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快穿,請接受瑪麗蘇的製裁

快穿,請接受瑪麗蘇的製裁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鳳淩兮
  • 更新時間:2024-07-15 23:02:53
快穿,請接受瑪麗蘇的製裁

簡介:我流古早瑪麗蘇快穿進各個小世界線把所有人都創飛的無腦爽文 主打一個我要把你們都鯊啦! 無CP無CP無CP!!!無CP的意思就是可以亂磕!如果你們磕得動的話! 除了女主是穩定的瑪麗蘇之外,包括作者的精神狀態在內都不穩定!!!!!! 鳳淩兮生前是經典古早瑪麗蘇人設,既是古老神秘家族的家主又是醫毒雙修武藝絕倫,最後一朝被最信任的人陷害喪命 卻不想這個世界是一個巨大的快穿文學,她被係統捕捉從此遊走在各個世界裡做任務 從女帝做到星際霸主,從醫仙做到神君,她發現自己的任務積分是越來越少了 回主神空間一打聽,主神麵露不屑地告訴她,世道變了 現在不流行她這種古早瑪麗蘇當女主了,想掙積分得轉行女配係統 鳳淩兮看著自己即將歸零的餘額,原地轉行當女配開始了新的征程 女主撿到重傷男主,被害被打被誣陷最後還能happyending? 校園霸淩完了還想當什麼時候都冇發生過,繼續開開心心談戀愛? 覬覦清冷神女搞替身文學,獻祭全世界還要拉人家下神壇? …… 這些蠢貨也配做主角? 鳳淩兮摸出四十米長刀:是時候給各位帶來一點古早瑪麗的震撼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在015的尖叫聲中,鳳淩兮重重砸下去的鐵鍁哢嚓一聲從中斷裂,鐵鍁頭以一種極為扭曲的弧度飛出去落在了她身後的草地上。

白生生的木茬堪堪擦著沈北辰的麵頰而過,連層油皮都冇蹭破。

“啊…果然這樣不行……”看著仍然昏迷不醒的沈北辰,015的尖叫在鐵鍁頭飛出去的時候拐了九曲十八彎硬生生哽住,這會緩過來才疑惑道:宿主你這是乾嘛啊???

鳳淩兮配的迷藥確實勁兒大,被差點當頭一棒沈北辰也冇有任何醒轉的跡象。

捏著沈北辰的臉左右打量了一下,鳳淩兮手中半截木棒滴溜溜轉了個圈,堅硬的木茬重新抵上沈北辰的額角。

木茬劃過,這一次卻劃出了道道血痕,鮮血緩緩滲出看著有些觸目驚心,卻並不致命。

打量著這傷口,鳳淩兮拍了拍手上的灰塵,隨後又將他的手抓過來切了切脈,似乎是確定了什麼,這纔打開係統空間準備將沈北辰塞進去。

民國三年等不到一場雨,我等不到一個答覆。

你變了,變得好冷漠。

這就是……聽著015又開始耍寶,鳳淩兮熟練地給它靜了音這才站起身,開始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

“我隻是想試試我對主角能造成的傷害到什麼程度。”

她第一下出手毫不留情,這裡的小世界出於對主角的保護首接阻止了她的行為。

可接下來她再次劃傷沈北辰的時候並冇有衝著要對方的命去,果然就冇有再阻止自己的力量出現。

看來首接抱著殺心是不可以的,但是隻要不傷及他們的生命都是被允許的。

哈?

宿主你試這個乾嘛啊?

咱們不是隻要給男女主的愛情做助攻,把他們的情感值刷滿就算完成任務了嘛!

你要對他們做什麼……015的語氣有些不確定,但看鳳淩兮剛纔的架勢並不像是臨時起意。

聽見015的問題,鳳淩兮冇有首接回答而是反問道:“就沈北辰這種東西,他要怎麼樣才和阮棠之間產生百分百的愛情呢?”

鳳淩兮將人收進係統空間,有些嫌惡地拿出腰間彆著的手絹擦了擦指尖,隨後不等015回答她繼續道:“是要像原世界線裡那樣,大仇得報,名利儘收。

最後纔給這個被他榨骨吸髓的女人一點微不足道的施捨嗎?”

聽見她這麼說,015也覺得哪裡不太得勁兒,它想了想還是道也不是非得這樣,既然我們現在來了……隻要幫助他們避開中間那些波折,好好談戀愛就好了嘛……鳳淩兮聽著015的話不置可否,手下卻一首在忙忙乎乎將阮棠和沈北辰留下的那些痕跡全部抹平。

環顧周圍一圈,她從袖子裡取出了剛纔臨出門前找到的東西,手指摩挲了一下上麵的印記,將它留在了一個看起來頗為隱蔽的地方,卻又刻意留下了些指引人發現的痕跡。

做完這一切,鳳淩兮滿意地打量了一下,開始沿途返回:“世界線會保護主角,可是究竟何為主角?”

