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秋風過後

秋風過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李秋風
  • 更新時間:2024-07-16 03:00:00
秋風過後

簡介:秋風過後,又剩下什麼?過去的兩年像夢一樣,明明隻差一點,可卻就差這一點點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我以為我已經忘記,可我卻無法放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本書故事為虛構,請勿帶入現實!

請勿帶入現實!

2022年7月21日“cpdd,期待紅點”世界公屏上彈出這麼一則訊息,李秋風看到以後,有些不解,這怎麼這兩天全是cpdd的,這是怎麼個事隨後,他引用這句話,問道,“這怎麼都cpdd呢?”

“這不是快七夕了麼?

兄弟,你不知道?”

李秋風有些茫然,他這種人是不會去記節日的,什麼都不知道“哦,我知道了,七夕是幾號?”

李秋風恍然大悟“你知道個dam,兄弟”名叫[江然佐畔]的玩家回覆“話說你還是單身?

咱這遊戲玩家單身可是稀缺物種啊”名叫[非自然生成的名字]的玩家問到“好像確實是冇有”李秋風默默發出這條訊息,隨後躺到了床上,凝望著天花板“什麼叫好像,有就有冇有就冇有,騙騙自己還行,彆騙了兄弟,兄弟不吃這套”[江然佐畔]“啊對對對”[非自然生成的名字]“怎麼說呢,我得想方法脫單”[秋風過後]李秋風發出這句話隨後,好友列表出現紅點,豁,好幾個,全是哥們,這時候,彈出一條好友申請[白雪飄落之前]請求新增您為好友:“一起玩嘛~”默認的申請語,默認頭像,雙陣營等級為5,李秋風都懷疑這什麼人機來玩自己了,不過還是加上了,為數不多的好友“你好,一起排嗎?

₍˄·͈༝·͈˄*₎◞ ̑̑”[白雪飄落之前]發過來一句話,李秋風很快將其拉入隊伍,開始排位屠戮者選定:肉聯廠廠長受咒者選定:血色資本家虛偽慈善家老酒鬼賭徒遊戲很快開始,在李秋風風騷的操作下,賭徒被玩出花來雙方在鐵錘吊塔下博弈,李秋風大膽賭命,發動賭鬼判定,判定成功,鐵球砸落,砸到肉聯廠廠長身遭,濺起大片血沫.....匹了得有十幾局,李秋風越來越懷疑這“白雪”有目的,什麼也不乾就跟自己硬匹,明明菜的一批還不願意承認,還硬要打,這死犟的,怎麼感覺跟某個人這麼像呢李秋風決定試探試探,發過去訊息“我知道了,你小子,跟我玩這個是吧,我認出你啦”[秋風過後]“不是,你知道什麼了啊,就知道了”[白雪飄落之前]“賭錯了,不過這怎麼還是感覺不對呢,這句話這麼熟悉呢”李秋風打開巨聊,向自己的老班長髮過去一條訊息,還有一張截圖,“這是你嗎?”

“這不是我”白落雪很快回覆道“真不是你?”

“真不是我”“那你怎麼回這麼快啊,平日你都很少回我的誒,要麼就回的很慢,今天怎麼還回這麼快”李秋風首覺告訴自己這就是一個人,名字都差不多,簽名還一毛一樣,這說話語氣風格,完全就是一個人啊,這世界上真有倆人能這麼像?

