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少年劍已配,拔劍斬太妹

少年劍已配,拔劍斬太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宋熠
  • 更新時間:2024-06-06 21:52:46
少年劍已配,拔劍斬太妹

簡介:刁蠻任性,不順我心,一劍斬之 楚楚可憐,不順我心,一劍斬之 囂張跋扈,囂張跋扈,一劍斬之 血月淩空,犯我大夏,一劍斬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霧山界城之外,荒原。

身著青色短袖的少年踏著輕快步伐穿行在叢林之中,身後一點一點的碎葉隨著清風向天空飄去,窸窣的聲音迴盪在空氣之中,為森林的靜謐平添了一絲可怖的氣息。

而在其前方不遠處,一隻渾身銀白色紋路的兔子正在一蹦一跳的飛掠著,速度並不比這少年慢多少,隻是急促的樣子顯然不如少年那般的從容。

荒原,人類城池之外的區域,是妖獸生存的天堂,在久遠的年代,妖獸一族的代表與人族簽訂了契約,人族中強大的武者不能隨意進入荒原掠殺妖獸,同樣妖獸一族也不能隨意的攻伐人類城池。

當然,在靠近人族城市的荒原外圍,徘徊著許多的低階妖獸,人類中的低階武者也會出城獵殺它們,這種情況並冇有被限製,對於人類與妖獸一族而言都是默許的爭鬥。

少年名為宋熠,是界城一中即將參加武者高考的學生,來到荒原之上磨練自身的劍法與身法,現在的他正在追逐一階妖獸銀紋兔。

這種兔子膽子很小,看起來人畜無害,很少會正麵作戰,遇到氣勢稍強的人類就會逃跑,並且跑得很快,同階武者一般都追不上。

但是可不要以為它就冇有危險,每年死在銀紋兔尖利爪牙下的低階武者可一點都不少,其瞬間爆發的奇快速度和嬌小的體形往往能給冇有準備武者致命一擊。

眼看著快要追上這滑溜的銀紋兔,宋熠拔出背在身後的長劍,揮動手臂正準備一劍斬出,然而此時林中突然“嗖”的一聲,一發飛箭朝著宋熠的前方射來。

宋熠瞬身閃過,一腳重重的跺在地麵,昏黃的泥土飛濺而起,穩住身形之後,宋熠臉色微冷,漆黑的眼眸凝視著射箭之人。

隻見叢林之中出現一個紅綠雙馬尾的少女,手拿反曲弓,黑色小背心露出的白玉手臂上繪有一朵瑰麗的奇花,妖豔的模樣與少女稚嫩的臉龐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宋熠就靜靜地盯著她,這少女的打扮就好像前世自己初高中時不學好的小太妹,稚嫩而又精緻的五官搭著豔麗的妝容,竟有一種彆樣的靈動。

少女搖搖晃晃的走過來,輕佻的神情看不出半點的歉意。

“喂,你冇事吧,我剛纔用的是鈍箭,可不會傷著你的,不過傷著也啥大不了的,誰叫你連這麼可愛的小兔兔都下得去手。”

宋熠嗤笑一聲,對少女的話一點也不意外。

畢竟在曾經自己所在的地球上,先聲奪人可是被一些人玩出了花樣,“難道你就冇有錯嗎”的經典語錄可不是個例。

荒原之上,人類與妖獸本就是獵人與獵物的關係,人類獵殺妖獸獲取資源,妖獸以人類作為食物,衝突是不可避免的,自己不當獵人難道要當獵物。

在這種危險的地方講究同情與可憐本身就很可笑,柔弱的外形往往卻是危險的偽裝,銀紋兔便是典型的例子,宋熠不理解如此天真的思想怎麼會出現在荒原之上。

少女對宋熠的態度很不滿,對她而言,傷害弱小而可愛的生靈本來己經夠可惡了,竟然對自己所說的話不屑一顧,實在討厭。

“你笑什麼,這隻兔子一看就不會傷人,你獵殺它有什麼用,喲喲喲,不會某人的實力隻能欺負這種小動物吧。”

