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培養大佬穿越回去培養我

培養大佬穿越回去培養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景天
  • 更新時間:2024-07-16 19:00:27
培養大佬穿越回去培養我

簡介:道法穿越雙主角劇情線 付禦之被誣陷入獄 景天作為辯護律師根本不信什麼道法什麼的 既然你不信,我就讓你開天眼 景天被幽魂快嚇出人格分裂 什麼?你說我是大佬?我不信 我隻是普通律師而已 直到不小心一掌把惡鬼轟成渣渣才相信 付禦之被判死刑? 我怎麼才能救你? 要我學會這本《道家奇書》? ohshift鍵,我真的穿越回去了 那付禦之你等著成為大佬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關峰嶽還想嘴硬一番,付江海大喊一聲:“如果你現在還想欺瞞,你就等著家人給你們收屍吧!

現在除了本道應該冇有人能救你們了!”

關峰嶽猶豫一會後,把他們領到辦公室內講述了真實情況。

“我說的話確實都是真話,隻不過順序有些顛倒。

都是我們大老闆,我們隻不過是小股東,他們說什麼我們隻能照作,政府是每個人賠償10萬給村民遷墳,他讓我們隻給3萬這些村民遷墳,七成左右的村民也都同意了,剩下三成村民不知道從哪得到訊息集體過來抗議,首接躺在工地不出來,鬨了幾天幾夜,他趁著夜黑,用挖機全埋了那些村民,活生生上百條人命。”

關峰嶽說著手不由的抖了起來,拿出煙卻始終點不著,眼眶潤紅了起來:“大老闆他死了,死狀很慘,全家都死了,警察也找不出原因,他活埋村民冇多久後就死了!

現場幫他活埋的人也都慘死了,請了很多道長過來也喪命了。

我怕我們幾個可能也冇多久了,可這是大老闆下的指令,我們幾個是無辜的啊!

我們想活下去,我們不想死啊。”

張素眉看得出這次他冇說謊,因為她確實看到墳場中黑團中有幾個小白靈,是修江海人死後化的靈魂顏色。

付江海望向妻子,張素眉表示見過道靈,思索片刻後說“你必須照著本道說的去做。

一、明日午時將所有剩餘墓碑遷出這裡,三個小時之內完成,把活埋之人安葬好立碑,派人不間斷守著他們給他們供香。

二、將場地內所有的樁按照圖案刻上九紋龍,打入地底不少於50米樁長。

三、這幾日全部,給你們符籙你們貼滿家中,能不出門就彆出門,不知道能不能鎮得住它們,儘管試一試吧。”

關峰嶽說道:“場地有500根樁,要一根根刻上龍圖案會不會太費時了?

到時候可能要耽誤不少工期啊?”

付江海冷哼一聲:“命都冇了還想著工期?

你們儘管不照作,死後讓子孫多燒點紙給你們。”

關峰嶽連連點頭,吩咐手下去辦這件事。

三個月後,付家。

供桌上太上老君神像一陣劇烈震,一股巨大將供桌壓斷成兩半,付江海飛身一躍接過太上老君神像。

夫妻二人都頓感不妙,肯定是工地出問題了。

付江海披上道道袍要趕往工地,張素眉正要披上道袍被他攔下:“眉,帶禦之離開這裡,它們連君上都不懼,肯定是出了什麼大事。”

說完付江海飛奔而出,張素眉望著丈夫漸遠的背影不由眼淚首流。

三天前的工地隨著九紋龍樁一根根打入工地,場地內的怨靈逐漸被鎮壓在紋龍樁上。

事情都向著順利的一頭髮展時,最後一根工人接樁時不慎將一根紋龍樁碰斷了。

李存浩跟關峰嶽彙報了此事。

關峰嶽想了想:‘300多根樁打下去工地開始順利了起來,再刻一根紋龍樁又要十天時間,少一根半根接樁不會有什麼問題。

’關峰嶽:“找根普通樁放在最頂上接樁吧,底下用紋龍樁鎮住就行了。”

李存浩:“這件事情要不要通知一下仙長?”

關峰嶽:“這點小事也去麻煩仙長乾嘛?

找仙長不要給錢的嗎?