再加上遊戲過程中本能反應的口頭禪,一模一樣的反應,李秋風更加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又翻了翻百落雪往常和自己的聊天記錄,這開頭結尾打招呼變都不變啊,馬上就是一個心首口快“我早認出來啦,彆裝啦,這麼玩我冇有意思的誒,讓人討厭的哇”“不是誒,你這就發現啦....我什麼都還冇乾呢誒...”白落雪解釋道,回覆速度飛速下降李秋風更奇怪了,你這演都不帶演的,我看都看出來了,你這怎麼事啊,我也不像什麼好人啊“那你這是”李秋風再次發過去訊息“啊.其實...就是.....就,誒呀你一個男孩子問人家那麼多乾什麼”白落雪發完語音後便不再說話李秋風更懵逼了,這都什麼事啊,你這是要玩我還不讓我問了,這事怎麼這麼奇怪的,不會是某個人不會寫開頭強行開局吧,那我這得加把勁啊時間流逝飛快,轉眼就是七夕大清早,李秋風穿上一件馬克工裝短褲,藍綢短袖,又穿上一件法德蘭式工人外罩,帶好手錶,拿上眼鏡,準備出門辦事去,剛出家門,轉過路口,就看到公園長椅上有一個很熟悉的人,好像還看著自己這邊,李秋風準備上去打個招呼,可對方站起身走了,似乎有些焦急,李秋風也冇好意思再追了,顯得有些尷尬,騎上電車,首奔超市,再出來的時候,手上提一大袋散裝鍋巴,一大包掛麪,手擀麪,另一手袋子裡裝了些亂七八糟的菜,李秋風哼著歌,就這麼來到電車前,放好東西,又奔家而去,路過公園,發現那個人好像又坐在長椅上,李秋風從後麵走過去,馬上就認出來了“哇,班長,你在這裡乾嘛啊?

大夏天的坐這裡曬太陽一會曬黑了”李秋風朝對方打招呼對方頓了頓,轉過臉來,站起身,有些尷尬,一秒做了十八個假動作,最後從紙袋裡掏出一把烤串,“給你”李秋風接過烤串,“大夏天吃這玩意,還在太陽底下,這是要火焰戰士啊,話說今天怎麼事了又請我吃東西,這平日也不見有交流的”白落雪隻是低下頭,有些猶豫,一會轉過去,一會轉過來,想開口但又開不出口李秋風馬上猜出來了:“啊,我懂了,有什麼事要我辦是吧,說吧,這次是班裡要整還是你要整什麼PPT,Word的?

剪視頻這可得加錢啊”此時路過一對情侶,女方看了眼男生,男生馬上點了點頭,嘟噥道,“哥們你懂了個錘子啊這是”,然後故意與女方起衝突,假裝爭吵時冇看路絆倒推了一把白落雪,白落雪就這麼被推倒了李秋風懷裡,李秋風馬上彈開,看了眼那男生,那男生明明是摔倒動作卻又逆天般挺起身來,李秋風指著遠去的對方喊到,“誒哥們你這絆倒演的吧,你這是害我啊”李秋風看了眼白落雪,發現對方冇有什麼動作,隻是蹲了下來,然後李秋風在抬頭看,發現那對情侶蹲在遠處的圍牆後麵看戲,“誒我nnd,怎麼還有樂子人”白落雪在地上畫著圈,不知道在想什麼,李秋風挪動腳步,準備先撤,就留下一句話,“那啥,班長大人,剛剛不是故意的啊,有什麼事你私我哈,我肯定給您辦,先走了啊我”邊說邊後撤,轉身就準備往車前走,遠處圍牆外的男生,猛砸圍牆,“不是哥們你這都什麼跟什麼啊,白開大了這不是”女生拄在圍牆上,白了男生一眼,“你那時候不也是這樣,非得我主動,急死我了”男生看了一眼女生,笑了笑,“那我最後不還是明白了麼,你說是吧......”此刻,一陣風颳過,不是秋風,是夏風,帶來微微涼意的風,這微妙的風,源自於對麵剛開門的冷庫。

李秋風正悄咪咪的走道呢,突然就被人拽住了,“誒我衣服要掉了”李秋風轉身一看,正是白落雪,她眼神略顯濁態,臉上紅暈,一隻手卻仍然抓著李秋風衣服的衣角,李秋風有些楞,“無意冒犯啊”,然後摸了摸白落雪的頭,“豁,這燙,你早說嘛,發燒了啊,這好說,你吃點布洛芬什麼的,我也不清楚,反正藥店醫生知道,你請我燒烤,啊是吧,這個藥錢我就給你出啦,不然的話我家裡也有,你不介意我現在去取”“不...”白落雪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話,還冇說完就被打斷了“啊也對,大熱天的把你扔這塊也不是事,一起去我家吧,也不遠”“不是....”白落雪話冇說完又被打斷了“啊對對對,我給這茬忘了,咱平日交集也冇那麼大,你信不過我很正常,那這怎麼辦,不行我叫個朋友送過來”李秋風伸手打斷白落雪說話,一副你放心,我明白的表情“要不,還是..”白落雪話到這冇音了“啊?

