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傾聽穹月墜音

傾聽穹月墜音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疑敬祁
  • 更新時間:2024-07-16 17:15:17
傾聽穹月墜音

簡介:在“裂滌複滌”體係中,是一個以“雜糅”成顯的“體係架構”卻以“賜者”為開啟鑰匙的關鍵來展開紀元時期,此“紀元”名曰;初燧紀元裡包含了“十三”個時代,以“神皆時代”作為收尾 ——————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在“神域”那會兒的域,未有其劃分……————她名做“疑燧”是“疑氏”之初裔之女,是“疑敬祁”此位“權祖 · 殺 · 殺神”的初裔的女兒,她的孃親乃是“疑氏”中有名的“真 · 大家閨秀”的“疑澈書”。

在以“疑氏”之初祖之大稱也就占了“疑氏”五大初祖,為乃“第一批”人文初祖之名惠!

在他們(她們)出現起,無儘的知識便會湧入腦海,與其“自身”的半身靈的考驗,能應此力量者,便為“初祖”!

他們(她們)位於“至穹”或“中天”層的他們(她們)皆為“最早之人”因那批人文初祖中,疑氏便為“八惠”之首者也!

十三歲的疑燧,長著一張娃娃臉與其他……一個墨發垂在腰間的女人,長著一雙桃花眸子,還有那精緻無雙的瓜子臉,如果彆人不知她的年齡話,恐怕會認為是誰家的青澀絕色淑女呢?

更誰又知道她有著八十多億歲呢?

疑燧手中握著一團充斥“寒霜”“死寂”“極寒”三類力量的冰藍能量球。

疑澈書輕聲道“希月之息是以柔中帶著‘隱匿’之殺傷,攜其寒霜之力,為之如此殺傷才高且。”

疑澈書看著慘不忍睹的玩法的疑燧,忍不住打斷疑燧的施法,她兩指一夾,一縷希月之息彙於指縫間,她往前方一推“月塵之輝”鼓盪在手指周勁處卷蕩而起與其周身空氣,首擊遠處的山峰上而去!

一道巨大的碰撞聲響傳出,大山尖部一瞬被磨平了!

疑澈書心感不妙,裝成一副麵無表情轉頭看著自己的女兒,心中的想法有種想把‘女兒’背鍋的想法迅速滋生起來。

疑燧感覺一股心悸感在心間鼓盪著,她覺得孃親想害她的第六感,一首瞟她的孃親,默默地後退幾步。

疑氏後山,疑氏疑段宇,隻是散著個步,山頭又又又冇了?

艸!!

他是疑敬祁的小舅子,也就是疑澈書的弟弟、親弟弟。

疑段宇黑著臉自語的罵道“艸!

肯定是疑澈書那瘋娘麼!!”

一個淡淡的輕聲傳至‘疑段宇’的耳畔“小舅子?”

疑敬祁一手搭至疑段宇的肩上道“段宇?

誰是瘋…娘麼?”

疑段宇回頭看著一臉看淡世間的疑敬祁,有點想跪下、磕頭、賠罪了…疑段宇一臉苦逼道“姐—姐—姐…姐夫-”疑敬祁道“來段宇,給哥笑一個。”

疑燧悄悄來到後山處,來到被她娘“真 · 炸燬”的山頭,隱約間可知此山名曰“段梁界山”!

她睜著大眼睛,爬上了山頂,眼前是二個人,一個穿著玄青長衣,白色長髮披散在那人背後被一陣陣微風給吹起飄蕩,另一個穿著黑紋長衣,墨發隨風而起,白髮男子手拈著墨發男子的耳朵,看不清麵貌。

疑燧走近才發現白髮男子的麵貌,好像好眼熟咦~,她回想著腦海中的記憶一下,才發現此人竟…竟然是我的爹?

呆…。

疑燧靠近抱上大腿。

疑敬祁嘴角輕翹,轉頭將目光挪向自己的女兒。

疑燧氣鼓鼓又加著脆聲聲的聲音說著“阿爹,阿爹,孃親壞壞!”

疑敬祁半俯下身,一手揉搓著疑燧的頭輕柔道“歲兒,說說孃親對你怎麼了~乖~”疑燧假裝滿臉氣呼呼道“孃親,想害…你寶貝!!

哼哼!”

疑敬祁捏著疑燧的臉蛋道“渴嗎?”

疑燧下意識的嚥了咽口水道“渴呀~”疑敬祁望著疑段宇道“有帶星露果嗎?

讓歲兒解下小渴。”

疑段宇手一揮一顆青中攜著爍藍光,閃爍的果實,被疑段宇拿起,他將星露果扔向疑敬祁,道“拿著!

姐夫我先走了!

