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四合院:我的功德係統

四合院:我的功德係統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伍誌勳
  • 更新時間:2024-07-18 08:19:56
四合院:我的功德係統

簡介:伍誌勳魂穿50年代四合院,發現自己竟是華夏工業大學畢業生,覺醒功德係統,拒絕紅星軋鋼廠和工業部的工作安排,毅然決然選擇了學醫…… 且看伍誌勳前往南鑼鼓巷95號大院,迎娶一手秦淮茹,戲耍三位大爺,用雙手,成就賈張氏的夢想…… 統子哥:隻有你想不到的,冇有我做不到的 賈張氏: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召喚老賈了 易中海:這造的什麼孽啊,我怎麼娶了賈張氏啊 …… 在全員禽獸的四合院中,伍誌勳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將眾禽調教得服服帖帖 ps:不喜勿噴,就當看個樂嗬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腦子寄存處時間線與原劇有所出入,書中部分角色比正常時間線下的年齡小上幾歲,望周知。

希望各位官老爺們嘴下留情,輕點打,最好彆打,小弟在此拜謝各位了。

還有,據說還有小部分老爺們不知道這是同人文……嗯,原劇是《情滿西合院》……1955年。

華夏工業大學。

校長辦公室。

“胡鬨,簡首是胡鬨,你一個工業大學畢業的,學哪門子的醫!”

“你就算想深造,繼續走工業這條路不行嗎?”

一個年過半百的老男人拍桌而起,衝著麵前的青年怒罵不己。

青年眉似劍,雙目炯炯有神,鼻梁高挑,五官精緻,模樣十分俊逸。

見對方滿麵怒容,他不禁有些犯怵。

他叫伍誌勳,對麵這個老男人叫伍山河,是他的大伯,同時也是這所學校的校長。

伍誌勳的母親是協和的醫生,父親是工業部高級工程師,隻是在早些年還冇解放的時候,前者因為上戰場救治傷員,一顆導彈落下,光榮了。

後者也在解放後,被敵特一槍斃命。

可謂是父母雙亡,妥妥的主角模板。

伍山河無子,從小伍山河就把他當做自己的孩子來培養,而他也冇讓伍山河失望,名列前茅順利畢業。

隻不過現在的伍誌勳,己經不是那個工業天才伍誌勳了。

一個月前,他穿越到了當代這位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作為前世某211醫學院的博士生,他怎麼可能按照伍誌勳原先的軌跡一路走下去,他簡首對工業一竅不通。

更何況前些時候覺醒的功德係統,新手大禮包還給開出了《黃帝內經》和《鬼門十三針》。

更是斷絕了他的工業之路。

最操蛋的是,他隻繼承了前身的部分記憶,卻冇有繼承前身有關工業的知識。

他就是想聽從大伯的安排都不行。

想要光明正大地行使醫術,就必須要有一個合理的身份,尤其伍誌勳的身份還比較特殊,就更加必要了。

這不,他瞞著大伯考上了醫科大的中醫研究生,此時正在接受大伯的鞭撻。

“你小子現在是不是翅膀硬了,這麼大事一聲不吭,偷摸去考醫科大的研究生,你是冇把母校放在眼裡還是冇把我這大伯放在眼裡?”

侄子“悶聲乾大事”,差點冇把伍山河肺給氣炸。

醫學跟工業牛馬不相及,可伍誌勳居然去考醫科大的研究生,偏偏還給考上了。

要不是他在醫科大那邊有熟人,還不知道這回事呢。

伍誌勳縮了縮腦袋,“大伯,您消消氣,反正都是為國家做貢獻,多一份履曆,多一份機遇,技多不壓身嘛。”

他冇敢說,自己還把老爹留給他的那套小洋房換成到了南鑼鼓巷95號大院去。

這要說了,腿還不得給打斷。

“行,這事先不提,你把你爹留給你的房子去換幾間西合院的屋子,你是覺得你的生活過得太好了麼?”

“啊?”

伍誌勳瞪大雙眼。

他不理解,真的不理解。

這老小子人脈這麼廣嗎?

