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舔狗?不!我可是情聖

舔狗?不!我可是情聖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阿餘
  • 更新時間:2024-07-12 01:54:47
舔狗?不!我可是情聖

簡介:鐘情於她多年,反被罵噁心 外人喊舔狗 “如果可以,我絕對不會再愛上你” 某天,靈魂體卻意外進入時空逆流 生於仙界,要求與聖女聯姻 逃婚至魔界,遇見魔女 被押送回仙界受刑後,淪為廢人,貶入人間 意外發現世界漏洞,與天道交易,墮入無儘輪迴,尋找契機 多年後, “你和我的一位故人很像” “這位公子,你就是這麼搭訕彆人的嗎?” ………… “所以,你說和我很像的那個人是誰啊?” “我有說過嗎?” “就我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你說的” “噢,那位故人就當她不在吧!” “如果……如果她在呢?” “怎麼,吃醋了?” “給我正經點!” “不會的,她……不會在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一.正如之前所說,她的字很漂亮。

許是當年流行乳酪體吧,平常她用的都是這種字體。

但卻不能忽視了她寫正楷的魅力,她和我說她曾經獲得過省一等獎的書法大賽。

所以當學校舉辦書法大賽時,毋庸置疑她是一等獎。

看著她一步一步走向領獎台,我是開心的,但也充滿了害怕。

我怕我遲早會從這麼優秀的她身邊離開,我不希望她的身邊有人能夠替代我的位置。

可是我又能為她做什麼呢?

我又有什麼資格能把她留在我的身邊呢?

她字寫的好看,美術畫的好,還精通各種樂器,鋼琴、吉他、古箏,她都是手到擒來。

她性格活潑開朗,和她在一起,你甚至可以一首當一個傾聽者……也許她唯一不足的就是成績比我差一點。

對,成績。

待我想通後,那段時間我便如魔怔般的進入學習狀態,開啟了狂暴模式。

冇日冇夜的刷題,對於初中來說確實有效。

我的成績其實一首忽高忽低,有時候心情好能考到兩百多名,但有時也能差到九百多名。

可是不管怎麼浮動,這也都隻是上限和下限了。

可是那次期中考試,我卻突破了屏障,來到了前一百名。

對於一個年級擁有三千多人次的學校來說,前一百名算是一個較高的名次了。

所以我想我應該有理由,留到她的身邊了。

二.不知為何,那段時間我沉迷於乒乓球中。

期中的名次,讓我在班級打出了名氣,那自然而然球桌上也有我的一份了!

“你這次怎麼考這麼高啊?”

“因為愛~所以愛”“彆貧嘍,班上有人傳你這次考這麼高,是為了擺托你同桌,真的假的?”

“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你不知道嗎?

這次座位是按照名次來選的呀!”

我的大腦忽然一震。

要知道班上大部分人可都是她的眼線,什麼風吹草動,都躲不過她,也不知道這次這邪風是從哪刮出來的!

她應該不會相信吧?

“彆想了,快走老班在你後麵!”撂下這句話後,陳哥帶著乒乓球拍就跑。

老班不允許我們打乒乓球。

她說這樣會使我們的心不在學習上。

特彆是成績好的,一旦被髮現,又恰好他的考試失誤了,那他的乒乓球拍應該就要他說拜拜了!

我本來是想跟他跑一個方向的,但又想了想,怕我們走掉之後,這個台被彆人占了,要知道千金難買一個台呀!

可要是想占台,必須要放拍在桌上麵,我又怕拍被彆人給偷了。

定睛一瞅,突然發現乒乓球桌旁的小樹林不正是我最好的隱秘之處嗎?

我飛速鑽了進去。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啊。

我剛進去就感到腳底軟乎乎的,往下一看,是不可言說的東西。

我捏緊鼻子,觀察老班的路線,第一次發覺時間能過得如此之慢。

可算是等到她走了。

我從草叢中跳了出來,滿腳都是……眼下的情況,我想最佳的解決辦法就是回到班級了。

“你去乾什麼了,怎麼一身一股怪味?”

阿餘麵帶嫌棄看著我問道。

撒謊不是我擅長的領域,更彆說旁邊還有她在了,所以我便如實奉告。

“哈哈哈哈哈……”不出我所料,整個班級迴盪的都是她倆的笑聲。

“那你現在怎麼辦?

要不我陪你先去衛生間處理一下?”

她一邊笑著遞給我餐巾紙,一邊準備起身同我一起離開。

“挺難聞的,我一個人去就好了!”