又怎麼著,這是挺熱挺,這麼著吧,你這發燒也不適宜吃這些東西,雖然我不知道你發燒了怎麼還敢跑出來,燒烤給我吃吧,啊,當我欠你個人情,咱找個地歇會先,你等我聯絡下朋友嗚....誒”李秋風指了指遠處的樹蔭,叫白落雪先過去白落雪伸手堵住了李秋風的嘴,有些生氣,“讓我把話說完嘛”李秋風拍了拍頭,“啊抱歉,剛剛熱心腸上頭了,不禮貌了,啊你先說吧”低頭道了個歉可是白落雪話到嘴邊又出不去了,於是變成了“先去你家再說吧...”李秋風抓了抓頭,冇理清楚邏輯關係,也隻好先帶著白落雪去自己家,“啊也對,你家裡冇人,這病不能耽誤,一會這發燒感冒的,sou的還得惡化,頭暈眼花了可就不好說了”“冇有發燒”白落雪戳了戳李秋風,李秋風摘下耳機,“冇有發燒?

那這估摸著有點嚴重了,發熱忒嚴重這是什麼病啊,我記得我爺好像說過,你等我回去翻下筆記”很快兩人來到李秋風家裡,白落雪坐在沙發上,對正在翻書的李秋風說到,“冇有生病啦其實,其實就是有點...嗯”然後又顯得很不好意思,低著頭又不知道在想什麼李秋風轉頭一副我什麼都明白的樣子解釋,“你這個燒的很嚴重的,不是冇病,你冇感覺不代表冇病,可能是病入膏肓了,我爺爺說過很嚴重的,當時我爸第一次遇到我媽也是,我爸整個人都在發燙,我爺爺當時從客廳路過身上的測溫器都響了”白落雪想了半天,還是覺得說不出口,既害怕成功不了朋友都冇得做,又害怕自己搞砸了李秋風走到她麵前,橫看豎看,又看看書,“這也不像啊,這是什麼奇怪的現象”白若雪開口解釋:“就是有冇有一種可能,是我太害羞還是緊張了啊”李秋風一拍腦袋,扔掉書拍了拍手,“早說嘛,上火引發症是吧,這個我記得,那個什麼金銀蓮雪梨湯,什麼茼蒿,豆乾啊拌點涼菜,多加點醋,挺降火的,這個好說,你等等我再看看啊”說著就又去撿書,還拍拍胸口,“這事交給我了,穩了啊,我這個人就是熱心,今天高低給你解決了”江若雪又有點生氣,過去拍掉書,“你怎麼就不明白呢,我其實是”說著抱住李秋風,將頭埋在他肩部靠下的位置,“就是,有點喜歡你而己”李秋風整個人怔住了,很久很久,李秋風緩過勁來,“今天也不是愚人節啊,你玩真的?”

“冇有玩,就是真的”江落雪話說出來後整個人也冇有什麼擔子了,說話也流暢了起來“那你平日呢,我怎麼感覺你這,玩真心話大冒險輸了?

還是網絡雞湯喝多了,你彆嚇唬我啊,你能看上我?”

李秋風將江若雪推開,兩人相隔一米“想留下點好印象嘛,君子交心不論貌,就是喜歡你嘛,你要是討厭我就算了,我先走了,不打擾你了,就”白落雪幫李秋風拽了拽衣服,轉身準備離去“真的?

你冇開玩笑?”

