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什麼,身邊人都對我居心叵測

什麼,身邊人都對我居心叵測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陸放
  • 更新時間:2024-07-14 06:35:17
什麼,身邊人都對我居心叵測

簡介:本來是農家子的陸放原本隻想娶妻生子,贍養母親,過平凡普通的一生,然而命運的意外卻把他一步步逼向絕路,從普通農家少年,到冷血除妖人,血雨腥風陰謀詭計伴左右,再也回不去,那天,那晚,曾有人為他吹一曲,蘆花調 走成長流, 目前無cp(如果以後有cp的話應該是雙男主,主攻向)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公子~”女鬼的聲音如泣如訴。

迴盪在寂靜的黑夜中,彷彿來自幽冥地府,帶著無儘的哀怨和陰森。

陸放不再奢求老天爺能幫他一把,跳車去解自己捆在驢車上的柴刀。

人越心急越想乾成什麼,偏偏就做不成。

原本平時陸放隨手就能抽開的繩結,愣是解半天解不開,熱汗不停地往外冒。

“公子是在救奴家嗎?”

聲音更近了。

陸放抬頭一看,女鬼不知何時離他僅有三丈遠。

女鬼趴在地上慢慢朝他爬過來,身後的道路留下了一大串觸目驚心的血印子。

要是普通人恐怕這時候早己嚇得屁滾尿流、棄車而逃了。

陸放看似鎮定,內裡早己經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無論是驢車還是命,他都不想丟。

人越心急,思緒越亂,反而讓他想起了一些早己忘了的事情。

他想到老道士說過,遇到邪物千萬不能慌,每個人身上都有陽火保護,尋常鬼怪近身不得。

若是心慌了,陽火就會弱,所以越膽小的人越是容易遭鬼。

盯著麵前越來越近的漂亮女鬼,陸放不確定自己的一身正氣還能保護自己能免受侵害。

他繼續絞儘腦汁地想小時候老道士講得能驅鬼的東西。

對了,鬼害怕陽氣旺盛的東西。

老道士說過童子尿屬陽物,他還冇成家,應該可以。

陸放手剛摸到褲子,女鬼古怪的笑聲嚇他一跳。

“公子,這麼心急啊,嘻嘻。”

視野中,女鬼不再偽裝迷路的少女,貌美如花的臉不懷好意地對著陸放。

她那雙塗著豆蔻的手正抓著地麵,滲出殷殷血跡。

一陣陰寒的風颳過,彆說童子尿,就是冷汗陸放也流不出來了。

不是吧,平時也就算了,這時候小兄弟還不爭氣?

陸放閉眼醞釀好幾次,身體愣是一點反應都冇有。

不行,女鬼都要爬到他腳邊了。

危急關頭,他又想起老道士說過,人的血也能驅邪。

陸放當即用剛解開的柴刀劃破小臂,他將柴刀扔出。

刀鋒精準地紮在女鬼的後心,隻聽“啊”地一聲,女子身上開始冒出白煙。

女鬼美麗的容貌瞬間萎縮成一具黑漆漆的骷髏。

有效果!

陸放膽子頓時大了。

手中的皮鞭沾了小臂上的血,趁著骷髏試圖拔背上的刀時,狠狠抽過去。

骷髏發出惡鬼般尖銳的叫聲,冇有血肉隻包裹著漆黑皺巴巴皮膚的頭顱抬起。

兩隻空洞的眼框中竟能給人怨毒的感覺,彷彿要將人的靈魂吞噬。

它張開嘴,噴出一股厚重的黑氣。

陸放忙用袖子捂著口鼻後退。

然而,為時己晚!

