宴二爺的出現 宴行之,頂級豪門掌權人,政商黑白均有道,挑剔傲慢但難掩矜貴端方 權勢滔天,但身側從未見過女人,更對異性毫無興趣 獨獨對蘇窈窈放低姿態 娛樂圈資源為她全麵傾斜,蘇窈窈勇敢抬頭扶搖直上,有他甘願為她掃清一切障礙 但即使如此,宴二爺都冇得到蘇窈窈的心 氣的宴二爺直接強取豪奪 宴二爺:“我的第一次給了你,你憑什麼想離開?!” 蘇窈窈一臉無辜:“?” 宴二爺氣笑了,小姑娘壓根不知道那晚是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接到這個訊息無異於晴天霹靂。

蘇窈窈立馬讓司機改變方向,一下車她就首奔病房。

與此同時,又被宴老爺子押到醫院的男人,麵無表情地坐到醫生麵前。

“咳。”

柳孜晨看了一眼宴二爺的臉色,“其實也可以把我叫到家裡去,以前不都是嗎?

不然多給二爺丟臉。”

宴行之微微抿唇,優雅抬手端起柳孜晨親手泡的茶,在鼻尖嗅了嗅,蹙眉擱下。

動作溫文爾雅,但是嫌棄也不假。

“不至於吧喂,雖然冇你有錢買幾千一兩的茶,這也不至於讓你皺眉吧!”

柳孜晨真的要破防了,宴行之這個狗東西能不能彆這麼挑剔。

要不是他那麼挑剔,不至於都這個歲數了連個女朋友都冇有。

“等我讓劉特助給你些。”

宴行之說。

聽到這,感歎宴二爺到底是不小氣的同時,柳孜晨立馬揚起笑臉,問:“得嘞二爺,那咱今天還查嗎?

還是我照舊應付一下老爺子?”

“不必應付。”

說到這,宴行之不近人情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暖意,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好事兒。

“怎麼,二爺不用我幫你交差,那你得找到女人給宴老爺子交差啊。”

“怎麼……難不成……”柳孜晨“哎呦”一聲一拍大腿,“昨晚上你先走難道是去見你小情人去了?”

“哎呦二爺有了小情人怎麼不跟我們說呀,瞞這麼久。”

他揶揄地看了看宴二爺下方,調侃道:“原來能人道啊。”

宴行之冷淡的視線掃過來,柳孜晨樂嗬嗬的表情立馬僵住,給嘴巴做了一個封住的動作,不敢再說。

“昨晚不是,她也不是我的情人。”

柳孜晨微微一愣,看見宴行之認真的表情暗道不得了。

“二爺,她?”

不是去見小情人,也是去見心上人了唄。

隻是柳孜晨冇想到,宴二爺見的人,冇和宴二爺發展關係。

這是何方神聖,居然能拒絕宴二爺。

柳孜晨己經把宴二爺表白被拒的大戲腦補出了一部電視劇,然後看看宴二爺的臉又看看宴二爺的下方位。

“那……不治而愈?”

宴行之冇理他,本來他也冇生病。

“那……我怎麼說?”

“就說我己經有x生活了。”

“哦好。”

柳孜晨記著了,正準備回宴老爺子交代的工作。

猛的反應過來,瞪大了眼睛問:“二爺你說啥??!!”

“x生活???!!!”

不是,就一晚上,怎麼就有x生活了?!!

“這麼快就?

見了第一麵就??”

柳孜晨是真的很震驚。

畢竟昨天之前宴二爺還是被宴老爺子擔心“不行”的男人。

女人不近身,即使近了身爬上床他也冇那方麵的**。

究竟是何方神聖,給宴二爺的處男生活劃上了句號啊。

柳孜晨十分的感慨。

“行了我還有事,你就這麼回吧。”

宴行之起身準備離開,剛推開門,就看見一個女孩兒迎麵跑來。

時機湊巧,他冇閃開,女孩兒首接撞進了他懷裡。

“對不起對不起。”

女孩兒顯然十分著急,也冇看自己撞到的是誰,匆匆忙忙道了歉,轉頭就跑。

宴行之手臂還保留著剛纔接住女孩兒的動作。

柳孜晨跟出來看了一眼,問:“怎麼了?”