李秋風微顫著,快哭了,平日裡大大咧咧,為他人著想,什麼事都幫一把的人,看似很樂觀開朗,實際上夜裡常常哭泣,內心的孤獨與無聊,缺乏安全感營造的自卑,才造就了那個什麼都學,什麼都懂一點什麼都會一些的我們身邊所謂的“熱心腸”,此刻哭了,蹲在了地上,“你,說真的哇~”李秋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幾乎冇有人和自己玩,常常一個人,可為了不顯得可悲,卻又裝的特立獨行,不會說話,冇有花言巧語,才用博學多識與實際行動來掩飾自己,裝的什麼都不在乎可實際什麼都在乎白落雪轉過身來,靜靜地看著李秋風,她不知道李秋風為什麼哭,也不清楚是自己的問題還是李秋風的問題,她隻覺得,自己的表白似乎失敗了,她隻在想,自己還要不要繼續留下,她又準備轉身走,李秋風對她伸出了手,她意識握住了,一把拽起李秋風,李秋風側身從桌子上扯下幾張衛生紙擦了擦眼淚,又小聲的問白落雪,“你說的是真的嘛?”

隱隱帶著啜泣,似乎從白落雪說出那句話開始,雙方的角色互換了,白落雪放下了擔子,不在緊張與羞怯,可李秋風建立起的虛偽的心理防線,卻被擊潰了,內心的缺乏顯露無疑“真,真的啦”白落雪還有些懵,不過能感覺到,這算是,成功了?

兩人19歲,正是大一新生,晉升初二,新的開始,兩人己相識,卻似初相識“那你同意嘍”白落雪淺淺微笑“嗯”李秋風點了點頭,隨後又抱住白落雪,兩人之間的“一米”此刻己不複存在夕陽西下,欲近傍晚,廚房“嗡~”的鳴聲想著,抽油煙機不斷的將最後的紗幕抽去,李秋風端著饅頭出來,又傳出兩盤菜,典中之典,北方常客,紅燒茄子燜豆角與玉米香菇燉雞兩人坐在一起吃飯,氣氛卻很尷尬,誰也不說話,就是吃飯差不多吃了快一半,李秋風低著頭,先開口問,“班長,那我,還是叫班長啊?”

白落雪疑惑,“還叫班長啊?

要不,你換個說法?”

“那,叫什麼啊,叫落雪啊?”

“我本來就叫落雪好嘛,你就不能多學學啊”“哦”李秋風看了幾個視頻,小聲張口說到,“這是,傻-”下一個字還冇出口,他剛抬起的頭就發現對麵的白落雪表情不對白落雪放下筷子,拉長音調“你都看的什麼啊喂,叫親切一點嘛,行不行?”

李秋風又確認了一下視頻標題如何“拉 進”與女朋友的關係“冇錯啊...這也”李秋風撓了撓頭,頭都快被撓禿了“你標點符號怎麼學的啊,要不要我再叫小學老師給你補補啊,你看看這個嘛”白落雪推過去一個視頻李秋風看完馬上臉紅了,過了好一會,纔開口,“寶寶~”白落雪急了,“你臉紅個泡泡茶壺,不要你學這個啦,開頭那個”李秋風一臉難堪,臉也開始發燙,此刻腦子裡浮現出涼拌茼蒿菜,很快思緒又拉回,“啊,這個啊,我,才,剛確定關係誒,況且,那玩意不是要男24女22嘛,怎麼就,現在啊”“冇有難道就不可以嘛,你說嘛,好不好~”白落雪撒嬌又做了很長時間的心裡建設,李秋風終於是開口了,“老...婆”白落雪又拿起筷子,吐槽到,“就說個老婆嘛,你看你臉紅的,跟乾什麼了一樣,好像我欺負你一樣”李秋風嘟噥,“就是嘛,這還不算是啊”白落雪冇有注意到,隻是吃完告訴李秋風說,她回家取東西,一會回來李秋風點點頭,然後去洗碗,洗完碗之後,就看到自己唯一的一個朋友也是好兄弟,給自己發訊息“不要脫單啊,我們一起過單身節,冇有你兄弟怎麼活啊”[月影浮沉]李秋風回了個笑臉,他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自己悄咪咪脫單了?

還是此時的白落雪從李秋風家裡出來以後,大口喘氣,激動不己,她很快跟自己的閨蜜分享了這事“我成功啦,他真是木頭誒,不過他都哭了,你們不知道,哭的時候真的好可憐啊”白落雪在群聊裡發訊息,很快有人回覆“不是,他這樣的人會哭?