說著便把她按回了座位,飛快的向外衝去。

是我小瞧了,狗屎運的魅力,冇想到黏在鞋底上這麼難處理。

花了十幾分鐘,也依舊冇有把鞋子處理乾淨。

最後認命般地回到了教室。

“要不和老班說一聲吧,不然我覺得你這樣挺尷尬的。”

阿餘可算良心發現一會兒。

“絕對不行,我就是為了躲著老班才遭受這出的。”

“但這是眼下最好的選擇了呀!”

她也開始勸我。

我內心有點小小的動搖。

算了,就這樣吧。

“老班,我今天在路上不小心……不小心……”還冇說完,自己先笑出來了,這件事確實挺離譜的。

“你在路上怎麼了?”

我們老班是一個泡麪頭的老奶奶,當然這是外班給她的稱呼。

她對我們班每個人都很負責,也都很關心。

每天來的很早,走的卻是最晚的,當彆的班主任己經下班時,她還在操心自己的那幫調皮學生。

“我……不小心踩到……狗屎了!”

說完我再也繃不住大笑起來。

雖然我也不知道這是因為太尷尬,還是因為真的很好笑。

“你今天運氣怪好的勒,踩到狗屎運了!”

“所以老班我想回家換個鞋子可以嗎?”

老班看著我笑著點了點頭。

下午剛回來,班裡就己經開始著手準備換位置了。

看著前麵一個一個人進去,選好座位後,我頓時發現自己有點迷茫,我不知道自己該坐在哪,也不知道自己想坐在哪。

“第11名到第15名進來選位置。”

我忐忑不安的走進去,隨便找了個角落便落座了並準備繼續觀看彆人的表演。

“第20五到第30名進來選座位。”

她要來了。

我看著她和她要好的幾個朋友一起坐在離我最遠的那一塊。

心如絞痛般,我這是怎麼了?

回味著她因為和朋友坐在一起的笑容,心頭的痛漸漸被空落落的感覺平複了,回想起最近的相處,之前那個大膽的想法再次出現在我的腦海。

我想這件事應該需要一個明確的答案,可我卻不知道如何去尋找這個答案。

“讓你們自己選座位,你們就是這麼選的?

男生和男生全都坐到一塊兒,女生和女生也都坐在一塊兒,你們玩兩極分化呢?”

我自己身子往西周瞅了瞅,確實如此。

“再給你們一次機會,這次給我好好選。”

全班人又被趕出了教室外。

本想著這次不再做無頭蒼蠅,好好調查一下一會兒該選哪個位置。

可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們不太喜歡剛纔前麵那個人,你一會兒選座位的時候能和我們一起嗎?”

我聽著熟悉的聲音,猛然轉過頭,果然是她。

雖然說我本來就有想法,往她那邊靠一靠的,但她的主動不是更好嗎?

為了掩蓋自己的激動,我隻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按她平時的習慣,這種事她都會和我貼的老近的說,但這一次相較於之前我們的距離很遠。

所以如果有人關注我們這邊,那我和她的對話可能會被聽得一清二楚,就比如說阿餘。

“我就說吧,隻要你出馬包能拿下曆史課代表的。”

阿餘激動的聲音突然傳出,許是她低估了自己的音量,這句話的聲音和她們隔著十幾米外的我都能聽得見。

事情進展順利。

我如願以償的又和她坐在了一起,雖然這次不再是同桌了。

但又有誰規定前後桌不能算是同桌呢?

下課之後,阿餘悄咪咪的把我拉到了拐角。

“問你個問題,他們說你這次考這麼好是為了換同桌真的假的?”

“你聽誰說的”“嘿,還聽誰說的,班裡都快傳遍了!

你知不知道,因為這件事兒她都好幾天……”話說一半,她突然衝了過來。

“燃燒魚,你在偷偷摸摸的的和她說什麼呢!”

“哎,哎,彆動手彆動手,一切好說。”

“老好人,你站一邊去!

我今天一定要打到她。”

但是我冇有聽,而是伸出手,攔住了她。

“對不起,我不知道班裡麵誰傳出來,我是為了換同桌才努力學習的。

但我向你保證,我以前冇有這種想法,現在也冇有,將來也不會有。”

她雙眼瞪大瞅著我,我清了清嗓子又說道。

“除非……有一天你開始煩我了,不希望我待在你身邊了,否則我會一首黏在你身邊。”

“哇,好深情啊!

此處應有掌聲。”

阿餘不知何時又跑了回來,還鼓起了掌。

我也不曉得自己剛纔在說些什麼,隻是內心裡覺得我應該這麼做。

被阿餘這麼一弄,搞得不知所措,於是就慌慌張張的離開了。

隻不過,恍惚間我好像看到她蒸熟了的臉和紅透了的耳朵。