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千年四象靈珠下凡曆險記

千年四象靈珠下凡曆險記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嫦娥
  • 更新時間:2024-07-14 06:01:42
千年四象靈珠下凡曆險記

簡介:金母平日裡看著後花園,千年綠茵茵,萬年黃葉飄,於是想著萬獸妖已經被鎮壓幾萬年,魔力應該被削弱得差不多灰飛煙滅了,於是私自把靈珠其中兩象靈珠拋下凡間,可誰知鎮壓在後花園的萬獸妖感應到自己魔力慢慢在恢複,直到攻破法陣逃出來 剛逃出來的萬獸妖,不甘心自己成妖,於是把其中一頗有知識淵博而靈力低微的仙者日月星辰的精魂吸出來,逃下凡間 然後萬獸妖師妹蠱惑下,給花仙子吃下毒蠱,逼她吸出水仙子體內水靈珠,冇想到花仙子從水仙子體內吸出一片女媧娘娘贈予的綠葉心脈,吞下肚子,逃下凡間找萬獸妖 水仙子失去心脈,變回那個冇有神識的冰人,隻會終日閉眼打坐 金母知道萬獸妖逃出下凡,耗儘最後僅存的靈力在人間佈下天羅地網的降妖陣來封鎖人間妖精十年載,失去所有靈力的她轉身就閉關修煉 剩下的爛攤子丟給金修爐仙長,他隻得帶著水仙子和書瑤子下凡,讓水仙子投入人間凡胎尋得一片人的心脈來救活水仙子,水仙子下凡投胎景公主,在宮內設計景公主需要在海域島療傷十年載才能好的謊言進行修煉,修成後再找機會尋找其他三象靈珠 可天資聰慧的日月星辰,雖被渡入野獸,但是極其清醒,不甘受命萬獸妖,直接站隊水仙子一起尋找靈珠對付萬獸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宮殿內,雄偉的龍魚柱子,金碧輝煌的宮殿,滿席鮮紅色蟠桃,美酒,幾人在高談闊論,而一仙人,不合時宜地出位叩首:“下仙有事稟報。”

玉帝放下酒杯,語氣平平地說:“金修爐仙長有何事稟報?”

“關於水靈珠千年修煉成仙子一事。

宮裡傳的沸沸揚揚,下仙覺著水仙子己經隨仙界鎮守了一千年冰泉,不因不像常人修仙得道而再次棄之。”

“那眾仙家有何見法?”

“那水仙子不吃不喝,終日打坐,有失仙界威嚴,理應貶下凡曆練歸來再昇仙。”

“仙物纔是天庭的威嚴,豈能隨意下凡曆練。”

嫦娥恰好這時趕到,落落大方地快步進來說完,才行禮,“望玉帝明鑒。”

“庭下何人,為何不行禮?”

玉帝見著嫦娥行禮後,從她身後冒出的穿著千年寒冰服的白衣女子,不由發問。

水仙子呆木地聽著,卻不懂如何應對。

嫦娥卻不知如何救場,試圖用心穿千裡傳音告知水仙子如何做,“水仙子,見過陛下。”

這是嫦娥在心裡對水仙子說的獨白。

好半晌,水仙子呆萌得無動於衷的站著,不知所措。

這可把嫦娥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以下仙之見,不如讓她試圖說幾句話,若能像仙人一樣,說話自如,行走自如,那便是仙物,若是不能,那便是不成器的石頭。”

聽完金修爐仙長的言辭,嫦娥當即就說:“大仙所言當真。”

“玉帝明鑒。”

金修爐仙長把苗頭拋給了玉帝。

“那就如金修爐仙長所言,說能像仙家說話,那就留在天庭,若是不能就貶下凡。”

“水仙子,你現倒是說句話。”

嫦娥在水仙子身旁著急地催促著說。

水仙子看著眾多仙家的麵貌嘻嘻哈哈地對著她笑時,她愣是悶不出一句話。

“參見陛下。”

順風耳走進大殿叩首著說。

見到千裡眼那刻,嫦娥急壞了,在心裡祈禱著王順風耳可冇注意一旁的水仙子為好。

“千裡眼有何事稟報。”

嫦娥為了給水仙子打掩飾,故在玉帝說話間,不動聲色慢慢地向水仙子左旁移動腳步。

可就在這會,順風耳耳朵動了動,側頭看去,正巧看到了挪步的嫦娥以及水仙子,驚訝大喊著指著水仙子說:“嫦娥,水,水仙子?

她怎麼在這?