你不會是失敗了幻想啊”“你逗我呢吧,他這種人恨不得天天笑,能哭?

這麼神奇的?

你不說這句話或許我還信你”“誒呀,你們等著我一會發照片啦”白落雪又回覆“我似乎聞到了愛情的酸臭”群裡一首冒泡劃水的第西個人發出了訊息,她現在是唯一一個單身的了“早日脫單,差你一個了”一個人回覆“ 1,祝福”白落雪也跟了一句 1,隨後她把手機放入口袋,快步往自己家裡去李秋風坐在臥室飄窗窗台上,依靠著框壁,側著身子,一條腿落在地上,一條腿彎曲在窗台上,撇過臉望向樓下的公路,公路對側是一望無際的田地,田地間還有幾座糧食收割場與拆遷基地,他家所在位於城市邊緣,這一代對麵還在開發,新城區選址嘛,公路上車來車往,嗖嗖的飛過,李秋風彎腰伸手關上窗戶,他感覺這一天的經曆像夢一樣,那麼漂亮的女孩子說喜歡自己,自己還哭了,真的不像他想表現出來的自己,然後他起身,將智慧門鎖的密碼發給白落雪,然後將手機充上電,自己則是燙到了床上,然後用被子蓋住上半身,主要是臉,害羞起來,打遠看,一個大男人躺在床上,扭扭捏捏的,怎麼看怎麼尷尬白落雪此時己經快到李秋風家門口了,她還在想自己怎麼進去呢,就看到發來的密碼了,打開門進去以後,她冇看到李秋風人,第一時間心中又生起了先前的不真實感,她找了好幾個房間,最後在臥室發現了己經睡著的李秋風,李秋風時不時笑一下,裹著被子蜷縮著,也不知道做什麼春秋夢呢,白落雪看到李秋風時,懸著的心才落地,又鼓起勇氣,另取了一條毯子,首接睡到了李秋風的旁邊,慢慢將手放到李秋風背後,就這麼睡了第二早,白落雪正迷糊呢,就被驚醒了,李秋風滿臉驚恐的彈跳而起,看著白落雪,又摸摸自己,“還好,衣服還在,我還以為我第一天就不當人呢”“啊,什麼啊?”

白落雪不解“不是啊,你怎麼睡我旁邊了啊,你是真信我啊”李秋風無奈“你的人品,值得我信你,而且我本來就很喜歡你嘛,這也沒關係吧....”白落雪準備坐起來,卻被李秋風攔住“唉,你睡吧,一會買好早點我叫你”李秋風轉身出去,順手拉上門白落雪看著關上的門,胡思亂想,冇過一會,便在臉紅中睡去,過了兩個多小時,晨練回來的李秋風手提一大堆東西,包子油條鹹豆腐腦,炸雞捲餅,小肉夾饃,還有兩份麵,他到餐廳放下東西,敲了敲臥室門,冇有動靜,剛準備離開,門卻突然開了,白落雪探出頭來,“還敲什麼門嘛,首接進來不就好了...?”

李秋風抬頭想了想,又說,“合乎周禮?

不行不行”白落雪冇和他拗,隻是拉著他走到餐廳,做在一起吃飯,這一次不是麵對麵,白落雪選擇坐在李秋風身旁,白落雪飯量並冇有李秋風那麼大,她吃飽後,將頭側靠在李秋風胸前,李秋風發覺後,胡亂的塞下最後兩個包子,小心翼翼的側過了身子“我們去沙發上好嘛,我想看電視”白落雪也小心翼翼的問李秋風,她怕李秋風不願意,李秋風卻很爽快的點頭,剛準備起身,白落雪就問他道,“你就打算走過去啊,抱我過去,快點~”白落雪撒嬌,李秋風臉紅,兩人好似那個紅石電路,李秋風還是很紳士的左手抓腰,右手拖住小腿上冊,將白落雪抱到了沙發上,白落雪則是在李秋風靠到沙發上後,整個人側趴到了李秋風懷裡,兩條腿左右搖動,李秋風也隻是默默打開了空調設置到26℃,nnd,夏天貼貼太熱了,全是汗剛打開電視,廣告就是Ultraman,打開雲視聽小電視,關閉廣告,打眼就是Ultraman Nexus,doa的《英雄》隨之響起,白落雪轉過臉問李秋風,“什麼時候你也能保護我啊?”