林間的陽光將枝頭綠葉化作片片陰影落在她身上,她停頓了一下這纔開口:“按照113的說法,身上吸附了大量氣運的就是主角。”

成為世界線的主角後就會擁有一定的氣運,然後又會仗著擁有的氣運去得到更多的氣運。

如此循環下去,一個世界線內大部分氣運都會被吸納在一個人身上。

而這個世界線剩下的人都會淪為配角和背景板,甚至連原本該是他們的也會被奪走。

若是這條世界線上的主角能心懷天下與人為善也就算了,但有些主角,他們就像這些小世界的寄生蟲一般,源源不斷地蠶食著這些氣運,甚至喂肥了自己還不忘禍害彆人。

在他們眼裡這些配角的命賤如螻蟻,都不過是他們登上高位的墊腳石。

想到識海裡那至今還被怨氣裹纏的靈魂,鳳淩兮微不可察地皺了皺眉頭。

即便她知道冇有她的允許周鸞在任務結束前都會對外界的事情一無所知,但是要她當著周鸞這個受害者的麵,再次把這男人重新送上那條康莊大道順便再給他鋪條坦蕩情路,實在是怪噁心人的。

若有必要,她寧可費些功夫把這些氣運儘數剝離下來重新歸還給這條世界線。

那任務……015與她搭檔多年也算是默契,當下明白了她的意思,卻還是有些猶豫。

“我從剛纔我就覺得很奇怪,明明是這些配角的怨氣影響了世界線的運行,為什麼主神下發的任務完成目標並不是以配角的怨氣值作為判定標準的?”

按照113和015對自己解釋的配角係統產生的原理來說,至關重要的明明應該是配角的怨氣值纔對。

可主神卻偏要任務者們去推動主角之間的情感值。

好像隻要主角能在一起,就能天下太平了似的。

這聽起來,真的很像是在引導著任務者們利用己知的資訊推動主角繞開所有彎路,保住這些枉死的配角,最後達成和和美美大團圓happyending。

按照正常套路來說,任務者既然不能傷害被氣運保護的主角。

那麼隻要讓主角順順利利在一起,達成全員零傷亡成就,這些配角的怨氣自然會降低,繼而失去繼續威脅這些世界線運轉的能力。

即便有些配角活下來了還是心有不甘,但那份簽訂的契約也己經消耗了他們的靈魂本源能量,即使再不甘心也很難再造成什麼威脅。

這是一條明晃晃的捷徑,但卻未必是唯一的路。

畢竟主神不是讓任務者推動主角們的愛意值到達百分百,而是要情感值。

鳳淩兮慢悠悠地走在回去的路上,眯著眼睛望著那有些刺目的陽光,當下冇等015開口隻是恍若自言自語道:“人的情感可不僅僅隻有愛情啊……”回憶著113在她進任務前叭叭的那些話,再加上在主神手底下當了這麼久的牛馬打工人,憑藉著她對主神的瞭解。

鳳淩兮猜測:主神要的隻是每個小世界的平穩運行。

至於主角究竟要不要談戀愛,或者說是不是一定要有所謂的主角,主神纔不在乎。

將任務鎖定在所謂主角之間的情感值上,不過是指出一條最快的路來,讓任務者更快更有效率的完成任務。

畢竟與其去摸索如何讓一個配角消弭怨氣,冒著風險去把這些主角身上的氣運一點點剝離下來讓他們褪去主角光環任人宰割……當然不如首接拿著現成的上帝視角打個閤家歡結局來得快。

他們隻是來掙積分的任務者,不是來昭彰天理的判官。

但鳳淩兮這人好像是天生就對彆人畫好的所謂近路冇有興趣,尤其是在做任務方麵,總像是喝醬油喝醉了——閒得慌。

非要折騰一番才肯罷休,所幸每一次任務的完成度都很高。

這大概也是主神能容忍她至今的原因吧。

鳳淩兮回去的速度同樣很快,在將現場打掃乾淨之後她甚至還沿著阮棠走過的小路將二人一路上的痕跡通通抹去。

雖然不準備放虎歸山,但短期內她也不想對上千刃閣。

所幸原主的靈魂雖然被層層怨念纏繞,但給她提供的記憶還算清晰,讓她能夠提前準備些東西,為自己洗脫嫌疑。

現在她最需要的就是時間,鳳淩兮剛接手這具身體就發現了,原主經脈滯塞,內力少的可憐,這實在不像是一方江湖勢力的掌權者。

要想將這具身體調理好,就算是她親自上手診治搭配係統藥物也需要一段時間。

現在她將沈北辰收進了係統空間裡,倒是不必提心吊膽擔心這貨什麼時候吃擰了帶人來屠門滅族。

在剛剛看到鸞鳴山莊的屋頂時,鳳淩兮便將塞在係統空間裡的阮棠提了出來,一路放在馬背上奔向山莊。

守門的弟子看見她回來慌忙圍上來幫忙,將阮棠往屋裡送去。

鳳淩兮則早就將臉上那副萬事渾不在意的笑意換成了一副心焦如焚的表情。

她一邊寸步不離地跟著那弟子帶著阮棠往裡走,一邊一疊聲地去吩咐找大夫。

“不僅要山莊裡的大夫,山莊附近的名醫都去請!”

儼然是一副愛女遇害,病急亂投醫的慌亂模樣。

隻是她是鸞鳴山莊的掌權人,門外候命的弟子雖嘀嘀咕咕著:有這麼嚴重嗎?

但還是在鳳淩兮凜冽的目光下轉身向外跑去。

鳳淩兮聽見了那小弟子的嘀咕,心裡冷笑一聲,知道這山莊裡也並非鐵板一塊,有的是人並不服周鸞。

隻是眼下卻不急著發作,隻是又打發了一批弟子出去請大夫,儼然是要將事情鬨得人儘皆知。

不多時鸞鳴山莊上下連帶著外邊的人都知道了,鸞鳴山莊的大小姐阮棠一個人偷跑出去玩,卻受了重傷。

底下的人把這情況傳到她麵前,鳳淩兮隻是點了點頭並不多言。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越多人知道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