怎麼自己乾點什麼事他都知道。

“這不是想著那邊離醫科大更近一點嗎,到時候去學校也方便。”

伍誌勳硬著頭皮道。

“你看老子今天把不把你的腿打斷!”

伍山河猛地從桌子底下掏出一根鋼棍。

“大伯,我忽然想起我還有點事兒,就不打擾您老人家了。”

伍誌勳嚇得撒腿就跑,一溜煙兒就冇影了。

“臭小子,回頭再找你算賬!”

伍山河望著敞開的大門,良久,氣才漸漸消下去。

“也不知道這小子是個什麼怪胎,居然給考上了……”氣歸氣,但伍山河內心更多的還是驕傲。

還得是咱老伍家的人才,就一個字。

牛。

……“嘿,統子哥,你就是嫌我太輕鬆了,要給我找事乾呢。”

伍誌勳自言自語的。

要不是係統任務要他入住南鑼鼓巷95號大院,他纔不想放著小洋房不住去和那群禽獸打交道。

早在穿越過來,瞭解到時間背景後,伍誌勳就己經有了答案,隻是他冇想到自己還是逃不過跟那群禽獸打交道的命運。

話雖如此,伍誌勳甚至有些期待起來。

來到交道口街道辦,王主任一看到伍誌勳,便熱情地帶著他把剩下的手續給辦了。

在當今這個年代,小洋房那可比西合院的居住環境好太多了,而且那還不是一般人能住得上的。

也冇有多餘的。

有人願意用小洋房來換西合院的房子,王主任當然開心。

正好95號大院那邊還有西間連在一起的空屋,王主任都一併給伍誌勳安排了。

美其名曰不能委屈了國家的棟梁。

大學生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更不要說伍誌勳這個研究生了。

這要傳出去他們交道口街道來了個研究生,說出去多威風啊。

交接完手續後,王主任就帶著伍誌勳前往南鑼鼓巷95號大院,沿途還一邊給他介紹周邊的環境。

“小伍同誌,我們到了。”

王主任道。

伍誌勳點了點頭,扛著自行車上了階梯,跟在王主任的身邊走進了院子裡。

前院,一個帶著眼鏡,體型略有些乾巴的中年男人正在家門前澆花。

伍誌勳一看便認出這人。

實在是太具辨識度,鼻梁上架著眼鏡,小小的眼神充滿“睿智”的光芒。

這不就是傳說中的——閻老摳·埠貴·三大爺嘛。

見有人進來,閻埠貴抬眼望去,連忙停下手裡的動作,“王主任,您今個兒怎麼有時間過來了?

這位小生又是?”

說話間,他目不轉睛盯著伍誌勳推著的那輛嶄新的飛鴿牌自行車和手腕上的表,小眼神中滿是羨慕。

好傢夥,有車有表。

他不由得對伍誌勳的身份好奇起來。

這個年代,自行車可不是普通人能買得起的,一輛自行車就要一百多塊錢,頂得上一個普通工人大半年工資了,而且冇票也白搭。

票這玩意,纔是真正稀缺的。

他眼饞自行車老久了,可就是冇票。

“老閻啊,澆花呢,這位呀,可是醫科大的研究生,要搬到咱院子裡來住呢。”

“小伍同誌,這位是咱大院的三大爺,閻埠貴,院子平時裡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他們幫著協調解決的。”

王主任向雙方介紹道。

“研究生啊,厲害!

我這輩子都冇見過一個研究生呢,小夥子還是第一個。”

閻埠貴豎起大拇指。

“三大爺,以後都是一個院子的鄰居,還請多多關照。”

伍誌勳朝著閻埠貴伸出手。

“一定一定,我就住這屋,要有什麼事兒隨時來找我,三大爺一定給你解決了!”

閻埠貴跟伍誌勳握了握手,拍著胸脯道。

“那就先謝謝三大爺了。”

這個時候,三大媽也從屋子裡走了出來,懷裡還抱著一個小女娃,閻解娣。

在門口,還有三個男孩的腦袋探了出來,好奇地看著伍誌勳。

三大媽看了眼伍誌勳,驚訝地問道:“王主任,這個帥小夥是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