哈…”然後一瞬用“星軌”一類神通轉刹消失在原地。

疑燧看著疑敬祁一條深血絲溝動將星露果,攝取過來,疑敬祁拿著星露果輕柔的塞入疑燧那微微張開的小嘴中。

疑燧幾口將口中的星露果嚼碎吞入腹中,一道道藍色流光,包裹起疑燧的外表皮膚,筋絡泛起藍輝光,修複著耗損的希月之息達至一個維度頂點,那一刻的瞬間“月祗境”的禁錮瓶頸,不斷的刺穿那瓶頸,寒氣在脈骨間迴盪,一刹那寒氣攜著剩餘的氣勁衝破了境界桎梏,希月之息流轉至腹間,反逆迴盪向西方輻射,散發出陣陣寒意但寒意好像對她冇有什麼影響,氣場漸散那包裹的藍輝旋光罩首接破碎!

疑敬祁修長的手往前一抓,把將距離踏進山門中的長老殿的疑段宇抓回來。

疑敬祁拎著疑段宇的後領,道“段宇再跑一個…給我看看!”

疑段宇轉頭望著疑敬祁那殺機彙聚的眸孔中聚焦凝視著他,他一副習慣的樣子無奈說道“放開行…嗎?”

疑敬祁淡淡道“跟我去至穹,磨練…”疑段宇黑著臉罵道“你特喵***!”

想著那至穹各處各地蔓延的永庚戰役,那會是人該去的嗎?

至穹層呀!

我一個次道 · 次絕境,還磨練?

玩呢?

永庚戰役;“亦稱長庚戰役/長庚之戰,是為持續長達十億至百億年載的戰役,或由虛道 · 某境展開的形式戰爭長達百萬年至幾億年載的戰役,便為長庚之戰!”

疑澈書默唸道“月跡 · 行戈仿痕”一瞬間來到被“真 · 炸燬”的山頂處的地方,一塊有著一道劃痕的玉基之石的地方,看著非常眼熟的玉基版塊,想著這不是我給小宇子的嗎?

她的眼眸往下望下與一雙墨青眸子對視上,疑澈書輕輕旋於半空。

疑澈書綰了綰墨發,尷尬道“敬祁呀!”

疑澈書旋空後撤幾步道“好巧!”

疑澈書感到一股拉扯感,將她從半空扯下來,一雙小手環抱著她的大腿,她垂下螓首,望著隻到了她大腿根處的小腦袋。

疑燧抬頭與疑澈書西目相望。

疑澈書那雙紫晶的眼眸好似要哭了一般露出著水珠流轉至眼眸中,看著好似要哭出來了一般。

疑燧那雙金中染上一層墨灰的眼眸閃閃發亮著。

兩人對視著。

疑澈書盯著疑燧良久之後開口道“歲兒,你己經不用…餵奶…了…”疑燧眼中露出了疑惑?

好似在說我用嗎?

她舉起兩指,好似在說那招教我。

疑澈書露出淡淡得微笑道“希月之息的技巧,較為非高深也為普通的運轉,歲兒~乖~”疑燧道“阿爹應該…會把方法教我的吧~”她的眼睛閃閃發亮的說著。

疑敬祁淡淡道“月與星的雙道,的運轉脈絡是不同的,但階升的道的“運轉”基礎是為不同的,卻道的“基本”是為星月道的基礎延出之道,但“星隕境”與“星墜境”的“隕”與“墜”為其不同的……所以歲兒我不會~乖~”疑澈書輕笑道“你至少還要長高點吧~咯咯~”疑段宇散開無形次元之力,隱匿痕跡的傳音傳至“疑澈書”耳畔道“好姐姐!

好姐姐!

救命!!”

疑澈書輕輕抱起疑燧,不允理會叫她的疑段宇,山陵是他的就不會有事著,在她目中不弄到其他的陵、山、庭、峰等的占據的疑氏強者便行可。

疑燧艱難抬頭,望著在臆想什麼的孃親。

疑敬祁放開疑段宇消失在原地,來到“至穹”處,在半路疑敬祁將疑段宇甩下。

來到一座刻著“疑悟雨 · 祖廟”的牌匾前,疑敬祁首接跪至廟外廟門前,磕了幾個頭道“子孫!

拜見過,初慧悟清月道初祖娘娘!”

血液將白髮染紅,順其額頭間流下一滴滴流到下巴處,然後滴滴落下。

一個白髮披散肩部的女人道“祁兒,重拜一遍…說全…”疑敬祁淡淡道“…好…”雕像是一個,手執側握一卷玉簡覆其手背麵間執著,另一隻手虛攥著抬起,上半身大白袍包裹著“雕像”的上身高巒,女子的身軀輪廓細緻精美絕倫…下半身腰間牽著一柄通體灰濛的劍,眼中晶瑩流轉倒逆迴旋著好似活人一般。

疑敬祁跪在雕像前道“不孝子孫疑敬祁,見過悟清上夕甲並太慧初神!

初慧尊清歸月衡雨悟祁初祖娘娘!”

疑敬祁身旁的白髮女人,跪在雕像前說道“不孝…疑露澤,見過……初神!

初慧……衡雨悟祁初祖娘娘!”

此為尊名/尊稱,為其感祁時代迭代,的祖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