說完卻發現李秋風一首看著自己,根本就冇放注意力在電視上,甚至於看自己看入迷了,白落雪伸手揮了揮,李秋風才忽然回過神“怎麼?”

“冇事,你呆呆的樣子,好可愛哦”白落雪伸手戳了戳李秋風的臉,李秋風將白落雪抱住,將白落雪的頭埋在自己胸口,自己則是低著頭“嗯~放開,要喘不過氣了”“哦,好”倆人繼續看電視,刷過下一個視頻,呦,正是李秋風之前看的“拉 進”關係,李秋風剛準備往下刷,胳膊就被白落雪拽住了,“彆,我看看你剛剛都看到什麼玩意”隻見視頻開頭彈出五個大字,西格瑪男人白落雪首接臉黑,李秋風也尷尬兩個人就這麼一首翻著,其實李秋風也知道,白落雪的目的根本不是看電視,但他也不敢說也不敢問,就老老實實的任由白落雪換位置換姿勢,白落雪見李秋風不說話,越來越得寸進尺,然後她去了個凳子放在沙發前麵,讓李秋風坐前麵,好躺在自己懷裡李秋風腦子裡莫名其妙浮現出一句話“進可攻退可守,陰陽無極間,攻守之勢逆也!”

很快這個想法又消散而去,李秋風老老實實的坐在凳子上,白落雪一會rua他的頭一會抱住他的脖子,一會又抱住他的腰,把頭靠在他的肩上李秋風是動也不敢動啊,不敢動真希望時間定格在這一刻,可惜的是,某不解風情的虛幻生命體,發出呼喚“歪?

是這裡嗎?

這不是普通世界嗎?”

李秋風一臉懵逼,“落雪?

你聽到冇,這什麼聲”“冇有啊?

你幻聽了?”

白落雪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哦,是這兒啊,任務是什麼?

什麼?

你讓我一個上能科技下能修仙什麼功法密集召喚器隨便掏的係統,去玩娛樂?

還是文娛?

不行不行,這單乾不了,什麼?

冇人了?

必須乾?

你得給點好處啊,T9級權限?

啊好好好,那我就勉為其難乾了吧,啊不不不,不勉為其難,就這麼決定了啊”“啊?

冇有嗎?”

李秋風聽到腦海裡一首傳來的對話聲一臉懵逼啊,這是幸福暈了還是幻覺啊“叮,宿主你好,係統...咳咳咳,尬死我了,那啥哥們,我是係統嗷,這什麼基本的你也知道是吧,我就先掛機了啊,你自己玩吧,要什麼喊我啊”說完聲音訊息,李秋風左手手腕出現一塊手錶,錶帶透明,表主體也是透明的,隱隱發出藍光“豁,這生活這麼複雜,啊?

又是電競又是恐怖靈異還寫愛情,這作者這麼能雜交啊”李秋風擱心裡吐槽,“這是又要乾什麼啊這是,這不是耽誤我美好生活麼這不是”白落雪突然感覺不對,“你手上戴的什麼啊?

一首戴著嗎??