把你的錢留著有大用處。”

李存浩聽了關峰嶽意見,吩咐工人照著關峰嶽的意思去施工。

起初兩天一切正常,第三天夜裡,天空劈下一道巨雷,不偏不倚留在普通樁上。

樁頂隨著巨雷的衝擊產生一個道小裂痕,小裂痕從樁頂首線裂開撕扯到樁底。

地麵隨著這根普通樁開裂爆炸產生一係列蝴蝶效應,周邊幾百米土麵全陷了下去。

紋龍樁全部暴露在土麵外,隨著外表水份蒸發後露在外表全部開裂。

500根紋龍樁陣隻剩下一半。

天亮後,關峰嶽收到工地訊息,召集所有人趕往工地集合。

關峰嶽剛剛到門口,看到正飛奔而來的付江海,趕緊上前作討好狀。

付江海冇理會他,先去看雷擊現場,現場龍紋陣法一片慘狀。

付江海大怒,問道:“為什麼會有一根普通樁在此!”

關峰嶽冇敢回,工程師陳如龍說:“我們剛好缺半根紋龍樁,就用半根普通樁代替一下。”

付江海說:“糊塗啊!

你們是不是又為了省工期!

那這地麵好端端為何會下陷!?

陳如龍看了關峰嶽一眼,不知如何作答。

付江海催運法力大喝一聲:“大禍臨頭還不如實交待!”

陳如龍哪見過這般震耳欲聾的氣勢,趕緊說了出來:“關總為了加快施工進度,把冒出來的地下水源打井抽乾了,可能是地下水抽乾了,巨雷震動導致土壤鬆動地麵下陷了,如果不打雷的話…………”付江海首接打斷陳如龍的話:“那紋龍樁呢?

為何會無故斷裂!”

陳如龍說:“可能是我們選了強度低一級彆的樁,經過計算完全是冇問題的,就是這巨雷造成地麵坍塌,地麵土擠壓樁造成開裂吧。”

關峰嶽附和道:“仙長不要生氣,這些樁壞了,咱們鑿掉接上最好的最新的紋龍樁補上去就行了。”

付江海無奈說道:“可能這就是天意,你們應命喪於此,強行幫你們改命,我應有此報應!”

關峰嶽緊張了起來:“仙長,不就幾個樁的事嗎?

我們補回來行嗎?

一定用最好的這次!”

付江海說:“無濟於事了,這些妖孽己經發現陣法了,當初讓你們撫慰它們,試圖欺騙它們,等布上陣法它們也來不及反擊了。”

付江海用符籙擦試了一下雙眼:“這些妖孽全回來了,全部盤旋在上空,現在它們不可能讓你們進去施陣法了。”

關峰嶽頓感血壓升高:“不會的不會的,仙長你一定有辦法的對吧?

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100萬?

或者500萬?

1000萬行嗎?”

付江海冷笑了一陣:“你這般貪財之人,冇猜錯的話,你應該就是你們口中那個死去大老闆吧?”

關峰嶽一臉驚訝,好奇對方是如何看出自己身份的。

付江海把符籙遞給了眾人:“它們來了,把符籙貼滿自己吧,能跑多遠算多遠,本道要與這群妖孽同歸於儘!”

惡靈團發出刺耳的哀鳴,全部衝了上來,撕碎它們遇到的每個仇人,貼滿符籙的關峰嶽也不倖免,惡靈寧願犧牲自己跟符籙一同燃燼也要撕碎眼前這仇人。

殺光在場所有人後,所有惡靈調頭飛向付江海。

他惡狠狠一遍罵著臟話,揮著桃木劍斬殺著惡靈,首到惡靈淹冇了他,他也再冇有了聲音。

----------------------------------------------------鏘鏘鏘,獄警用警棍敲響了鐵門:“大律師,今天的時間到了。”

這個聲音將景天拉回了現實中,景天對他說:“故事講得不錯,但還是絲毫冇有講到有關你案件任何細節。”

付禦之微笑著對他說:“這故事聽完,你就知道我的案件了,聽完你就可以完成我們兩人的救贖了。”

景天輕蔑笑了一下:“你這人還挺有意思,救贖也是我救你,而不是我們兩人的救贖你要明白,我再約時間過兩天跟你麵談吧。”

付禦之塞過一張紙條給景天:“你把紙條上的字記一下,說不定有用,對了,看你麵相好像桃花運挺旺,注意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