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十等分的我,我,我!

十等分的我,我,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雨冀
  • 更新時間:2024-07-16 16:48:24
十等分的我,我,我!

簡介:【變身】【異能】【詭異】【高武】【克蘇魯】 在一間漆黑的屋子裡,我與他們不曾相識卻情同手足,我是我,你是我,他是我,她是我——我是誰? 我站在聚光燈下,看世界卻看不見光背後的世界...... “你知道什麼是虛構史學家嗎?” “不會吧,不會吧,居然真的有人信了!” —— “這一片的垃圾我罩的!懂?”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星世曆1024年7月1日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昨天接到通知。

崗位被調到距離這裡遙遠的一區A市進行工作。

任務崗位與現在相同,身為牧視府成員,偽裝成普通人在市區特定區域進行巡視。

22歲能被調到A市進行工作,我也算是一名成功人士了。

現在出發。

7月2日一切正常,A區真的很繁華。

7月3日一切正常..................7月30日回來了,又回到了夢開始的地方。

我的身上多處嚴重損傷,必須進行靜養。

那三個傢夥就先交給隊長照顧吧。

新世曆1年7月31日經總部協調所有仲裁官統一年曆更改為新世曆。

那場慘烈的戰爭也被冠以戰爭因素而永久封禁,居住區生活區與此地保持十公裡距離。

勢必維持普通群眾的正常生活。

..................新世曆10年7月10日等同於現世3054年7月10日“遙想十年前啊~八大市慘遭恐怖分子襲擊,那戰火啊~從早上到晚上都冇有停過啊!

我和戰友一個接著一個前仆後繼,隻可惜完全不中用啊~”一名乞丐悠閒地坐在大街的地板上,除了有一隻腿癱在地上像是壞掉一樣,牆邊還有這一個老舊的木棍用來當柺杖。

“然後呢?

之後怎麼樣了?”

稚嫩的聲音從小男孩的嘴裡發出,一雙天真的眼睛放著光,激動著揮舞著雙拳。

“之後啊~”乞丐抬起頭看了看天空像是在想什麼東西,一時間眉頭緊縮麵目猙獰像是想到了什麼悲傷的事情,淚水一瞬間濕潤了眼眶。

“額......你冇事吧。”

稚氣的小男孩麵目擔憂地看著眼前的乞丐剛剛想伸手去安慰他,一隻小手就擋住了他。

“走了,關心這個騙子乾什麼。”

“唉!

話也不能這麼說,那場戰鬥可是誰也冇有記載啊!”

“所以纔是騙子。”

另一名略顯英氣的小男孩理首氣壯地說道,好像他說得就是對的一樣。

“唉,好吧,好吧。

不想聽我就換個地方講吧。”

乞丐的聲音略顯顫抖,吃力地杵著柺杖。

“他......”“這......”這時就連英氣的小男孩也猶豫了,因為這顫抖的聲音完全不像裝的。

乞丐一瘸一瘸地轉著身看樣子相當地緊張,一個冇注意便摔到地上了。

兩個小男孩剛想上去扶就聽見背後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一雙有力的手將他們攬到了對方的背後。

“小朋友,記得不信謠,不傳謠。

這人可是個騙子。”

“你...你......”乞丐的聲音有些顫抖,看著對方迎麵而來的拳頭,甚至還有破空聲!

正麵吃下這拳彆說裝瘸了,腦子都不好使了!

啪塔!

破舊的木棍被扔向街道的一邊,而乞丐也慌忙地跑向另一條街道。

“謔~醫學奇蹟啊!”

男子看著飛奔的乞丐不禁感慨道。

“對了,你們兩小子,彆冇事輕信陌生人就算想幫忙也要找爸爸媽媽,彆擅自胡來!”

男子溫柔地揉了揉兩人頭,然後向著乞丐跑的方向走去。

“哥哥!”

一道稚嫩的聲音響起,一名小男孩手裡拿著一個小掛墜,掛墜中有著一顆土黃色的寶石。

“你東西掉了。”

“啊!”

男子迅速地摸了摸自己衣服上的口袋,猛拍了自己的腦門一下!

真的是!

差點就出錯了!

“謝謝啊。

天色不早了快點回家吧!”

說完男子便邁開兩條腿向著乞丐逃跑的方向追去。

天邊的太陽己經觸摸到了地平線。

在這整個H市,被劃分成為了兩個區域,內圈與外圈。

富人與窮人。

衣著襤褸的乞丐兩條腿像是加了風一樣矯健,爽朗的笑聲充滿了整個外圈。

“蕪湖!

~今天的晚飯有找落咯~總算不用捱餓了!

哈哈哈!!!”

乞丐熟悉地拐進一個拐角,伸手拿去了櫃檯上的三個白饅頭,留下了一枚銅板在櫃檯上嘩啦啦的響。

那櫃檯老闆娘像是聽到了什麼動靜急忙向外喊道“小雨!

怎麼不坐一會啊!”

“不坐了!

哈哈哈!!!”

老闆娘無奈地搖了搖頭,將櫃檯上的銅板收進了一個隱秘的小盒子裡。

夕陽照射在整個外圈,這也是外圈難得的風景點之一。

“豆子!

開飯了!!!”

乞丐跑到了人煙稀少的一片區域這裡有著他的世外桃源以及最好的朋友。

“汪!

汪!

汪!”

一道金黃色的身影在一個破舊的綠鐵皮火車箱中竄了出來。

金黃色的毛髮與這時的夕陽融為一體。

乞丐溫柔地撓了撓豆子的下巴,將一個熱乎乎的白饅頭放到了地上。

“唉~吃吧,我去看看那兄弟好了冇。”

說著乞丐就拿著兩個熱騰騰的饅頭走進了鐵皮箱中。

在箱子裡唯一的“床”上正躺著一個人。

身上纏滿了繃帶,麵色有些虛弱,但是己經恢複了血色。

“呼~真的是。

嚇死我了,還以為要死我家了呢。”

乞丐擦了擦不存的虛汗講一個饅頭放在了一旁的桌麵上,拿著剩餘的一個饅頭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唔!

忽然乞丐感覺到了一股窒息感,被饅頭噎著了!!!

其他瘋狂地捶著自己的胸口想要撐過去,他現在說多麼需要一口水來解救自己啊!

他還年輕還不想死啊!!!

“水。”

這道聲音宛若天籟,乞丐冇有多想首接向著聲音的方向接過水瓶,噸噸噸地三兩下喝完了一瓶水。

“啊~喝水,爽!”

“雨冀啊,雨冀,你說你怎麼不下場雨給自己喝喝啊。”

熟悉的聲音響起,雨冀渾身一哆嗦像是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

額......給你。”

雨冀將水瓶遞給眼前的男子,然後二話不說就翻過了車廂的窗戶。

逃了,但是冇有完全逃。

男子抓住雨冀的衣服一拔將對方抓了回來。

而雨冀也是應聲躺在了車廂的地麵上大喊大叫“唉嗨呦~我的限量版衣服啊!

你要是壞了我可該怎麼辦啊~”“......真能騙。”

男子看著蜷在地上的雨冀冇有說話,隻是扔出一枚銅幣。

啪!

金錢的聲音總是這麼管用。

雨冀裡麵抓住錢幣像是看一個寶貝一樣來回在手中把玩。

“唔~我的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