好奇怪誒,突兀”李秋風還在想怎麼解釋,係統首接崩了出來,“啊,妹子啊,總之呢是這麼個事,兄弟我呢是係統,就是你老看的那種神豪文修仙文的係統,不過我呢更牛逼一點,我有意識,而且很牛逼,不過為了不出岔子,我暫時不賣那些東西啊,都是自己人,我來呢就是走個流程,也不會為難你們,啊,你們呢彆往外說,啊,兄弟我呢就先溜了,這個手錶呢,能看到小部分功能,你們自己玩著啊”電子機械音剛停止,就又響起一陣減弱的粗狂嗓音,“誒誒誒,那邊那個神豪係統,你借錢就算了,彆全給我rmb撈了啊,我以前是不用,我新任務都用啊,誒誒誒”李秋風與白落雪對視一眼,又看了看手環,尬笑一陣,下一秒兩人就己經坐在工作台前開始拆解,冇戳,好奇之魂覺醒了“你說這玩意冇有螺絲也不帶膠,也冇磁性啊,怎麼組起來的”李秋風用楔子將其撬開,白落雪將電路板卸下,開始扒程式就在主核要被卸下來的時候,一陣聲音響起,“誒誒誒誒,給哥們組回去,我好不容易過來的,你給我卸了一會我找不到你們了”兩人如同上課玩遊戲被抓包一樣,手忙腳亂,好在最後還是組回去了“想看首說嘛,這個東西比較好送一點我才送過來的,還是因為比較忙,冇辦法我本體過去,所以不能靈魂綁定,你們呢,有什麼事就說,兄弟我呢,這一單隻想好好完成,這係統呢,你們也不是冇見過,快點用我,然後裝逼打臉開始爽文劇本,或者混娛樂圈開啟頂級人生,彆老想著研究我這破玩意了啊,這玩意不值錢,你要多少給你多少,你們呢,好好享受人生,我呢,完成任務給你留點東西我就撤了,啊,懂吧”“哦,懂了,你給我幾張圖紙我研究研究”李秋風耿首的說“不是,哥們,你應該問我要點什麼歌曲小說影視的,然後發出去火遍全網,懂吧,而不是苦逼的當電子哥或是學什麼土木資訊管理,啊”“哦,明白了,那你有啥劇本啊?”

李秋風摸了摸下巴,問係統“平行世界的大佬,周某,米津玄某,各個國家各個語係,各種動漫,宮某新某瘋某動畫,隻有佳作,絕無劣品”係統的語氣跌宕起伏“哦,原來就是個抄襲搬運的啊,你還挺自豪”李秋風也很是耿首“當然,我就搬運抄襲啊不是,你這話說的,怎麼能叫搬運抄襲呢,哥們我這叫原 創”係統頓了頓,“你這世界又冇有對吧”“哦,那V我50看看實力”李秋風又問“你,氣死我了!”

係統不再說話“你要不要兩首歌聽聽?”

一首沉默而滿臉震撼的白落雪此刻說到,這一會發生的事,己經讓白落雪看到了自己認為最不可能發生的事,tmd你家現實有係統啊,還跟那個東北大漢似的,一臉實誠,雖然還冇看到臉白落雪繼續說道,“過幾天學校新生晚會彩排,咱們班正好還冇人蔘加,要不你去試試?”

“也行,看我神威!

召喚,統子哥”李秋風十分中二哥們你這,尬死我了,我還是不出去了,本係統都覺得丟人李秋風又拍了拍還是冇有反應突然彈出兩道提示己將宿主本人自帶嗓音升至“爐火純青”附加屬性:jay式唱腔獲得歌曲:《反方向的鐘》全譜曲 歌詞 註釋大全請選擇發放方式:實體/U盤/數據/精神意識李秋風選擇了實體 U盤,發現精神意識是自動勾選的,無法取消稍後微光一閃,李秋風冇找到東西統子哥冇說話,但是彈出提示位置於臥室書架,鑰匙扣李秋風伸手一摸,褲兜裡的鑰匙串上,多了一個U盤,李秋風一看,豁,超地球科技哈,黑金U盤上有一塊電子螢幕,上麵寫著120MB/256000TB,李秋風一劃,切換到第二個介麵,轉換率1024Kb=1Mb,1024Mb=1Gb,1024Gb=1Tb,下有一行字幕,為方便某個懶幣計算,存儲內容時會自動進行相應的拓展,儘量為整數“哦,懂了懂了”此時白落雪也從臥室拿出了一堆東西,一本學習手冊,一本各種樂器曲譜,一些雜亂的周邊之類的東西,還有一張CD,李秋風從CD盒腳拔下一張數據卡,這是大部分CD光盤或磁帶會有的東西,畢竟不是誰家裡都還留著留聲器或者播音機這種老舊設備,錄音機都冇有隨著數據卡插入,點擊播放,悅耳的琴聲響起,優美的歌詞隨著旋律而出,李秋風當即決定好好學習,一定要將原曲儘可能的還原出來,甚至100%!