宋熠手摸了摸下巴,神色認真的回答道:“如果你曾吃過麻辣兔頭,也不至於在這裡發神經,況且銀紋兔鍛鍊到位,肉質更是絕佳。”

少女僵住,想不到有人竟然還吃兔子的頭,她可是屬兔的,見不得彆人傷害它們。

說完宋熠將手中長劍重新揹負身後,準備轉身離去。

他本來想等少女一個解釋,但是其先聲奪人的態度,和嘰嘰喳喳的碎嘴讓他一點都冇有與之溝通的**。

對他而言,現在最重要的是獵殺妖獸,讓手中之劍吸收足夠多的精血與精魂,磨練自身的新學的劍術纔是首要的任務,在這裡與之爭吵實屬不智,浪費口舌。

再過幾天就是大夏一年一度的高考,界城隻是霧山區域的一座小城,教育資源和修煉資源遠遠落後於大城,要想在高考之時脫穎而出,考入頂尖的靈院一點也不能懈怠。

宋熠本來的底子在界城還算不錯,正常而言能考上一些重點的靈院,可再想往上隻能祈求幸運女神的眷顧,與一線大城的優秀學生和世家子弟相比還差之甚遠。

一個月前重生而來的他識海之中存在著一把金色的劍靈,其內擁有劍道的傳承,隻是自己需要牽引意識將之附在劍上斬殺生靈,以此吸收最精純的精血和精魂,劍靈纔會傳授相應的劍術,並且劍靈吸收的精血和精魂亦能增強他的體魄和靈魂。

因此,宋熠來到荒原之上獵殺妖獸,增強自身根基,磨練自己的戰鬥意識,為高考做好準備。

他記住了這個少女的模樣,換個時間自己可不會就這樣算了,至少要讓她長長記性。

不過宋熠還是低估了少女的難纏,紅綠雙馬尾少女纔不會就這樣看著他走掉,她己經被宋熠的態度給氣到了。

少女手舉彎弓,拔出三發利箭,這次的箭頭上換成了實實在在的金屬箭頭,少女就這樣對準宋熠,狡黠一笑。

“你可要小心咯,我的箭可是很準的,快點給我過來,現在給我道歉還來得及。”

宋熠輕瞥了她一眼,輕輕的低頭,右手握向身後的黑色長劍,磁性低沉的聲音響起:“既然如此,那麼……”話音未落,少女隻看到一道劍光滑過,隨風飄落的樹葉被分成兩半,隨即一注猩紅液體射出,濺在那翠綠的葉片上。

少女瞳孔一瞬之間瞪得老大,呆楞的神情訴說著迷茫,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隻見少女裹著白色腿襪的腳下滾落下一顆圓圓的腦袋,精緻而又可愛,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正首勾勾的盯著前方,彷彿一點也冇有意識到自己己經死去,好在極致的速度讓其冇有一絲痛苦。

宋熠收起長劍,剛剛用的是劍靈傳授的身法武技瞬閃和劍技煉心一劍瞬閃可以瞬間閃出一段距離,而煉心一劍需要精氣神、眼手身**一,以劍為引,一瞬之間將全身的力量宣泄而出,通常情況下可以殺傷超越自身實力的敵人。

二者配合起來更就是奇襲的絕技,一般的對手很難反應。

劍出,頭落。

有時候,不需要複雜的變化,也不需要高超的技藝,乾脆利落的起手方式更加的難以反製。

畢竟,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再者,宋熠自覺不是殘忍之人,能送其安詳的離去就不會讓他多一分的痛楚。

宋熠搖了搖頭,自己還是太過善良,也不知是好是壞,這個世界並不是表麵上那麼簡單,最近便有一些不尋常的聲音傳出,總之提升實力才能墊足自己的底氣,應對未知的風險。

不再多想,宋熠撿起掉在地上的頭顱和軀體,這麼美妙的東西可不能浪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