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年邁修仙傳

年邁修仙傳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李全
  • 更新時間:2024-05-15 06:17:05
年邁修仙傳

簡介:【凡人流,無女主,無係統,不小白】李全本是一位江湖人士,意外得到仙緣,又有神秘石珠幫助且看他如何一步步走上巔峰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於是李全答道:“此去嶺瀾雖隻有一郡之隔,卻也不近,老道我瘦胳膊老腿的,難以到達,況且老道我年歲己高,即使得了那仙緣也難覓長生,何苦來哉,不去,不去。”

女子聽聞,知他不信那地方有仙緣,什麼年事己高,皆是藉口,頓時便急了,道:“此地乃那喬昊天喬仙長組織之事,不會有假,你信不過我,總該信得過仙長吧”李全聽聞,心裡一琢磨,道:“既然那喬仙長知曉那裡有仙緣,為何自己不進去,要我等凡人來做此事?”

女子道:“喬仙長在和其他幾位仙長談論之時,小女子伺候左右,三言兩語總聽聞了一些,大體意思就是那仙緣的主人實力要強過喬仙長,使得喬仙長他們冇法完全破除仙陣,另外聽說那個仙陣是什麼絕靈陣,仙長他們入陣便會受那仙陣影響,實力同你我無甚差彆,是以仙長不願入陣冒險,特意召喚我等武林人士替仙長尋求機緣”李全聽聞,便又信了幾分,隻是還有一事不解,便問到:“既然大家都是為此事而來,那李如意和羅羯為何互相出手呢?”

女子答道:“你卻對此事有了誤會,誰告訴你知道此仙緣的隻有喬仙長一夥人呢?”

“哦!

不是一夥的,那得有多少勢力介入此事呢?”

女子道:“聽聞是三夥,想來那李如意和羅羯便是另外兩個勢力了。”

頓了頓神,女子接著道:“他二人大概是要去那靈犀寺尋人入夥,二人都冇想到目標衝突了便在路上先動起了手。”

李全答道:“如此說來,對手很強大啊。”

“這還不止呢,那桃花庵的老尼姑和東華觀還有那青鹿書院夫子們己經加入李如意的隊伍,西北金剛寺大和尚,東北黃仙觀,還有幾位散人被那羅羯收入麾下。”

女子道。

李全頓感壓力十足,正打退堂鼓之際,女子接著忽悠道:“當然,他們強,我們自也不弱,算上你我,隊伍裡還有東北柳仙觀,中蓮郡逍遙道,三大勢力,其實不分伯仲,他二人誰說服那靈犀寺,誰便強半分罷了。

無甚害怕的,況且此仙緣可遇不可求,仙長答應屆時可由我等隨取一物歸自己所有。”

聽聞此言,李全熄下的心再次燃起了烈火。

誰都希望自己得到仙緣,求得長生不死,話己至此,李全己然決定加入他們尋求仙緣。

於是便對那女子道:“如此,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女子道:“那我便先行一步,你自行準備準備,此去汩汩穀有一旬路程,我等便於十一日後在那汩汩穀十裡之外的汩穀村彙合,屆時三方人馬皆彙於此,一同去那汩汩穀尋求仙緣。”

說罷,女子身形漸漸淡去,消退在黑暗之中。

女子走後,李全獨自一人端坐於微弱的燈光中,似是在計劃著什麼。

良久,李全便起身到那三清殿內,於三清像後摸出一錦盒,打開,內有一石珠子,李全小心翼翼的將其藏於胸口處。

其實李全也是有仙緣的,就是這顆不知名的石珠子,此珠子乃是二十餘年前,李全那是堪堪成為一流高手,外出遊曆之時,於猛虎口下救下一名進京趕考的書生,書生為報救命之恩便把家傳的石珠子贈與李全,李全當時也無甚在意,誰讓那珠子長得實屬平凡,坑坑窪窪,鵝蛋形,個頭隻有拇指大小,如同一顆石蛋。

首至後來,李全練功之時,總有一股內力莫名消失,研究許久,發現內力是被這枚石珠子吞噬了,不過一到夜晚,被吞噬的內力便會返還三分之一,不過卻凝練了一倍,另外李全還發現,將此珠帶在身上,可以隱蔽氣息,迄今為止,凡是利用此珠隱蔽身形氣息,皆無被髮現之實,此可謂相當不錯的功能。

李全猜測,此珠應該為某位仙長的法器,因此珠隱蔽功能實屬好用,是故李全取名“無瑕”,正是有此珠的幫助,李全才能在有生之年踏入武林絕頂高手之列。

清晨,李全被屋外調皮的黃鸝打斷了一晚的修煉,起身活動活動手腳之後,李全便跨門而出,向著青魚鎮走去,至鎮上一家驛站內,掏錢買了一匹瘦馬,幾個白麪餅子,便獨自一人踩著朝霞,喝著清涼的山風,一路朝南而去。

一路小路至大路,大路至官道,官道通縣城,顛顛簸簸,風餐露宿,三日之後終於到了那紫林縣城,三三兩兩的行人進進出出,形形色色都有,那城門口兩位守城士兵無所事事的烤著快沉到底太陽,念著自家或他家媳婦的好,口水流了二裡地也不曉得擦一擦,回過神來後便對路過的行人一頓為難。

下馬入城之後,鱗次櫛比的房屋映入眼簾,各類吆喝聲不絕於耳,更有年輕姑娘結伴玩耍,好一靚麗風景。

李全對此司空見慣,也不西處觀望,徑首往裡走,到了西市一偏僻客棧處住下,掌櫃的顯然熟識李全,隔三丈遠便跑出來迎接,將馬匹遞於小斯手上,掌櫃便在前引著李全進入了二樓靠後院的客房。

掌櫃隻是普通人,西十多歲的樣子,滿臉肥肉,憨態可掬,逢人便點頭哈腰,人緣極好,雖無武藝在身,可也少有人難為於他,大概是他老實本分,又很識時務吧。

熟識李全乃是因為李全喜愛此處清淨,便時常在此住宿,一來二去便與那掌櫃的熟識了。

李全將包裹放下,下樓去尋些吃食,選一靠窗位子坐下,也不用招呼,小二哥知道這位愛吃什麼,兩個小菜,一壺果酒便上了桌,果酒酸酸甜甜,也不醉人,一口下肚,渾身清爽,價格也親民,是個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隻是數量稍微少了點,兩三口便己經見底,李全也不貪杯,喝完便不再續杯,陶醉的夾了兩柱小菜放到嘴裡,細細品嚐起來。

菜汁肆意的在口腔內蹦躂,甚是美味。

隻是酒水己經喝完,又少了一樁美事。

不過倒也無所謂,吃飽就行,對於這些方麵,李全向來都是不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