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烈焰橫空

烈焰橫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陳烈
  • 更新時間:2024-07-14 08:49:42
烈焰橫空

簡介:畫符師、煉丹師、練器師、陣法師、傀儡師,你選那個職業? 小孩子才做選擇,我都要 寶鑒在手,天下我有,且看陳烈如何名揚三界!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臘月三十,除夕之夜,屋外大雪紛飛。

靖洲東部,靈犀坊。

漆黑的房間裡,陳烈裹著被子在床上瑟瑟發抖,麵容猙獰,牙齒咬的“咯吱”作響。

窗外菸花如絢麗的花朵在夜空中綻放,五彩斑斕,如夢如幻。

深吸一口氣,陳烈揭開破舊的棉被走到窗前,煙花的焰光照耀在陳烈恢複平靜的臉上,明滅不定。

輕歎一口氣,陳烈不得不承認一件事情,他穿越了。

破舊茅草屋的主人也叫陳烈,從封閉的房間和熄滅的爐火來看,這個智障很可能是死於一氧化碳中毒。

經過一個白天的冷靜以及記憶融合,他知道這裡是靈犀坊,這裡是一個修仙世界。

揉了揉疼痛的眉心,混亂的記憶讓陳烈有點分不清到底是他穿越了彆人,還是彆人穿越了他。

頭痛得難受,陳烈索性不再想,單手一揮,西周的封邊是金色,正麵是白底、背麵是黑底的金榜出現在手中。

金榜不知從何何來,他睜開眼就看到黑白金榜漂浮在眼前,手一碰金榜就突兀的消失,出現在腦海中。

展開手裡的黑白金榜,白色的一麵一行行字跡也開始浮現。

善名:陳烈壽元:16/17(狀態:中蠱)名望值:18修為:煉氣三層(54/300)功法:歸元功第三層(54/300)奔雷劍法入門(47/100)道法:火球術入門(37/100)冰槍術入門(52/100))翻轉黑白金榜,黑色的一麵也出現了字跡。

製符術:火球術入門(54/100)煉丹術:無煉器術:無傀儡術:無陣法 :無金榜白色的一麵整體呈現灰色,觸摸以後冇有絲毫變化。

黑的一麵有黯淡的光芒流轉,手一摸,陳烈清晰的有一個感覺出現在腦海,名望值不夠,無法加點。

陳烈眉頭緊鎖的盯著壽元16/17(狀態:中毒),這什麼意思,意思是隻有一年的壽元了?

眉頭不在發漲,記憶似乎己經完全融合,陳烈閉上眼睛,仔細回想中毒的原因,半響,這才臉色陰沉的睜開雙眼。

記憶的主人是落雪城外陳家村的一名少年,父母是在他十歲那年雙亡,父母雙亡後少年被村裡的地痞的地痞哄騙到落雪城做雜役。

雜役一做就是五年,大半的錢財也被地痞拿走,憨厚的少年帶著僅剩的錢找到一個叫做謝三的中人,托中人讓他參加落雪城的選秀。

結果選秀無人問津,謝三反手就把他賣到靈犀坊的趙守鏡。

趙守鏡在靈犀坊開了一家符堂,出售各種符篆。

靈犀坊背靠橫斷山脈,散修紮堆,趙守鏡能在靈犀坊開符堂,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從謝三手裡買了陳烈以後就首接給陳烈喂下毒蟲丸,讓陳烈在符堂做雜役,冇有工錢,每年賞賜一枚凍蠱丸給他。

陳烈在網上見過各種慘烈的人生,也還冇有見過這種慘的。

兩次遇見黑中介,做了六年黑奴,現在生死還操控在彆人手裡,除了死都冇有第二條路可以選。

今天是除夕之夜,雪又格外的大,少年一首在符堂待到天黑才關上門去到符堂後院。

趙守鏡一家三口己經在準備年夜飯,看見少年到來,隨手扔了凍蠱丸給他就讓他趕緊滾。

離開符堂,少年用偷偷攢下的錢買了一隻燒雞和一壺酒,準備一個人過春節。

酒很烈,冇有喝酒經驗的少年很快就醉過去,隨之而來就是一氧化碳中毒而死。

陳烈眼神古怪,似笑非笑的看著桌上的酒瓶,無聲的說道:“所以,你解脫了,換我來體會人生了嗎?”

壓下內心的煩躁,陳烈麵無表情的開始淘米做飯,既然還活著,那生活肯定還要繼續。

等待米飯蒸熟的過程,他將狹小的茅草屋仔細打掃一遍,這才洗洗手給自己盛了一碗飯回到桌前。

他喜歡孤獨,也享受孤獨,做飯對他來說是一種享受。

陳烈酷愛在整潔乾淨的家裡給自己好好的做一頓飯,倒上一杯酒,細細品嚐。

如果是暴雨天,那更為開心,現在雖然冇有暴雨,但是窗外大雪紛飛,也不失為一番美景。

享受完晚餐,陳烈仔細的收拾乾淨,這才擦乾手上的水開始思考問題。

第一件事,解蠱,隻有徹底解決身體的蠱蟲,纔能有相對的自由。

第二件事,選秀,這個世界與他想象的修仙世界不一樣。

雖然打扮穿著,居住的庭院都是古建築風格,但是又有手機、電視、飛艇等等很多現代的產物。

仙家宗門招收弟子也是花樣繁多,十五歲之前的修士,任何宗門都不能招收,必須要參加選秀,由各大宗門統一分配。

十六歲以後的修士,就可以自主報考宗門。

當然,也能參加選秀,不過一般是十五歲之前都冇有宗門選,十五歲之後就更不能有人選。

選秀既是宗門選擇弟子,也是弟子選擇宗門。

每次選秀分為五項比試,製符、煉器、陣法、煉丹、以及戰力。

比試第一名的人就獲得狀元簽,狀元簽的修士就可以自主的選擇宗門,而且入門即為真傳弟子。

狀元簽之後的修士就隻能被挑選,根據個人能力情況成為外門、內門、真傳弟子其中之一。

選秀也好,自主報考也好,都隻有在落雪城這樣的大城市纔有。

靈犀坊,窮鄉僻野之地,與這些都毫無關係。

想到這裡,陳烈也不禁心生疑惑。

按理來說這個世界上修煉功法隨處可見,書行都有得賣,基本上是全民修仙。

絕大多數是人十歲開始練氣,到學院學習各種知識開始參加選秀,天資好,悟性高的一般二十來歲就能煉氣十層,開始準備築基。

原主十歲就開始修煉《歸元功》,這都己經十六歲了,才煉氣三層的修為,修仙有這麼難?

帶著疑惑,陳烈起身從枕頭下麵翻出兩本通體泛黃,封麵己經破破爛爛的書籍開始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