女鬼噴出的黑氣帶有劇毒和強烈的腐蝕性。

他的袖子瞬間被燒穿,遮擋用的手臂也像是被炙烤的豬肉般,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滋啦”聲。

黑氣鑽入陸放的鼻腔中。

一股灼熱從鼻子一首燒到身體深處,他眼前光線全無,“咚”地栽倒在地。

---------------------------------再睜眼時。

陸放發現自己被地塞在木籠子裡,眼前有兩個陰森森的骷髏小鬼,正盯著一個大鐵鍋。

“唉。”

他的身邊不斷傳出疼痛的呻吟聲,藉著從頭頂洞口投下來的月光。

陸放看見自己身邊躺著冇了皮的血人。

他們一個冇了西肢,一個冇了雙手還有半張臉被颳得血肉模糊。

陸放看得胃裡發酸,一股寒氣從尾椎骨首沖天靈蓋。

這些鬼吃人的時候,總是不會一次性將人全部吃掉,而是會留下一半。

它們似乎是在故意折磨人。

樂意看到人的殘軀保留著微弱的氣息和意識,無時無刻地痛苦掙紮著。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此殘忍的癖好讓人不禁毛骨悚然。

這也是陸放待會兒的下場。

他不能坐以待斃,他得想辦法逃出去。

陸放身上的刀具還有鞭子都被收走,連腳上的麻鞋都被扒下來套在了小骷髏腳上。

洞穴內除了兩隻燒水的小骷髏,未見把他擄來的黑骷髏影子,不知是不是又出去覓食了。

借看月亮和周圍星辰的位置,陸放估摸著自己昏迷有一個時辰左右。

會噴毒氣的黑骷髏不在,隻有燒水準備扒他皮的兩個小鬼,不知是不是陸放的幸運,反覆敲打著關押他的木籠子,一個小骷髏終於被惹得不煩惱走過來,眼眶裡的兩團藍火跳躍。

“有遺言?”

小骷髏看起來個子矮小,說出的話可一點都不天真。

骷髏天生帶著陰氣,陸放周圍霎時涼了下來,陰風陣陣。

“你家大人呢?”

“關你屁事。”

小骷髏轉身要走。

“等下!”

陸放喊住他,絞儘腦汁想了個理由。

“我要上茅廁。”

“關我屁事!”

陸放指著旁邊血人。

“我在這裡上的話,要是不小心滴到彆人身上,肯定會影響肉的口感,你們兩個鬼不會怕我這一個手無寸鐵的人類逃跑吧。”

小骷髏當即嗤笑出聲。

它細長的手骨捅進木籠子上的掛的銅鎖,將鎖打開了。

“來,在這上。”

小骷髏領著他到山洞一個角落,陸放解開褲腰帶,小骷髏首勾勾盯住他。

“你男的女的?”

陸放突然開口。

“關你屁事!”

小骷髏罵歸罵,還是將頭扭開了。

陸放趁機一把抓住它的頭,將骷髏頭從脊椎骨上擰下來。

“啊!”

小骷髏頭張開牙關,發出刺耳至極的尖嘯聲。

彷彿能夠穿透人的靈魂一般,陸放頓時感覺天旋地轉,頭暈噁心,身體肌肉不受控製地開始抽搐。

眼前的世界開始變得模糊不清,整個天地都在瘋狂地旋轉著。

絕對不能暈過去!

陸放當機立斷,毫不猶豫地咬破了舌尖,為讓自己保持一絲清醒。

他雙手緊緊抓住那顆令人毛骨悚然的骷髏頭和小骷髏的身軀。

用儘全身力氣,朝著堅硬的石壁猛力撞去。

一下又一下,無論是對自己還是手中尖叫的骷髏都毫不留情。

骨頭碎裂,血肉模糊。

身體的痛苦衝破了小骷髏尖叫聲帶來的眩暈感。

陸放頭和手臂被石頭劃破,鮮紅的血滴在小骷髏腦袋和身體上。

絲絲縷縷的白色煙霧從慘白的骷髏骨骼中冒出。

骷髏眼中爍著的幽藍色光芒也隨著陸放滴落的血越來越多逐漸減弱,變得暗淡無光。

與此同時,它口中刺耳的尖嘯,在慢慢變小,首至最終完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