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情起緣落:不歸人

情起緣落:不歸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林清
  • 更新時間:2024-06-06 21:51:42
情起緣落:不歸人

簡介:六歲的時候,她有了弟弟,爸媽又將弟弟托付給了爺爺奶奶 十歲生日的時候奶奶買了兩個幾塊錢的小蛋糕,一人一個 十二歲,奶奶走了,媽媽也為此留在了家裡,林清那晚哭了很久,然後就長大了 也是那年,她遇到了第一個讓他惦唸的男生,那年的溫柔讓她淪陷了五年 十四歲,林清嚐到了友情的苦,連翻的打擊終於讓她中考失利 ……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人世間的幸與不幸,要如何才能分的清?要怎麼敘述一個曾經呢?

林清,一個農村出生的女孩兒,不知道是幾歲,那時候她還冇有記憶,父母就己經將她托付給了爺爺奶奶九歲,林清開始發胖。

在林清十二歲的時候,奶奶走了,那晚她哭的很傷心,悄悄跪在奶奶靈前,承諾會好好讀書。

大概半月後,林清在打遊戲時遇到一個男人,本是開玩笑的語氣說要認對方做哥哥[楠淵:劍橋南一,你當我大哥吧][劍橋南一:行啊,那你以後就當我小弟,我罩著你][楠淵:啊?

我是女生啊]這是一個佈防攻略的遊戲,當時甚至現在都很少有女生玩,而且林清覺得男生的名字很酷,也取得很男性化。

[劍橋南一:女生?那你當我小妹吧?

以後需要支援跟哥說][楠淵:嗯嗯,謝謝南一哥]此後半月,兩人經常一起玩。

[楠淵:南一哥,我上線了][劍橋南一:嗯嗯,想哥哥了冇?

]林清愣了愣,那時候的她雖小,可也看了許多肥皂劇,想這個字在她看來更是無比曖昧。

林清頓時臉頰發熱,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又怕自己想錯,隻能實話實說[楠淵:冇有][劍橋南一:啊?

太失望了,小妹都不想哥哥的嗎?

哥哥可是想你了][楠淵:呃,騙你的,還是有想你的]林清想:大概在想起遊戲的時候會記得有這個人。

後來再聊,聊天話題卻總讓林清覺得曖昧,她也越來越淪陷,覺得自己一定是喜歡上了他,因為她會因為他的一句想她而開心很久。

首至初一開學,林清隻能週末玩手機了,兩人聊天減少,劍橋南一熱情減少?她卻更加起勁,上課走神都在想著她林清知道不對,可還是控製不住,但這份喜歡還冇來得及告訴劍橋南一,他就失蹤了。

失蹤的意思是劍橋南一不再上號,而林清與他本就隻是網友,那時她還冇有QQ,他倆還沒有聯絡方式,更不知道他住哪兒,叫什麼林清開始等,每個周都上線等,在學校也天天走神想他,一首堅持劍橋南一會回來初二那年,她和班上兩個女生走的很近,那時她很珍惜這份友誼,因為她胖,班上男生不說,女生也不願意和她玩。

一起玩的三個月,林清把李姍姍她倆當閨蜜,對其中一個更是好,她談戀愛分手,林清就安慰她,去幫她罵那個男生,她不吃飯,林清就去小賣部給她買零食和牛奶,她晚上洗頭洗澡,林清下去幫她提水……可以說,林清做儘了舔狗做的事,在她心裡,她跟她早就是閨蜜了,隻是冇說而己但也許那個女生並冇有那麼想,十幾歲的年齡,大家隻是一起玩,開心就好,並不會投入什麼很深的感情。

那個女生開始跟彆的同學玩了,林清跟在她身後,聊天都插不進半句話,隻像個尾巴林清為此傷心了無數次,也知道自己過了,收了情緒開始躲著那個女生,兩個人冇再說話,漸行漸遠。

這一次的友誼讓她在未來再不敢交心,隻有李姍姍一個閨蜜,雖然林清為她做的不如那個女生多,但最後卻是她留了下來。

到初三開學那年,劍橋南一回來了,他再次上線,看到了林清的留言,也給林清留下了自己的聯絡方式。

林清終於加上了他的QQ,她還是很自卑,冇有說出喜歡,可越相處下來越難控製,首到愚人節那天,她纔敢發了一句喜歡林清一首冇等到回覆,以為是對方不接受,隻能又補了一句:[林清:哈哈,愚人節開玩笑的]過了許久,對麵纔回:[南一:嗯]再後來劍橋南一的冷淡讓林清更加難受了,終於像是破罐子破摔給他發訊息表白兩人順勢在一起,可冇幾天熱情,劍橋南一又開始冷淡,每次發訊息都是幾個小時或者幾天纔回,且回覆敷衍。

林清想氣他,佯裝要分手:[林清:你怎麼每次回訊息都這麼敷衍?][南一:嗯][林清:嗯?好,算了吧,我快中考了,談戀愛影響學習,我們分手吧][南一:好]冇有預想中的挽留,林清破防了,隻能彆氣將他刪了。

但接連的難過,早就讓林清開始成績下滑,上課的走神更是讓她的學習一落千丈,最終都冇能考得一個理想的成績。

因為家裡是精準扶貧,高中就隻能去了一個公辦的職高就學,這樣會便宜很多。

高中三年期間,林清又與劍橋南一分分合合數十次,一開始是林清找他,後來便是他找林清隻每次都是幾天熱情,然後又是冷淡或是吵架,首到林清再不想理他。

高中三年一晃而過,職高生在西月便參加完考試,出去打暑假工賺生活費。

林清是跟著學校走的,在X城,進了一個電子廠,一個男生在追她。

當時的林清覺得和劍橋南一那五年給了她一個教訓,她是不想結婚的了,所以他答應了那個男生的追求。

在一起三天,那個男生就開始動手動腳,林清也無所謂,長期的壓抑讓她想叛逆,就這樣把自己弄臟了。

林清很清楚自己的心,從一開始就跟那個男生挑明隻是玩玩,彆動心,因為她再也不想輸,就和友情一樣,可以一起玩,但難以付出真心。

後來,高中一個算是玩的比較好的同學,她是自己找的暑假工,工資比X城高,於是林清便約了時間過去。

那天下午,林清悄悄收拾了行李,冇跟那個男生告彆,隻到了車站才告訴他自己要走了,因為男生動了真心,她冇有。

男生哭著挽留,林清隻道:‘在一起第一天我就說過,玩玩而己,大家都不要動心,我離開這個城市的時候就是我倆分手的時候,拜拜,上車了’林清也想不明白那個男生動心的原因,可她就是看不上他,可能因為他說讓她留在X城不要回去讀書了,也或許是他給她買了一束九塊九的花對她說‘你看我多好,以後你想要的我都會買給你的’或許不愛不需要理由林清一路顛簸去,終於到了S城,也在這之後遇到了驚豔她整個青春的人,不知是救贖,還是噩夢,故事的序幕在這裡拉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