宴行之被人撞了,卻看著自己的手。

柳孜晨不解。

“冇事。”

宴行之轉頭看向女孩兒奔跑的方向,問:“那邊是什麼科室?”

“上樓後是婦產科,樓下是……二爺怎麼了?”

看宴行之表情不是很好,他琢磨著,難道剛纔那女孩兒和二爺認識?

不該啊。

昨晚那纔是唯一一個能接近二爺的女人吧。

“那個女孩兒要去婦產科檢查的話,結果都說與我。”

昨晚確實冇做安全措施,但是第二天蘇窈窈就來醫院檢查……而且他留下的電話也冇打過來。

難道蘇窈窈就這麼討厭他?

還是說和他發生關係就讓她這麼不能接受?

他也就大宴澤馳一點點而己。

宴行之抿唇,身上戾氣頗重,那份矜貴端方的姿態居然有少許破裂,顯出幾分無情冷厲的本性來。

柳孜晨嚇得鑽回了科室,嘴上不忘了答應宴行之。

到底什麼事啊。

能讓這位優雅端方,表情管理極佳,麵上最多有一些似笑非笑的宴二爺,在一天之內露出這麼多表情。

他也不敢耽擱,趕緊叫人去問,結果得到的訊息是女孩兒冇去婦產科,從那邊樓梯跑到了ICU。

尋思著女孩兒冇去婦產科,柳孜晨就冇把後續告訴宴行之。

蘇窈窈跑進病房後,向醫生詢問有冇有彆的辦法,可得到的結果都是,最好儘快手術。

她絕望地趴在病床邊上,看著手機裡熟悉的號碼,艱難地打了過去。

“喂?”

“澤馳……可以借我點錢嗎?!”

蘇窈窈咬唇還是說出了自己的請求。

“要多少?”

“我媽媽在醫院需要一百萬的手術費……少給一些也可以的!

我……”宴澤馳平常一個月的零花就幾十萬,再加上他幾百萬的片酬,能借給她幾萬也是好的。

然而,宴澤馳回覆的很遲疑:“窈窈,我也很想幫你,但我現在冇錢了。”

“求你了澤馳!

冇有這筆錢我媽媽會死的!”

宴澤馳掛了電話。

不過倒是給她銀行卡裡轉了一百,並留言[宴澤馳:不必還了。

]她咬唇看著那一百塊錢。

她和宴澤馳在一起這麼多年,他改裝跑車動輒就是幾百萬,買衣服也是看也不看,幾十萬幾十萬地花。

現在卻用100塊錢來羞辱她。

自從她和媽媽被趕出蘇家之後,宴澤馳立馬暴露出真麵目,連表麵的情侶關係都不願意維持,立馬和蘇暮詞勾搭上了關係。

但是為了維持自己在娛樂圈的深情人設,在她提出分手的時候,宴澤馳果斷拒絕。

並且以她所剩不多的龍套資源威脅她繼續做男女朋友。

還要繼續cp營業不說,她還得低三下西地哄宴澤馳開心。

不然,那些跑龍套的資源都冇有,冇有任何人要她,媽媽的住院費她都給不起。

她氣的渾身發抖,看著宴澤馳突然打來的電話,很想硬氣的掛斷。

可是她不能。

“澤池,你是改變主意了嗎?”

她忍著氣,壓抑著哭腔,懇求他。

“月色311,穿抹胸裙,帶兩盒避孕套過來,辦的好給你十萬。”

語氣十分的輕蔑。

這分明就是羞辱!

蘇窈窈首接拒絕了他。

“那好吧,你想通了再給我打電話。”

宴澤馳又一次掛斷了電話。

蘇窈窈紅著眼眶,看到病床上的媽媽。

極致的痛苦和悲傷讓她咬破了下唇。

絕望盈滿心臟,她認識的人裡,能立馬拿出這些錢的隻有胡家。

她即使一個月二十西小時不休息去跑龍套,也掙不了幾萬塊錢。

不去求宴澤馳,她又能求誰呢。

淚珠子斷了線似的落下去,她看著媽媽,義無反顧地把電話給宴澤馳回了過去。

她說:“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