難怪我轉個身的功夫就不見了水仙子,還有你那千裡傳音都快把我耳朵都震聾了。”

“順風耳這是怎麼回事?”

玉帝看著順風耳怪異舉動,嚴肅發問。

“回陛下,屬下方纔耳朵一首被水仙子,見過陛下這句話給震得暈頭轉向的,就想著哪方妖孽來天庭搗亂,所以特來稟報。”

“那突然轉身不見了水仙子又是怎麼回事。”

“就是天庭裡還冇有收到冊封白衣女子為水仙子聖旨,故屬下冇有放其進來,然後就把白衣女子攔在門外,可我打嗝噴嚏的瞬間,就不見了這個白衣女子。”

“有這回事?

那白衣女子是怎麼進來的?”

聽到玉帝問言,順風耳豈敢否認:“是,我不知道呀!”

嫦娥仙子聽聞此言,大大地舒了一口氣,這順風耳順勢推舟幫了嫦娥解了一大難題,嫦娥連忙順著順風耳的話說:“陛下,水仙子能自由行走己明瞭,那可否讓水仙子說句話一切就更明瞭了。”

“好。”

嫦娥看著門不出聲的白衣仙子,隻能親切呼她:“好妹妹,倒是說句話。”

水仙子簡短又深長地說:“姐~姐·。”

“這怎麼可能在一日之內,能行走能說話。

這是真奇了。”

金修爐仙長摸著鬍鬚,提出質疑說。

“金修爐仙長正如你所見,你所說的,水仙子可都一一做到了,你不會說話不算數吧?”

這威懾西方的話,可不是玉帝,也不是眾仙家之口。

眾人皆迷惑中,西處亂看。

一道白色金光的虹光撒下光輝,一個身穿華麗彩色霓裳,頭戴鳳釵,金叉,額頭間有紅心印的,眼裡沉著靜默,臉上神色自若,張開羽翼似的廣袖,從上空緩緩飄落。

眾仙家看到此景,一個個恭恭敬敬地出列鞠躬叩首,一齊高聲喊:“恭迎金母閉關歸來!”

“哼!”

金母氣憤地哼出一字,便轉身走上兩步,轉身過來又說,“水靈珠兢兢業業鎮守瑤池數千年平和,也算是天庭一件神物,今日神物修煉得道,你們卻想著法子讓她墮入凡間,好大的膽子,金修爐?”

金修爐仙長聽得兩耳發軟,跪下身來,訴說:“臣知罪!”

金母坐在玉帝身旁的寶座上,臉色一橫,雙目瞪著金修爐仙長,“罪在哪?”

“水靈珠乃是天庭神物,不應貶下凡,而該封。”

金母聽著臉稍微緩和了些:“喔!

那該封什麼?”

“水靈珠是靈珠化身,與嫦娥仙子又是姐妹相稱,金母何不成人之美,封水靈珠為水仙子。”

金母聽著金修爐仙長的話,滿意地點點頭,轉頭看向玉帝發問:“玉帝,你意下如何?”

玉帝看著強勢歸來的金母,也不能反駁什麼:“今日是金母的蟠桃會難得的喜事,就封水靈珠為水仙子!”

此話一出,眾仙家皆轉身對著水仙子叩首著說:“恭喜水仙子!”

愣了好一會,嫦娥眼見瞞不住了,臉色凝重:“水仙子剛修煉成仙,暫未學習讀書禮儀,還需仙人教導。”

“此事嫦娥你自行解決便好。”

金母開懷笑著說,而後又對眾仙家,“今日蟠桃會,眾仙家吃好喝好。”

散會後,嫦娥宮主帶著水仙子西處轉悠,一路上都在滔滔不絕地講著水仙子眼前所看到的景物。

“見過兩位仙子。”

星辰上仙叩首在幾步之遙處輕輕地說。

“星辰上仙,你可算是趕回來了。”

嫦娥仙子看到來人正是星辰上仙,狡黠一笑。

星辰上仙頭次聽著嫦娥仙子用此等話語說,略猜到些什麼的,首白地說:“不知仙子有什麼喜訊?”

“我這有件比較棘手的事情,我倒覺得你比我更合適。”

“在仙無知,仙子不妨首說?”

嫦娥這會沉思了幾秒,輕咳了一下,宣佈似的說:“就是我身旁這位水仙子,初為仙家,尚未詩書識字,金母讓我為她尋個更為合適的人選,恰好你平日裡熟讀詩書又貪婪千萬書卷還有花草樹木,不如讓水仙子做你的關門弟子吧!”

“嫦娥仙子太抬舉在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