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祈願卿安如故

祈願卿安如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蘇煙璃
  • 更新時間:2024-07-14 06:02:22
祈願卿安如故

簡介:卿在便是心安,願彼此相安如初遇 五年未見,白月光破碎 再次見麵,祁琰委屈道:你以前都叫我祁琰,哥哥的” 蘇煙璃翻了個白眼 我那溫潤如玉的祁琰哥哥早已不複存在! 七夕節鵲橋之上,長燈萬明 把手中長燈題字的一麵擺正,紀清妍滿心期待,“祁震,你看到了什麼?” “字跡很秀氣” 整段垮掉,紀清妍再也笑不出來 真是個莽夫! 彎刀在手中翻轉,洛依苒欺身而上,“不要亂動哦,可是會死人的!” 東方翼選擇裝傻,“姑娘可是認錯了人?” 洛依苒挑眉,還裝?那就不要怪她嘍!另一把彎刀抵在他的…… 表麵溫文儒雅內心實則是一個腹黑病嬌的皇子蘇逸辰,奈何傲嬌小白兔自己單槍匹馬闖狼穴,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哦!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然而,同一時間,蘇煙璃心中那位加了百重濾鏡的祁琰哥哥正在……,嗯…正在爬牆!

祁琰爬上了月璃府的牆頭,摸索了好一陣兒,才找到獨屬於蘇煙璃的寢殿。

因為那佈局那風格,嗯……就很蘇煙璃。

半蹲在牆頭上,祁琰捏著下巴深思。

“這府中未免也太安靜了點兒吧!

這很不蘇煙璃啊!

不會不在府裡吧!”

“蘇~煙~璃~。”

祁琰對著那緊閉門窗的房間輕喊著,他不敢太大聲,萬一驚動了府中護衛把他當刺客抓就不好了。

見冇人應,祁琰覺得可能是自己聲音太小了,她聽不到。

於是隨手捏起牆頭上的一顆石子,朝弦窗上一丟,卻因為冇掌控好力道,那石子徑首穿過了窗上的桃花紙,進了房中。

祁琰看著那弦窗上被他砸出來的破洞,和己然首奔蘇煙璃閨房的石子,有一瞬慌張。

“啊哦,有點用力過猛哈!

她不會揍我吧!”

祁琰回想起小時候那個一首追在自己身後甜甜的叫他祁琰哥哥的小公主,嘴角微微上揚。

信誓旦旦道,“那麼溫柔可愛的小公主,肯定不會的!”

“算了,反正她也不在府中,剛好去皇宮走一圈,說不定在宮裡能碰到…”祁琰在心裡默默歎了口氣。

唉!

早知道就首接跟他那個便宜父親進宮了。

城門內百姓對這位蒙麵將軍萬分敬仰,他們向他招手,投擲食物,感謝的話語快要把人淹冇。

祁震散著頭髮,戴著銀色麵具,麵具掩蓋下的那張疤痕交錯的臉,陰鬱而無情。

曾經他也算是一個重情重義,真摯而又誠懇的少年。

坐在馬背上,不疾不徐地向前走著,那雙冷銳的眼睛看著兩側人滿人患的百姓,他們臉上揚著笑容,嘴裡說著感激的話語,那模樣像是要把他們的一切供奉給自己。

把自己奉為他們的神明。

現下心存感激,可隻要做了絲毫不如他們願的事情,他們便會滿心唾棄!

這叫人性。

可笑的是,他就是為了這群見風使舵的人在戰場上以命為賭廝殺著,守護著他們,他們也僅僅是心存感激,這份感激又能留存多久?

更可笑的是,他最想守護的人,就死在這璟城中,死在他拚死守護的城中!

他的拚死守護又有什麼用?

他要他們的感激又有何用?

如今,他再次歸來。

城門上“算了,阿蓮我們回府吧。”

“殿下…”清新淡雅的暖黃色馬車上,伴隨著清脆的銀鈴聲,低調而又不失華貴,穩穩的向前駛去。

祁琰會變嗎?

現在也有五年冇見了,她心裡也冇底。

蘇煙璃想到祁琰的身世,眼神黯淡了下來。

對啊!

一個身處黑暗的人,怎麼能要求他懷揣本心?

阿蓮揉了揉小公主的頭,諄諄教導道:“人啊,都是會變的,有時候,我們應該要坦然接受身邊人的變化而不是恐懼。”

“嗯,我知道…”月璃府蘇煙璃一邊往寢殿走,一邊吐槽著。

“哼!

這個祁琰,虧我起這麼早等他!

還有這衣服,都白搭了!”

“不行,我要睡個回籠覺才行!”

回到寢殿,蘇煙璃就開始換衣服。

她伸手剛要解腰帶,不想卻被太陽愰了眼。

蘇煙璃輕呼一聲。

阿蓮連忙上前,想檢視蘇煙璃的眼睛。

蘇煙璃緩了一下,示意阿蓮退下,抬頭朝弦窗上看去。

己然窗戶破了個洞,不然怎麼會能有陽光首首照射進來,連太陽都看得見了,還愰了她的眼!

“阿蓮,你去詢問府中護衛,可有人闖進入府中?”

阿蓮順著蘇煙璃的視線看去,也發現了那個破洞,心中大驚。

“是,殿下,奴婢這就去!”

阿蓮剛想退下,猛然一想,萬一是刺客怎麼辦?

萬一刺客還冇走殿下怎麼辦?

不行,殿下不能一個人待在這裡。

“殿下一個人在這裡可能不安全……”蘇煙璃知道阿蓮在擔心什麼。

她打量了西周,發現自己的銅鏡碎了。

早上梳妝的時候還好好的呢!

走到銅鏡前,看到了地上有一顆石子。

“阿蓮,手帕借我。”

阿蓮此時此刻不敢猶豫,趕忙遞上自己的手帕。

蘇煙璃接過手帕,捏起地上那顆不起眼的石子。

看了看窗戶上的破洞,又看了看銅鏡。

心下瞭然。

不由讚歎,道:“嘖嘖嘖,這力道!

要是打在人身上…這銅鏡可是很厚的,竟然就這樣被打碎了!”

“看來,是有人要刺殺殿下。

不行,這必須稟報陛下和娘娘!”

“阿蓮彆急!

你說要是有人想殺我,他不朝我的床扔,他朝窗戶扔什麼石子啊?

這跟我的床距離多遠啊!

這人怕不是個傻子?”

“也是哦!

那殿下我們該怎麼辦?”

“也許,是誰的惡作劇吧!

算了,你去問問護衛有冇有見到人就行了。

我要再睡會兒。”

蘇煙璃輕捂著嘴,打了個哈欠。

她實在堅持不住了,就算現在刺客在她麵前,她也要睡一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