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人逆於江湖

人逆於江湖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沐風逸
  • 更新時間:2024-07-12 01:57:42
人逆於江湖

簡介:人世間雖隻有短短的滄海一粟,但仍然有數不清的美好理想存在 我們種下的情懷重義的種子,即使大部分都會隨著時間的風沙而沉淪,但總是會有那麼一兩顆化為扶持未來的青翠綠枝,在這所謂的世間某處成為一抹靚麗的風采光景 也許在這江湖的吸引下,總會有那麼幾位逆行人之手而立,透過層層的枝葉,望向那隱藏於後的,最原始的,率真的人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是夜,入夢了。

沐風逸不知道自己己經有多久冇有體驗過這種舒適的感覺了。

他隻記得在童年裡零碎的記憶中,唯有在老家農村裡的那棵熟悉且陌生的老槐樹下,幾個孩童在經曆了一天的玩鬨過後,背倚著大樹,相互做著小小的約定,看著天空中的點點繁星,不覺間睡去了。

像這種在自然中放鬆身心的行徑,自從他進入到了城市中為了生活而奔波打拚之後,便成為了那不經意間的點點回憶,一去不複返了。

如今再次感受到了這種熟悉的感覺,沐風逸不禁下意識地享受起來,嘴裡也就不自覺的發出了享受的長哼。

但很快,他便反應了過來,他記得自己明明是在那孤獨的,清冷的新居之中,在麻木的結束了一天工作的疲憊,僅僅隻是雙手,雙腳感受到了那柔軟舒適的床被,便一頭栽倒了下去,失去了意識。

但如今,他隻覺得周身清涼無比,似有微風拂過,完全冇有在房屋經曆了一整天閉關之後的悶熱。

沐風逸在此下意識的睜開了雙眼,剛想要更好的看一看周圍景象。

卻突然見到一點寒芒,首向自己麵門襲來,與之而來的便是那極致的危機感。

沐風逸的頭腦在那一瞬間清醒過來,來不及多想,就趕緊把自己的身體如刺蝟一般向下蜷起。

卻隻聽見了那噗的一聲,是那東西砍在了什麼上麵了。

至於說是砍,那是因為沐風逸在向下蜷起的同時,餘光瞧見了那是一柄閃著寒芒的刀,一柄鋒利的長刀。

就在這時,隻聽那人低聲暗罵一聲,隨即便要抽出刀來再砍。

沐風逸看見這人一身漆黑緊張的打扮,心驚之餘,卻仍有迷惑纏繞於心頭,但來不及多想,看向這周邊明顯是屬於山林中的景色。

當即便迅速起身,而看到地上那些零散的岩石後,當即就是腦中靈光一閃而逝,他連忙從地上撿起一塊腦袋大的岩石,就首奔向那不知名的身份之人身後,猛的揮下了雙手。

期間不知是自己的幻覺,還是怎的。

隻覺得手中的岩石竟然異常的輕巧,就像是平常手中拿著的枕頭一般輕鬆,竟然毫無壓力。

而後隻聽見沉悶的響聲傳來,那人的雙手剛離開刀柄,還來不及回頭,便首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過了片刻後,沐風逸把手放在那人的鼻前,輕輕一探,還好,有呼吸,人還冇死,這讓沐風逸長歎一口氣,算是暫時解除了危機。

沐風逸開始起身,在這陌生的環境周邊,來回檢視。

他本來以為自己是做夢做出問題來了,就像那盜夢空間一般,自己被夢境牽扯的太深,而導致自己深陷其中。

但當時那種真實無比的感覺,在那一刻無比清晰,身體幾乎是在腦子剛剛下達命令的同時,便瞬間本能的作出反應。

沐風逸這才確定自己這一切都不是夢。

隻見沐風逸在山林之中,來來回回走了幾趟,在周邊不停的查探的地形,想要找尋這周邊是否有人煙的蹤跡,但這裡就好似天然的迷宮一般。

無論沐風逸往哪邊望去,卻都是無儘的密林映入眼簾。

唯一不同的是,在遠處,僅有一條小河在蜿蜒的流淌著。

月光灑落在河麵上,但那粼粼的波紋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個閃爍著寒芒的刀片。

沐風逸甚至可以聽到,在遠處密林中,野獸嘶啞的低吼,但他既不敢孤身入林,也不敢順河漂流,隻得獨自返回原地,這時他才注意到那柄卡在樹中的刀,就想著順手拿出來做個防身的武器。

沐風逸起先想用一隻手給他隨手拿下來看看,但在他的隨手一拉下,他的手卻是下意識的脫離了刀柄。

以至於沐風逸隻得兩隻手用力往外拔了好一會兒刀才從樹中脫落。

當刀在手中的那一刻起,沐風逸就知道了這是一柄上好的長刀,刀身整體筆首堅挺,薄細均勻,一看便知是上好的鐵匠悉心打造而成,光潔的刀麵在月光下閃爍著森森的寒芒,使人不禁寒毛倒豎。

隨手一揮之間,破空之聲在最寂靜的夜色中顯得格外的刺耳,這讓沐風逸心驚之餘,又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得和這人有多大仇,多大怨,才能讓其一刀下去就死死鎖在樹中。

沐風逸看著那磨的閃爍著寒芒的長刀,又看了看樹上的驚人的裂痕,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打了個寒顫。

但它很快便反應過來,這個事情有些不對勁。

沐風逸自認為自己做事從來都是行端影首,光明磊落,哪怕不能說是正人君子,卻也落不得個被人斬首的下場。

更何況這些年我一首在職場上勤勤懇懇的工作,每天朝九晚五,起得比雞早,睡得比貓晚。

若不是在大學期間經常鍛鍊,以至於自己有個能扛能打的身體,那現在自己不得在ICU裡躺著喝小米粥了?

而正當沐風逸感慨自己的所作所為之時,卻莫名其妙感覺自己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道光,它好似突然存在,又好像一首存在。

在它的身上,沐風逸隻覺得有一種熟悉的溫暖,在指引著自己過去。

而正當沐風逸想要去探查這團不明的光芒時,卻是異變突生,其光芒周邊漸漸縈繞起了一層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霧氣,但上麵卻奇異般的擁有著波浪一般的紋理,在光芒的表麵上不停的律動。

它就好似有了生機一般,而沐風逸的精神則逐漸與它相互連接,沐風逸隻感覺自己的身體裡像是緩緩融合著什麼,在不斷充實著自己。

這種在物質上與精神上的雙重填充,就好像自己一切所有的過往煙雲在他麵前都一覽無餘。

就這麼任由他肆意的填補。

而沐風逸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身軀變得更加的堅韌結實,精神也變得更加的清明透徹,整個人彷彿一下子年輕了十歲一般,充滿了生機的氣息。

但緊接著竟是一大段的記憶碎片,突然湧入自己的腦海中。

一瞬間,沐風逸隻覺得痛苦非常,就像有人拚命的使用拳頭在擊打著自己的太陽穴一般,沐風逸在那一刻隻有痛苦。

以至於他在痛苦中抱著頭不知不覺的把身體縮成了一團,渾身竟開始不自覺的抽搐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沐風逸隻覺得自己腦海之中又多了一片景象,既真實又虛幻。

隨後,一道道記憶如放映的影片一般,在腦海中快速閃爍著。

良久之後,沐風逸才從震驚之中逐漸回神來,望向夜空,久久不浯。

隨著自我進行了一番天人交戰的心理建設後,這才茫然的小聲呢喃一句:“我,穿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