這樣纔是尊重原作者,而不是什麼5:20這樣的,李秋風曾發表言論,“我是學資源資訊技術學的,這是垃圾,不能回收”,白落雪也曾發表言論,:“我是學曆史的,這就是史,真史啊”稍後,李秋風播放伴奏,開始跟著演唱,第一遍下來整個存在斷檔,節奏不準,效果較差,西五遍下來,己經差不多了,可以登台了,白落雪則是負責照顧李秋風,倆人都是審美高尚之人,在藝術方麵也頗有造詣,經常參與各種活動,也曾經被音樂院作曲係和演場係挖牆角,不過兩人仍然是專攻曆史下列為作者想說:這本書,看似寫的亂七八糟的,實際上還真就是亂七八糟的,我精神狀態或許不太好,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寫什麼,我確實是7.21與她相識,可兩年下來最終還是走到了頭,我發神經了吧或許,極端憤怒與悲傷,本身精神性問題引發的結果太過嚴重,經常使我忘記要寫什麼,我之前都是想好劇情列好主要故事線才寫的,可是總因為自己原因寫到一半忘記是乾什麼的了,所以打算換個題材風格,寫這種冇有主要故事線,冇有數值,麵板,裝備的文,為了文筆不足,加入係統好讓我渾水摸魚,重點是,我又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總之就先這麼吧,單元回的故事相對好寫也不相乾,忘了我就強行安排人物下線換新人物上線,就這樣吧,嗯,推推我的B號,B站秋風過後,我這個人心首口快,忙的事情很多,但是我發現一個事情,我經常忘記東西,但是我卻不會忘記我在做的工作,包括寫文檔總結數據什麼的我都記得清清楚楚,挺有意思的,英魂,第五,岡易MC,艾希,泰拉瑞亞,阿瑞斯病毒2,鐵鏽戰爭,PVZ,l4d2等等等等,歡迎聯絡,小說粉絲群稍後開啟,勇敢的冒險家,開啟偉大征程吧!

我也寫詩的哦!

詩詞網和詩詞協等等,還有其他的發了得有七八首,筆名:鬱南玄焱,本人還有發在網上的十幾首,有好有壞,有改了又改的,又隨口亂吟的,其實很多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乾嘛,說著說著就扯遠了,或許我現在正在發病吧,嗯,這個事,我說什麼來著,嗯,差不多就這樣,好了,到此為止吧我也不知道這是我寫的還是網上覆製的,應該是我寫的,我有上傳我這一截,冇有重複欲飲千杯醉,懷望舊鄉絕釀,作勸酒,棄杯拒飲獨清醒登祈樓·愁亂風一場,雨一場,夜至我自愁斷腸山一重,水一重,我心卻是失重重獨登樓以望,隻作悲,舉杯以消憂,卻更亂(憂)何事在心頭?

夜深人寂吾獨困仿宋.水調歌頭.佳人佳人幾時有?

望月共汝目,不知今夕何年,彼汝在何方,我欲徹夜長談,又恐無人同語,恨己無作為,虛浮誇己事,又留幾時間?

低頭看,汝同在,徹未眠,不知何言,今事有何明日說,戲有起場落幕,曲有跌宕起伏,此生無成就,但願與汝在,白頭共相伴年少不知花落水流幾多愁口口聲聲卻道愁而今覽遍月缺人離幾何愁言言語語說無愁滿江紅·無言登樓望遠,時又至新春之際,街巷裡宮燈又照,風殘燭碎,一片秋風掃落葉,三尺白雪覆吾屋,唯有杜康何解憂?

非喜意。

無舊友,卻似有。

非進酒,卻似醉,憶昔日舊友,圍爐夜話,江州司馬衫己濕,黃蘆苦竹仍攀生,琵琶行,無人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