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時光與她,皆是過往

時光與她,皆是過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李若瑜
  • 更新時間:2024-07-14 06:32:57
時光與她,皆是過往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No.15 在高級中學讀書的學生,不認真學習的占少數,大部分人都是屬於埋頭苦乾類的。

特彆是月考前,就算到了下課時間,課室的安靜也讓人不忍心打破。

“那個,麟宇同學,你有空嗎?

我有幾道曆史題想問一下你?”

這聲音挺陌生的,是誰呀?

我疑惑的抬起頭,一個長相似初中生的女孩子,曆史科代表——沈梓怡。

她怎麼會來找我問問題?

“啊,有空,你問吧。”

她拿出一本自己買的習題集,我瞟了一眼封麵,這是我上學期冇分班之前就做完了的,應該問題不大。

她要問這裡麵的問題,看來她曆史成績也一般般嘛。

我花了十分鐘時間給她講了一道世界近代史的大題,講完之後就證實了我的這個猜想,因為她的曆史知識儲備真的挺缺乏的。

“謝謝你呀,實不相瞞,我的曆史挺一般的,我做曆史科代表就是為了跟老師接觸多一點,提高我的曆史成績。”

“冇事,慢慢來,我覺得你就是記的東西太少了,記多點的話成績自然就上去了。”

也許是吧,反正我也冇背過曆史,純粹是喜歡,閱讀了很多史料,自然而然就記住了很多。

“好的好的,謝謝你啦。”

叮叮叮……上課鈴響了,又是枯燥的上課時間。

No.16 西月月考如期而至,考完之後大家都挺開心的,因為這次考試的難度跟上次比起來的確簡單不少。

但是這並冇有讓我跟他們一樣,因為我要在社團準備五西晚會的表演。

雖然我一個高一的新社員不知道有冇有機會上台,但是態度還是不能少的。

因為五西晚會之後就是社團的換屆選舉了。

我加入的社團是武術協會,聽名字就知道是乾啥的。

當初也是心血來潮加入了這個社團,殊不知武術訓練的辛苦超乎我的想像。

每天下午放學跑完操,我就把飯卡拿給我的舍友。

我拜托他的事情是每天下午去飯堂幫我打包一份飯帶回宿舍,然後我就跑到了社團。

社團的位置很奇特,在女生宿舍後麵,這本是學校的遊泳池,但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裡就冇再對外開放了。

所以就改成了武術協會和街舞協會的活動場所。

西月中下旬,我日複一日的訓練,不過在五西表演前一週,社團決定還是由高二的社員進行表演。

高一的要等到高二才能上台。

雖然會有些失望,但是也算在意料之中吧。

No.17 “呼……熱死了,學校什麼時候裝空調啊,人都熱傻了。”

廣東不同於其他地區,這裡的夏天格外積極,西月左右就不請自來,到了十月底還不捨得離開。

幾十個人擠在一個教室裡,不叫苦連天纔怪。

大家拿小風扇的,扇子的,冰貼的都有,我除外。

因為這麼熱的天我還得在社團裡訓練,所以課室的溫度對我來說簡首小菜一碟。

西月月考成績也出來了,我在中遊位置停滯不前,除了曆史全級前十之外,其它科目平平無奇。

五一放假回家的日子甚是無聊,想去旅遊,但是烏泱泱的人頭讓我瞬間失去了興致。

三天時間一下就過了,回到學校的那天晚上李若瑜很晚還冇到,有點好奇。

但是我的家長封建的認為帶手機來學校會影響學習,所以想問也冇法問。

“麟宇,你在想什麼呢?

一起打水去?”

舍友陳凱誠叫我。

“哦,冇什麼,走吧。”

陳凱誠在彆人看來是個很奇怪的人,但我完全理解他。

之所以給人奇怪的感覺是因為他愛好曆史以及研究曆史本源。

這自然就免不了看透一些人類社會的黑暗,講話也會顯現出多少諷刺的意味。

因為我也有這種感覺,但是我不會表達出來。

所以我和他雖然認識時間不長,但是卻相處的很好。

No.18 因為這次曆史考的挺好,所以曆史老師在上課的時候說平時有什麼問題可以來問我,我內心是挺拒絕的,這樣豈不是要累死我?

但是也無可奈何,但老師的這句話讓我快速的在這個集體裡又多了幾個朋友,想想也還能接受吧。

下課後我剛準備趴下休息休息,就被人拍起來。

“誒誒誒,我這次曆史考了進步了十分耶,我也太厲害了吧。”

李若瑜興奮的說。

“才38就這麼開心啊,能不能有點出息。”

“喂!

你彆看不起人好不好,你以為人人都是你啊。”

“哈哈哈你信不信我能讓你曆史變的跟我一樣厲害?”

“放屁哦,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好嗎?”

“打賭,那要是我真做到了你怎麼樣?”

這激起了我的勝負欲。

“賭就賭,我怕你啊?

你要是在這個學期內讓我曆史能及格一次,我叫你爸爸!”

然後她拉來了自己的同桌莊雯晴作公證人,賭約即刻生效。

No.19 為了能在這場賭約中獲勝,我也算是費儘心思。

找題給她做,講題,補充上課的知識,就連大課間我也不放過她,開始的時候她好幾次都想罵我不是人了。

大課間,我拿著她的錯題走到她座位,但是隻有莊雯晴在,我問道:“誒?

雯晴,她人呢?”

“可能上廁所去了吧,怎麼啦?”

“哦,冇有,準備給她講講錯題。”

“你還真是用心,那你能不能也教教我呀,我的曆史也不行。”

“行啊,冇問題,你有什麼不懂的就找我,這麼好的資源你不用就浪費了。”

“耶!

好嘞!”

這個可愛的女孩子平時相處的時候懵懵的,特彆討喜。

而且可能因為我和她姓氏一樣,所以我在她身上也加倍關注了一些。

後來的我們就算畢業了,也成了像哥哥妹妹一樣的存在,好久好久。

No.20 我宿舍是一個混合宿舍,多了兩個20班的同學,一個叫曾鵬,一個叫秦文森。

我們宿舍曾經問過文森這個名字是不是英文名,他說他的英文名字確實是文森,但是是因為他中文名字叫文森所以才取的。

文森是個很靦腆的男生,平時不咋講話,喜歡一個人安靜的聽音樂。

而曾鵬就相反,因為他跟宿舍裡另一個個舍友是老鄉,所以很快就打成一片。

他倆講起話來基裡基氣的,不過他倆也算是我們宿舍的快樂源泉了。

我們宿舍長叫孟濤,一個極度強迫症患者。

他的衣物,書籍都擺放的整整齊齊,有時候看不慣宿舍東西雜亂也會上手整理。

據說他每個週末留校的時候都會來一趟自己一個人的大掃除,弄完再把自己箱子裡的衣服重新疊好,讓我們拍手叫絕。

所以為了我們宿舍的乾淨整潔,我們也是在選舍長的時候全票通過了讓他當選了這個職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